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股神

第934章 大闹“百色酒馆”2

第934章 大闹“百色酒馆”2

被自己的毒针扎进了脖子里,独眼蜘蛛脸色大变,可还没等他喊出声来,脸色就迅速变得紫黑,那带着腥臭味的血液也从七孔汩汩流出,样子十分可怖。

周浩随手将他扔到地上,独眼蜘蛛就整个人蜷缩起来,身体不断的**起来,不一会就整个僵硬了起来,竟然就这么死去了。

红叶雏乃倒抽了一口凉气,没料到这毒会如此厉害。而周围那些伊贺忍者也个个色变,恐惧的看向周浩,却也没有一个人后退。

“杀了他,为右族长报仇!”不知是那个忍者大喊了一声,这十多个伊贺忍者就举刀朝周浩与红叶雏乃这边扑了过来,其中几个还将身上的十字镖、飞针等暗器都射了出来。

只听周浩冷笑一声,双掌合拢呈刀状,而后剧烈挥舞起来,便发出一道道凛冽的劲气,凝聚成锋锐无比的刀芒,向这十几个扑杀过来的伊贺忍者席卷而去。

“嗤嗤嗤嗤!”

这些伊贺忍者手上的刀无一不是精钢所制,既坚硬又锋利,可是在周浩发出的刀芒之下却连一个照面都支撑不住,稍一接触就纷纷被切断,而且那刀芒还去势不减的打在了他们身上,如同切豆腐一般,瞬间就把他们的肉体斩得四分五裂,在空中洒下一片血雨!

在周浩身边的红叶雏乃看着周浩几下招式就将这些伊贺忍者杀得片甲不留,心中的震撼简直无以复加,也第一次如此直观的见识到周浩那深不可测的实力,难怪连自视甚高从不认输的神宫京四郎,在提起周浩的武道实力时也会露出气馁的神色。

在浓稠的血雨中,周浩稍稍运气真力,那血液就沾不到两人的身,不过从房间走出来的时候,两人的身上还是带着一股子浓烈的血腥味,如同刚刚猎食完的猛兽一般。

也在他们走出那狼藉一片的房间而来到外面的院子,就又有二十多人冒了出来。不过这些人就不再是伊贺忍者了,看上去倒像是德川源生的保镖。

“哼哼哼哼……德川源生肯定是知道他那些忍者被我们放倒了,所以又派了一拨人过来。”周浩冷笑道:“竟然敢这样袭击我们,还意图煽动我背叛姐姐,这家伙很大的胆子呢。小雏,你跟着我,看我怎么把那家伙给揪出来!”

说罢,周浩就猛的往地面拍了一掌,只见这整个院子的地面都剧烈震动了一下,那二十多个德川源生的保镖也立即站立不稳,变得左摇右晃起来,又见周浩脚下一扫,就激起地面的数十颗小石子,如同子弹一样飞向周围那些人。

这些人看来只是雇佣兵或者受过军事训练的人,身上并不会武功,在那些小石子的击打下,一个个都痛得大喊大叫,连忙寻找掩护物。

而周浩与红叶雏乃则趁那些人陷入慌乱之际,脚下一动就跃上了屋檐,几下起伏就消失在那些保镖的视线中了。

这家“百色酒馆”占地极广,周浩也很难想象在横滨的市中心竟然能有这么大的一块地来让德川源生建造这么一家酒馆。

飞檐走壁间,周浩跟红叶雏乃能够看到那些慌乱走避的酒馆服务员,还有德川源生那些在下面追着周浩两人跑的保镖,时不时还瞄准周浩与红叶雏乃开枪,只是周浩两人的移动速度太快,子弹根本就射不中他们。

“公子,德川源生那家伙躲到哪了,该不会是跑了吧。”紧跟在周浩身后的红叶雏乃问道。

周浩没有出声,尽管他并不确切的知道德川源生有没有离开“百色酒馆”,但直觉的,他感到德川源生还在这里。不知为何,他对自己的这种直觉深信不疑,似乎已经成了一种本能的习惯。

“在那里!”周浩指着远处那栋日式建筑,轻轻一动就彷如夜枭似的飞掠过去。

“砰!”

