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股神

第850章 催眠大师

第850章 催眠大师

“当然不是了,我肯定是百分之一百相信你的,连你都不相信的话,我还能相信谁呢?”周浩笑道,看着李水寒那嗔怒的模样,周浩真有些赏心悦目的感觉。

因为这‘女’人平日里都摆着副死水一样的嘴脸,冷得不得了,也只有在□□被自己折腾的时候能有些情绪‘波’动,如今能有这“正常”‘女’人的情绪变化也总算得上是好事。

“我的忠诚是无可置疑的,但我看一六七根本就不像在说谎,刚才他看我的眼神,恨不得吃我的‘肉’喝我的血,是真的把我当成背叛组织的叛徒了。”李水寒皱眉道:“难道他被美国那些家伙算计了,误会我背叛组织?”

周浩说道:“但刚刚在外面包围我们的分明就是美国的作战部队,如果你们那个一六七没有背叛组织的话,怎么会通知这些人来伏击我们?”

“可是看他的样子又不像是被人策反了啊。”李水寒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这时就听周浩分析道:“会不会是像你刚才说的那样,那些美国鬼子知道肯定会有人来找大当家他们的,所以就故意设下一个局来伏击我们,而那个一六七,就是被他们的‘阴’谋‘蒙’骗了的,误以为你是组织的叛徒,一发现我们到来就立即告知……可是这也解释不通啊,你们‘一军’是不可能跟美国中情局那些人合作的,尤其是现在这种情况,根本就是阵营分明的敌对关系,既然一六七没有背叛,那他怎么会跟中情局的人勾结到一块来对付我们的呢?”

“这就是问题所在,一六七没有背叛组织,却又跟中情局的人狼狈为‘奸’,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共存的矛盾。”李水寒眉黛紧蹙,道:“除非一六七的演技竟然好到能同时骗过我跟你。”

“这个可能‘性’很低,因为我看人很准,准确率超过百分之九十五。”周浩说道。

李水寒不知道周浩是用直觉来判断一六七是否有说谎,所以对周浩这话也只当做是他的自吹自擂。

不一会又听周浩说道:“其实要让一六七没有背叛组织,又愿意跟中情局合作的,这情况也不是不可能出现,那就是一六七被人‘蒙’蔽了。”

“有什么情况能够让他受‘蒙’蔽到愿意跟我们最大的敌人勾结?尤其是在这种敏感的时候。”

周浩沉声说道:“催眠,如果有人把一六七催眠了,这样就可以‘蒙’蔽他的神智了。”

“不可能吧,一六七虽然是正宗的美国白人,可是为了训练他们这个特殊群体,我们‘花’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以及时间,使得他们对组织的忠诚几乎达到了一种信仰的程度。”李水寒说道:“而且他们都是接受过严格的‘精’神训练的,意志力和反‘逼’供能力都非常高,这催眠怎么能够在他们身上成功呢?

尤其我们四个负责人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极高,再加上‘一军’的纪律明确了,下属要严格服从以及执行上级的任何命令,不管这命令是对是错。要什么程度的催眠,才能够让他相信我成了组织的叛徒?”

就见周浩微微一笑:“你所说的训练他们,其实就是一种洗脑吧,从某程度来说就是催眠,而且是一种长期的催眠,否则的话,让我们中国人死忠于国家都很困难,何况他们这些外国人。

如果有人的催眠能力极高,就有可能对他们进行催眠,让他们任由摆布。”

见李水寒还想反驳,周浩就道:“你应该知道绝顶高手的修为,除了在武功这方面的成就之外,‘精’神力也是极重要的一个因素吧。

但凡像大当家、李从云或者风魔小太郎那样的绝顶高手,无一不是‘精’神修为极高的强人,否则就不能将自己对武道的领悟‘化意为形’,对敌手产生出巨大的震慑力了。

而催眠与被催眠,其实也就是一种‘精’神上的较量,人的意志力越弱,就越容易被催眠。你想想,如果一个‘精’通催眠术的绝顶高手运用他那高绝的‘精’神力对一六七进行催眠,那能不能够让他的神智完全颠倒过来,不但误以为你是叛徒,还心甘情愿的跟中情局勾结?”

