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股神

第759章 让香港励志励志

第759章 让香港励志励志

刘銮弘指了指酒柜里面一瓶看上去很老旧的酒瓶,对马世军说道:“你不是一直都很想尝一尝那瓶一九□□年的法国红酒吗,去拿下来吧,今天我跟你一起尝尝鲜。”

马世军脸上喜色一现,连忙过去打开酒柜的玻璃门把里面那瓶红酒小心翼翼的端下来,又熟门熟路的拿出了开瓶器将其打开,倒了两杯,把其中一杯递给刘銮弘,同时轻轻摇晃了一下自己那杯,再凑过去闻了闻,立即露出一股沉醉的神色。

“当初花了三百多万拍下这瓶酒,却始终没有试过,今天算是开斋了。”刘銮弘笑道,也小呷了一口,随机微微皱眉:“嗯,又酸又涩,也不比xo或者马爹利来劲,都不知道你们这些人为什么这么喜欢喝红酒,附庸风雅么?”

马世军也不管刘銮弘笑自己附庸风雅,自顾享受着这有几十年酒龄的醇香浆液。

“那个个人账户的资金流动,没有让朱利安他们发现吧。”刘銮弘对沉浸在美酒里面的马世军问道。

“老板你尽管放心吧,罗伯逊那边的操盘水虽然厉害,但我们的人也不差,他们发现不了的。”马世军一边喝酒一边说道:“不过老板,你把大部分的资金都注入到那个账户里了,不会有事吧,毕竟‘爱美高’和华人置业这边还需要大量资金周转的,而且你跟朱利安他们合作所需要投入的钱也不在少数,这样分割成几块,没问题么?”

刘銮弘朝马世军晃了晃手指:“所以我才说你现在只能成为棋子,而不能真正做下棋的人。现在的情势,虽然乔治.索罗斯跟朱利安.罗伯逊他们撬动的资金高达几千亿美元,而香港这边的储备基金,加起来也没有一千亿美元,骤眼看上去,乔治.索罗斯他们在资金上是占了绝对的优势,而且他们一方主攻一方主守,很多人都认为香港这次危险了。”

“难道不是吗?”马世军侧头,疑惑的道。

“香港的储备基金是不足一千亿美元,但你可别忘了香港的大后方还有中央政府,他们的外汇储备如今在世界上可是排名第二的。”

“可是,中央政府现在也没有明确对这次香港金融风暴的态度吧。”马世军道:“而且不是有消息说人民币将会贬值么,之前连一些中央的官员都透出口风,说人民币有贬值压力了。这些消息的流传虽然也有索罗斯和朱利安他们的推波助澜,但中央政府并没有作出明确的声明,那就表示人民币确实有贬值的可能吧,毕竟这次金融风暴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如果能够把握住这次机会的话,中国很可能就会成为亚洲地区最主要的经济圈了。”

刘銮弘摇摇头:“那些其实都是幌子,你看美国和欧洲那边对中央的诸多政策揣测了这么多年,有多少次是在政策公布之前被他们真正猜对的呢?我敢说,人民币绝对不会贬值,至少在这几年里,没有贬值的可能。”

马世军面露疑惑,不明白刘銮弘为什么如此有信心,要知道刘銮弘虽然有“股坛狙击手”的绰号,对金融市场的分析以及操作能力都极强,但越是这样的高手,就越是知道股海难测,任何还没有成为既定事实的猜测,不到最后都还有变化的可能。

这时就听刘銮弘说道:“有了中央的支持,这场仗到底会谁输谁赢,那就很难断定了,所以我更不能把全部的鸡蛋都放到同一个篮子里,两线投资双管齐下,就算一条线没了,那还有后路可退嘛。”

顿了顿,刘銮弘按住马世军的肩膀:“不过你一定要给我小心看着那个人账户的事,毕竟操作‘超短线’的风险比期货还要高出很多,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马世军郑重的点点头,他清楚刘銮弘虽然也是玩“超短线”的高手,但像现在香港与索罗斯等人的大战中,稍有不慎就是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对了老板,除了许剑铭也在境外注册了一个风投基金之外,我怀疑何洪森也弄了一个。”马世军说道:“尽管还没有查到明确的证据,但我想何洪森肯定也参与到这次的事情里了。”

“意料之中啊。”刘銮弘笑了笑:“你看许剑铭那老家伙那老神在在的模样,就知道他肯定有所倚仗的了,否则凭他区区一个许家,也敢这么肆无忌惮的闯进这盘棋局?

