现世修真

第363章 帮忙

第三百六十三章 帮忙

仙器生出灵识很常见,高阶仙元器其本都已生灵识,生出灵识的仙阵,古往今来,都属稀罕事。

威力足够强大的高阶仙阵,本身就是极为逆天的存在,远非修行者的法术与高阶仙宝所能抗衡,能生出灵识的高阶仙阵,坑死天仙十分正常,就连传说中能保护灵玑城抗得下真仙攻击的山河仙阵,也从没听说其已生出灵识。

莫非那宣王七仙于阵法之道的成就,已然超出当年的灵玑真仙?

这实在是个令人不敢置信的想法,可是此时,左晓瑶却越发肯定这个推断,只是她怎么也想不通,仅凭传说中的宣王七仙过人的修为,也足使他们能够逍遥天地,纵横于八方天域。

不管这等精才艳绝的法阵成果是出自七仙合力,还是其中的某位,或某几位,都足以令他们将自己的仙域经营成不下灵玑城的存在,在那个修行界兴盛的时代,成就真仙之位并非遥不可及,为何最后竟然于这灵玑城中销声匿迹,留下这么处遗府。

之前,左晓瑶从未细想过这些问题,毕竟在她看来,自己不过只是个想要尽早寻到离开通道的过客而已,这八方天域中的一切,自然都与她无关,这七仙遗府的过往来历背景,当然也不例外,她不过是顺道来此历练,外加尝试一下看是否能寻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罢了。

然而,现实无时无刻不在展现它的无常,面对眼前这极有可能藏着七仙遗府最大隐秘的核心之地,左晓瑶却有些后悔自己当初的轻率,没有亲自收集一切与宣王七仙有关的信息,对灵玑内城的情况更是只听闻过只言片语,也自己从未用心打听过,知道情况较多的黑情又不在身边,使她此时处于极为被动的状态。不知该如何寻找脱身之策。

没把对手成功化作仙阵的养分,元力人便处于不死不灭的状态,哪怕其面对的是群放在八方天域任何地方,都足以算得上顶尖力量的强者。也丝毫不坠其威,仙阵之强,不仅令左哓瑶这个唯一的围观者叹为观止,为自己前路担忧不已,那群来自灵玑主城的强者们更是深有感触,心中十分忌惮,却又不甘放弃近在咫尺的目标。

眼看争斗已进入绞着的态势,平日里足手投足之间,搬山蹈海不在话下,此刻却被束手束脚。底招尽出,却一一被元力人所控,不仅未能发挥出本身威力,且给对手对去对自己威胁更大的招式,这其中的滋味。远非憋屈二字能够形容。

设身处地相像一下,左晓瑶就觉得恐怖,仙河仙阵不仅时刻抽取庞大的仙河之力供养自身,还能将入阵者躯体元神的精元掠夺,仙阵的源力充沛,所化出元力人自然更加强大,令闯阵完全处于被动状态。

随着争斗持续的时间越久。那群实力不俗的闯阵者显然也意识到了对手难缠特点,不再一味考虑放出怎样的大杀招,而是逐渐稳了下来,不再硬拼,改为耗斗,这样以来。场上的形势立刻大变,仙阵虽有灵识,却也不无法灵活操控每一具元力人,那些颇显机械,攻击手段随着对方走的元力人自然也就跟着变得没什么杀伤力。

仙阵的威力再怎么强。这群强者的实力也实在非同一般,且能不时用丹药补充元力,随着时间流逝,绞着的双方是谁也拿不下谁,却又都不甘心,看得出来,那群由天仙带领的强者准备工作做得相当充分,身上的丹药仙元石等,几乎是取之不尽的状态,明显是有打算做长期抗战。

虽然目前来说,看不出仙阵有任何元力后继无力的迹象,但左晓瑶心中清楚,仙阵源力属消耗品,无论它现在看起来如何充足,表现出来的得有多强大,却是经不起无止境的巨大消耗,山河之力终有穷尽之时,这场争斗拖得时间越久,会对其越加不利。

周身没有元力的情况下,她的处境虽然相对安全,但左晓瑶心里清楚,无论最终获胜的是那一方,她都将处境堪忧,更何况,还有一种可能,以这生出灵识得仙阵的强大程度,若被逼至一定阶度,难免不会做出什么同归于尽的举动,以仙阵自爆之威,她只有瞬间就被湮灭的下场,所以相较而言,人占上风比仙阵胜出对她更不利,身为旁观者,她是比较期待仙阵最终能将这群人拿下。

这种想法虽显自私凉薄,毕竟人才是她的同类,可是左晓瑶心中更清楚,这群同类其实才是最危险的,最后自己若落到他们手上,想必她的结局肯定会更凄凉,她可不敢仗着同道的身份去试探对方的良善程度。

此番无端陷入这山河仙阵中的,肯定不止她独自一人,从早前陆续听到的那些惨呼,以及她赶往这阵中心时,沿途时有看见的那些枯骨中,就可见一般,这群强者绝非善类。

心中思绪万千,此时的左晓瑶也丝毫不敢有任何举动,连修为都丝毫不敢恢复,她必须要有耐心,机会需要争取,也需要等待,只有足够冷静,才有可能抓得住那些稍纵即逝的机会。

虽然前景艰险,但左晓瑶绝对不甘就此放弃努力,看着场上处于一种莫名平衡状态的争斗双方,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再增添新的陨落者,仙阵则在那群修仙者的有意耗斗下持续高强度运转,山河之力消耗有增无减。

