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股神

第1435章 夜半商谈

第1435章 夜半商谈

周浩离开红叶和李水寒的家,已经是第二天的事情了,他这次算是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消息,就以目前知道的内容,已经不是他自己能搞定的事情了,他打算回去找周立仁商量一下,毕竟涉及高层了。

他去红叶和李水寒那里,虽然赵玉琴不知道,不过她也没多问,对于周浩的风流,她早就已经习惯了,而且周浩离开的时候,也是因为自己撑不住了,周浩在**实在太厉害了,自己一个人根本满足不了他。

“姐,我爸回来了吗,我找他有点事情。”周浩进门见到赵玉琴,先过去抱着亲了一口,然后就直接问道。

赵玉琴有点意外,她知道周浩和周立仁已经尽弃前嫌,不过周浩回来就找周立仁的情况也很少见,不过她是非常聪明的女人,也没有多问,指了指书房道:“你去吧,爸在书房,也是刚刚回来。”

周浩再亲亲赵玉琴,直接就去周立仁的书房,周立仁每次回来之后,就会去书房,马上就要进入中央政治局,周立仁即便已经卸任了一军的大当家,还是那么忙碌,更何况他现在还没有真的卸任,算是监管。

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出“进来”的应答,周浩才推门而入,看到周立仁正坐在桌子前,手中拿着一份文件,不知道他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眉头皱的有点紧,周浩也不着急,就坐在他的对面,等周立仁看完。

周立仁也没有说话,以他的功力,自然也知道进来的人谁,他见周浩没有开口,心中也明白儿子是让自己先看报告,也就安心的看起来,最近这段时间,澳门回归在即,中央派系之争也越来越明显,有些人明显不安分。

作为赵系代表的周立仁,自然也在旋窝中间,而最要命的是赵立新老爷子退了,而周立仁还没有上位,赵派虽然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在这种关键时刻,没有正式确定,总是会有点麻烦,至少赵派目前在中央的话语权有点弱。

“小浩你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找我。”周立仁一边想着,一边把手中的报告放下,才笑着对周浩道:“你最近这段时间可够忙的,新药发布据说挺成功的,到是让中央这些人都松了口气啊!”

周浩笑了笑道:“这次新药发布成功我也确实挺意外,比我们预想的利润更高很多,不过这次也同样有点问题,我就要来和你说的,你只知道一个报告,但是真正情况你还不清楚,你听了肯定也会大吃一惊的。”

周立仁眉毛一挑,笑着道:“居然还能让我大吃一惊,你的新药发布,到是真弄出很多事情,一军现在都快成了你的私人保镖了,给我说说这次的新药发布,我还真想看看,当初不如弄个现场直播了。”

周浩摇摇头道:“幸好没弄,不然肯定麻烦了,爸,你听说过光明友华和盛大伟业这两家药业公司吗,就是咱们北京这里的。”

周立仁仔细想了想,然后有点不确定的道:“是不是北京一家保健药品公司,另外一家就是普通的药品公司,我好像有所耳闻,不过凡是在北京的普通人,大概都会听说过这两家公司吧,都是大公司吧,怎么?他们和你的新药有什么关系吗?”

“这两家公司还真和我的新药有点关系,而且他们算是最大的赢家,当然是除了我们制药公司之外,光明友华药业集团用一亿九千万的价格拿到了我们公司的北京销售代理权,而盛大伟业算是为他们保驾护航,把机会让给他们了。”周浩点点头,简单的把当时情况告诉了周立仁。

周立仁和周浩的反应一样,听完立即道:“这两家公司有问题啊,你派人调查他们了吗?他们的背景是什么。”

周浩心道果然是自己老爸,反应都是一样的,嘴上说道:“我已经调查过了,这是这两家公司的具体资料,保证你看完了会大吃一惊,我完全没想到他们的背景是这样,特别是光明友华的背景。”

他从红叶和李水寒那里离开的时候,把她们整理出来的资料也带走了,毕竟当时她们给周浩讲解的就是一个大概,有些东西必须看文字的具体介绍,在回来的路上,周浩也把资料详细的看过了,大致与两女说的没错,只不过上面更详细的写出了两家公司的发展过程。

