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股神

第700章 赵派的力量

第700章 赵派的力量

何家的所有人都被陆振武这话弄得手足无措,就连已经对何家心如死灰的何雪云听到陆振武的话也感到非常惊讶,愕然的看向周浩,触到的则是周浩充满温暖的目光。

何洪森只觉得脑袋里闹哄哄的,有些回不过神来,却是万万没有想过这个结果。如今他也明白陆振武为什么会对何雪云如此有好感了,根本就不是看上了何雪云,而分明就是因为周浩。而他的卫队首领之前告诉他周浩跟军方有关系,何洪森还嗤之以鼻,现在方知人家说得对,周浩确实是个惹不得的人。

他明白,陆振武本身就已经是个位高权重的高级将领了,能做他老是的肯定是那些□□耆宿。

陆振武说道:“我之前就跟你说了,我来这里并不是为你贺寿的。”

忍不住苦笑了一下,何洪森觉得自己真有点一厢情愿,因为他一心以为陆振武来这里是中央主动向自己发出友好的信息,以为自己与中央的关系终于能够有大的进展。

“好了,周浩钱也给你们了,话也说清楚了,请你们以后不要再干涉他跟雪云姑娘的事了。”陆振武看着何洪森说道:“尽管澳门要明年才回归祖国,但是,如果你们敢动我弟弟和弟妹,那就别怪我用非常规的手段来对付你们。”

说罢,他就往周浩那边走去,那些包围着周浩何雪云的何家保镖也被特种部队的人夺了手枪,一个个被押了出去,这些人都是黑帮的打手或者雇佣兵,在香港境内,陆振武要对付这些人,没有任何人敢说什么。

周浩深深的看了何洪森和他那三个姨太太一眼,便带着何雪云跟在陆振武身后走出了偏厅。虽然没有留下任何话,但从他刚才的眼神就可以知道,就算何洪森不对他动手,他跟何家之间也不会就这样罢休。

谢太望、陆振武这两个何洪森非常重视的客人相继离去,而且都是为了周浩,这大大出乎了何洪森的预料,而且何洪森也明白到,自己向中央靠拢的企图算是彻底覆灭了。他无力的跌坐在椅子上,终于露出了老态,与往日的“赌王”相去甚远。

“爸。”何遒龙与何洪森的二儿子何遒麟马上来到何洪森身边,担心的看着自己父亲,自出生以来,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父亲吃这么大的亏,也第一次知道,自己最崇拜的父亲,并不是无所不能的。

蓝琼青跟陈婉琪她们在这个时候都不敢说话了,因为刚才羞辱周浩与何雪云,她们可是出了很大的力,她们害怕何洪森与陆振武交恶的责任会落到自己身上。

满脸疲态的何洪森颓然说道:“我想我知道那个周浩是什么人了。”

何遒龙何遒麟他们都是一愣,又听何洪森说道:“陆振武是赵派的人,赵派是中国实力最强大的政治派系之一,而赵派的大家长就是政治局常委、中央军委会副主席赵日新,陆振武以前就是在赵日新麾下服役,所以他所说的‘老师’应该就是这位名宿了。”

因为澳门即将回归,所以何洪森对以前自己觉得不屑一提的中国政局作了很详细的研究,他道:“在以前我就听说过赵日新有个干儿子姓周,却根本没有想到这人就是雪云带回来的那个男人。”

蓝琼青跟何遒龙他们都是浑然一惊,蓝琼青失声道:“洪森,你是说刚才那个小白脸是赵家那老爷子的干儿子?”

何洪森疲惫的看了自己这二姨太一眼,目光中带着强烈的怨恨,因为他会导致如斯境地,蓝琼青这些女人“功不可没”。

瞥见何洪森的眼神,蓝琼青跟陈婉琪她们都抖了一下,低下头不敢说话了。

而何洪森的其他子女就更不敢在这时候说话了,何超玲这些何洪森的女儿则在心里对何雪云生出了深深的嫉妒,嫉妒她居然靠上了这么大的“码头”,连她们为之争得头破血流的何家也不再在乎。

何遒龙则对何洪森说道:“爸,许剑铭在香港回归的时候曾经跟李家、郭家他们一起去过北京,很可能早就知道了周浩的身份,却没有告诉我们,还故意让我们收拾周浩,许剑铭这个王八蛋,其心可诛啊!”

