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股神

第1061章 锲而不舍的追求者

第1061章 锲而不舍的追求者 至尊股神 青豆

这个男人三十出头,样子长得很周正,本身又是成功人士,自然而然就散发着一股卓尔不群的气质,是那种很容易吸引到女人的男子。

他叫彭学智,本来是普通家境出身,却凭着自己的努力而考取到了英国剑桥大学的全额奖学金,后来还获得了剑桥大学经济和哲学双硕士学位。留学回来香港之后,他就进入了摩根士丹利工作。仅仅是用了五年的时间,他就从最普通的理财专员而成为了现在的大中华区副总裁,操作的资金数以十亿,更主持过不少大型跨国企业的并购。

在香港的财经界,彭学智是非常著名的,堪称财经界年青一代中的翘楚,即便是各大家族式财团里的子弟,在能力上都鲜有能比得上他的。

如此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人,外在条件又非常不错,自然有大把大把的女孩子钟情于他。但彭学智对那些空有美貌的花瓶提不起半点兴趣,反而在一次证券投资中留意到了何雪云。

其时何雪云正控制着几支资金狙击摩根士丹利和高盛旗下的一些股票,彭学智作为摩根士丹利里最具能力的人才之一,被公司委托应对那次的狙击战。

可是,彭学智和高盛那边的人联手一起,却还是在最后败给了何雪云,两家公司的损失加起来达到十多亿美元。当时摩根士丹利和高盛方面还不知道狙击他们的是何雪云,还是彭学智依靠自己的洞察力,再加上自己在财经界的广阔人脉,才从一点蛛丝马迹查到了何雪云身上。

从那时候开始,彭学智就被何雪云在金融领域的才华给折服了,同时也对她一见钟情,接着就毅然加入了何雪云的追求大军之中。

不过,即便何雪云的追求者都可以说得上是人中龙凤,但彭学智在里面还是显得非常出色,对何雪云的追求也最是锲而不舍,不管被何雪云拒绝多少次,都仍旧勇往直前。也由于他并非许晋声那种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所以何雪云并没有对他使用过激的手段,只是渐渐的一看到他就感到头痛。

此时何雪云所在的就是位于太古广场一楼的西式点心店,这家点心店的桌椅都是摆设在太古广场中央那个空地上的,显得很开阔。坐在这里,一边品尝店里最出名的芝士蛋糕一边看着周围逛街的男男女女,倒也是一种赏心悦目之事。

而彭学智就是在何雪云享受着这休闲时光之际出现的,只见他自顾坐到了何雪云的对面,手上是一如既往的一束紫罗兰,透着淡淡的清香。

对于彭学智的到来,何雪云只是稍稍抬头看了他一眼,之后就低下头继续吃自己的芝士蛋糕了。

“雪云,又来吃芝士蛋糕了啊?”彭学智倒是个自来熟,呵呵的笑道:“你真的很喜欢这里的芝士蛋糕呢,不过你也是天生丽质,这芝士蛋糕是怎么吃都不会胖呢。我学你来迟了几次,就已经胖了两三斤了。”

说罢他又对来到旁边的侍应说道:“给我也来一份芝士蛋糕,哦对了,再来一瓶酩悦粉红香槟。”

侍应点头而去,而彭学智则对何雪云笑道:“你每次吃芝士蛋糕都喜欢用酩悦粉红来配的。”

何雪云还是没有说话,她确实是点了一杯酩悦粉红香槟,只是侍应还没有拿过来而已。彭学智了解她的很多嗜好,在很多时候也表现得很体贴,如果换了是别的女孩子,恐怕很难拒绝如此优秀而又温柔体贴的男人。

只可惜,她是何雪云,是周浩的女人。

面对何雪云的冷淡,彭学智是一点都不在乎,反而觉得何雪云的身上有一种矜持的美。不说其他,单单是看她吃芝士蛋糕的样子,本身就是一种享受,让彭学智有种冲动,真希望自己就是那芝士蛋糕,能被何雪云一口一口的吃掉。

“雪云,今天晚上有个‘维也纳爱乐管弦乐团’的演奏会,我知道你很喜欢这个乐团,所以我专门订了两张票,我们一起去看吧。”彭学智对何雪云说道。

何雪云却不冷不热的道:“我是喜欢听‘维也纳爱乐乐团’的音乐,但也要看是和谁一起去听。对不起,跟你,我没兴趣。还有,彭先生,我想自己一个人静静的吃东西,所以我还是希望你能离开,不要在这里打扰我了。”