周立仁接过周浩递过来的资料,他也想知道一下,到底有什么事情能让自己也大吃一惊,自己虽然不算见多识广,不过这么多年下来,也差不多练就了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心理素质。

资料没有多少,只有几页纸,其中非常详细的介绍了两家公司的背景,特别是每家公司老板的背景,这些资料的背后,是周浩总结出来的新药发布流程和当时的情景,这不是红叶和李水寒整理的,这是新报发布之后,他让肖继明的秘书整理出来的,就是为了以后给别人看,他当时想的不是周立仁,没想到今天用上了。

周立仁看得很快,只用了十多分钟,把所有资料就全看完了,然后把这几页资料轻轻的抚平,放在桌子上,闭上眼睛,考虑了一下,深吸一口气道:“这事情到我这里就停了,先不要让别人知道,赵老爷子那边也不要去说。”

“这个我明白,我这不是才知道就来找你了吗,爸,这个消息够震惊的吧,我当时也没想到居然总理都插手其中了。”周浩点点头,然后接着道:“爸,你觉得这事应该怎么看,我有点摸不准脉了。”

“这事吧,不太好办,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关键我们现在无法确定这次盛大伟业把代理权拱手相让是盛大伟业自作主张的行为,还是他们和光明友华联合,在之前就已经商量好了,这其中的分别很大的。”周立仁皱眉沉吟道。

“是的,这也是我考虑的问题,不同情况,解决的方案不同,不过我还是和你说一下,爸,不管这次他们是联手还是单独行动,对我们来说都不利啊,我觉得我们应该早点有所防备,他们都看中了治癌药物,我觉得真如你所说,我前段时间太过出风头了。”周浩见周立仁都感觉棘手,也点头道。

周立仁眉头一舒,笑着对周浩道:“难得你小子还有点自知之明,说实话,如果不是你之前闹得那么热闹,估计他们这些人也不会都动起来,这些人到不一定是为了对付我们,可能是想从中取利,只不过我没想到总理都能动。”

周浩听他说到这里,有点犹豫的道:“爸,你说总理都动了,大老板是不是也会动起来,他们怎么说都是同气连枝的,我觉得……”

“大老板?你还真会说,如果让首长他老人家知道你这么叫他,也肯定会哭笑不得的,不过你这个多虑了,我觉得这事应该不能有他老人家的影子,毕竟作为一国的首长,与其他人不同,这事情还是这样,到此为止,如果他们不触碰到你的利益,就当不知道就行了。”周立仁笑了笑,把事情按下了。

周浩之前也已经排除了这种可能,现在听周立仁这么说,也就彻底放心了,不管派系之争,是哪派和哪派,要斗争到什么时候,斗争到什么程度,但是绝对不能与一号首长较劲,偶尔有些分歧可以,但是真去惹了,就只能等着倒霉了,周浩还没自大到与国家对抗的地步。

“好的,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不过爸,我其实有一件事一直没和你说,今天正好也一起告诉你得了。”周浩心里安定,就把之前一直想说的事情想起来了。

“嗯?还有什么事情,你今天还真是挺多事,平时连你的人影都见不到,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别和我客气。”周立仁有点意外,笑着调侃了周浩两句,然后正色道,他知道周浩没事也不会随便找自己。

周浩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说道:“中央有一个派系是东北派系对吧,说话的人是沈阳市的沈家对吧。”

“没错啊!他们你也见过,怎么了,难道他们也打你新药的主意,看来这次的事情还真闹大了。”周立仁微微皱眉道。

周浩见父亲误会了,赶紧摇头道:“那到没有,你想多了,也怪我没说清楚,这事与制药的事情无关,我之所以说到他们,是因为我和他们家的一个子弟叫沈阳的关系很好,而且他现在是我的合作伙伴,我估计他能从中搭线,我们是不是能和东北派系的人走得稍微近点。”

周立仁一愣,他没想到周浩居然要说的是这种事,忍不住笑了起来道:“我和你干爹都说让你进中央,你非得拒绝,可是你做的事情,都已经离不开官场了,现在都已经开始为我们的派系出谋划策了,你还真是闲不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