现在看来,许剑铭那老家伙肯定是说服了何洪森这头恶狼了。”

说到这,刘銮弘皱着眉摸了摸自己的脸,似乎在自言自语:“不过我不明白的是何洪森为什么要掺和进来,不说这场仗战局难料,但澳门那边马上就要回归了,要是让中央知道他跟朱利安等人那边勾勾搭搭的,那他肯定没有好果子吃,这可是得不偿失啊。”

“老板,我在外面收到风声。”马世军放低了声音:“听说何洪森这次之所以跟许剑铭联手在一起,是因为他女儿何雪云的关系。”

“何雪云?”刘銮弘不解的道:“她不是刚刚跟许晋声离婚了吗?还是许晋声那小子贪花好色出了大丑才弄成这样的吧,按道理来说,以何洪森那爱面子的性格,更应该与许家交恶才对啊。”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只是听说事情的原因出在何雪云身上。”马世军耸了耸肩。

“不管了,反正这两条老狐狸哪个都不是善男信女,跟他们合作一下还可以,但不能太近了,否则很容易被他们反咬一口的。”刘銮弘摆了摆手。

另一边,亚洲电视台将军澳的新电视城里,周浩正跟苏霖在一起。

“怎么样,现在没人敢说亚视的新闻失真了吧。”周浩坐在苏霖的那张总经理的椅子上,笑呵呵的笑道。

因为刚刚梁有声这几个官员的贪污受贿案件,率先将新闻曝光出来的亚洲电视,其收视率是节节攀升,相反,对梁有声进行直播专访却在中途被廉政公署的人把节目嘉宾带走的无线电视,也由于这次的贪污丑闻而惹到了一身腥,其访问节目也受到了观众的严重质疑。

苏霖帮周浩端来了一杯“雪碧”,娇嗔道:“你也真是的,前不久才说了要收敛要低调,不要跟无线闹得太僵以免招致中央的打压,这次却这样整人家,恐怕邵逸夫现在都在向中央那边告你的状了。”

“哼,我站得正走得正,还怕他告状?何况那个逮捕行动是人家廉政公署自己下达命令,与我何干。”周浩满不在乎的道:“再说了,这次的事牵涉到香港的经济波动,面对大节,中央是不会再用那套制衡的手段来对我的,至少在现阶段是这样。”

如果中央真的对自己这次的举动有所不满,赵老爷子早就来“敲打敲打”周浩,提醒他注意一点了,但赵老爷子现在都没打电话过来,就表示中央没有对自己的所为有什么不满。何况,周浩在事前就揣摩到了中央的态度,对于梁有声那帮阻挠董特首以及曾应全保护香港经济的反对派,相信中央也会觉得碍眼。现在周浩用这样阴狠毒辣的手段对付梁有声几人,其根本目的也是为了“和谐”,中央不但不会责备周浩,相反还会引起一片赞声。

对于这种政治场上的进退之道,苏霖是远远比不上周浩的,只要周浩打算怎么做,自己尽力去配合就行了。只听她道:“对了,虽然我们现在播出的《蓝色生死恋》很受欢迎,但《蓝色生死恋》是部悲情剧,我想现在香港正被这金融风暴弄得愁云惨淡的,再播那悲情剧的话,恐怕对观众的情绪没什么积极作用吧。”

“这个问题,王中军在之前就跟我提过了。”周浩笑道:“恐怕你们两个早就通过气了吧,星河卫视刚刚杀青的《士兵突击》,王中军的意思是在国内跟香港同时发行播出。”

苏霖笑道:“这部《士兵突击》我跟冼志伟还有梁家树他们都约略看过了,真的很不错,我认为是近十年来拍得最好的战争电视剧。而且这《士兵突击》非常励志,尤其是对男性观众,就连梁家树那样的小老头都看得热血沸腾的。

如果在香港播出这部剧,不但能够让香港这边的观众认识我们国内战争题材的电视剧,还可以让他们在现在这种颓然的氛围中振作起来呢。”

“是啊,香港这边的人普遍都不怎么看我们国内战争题材的影视作品的,认为剧情太格式化,没什么艺术性。”周浩说道:“这部《士兵突击》正好让他们见识一下,对了,这部剧也用不着专门搞粤语配音了,反正香港都回归了,国语也将会像英语一样越来越重要,而且原汁原味的剧情才更好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