听着周浩的话,李水寒也是一脸的惊诧,不过她也不得不承认,确实有周浩所说的这个可能。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了,美国当局为了对付你们‘一军’,已经找来了不止一个的绝顶高手,这其中就极可能有人‘精’通催眠术。”周浩沉声道:“实际上,凭借绝顶高手的‘精’神力,就算不懂得催眠术,单靠‘精’神力来‘迷’‘惑’平常人还是非常容易的。”

李水寒听了就觉得背脊直发凉,因为“一军”部署在美国这边的特务人员被敌方催眠了,那危害就极其巨大了,甚至会对“一军”造成致命‘性’的打击。

周浩说道:“如果一六七真的被敌方催眠了,那敌方能不能通过他把‘一军’的情报网络摧毁殆尽?因为现在我们基本上已经可以肯定圣地亚哥这里的‘一军’特务,恐怕都被那些美国鬼子给铲平了。”

“圣地亚哥这里的据点确实可能被铲平了,但要真正威胁我们‘一军’在美国的部署,应该不大可能,至少不会这么快。”李水寒说道:“因为我们‘一军’的规矩是每个上规模城市的据点之间不能够‘私’自通信联络,而是直接把情报‘交’给特定的联络人,各个联络人之间也不识彼此,每个人都是直接对总部负责的。

也就是说圣地亚哥这边的据点丝毫不知道总部还在哪个城市做了部署,也不知道怎么联系其他的据点,所有的命令都是由总部直接下达的。”

听了李水寒的话周浩才放心了些,因为“一军”这种管理方法都是纵向的,每个分支和下属机构都极少知道其他兄弟机构的情况,直接听命于总部,这就防止了某个机构出了变故之后会对整个“一军”产生致命威胁。

说着说着,凭周浩那常人难以想象的步速,如今已经远离那家具店二十余公里了。

周浩仔细留意周围的动静,包括沙井外面的情况,免得选错了正好设在路口上的沙井出去,那情况就糟糕了。

只见他来到一个外面静悄悄的沙井下面,抱着李水寒就爬了上去,顶开沙井盖才看到外面原来也是一条夹在两栋居民楼之间的巷子。

出了下水道,周浩就直接登上其中一栋居民楼的后楼梯,选择了一个相对安静的单位,就将那窗口的钢锁震断,打开窗户跟李水寒钻了进去。

这是一间睡房,而且还是‘女’人的睡房,因为房间里面收拾得很干净整洁,空气中还有一缕香气。

周浩把浑身动弹不得的李水寒轻轻放到□□,然后轻轻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以周浩的武功,走在地上根本不会发出任何声音,屋里的人也绝对不会察觉。

这是一个公寓单位,面积不大却五脏俱全,而这公寓的‘女’主人——一个二十多岁的黑人‘女’子,此时正站在冰箱前面,俯下腰几乎把头都伸到冰箱里了,身上只穿着非常纤薄的吊带小衫和短身热‘裤’,嘴里还哼着歌。

周浩悄无声息的走到她背后,这黑人‘女’子还一无所觉,然后就见周浩伸出右手一把揽住了她的腰并将她拉了出来,并在她因受惊而惊呼出声之前点住了她的‘穴’道,让她动弹不得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把这浑身僵硬的黑人‘女’子放到厅里的沙发上,她那被定格了的表情做不出变化,但看到周浩之后,那眸子里也‘露’出极为惊讶恐惧的神‘色’,尤其周浩轻轻一点之后她就变成了石头一般,这让她以为周浩是那种传说中的邪恶巫师。

周浩俯身蹲在她面前,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温柔一些,用英语说道:“小姐,你不用怕,我没有恶意的,只是我跟我的同伴遇到了些困难,需要在你这里停留一夜,明天我们就会走的了,也不会对你的财物以及生命安全作出任何威胁。”

虽然周浩是这么说,但他此时此刻的所作所为又怎能不让人家恐惧呢。而周浩也没办法顾及这么多了,反正自己也不会伤害这无辜市民,跟李水寒也只是在这里借宿一宵而已。

所以他也不理会这黑人‘女’子了,起身走到那冰箱前面,见里边放着食物还有啤酒,他就拿了两罐啤酒回去主人房里。

李水寒的‘药’力没这么快消散,依旧浑身动弹不得的躺在□□,而周浩则找了张椅子坐在‘床’边,就这么饶有兴趣的看着□□的李水寒,而后笑道:“四当家,平时很少能看到你这么宁静的模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