周浩直接就击破了这建筑的屋顶而跳了进去,才发现这是一座佛堂,两侧墙上都摆满金色的佛像,中间则是一张巨大的祭台,上面也仅是各种祭品。

德川源生果然在这,周浩突破进来的时候,他正在朝比奈与方子这两个女人的陪同下打开了祭台下的一块地板,想要从那处地道离开这里。

“想跑?没门!”周浩一声冷喝,右脚就猛的在地板上一踏。

那红木所制的木板立刻就在周浩发出的劲力中被层层掀了起来,径直朝着德川源生他们那边卷了过去。

德川源生和朝比奈等人见状色变,朝比奈与方子连忙带着德川源生滚到了一边去,而那层层掀起的木板也直直卷到了祭台的地方,将那个地道入口连同祭台一起翻了过去。

红叶雏乃这时候也进来了,冷笑着看向惊魂未定的德川源生:“这样就想逃了么?”

“你……你们想怎么样!”德川源生恼怒的盯住周浩与红叶雏乃。

“想怎么样?”周浩哼哼的笑道:“不说你对我们夫人的不轨之心,就凭你今天想要取我们性命,你认为我们回放过你么!”

便见那朝比奈对身旁的方子喊道:“方子,你护着德川先生先走,我去拖住他们!”

说罢,朝比奈就身子一跃,往周浩这边冲了过来,手上的小太刀也寒光闪烁。

“哈!”只听朝比奈大喝一声,双手握刀就要刺向周浩。

却见周浩把手一挥,反手就掴在了朝比奈的脸上,当下就将朝比奈打得旋转一圈然后跌倒在地,眼前一黑就昏过去了。而那边的德川源生却还没来得有所动作,就被周浩给再次锁定了。

周浩缓缓的往德川源生走去,德川源生也在方子的保护下步步后退,最终退至这佛堂的墙角,终究是退无可退了。德川源生咬了咬牙就对周浩说道:“难道你想杀了我?哼哼!我告诉你,即便是七海薰,也不会允许你杀掉我的,否则她就会马上受到整个德川家的打压,我父亲也不会再护着她了。”

闻听德川源生扎花,周浩的脸色就变得阴沉起来。因为德川源生说得没错,即便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是七海薰杀了德川源生,可七海薰对德川家而言,终究是一个“外姓人”,也最有嫌疑。德川源生一死,不管是不是七海薰杀的,她都会马上陷入被动,德川直政为了平定家族内的波澜,也不得不出手打压七海薰。

捕捉到周浩的神色变化,德川源生心里长长的松了口气。

刚刚他是真切的感受到了周浩散发出来的杀气,今天他请周浩过来并暗下埋伏,就是为了拉拢不成的话就对周浩下杀手,免得周浩最终成为自己的心腹大患。谁知道独眼蜘蛛这个“伊贺派”的右族长在周浩手下竟然废物如斯,连同那些个伊贺忍者,根本就不是周浩的对手。

这让德川源生又惊又怒,七海薰原本就有个武功高强的神宫京四郎了,现在又多了这个“莫怀昔”,德川源生以后要对付她就更加苦难了。

此时他看穿周浩不会杀掉自己,底气就慢慢足起来了,对周浩冷笑道:“怎么样?来啊,来杀我啊,看看七海薰会怎么惩罚你!”

红叶雏乃来到周浩身边拉住了他的手:“公子,不要冲动,这家伙的确不能杀,否则夫人会很麻烦的。”

她是怕周浩会一时冲动杀掉德川源生,从而为七海薰带来棘手的困境。

周浩看了红叶雏乃一眼,红叶雏乃就马上放开他了,因为从周浩的眼神,红叶雏乃看得出周浩现在很冷静,也相信周浩不会给七海薰带来麻烦。

只见周浩慢慢的走向德川源生,而德川源生虽然料定周浩不会杀自己,可是看着周浩一步步逼近,心里还是十分忐忑不安,又想到自己堂堂德川家的长子,现在竟然被七海薰的一个手下逼到这种程度,便不禁恼怒起来。

“你想干什么,离大人远点!”方子生怕周浩会伤害德川源生,一脸警惕的盯住周浩。

周浩却丝毫不理方子的警告,很快就来到了德川源生的身边。

方子咬了咬牙,抬手就要给周浩一刀,却见周浩左手一推就打在了她的额头上,一下子就将她给打晕了过去。

于是,德川源生身边就再没有保护他的人了。

面对周浩那冷冽有如腊月寒风的眼神,德川源生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

“我告诉你。”周浩紧盯住德川源生,缓缓说道:“不管是你德川源生还是德川鳕龙,甚至是德川直政,只要是阻碍我们夫人的,或者企图伤害我们夫人的,我都不会放过的!我也只是现在不能杀掉你而已,等我们夫人准备好一切之后,我第一个要杀掉的,绝对是你,你给好好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