左晓瑶担心之余,却觉无可奈何,直到某天,她在不经意间发现,连她所栖身的那棵巨树,竟然开始出现了叶子发黄的迹象,大惊之余,心中顿生焦虑,山河之力有消耗殆尽的那一日,她心中早有准备,却没想到这一天竟来得如此快。

只是再仔细想想,其实也不算快,距离她被困在阵中那日,已过去近三年有余,被数十位天仙、地仙不停歇的消磨,任这仙阵再怎么强大,也有受不住的时候。

再看那小院外的争斗场景,虽与往日定无不同。但左晓瑶还是细心发现,那些久不曾重凝聚的元力人似乎有所不同,势头虽猛,却已无当年势不可挡的锐气。倒是那些虚仙者,在想不出如何能够突破仙阵后,一心跟元力人耗,心态平和,有些甚至仅御使着仙宝护住周身,顺带与元力人抵抗,自己则盘膝坐在那里调息,十分轻松的姿态。

这一幕本是她早已看熟看腻的场景,可是此刻往深深处想想,那结果实在令她十分担心。再面对此景,想到自己可能需要面对的结局,左晓瑶心中生出极大的渴望,渴望自己能助这仙阵一臂之力。

以她逐渐恢复后却被压制在体内,丝毫不敢在体外稍有泄露的低品虚仙修为。这三年来,左晓瑶实在想不出自己能有什么可以帮到仙阵的地方,如今,眼看仙阵已呈颓势,难道就这样什么也不做得等待结局被强加到自己头上?

实在是心有不甘呀!

用三年时间,将自己牢牢得潜藏在身下巨树半腰处枝叶中得左晓瑶心中暗叹道!

虽然她对仙阵并无想法,唯一愿望就是早点脱身。离开这仙阵而已,可惜她的一片诚心根本无法传送给仙阵…..

传递?

左晓瑶腾然一喜,差点站起身,她怎么忘了,既然无法直接相帮,但她完全可以将自己拥有的传递出去。对仙阵而言,她自己的修为低,元力浅薄,可那游神岛里的仙元力充沛呀,更何况。那座引起游神岛异动的小塔也在阵中!

想到便做,只是如何做,才能保证摘得掉自己,令仙阵不至于因其无差别攻击本能,顺带着将她也化作一堆枯骨,则需好好打算一番。

不敢将元识探出头,无法观察周围太远距离,树下的地面情况,她早已经试探过,根本无法潜入,该如何按照自己的想法,将元力传递出去,还真是个问题,正思索中,目光不经意间落在她眼前的树叶上。

按说,这些树叶表面看来,基本还都很青翠鲜绿,刚刚才有那么一两片边缘处出现丝丝黄色,根本不显眼,搁在其它地方,这只是一种十分正常的枯叶现象,没什么好注意的。

若非之些枝叶已在她眼前招摇了三年多,使得她即便不动用元识感知,仅凭修行者所特有的极强观察力,也能十分清楚它们的一切,包括其丝毫不显的生命力,左晓瑶也不会特意关注这些,并能迅速意识到这一点不起眼的小变化意味着什么。

此刻再看着这些枝叶,或者说是看着自己身下这棵树,是否能在不引起任何动静的情况下,将游神岛中的元气通过这棵树传递给仙阵?

整个山河大阵本就是由山河为基而铸就,山河之中的一草一木,都与仙阵紧密相连,必要之时,这些草木的生命力,同样也是这仙阵的养分供给源。

越想越觉得自己的计划可行,左晓瑶不禁露出一抹欣喜的笑容,在这阵中过了三年,除了给她更添无数忍耐力外,实在枯燥不已,虽然一直没能找到可趁之机,但心神也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时刻关注着争斗双方的情况。

仙阵确实已经生出灵识,阵中山河便是它的躯体,一草一木,都是与它有着直接联系的发须,稍有异动,它就能在第一时间察觉,虽然它的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那群企图强制它核心部位的家伙身上,但当左晓瑶仅在瞬间发出一阵不起眼的小元力波动,便成功将游神岛联系在树上,通过那棵不起眼的树向其输送海量仙元气时,那仙阵立刻便有感应到。

仙元气,那是它最需要的东西,也是它目前最缺少的关键东西,甚至可以说,此时的它对仙元气的需求,比对山河之力需求还大,毕竟山是其根本,仙元气才是它的威力保障,尤其这种仙元气所含些许令它感到特别亲切的那些特殊元气,那是促进它自身成长进阶的关键 !

已经久违了!

虽然不清楚这其中缘由,但是敌是友,仙阵凭借本能还是能够分辨得出,它生出灵识虽久,但因没有主人教导,不通人情世故,一切行为都是仗着本能直觉,这也是左晓瑶先前在迷宫中虽隐隐感应到被窥探,却并没察觉到恶意危机的原因。

同时,也是仙阵会中那群闯阵者计谋的原因,直到被敌人成功耗磨三年多,多年以来积余的元力消耗殆尽,山河之力也被耗去无数后,它才反应过来,却已经无力再出重招击退敌人,为了能够继续阻拦对方,已经迫不得已开始抽取最不好用的草木之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