何洪森点点头:“是啊,这次我是被许剑铭那家伙给算计了,他们许家已经跟周浩结下了不可化解的恩怨,又清楚单凭他许家,要对付周浩是很困难的,就故意拉我何家下水,逼得我不得不跟他联手。唉,想不到我何洪森算计了一辈子,最后却被这个小人给害了。”

“爸,那我们现在……”何遒麟向何洪森看去。

只见何洪森重新挺胸坐了起来,脸上虽然疲态依旧,双目中却透出了炯炯的精光,他摆摆手说道:“现在再说什么都没用了,既然已经跟周浩那边势成水火,畏畏缩缩反而更容易受人所制,与其这样,倒不如奋起迎击。哼哼!为什么就一定要我卑躬屈膝的主动去向中央示好?我们何家可是澳门最大的地头蛇,要让澳门稳定繁荣,就离不开我何家的配合!我要让中央主动来向我何家示好!”

尽管得罪了赵派这一强大的势力,让何家众人都看到了空前的压力,但见到何洪森重新焕发了斗志,他们便也恢复了信心,何遒龙何遒麟这最受何洪森器重的接班人也有股冲动,要跟周浩好好斗上一斗。

另一边,周浩跟陆振武出了何家大宅之后,便看到了外面的驻港部队特种大队以及那些闻名已久的“飞虎队”。

只是现在这“飞虎队”没有了老虎的威猛,那个作为指挥官的总警司也垂头丧气的,因为香港警方的内部调查科以及几个警务署高层都赶来了,对那个总警司一顿呵斥,指责他没查清楚情况就妄自调派“飞虎队”,同时,那几个警务署高层也对驻港部队特种大队的大队长不住道歉。

在看到陆振武出来以后,其中一个曾经见过他的行动处处长立即就迎了上来说道:“陆将军,很对不起,我们不知道你在这。”

陆振武朝那些荷枪实弹蒙头盖脸的“飞虎队”看了一眼,淡淡的道:“弄得这么大场面,难道是在何家这里发现了恐怖分子?”

听到陆振武轻描淡写的冷嘲,这位行动处处长脸上张红尴尬不已,对那个负责指挥“飞虎队”的总警司就更加痛恨了,决定回去以后一定要报告上面,对他作出重重的处分。

那些“飞虎队”的人见到陆振武以后也一个个昂首挺胸端正站姿,因为回归之后,“飞虎队”自然不能再由英国军方来训练,而是在驻港部队的特种作战部队进行训练。回归前对大陆军方很是不屑的“飞虎队”,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以后已经对中国军方完全改观,惊讶于特种作战部队的实力至于自身的作战素质也提升了许多,更对特种作战部队生出了深深的敬畏,所以刚才见到特种大队在这里守住之后,他们也不用等指挥官下令,就自动自觉的停了下来,不敢与其发生冲突。

“陆将军你放心,回去以后,我们肯定会对这次的责任人员严肃处理的。”行动处处长对陆振武拍胸口的承诺。

陆振武跟周浩何雪云他们坐上了他那辆经过改装的“凯迪拉克”,同时对那行动处处长说道:“对你们香港的□□系统我还是放心的,不过这件事我希望你们能够好好吸取教训,尤其‘飞虎队’是你们警方最精锐的部队,不能够马虎,毕竟,香港的治安还得靠你们来维持。”

“是的,是的,我们一定铭记于心。”那处长忙不迭的道。

待陆振武的车子远去,那些驻港部队也纷纷离去以后,行动处处长就脸色一沉,指着那“飞虎队”的指挥官,对手下道:“把他带回去作内部调查,还有这次出任务的‘飞虎队’队员,都作记过处分!”

那辆“凯迪拉克”里面,由于有陆振武在,何雪云也不好意思跟周浩太过亲密,而且也有些拘束。对周浩是赵老爷子的义子这事,她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先前之所以没告诉何洪森,一方面是没有机会,另一方面也是不想何洪森以为自己是看上了周浩的背景才跟他在一起。

“陆大哥,刚才谢谢你了。”周浩对陆振武笑道。

在周浩面前,陆振武自然不会再像在外人面前那样官威深重,爽朗的笑道:“你这臭小子啊,就知道惹祸,这次居然连何洪森的女儿也敢拐跑了,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