“别这样嘛,雪云。”彭学智苦着脸说道:“我不说话好了,保证不再打扰你,嗯,我不说话。”

便见彭学智紧紧的闭上了嘴,就这么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看着何雪云。何雪云气恼,又不能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赶走他。

她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彭先生,你到底要我说多少次才会明白?我对你没有任何的发展可能,我已经有爱人了,我们的感情很好,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和感情了,你的条件这么好,又何愁没有女孩子喜欢?何必要苦苦纠缠我呢?”

“因为其他女孩子我都不喜欢啊。”彭学智说道:“我长这么大以来,你是第一个真正能让我动心的女人,自从碰到了你之后,我心里就再装不下其他人了。”

不等何雪云说话,他又道:“至于你说你有爱人,我也知道,你说的是周浩对吧?不过,你把周浩视作爱人,可他有对你负过责任么?当初你之所以跟许晋声离婚,就算被何洪森赶出何家也在所不惜,应该也是为了周浩吧。可是,这一年多以来,周浩他去哪了?他把你一个人丢在香港,自己却在别的地方风流快活,他对得住你么?”

“他没有把我丢在这里不管。”何雪云脸色低沉的说道:“我和周浩之间的事,又岂是你这外人能够明白的?还有,你别再诽谤周浩,否则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

彭学智顿时一愣,可很快就再次开口了:“我已经打听过了,周浩跟亚洲电视的行政总裁苏霖有着不寻常的关系,对了,还有亚洲电视的那个梁晓冰。就这么一个三心二意的男人,也值得你这样去为了他付出?”

他是真的为何雪云感到不值,在他眼中,何雪云简直就是天仙化人一般,不但生就绝色的姿容,还有卓尔不群的才华,本身的性格也和善高贵。而恰恰就是这种完美的女人,竟然嫁给了许晋声那种不学无术的富家子弟。虽然后来离开了许晋声,却又碰到了周浩这种三心二意之徒。

如此遭遇坎坷的女子,彭学智心底的保护欲便完全被激发了出来,势要获得何雪云的欢心,并且一辈子保护她。

却听何雪云冷淡的道:“值不值得不是由你来说的,我认为值得,那便值得了,这感情的事,又有谁能够解释得了?再说了,周浩是遇见过的最出色的男人,他对我的感情也是真心的,这一点我比谁都清楚!”

“有什么值得称道的,他那次能够打败索罗斯跟罗伯逊,不过是中国大陆从后支持罢了。”彭学智很不服气的说道:“我看他根本就是中国政府拿出来充当挡箭牌的工具,利用他来吸引全世界的注意力,从而就没有人在意中国政府的动作了。换了是别人,有了中国政府的强力支持,同样能够做出这样的成绩来。如果说到真实的能力,他绝对比不上我。”

听到彭学智这话,何雪云却露出了一抹讽刺的冷笑:“凭你也有资格说这些话?连我都敌不过,你以为你能成为周浩的对手?我告诉你,我的技术都是周浩教的,比起我的操作水平,周浩的实力要高出十倍不止!别说是你,就算是摩根士丹利跟高盛的全部力量集合起来,都挡不住周浩的攻势,这是绝对的!”

看着何雪云脸上那坚定得几近虔诚的神色,彭学智就能感受到她对周浩的信任甚至崇拜,也正是因此,彭学智对周浩就越发的嫉妒了。尤其当自己喜欢的女人说自己比不上别的男人时,这种感受恐怕没有男人能平静对待。

正在这时,太古广场的喇叭传出了一把富于磁性的男人声音:“今天我很高兴来到这里,我就要和我深爱的女人重逢了,为了我,她付出了很多,也受了很多的委屈。在这里,我希望把这首歌送给她,送给我深爱的她。”

忽然听到这话,彭学智还以为是哪个大胆的男孩再向某个女孩子表白,在香港,这样的情况很普遍,许多人都通过电台或者电视向喜欢的人吐露心声。

可是,彭学智很快就感觉到不妥了,因为他发现何雪云在听到那喇叭里的声音时,整个人都愣住了,一双美眸里还朦朦胧胧的透着水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