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统传承系统

一百二十七废旧工厂

道统传承系统

白羽脚下疾走,快步地来到了一个不起眼的小巷子,便只身钻了进去现在虽然已经是中午时分但是街上的行人却是十分的稀少,想来是因为天气炎热的原因吧,现在烈日当空这时候就算是吹来的风都是热的,一般人要是在大街上转上一圈也一定会出上一身的汗。

但是这时的白羽却没有在意这天气,而是走进这小胡同的尽头,手上一番拿出了一只小塔来,却正是奴妖塔,白羽拿出这小塔后随手使出了一道法印,只见一道黑气闪过,落于他身前的地上眨眼之间却是现出了任天堂的身影。

如果是打车去的话,先不说现在追不追的上,就算是追上了那也一定会打草惊蛇,所以白羽却是想出了一个好的办法,那就是——骑僵尸,在他手中的僵尸可是个个都会飞的,不过骑女僵尸以白羽这么一个处男也一定会不好意思,所以最后的重任就给了任天堂这家伙了。

白羽与这已被奴妖塔奴役的任天堂可是心灵相通的,他心里的想法任天堂自然更是清楚不过,只见他刚刚一现出身形来,便是跪在地上等候着白羽的指示。

白羽围绕着任天堂转了一圈,好像是再找一个好的方位,白羽自然不会真的骑上去,过了一会儿后,只见他来到任天堂近前脚下轻轻一点便是跃然而上,就像是叠罗汉,他的两只脚正好踩在了任天堂的两边的肩膀上,待站稳了身形白羽对着任天堂呵呵一笑道:“可要飞稳了啊,不要将我给摔下来了。”

只见任天堂有些人性化的点了点头,随后他的身形带着白羽就仿佛是脱离了地心引力的束搏一般,徐徐向着空中飞了过去。白羽有些担心有人看见了会引起轰动,手一翻出现了一道符纸来。

这张符纸属于特殊类,倒是没有设么大的用途,只能够用于迷惑一下普通人的双眼,令人产生幻象而已。这一类的符纸是他在闲暇时候画的没有想过会用多少,所以他自己的身上也没有多少,只有渺渺数张而已。

只见他掐了一个印诀,将这张符纸随手在任天堂的身上一丢,术法便施展完成,在有法力的修道人的眼中这一样术法并不能够起到什么作用。但是在普通人的眼里白羽与任天堂两人就已经是相当于隐身了。

当然现在的一些高科技也能够发现他们,比如说摄像机雷达之类的,雷达当然是一般不会扫描这大都市的,而摄像机照相机之类的东西,现在太阳这么大谁会白痴到照太阳的。

所以说现在白羽算是完全的隐身了。

只见任天堂随着白羽的心意,便朝着李久真走的方向追了过去。汽车虽然跑得很快,但是地上跑的永远没有天上飞的速度快,只不过是一会儿的功夫白羽便宜着超乎常人的目力找到了在地上行驶的的车。

任天堂可是知道这辆车子就是目标,随即他降低了速度紧紧的跟随着它的上面。

只见这辆的车沿着这条公路,向着郊外而去,白羽足足跟了这辆车半个小时左右,却见这辆车这才停了下来。这里有一个废弃的小工厂,本来这里以前有人经营的,但是因为生意老不景气,所以渐渐的倒闭了。

白羽有些好奇,想要知道这李久真来到这里到底是要做什么,随即他令任天堂降了下来,隐于了一旁。

只见李久真付了钱下了车,便只身向着这废弃的工厂里走了进去。

这废弃的工厂空空荡荡,应该是没有什么人,这工厂周围没有什么树木只有一些稀疏的杂草。偶尔有上一声虫鸣鸟叫,也是显得那样的有气无力像是因为这天气的原因令其感到了燥热。

李久真进了一个原是车间的房间里,到了里面却是久久没有了动静,白羽沉吟了一下,随后决定进去看一下。想来这里一定有什么门道,因为虽说这车间里密封较深,但是以白羽的耳里,只要有人动作就能够听到一些声响的,但是现在却没有了声响,也确实奇怪。

白羽起身想着这车间里走了进去,虽说现在的太阳很大但是这里面的光线却是有些黯淡,白羽凭着自己的目力四下扫了一圈,发现这车间里竟是没有一个人影,心下不由得一惊,他可是看着刘真光进来的,但是又怎么没有人?

正在白羽疑惑不解的时候,忽然一阵阴风,向着他吹了过来,这风很是阴冷,竟是立刻让白羽打了一个寒颤,这股凉意似乎能够穿透他的身体直直的传到了心里,令他心凉不已。

他的心下立时震撼,好大的阴气!

没错这就是阴气所凝聚成的阴风,这股阴风能够令气血旺盛的他感到心凉,这阴气之庞大浓厚就可想而知,这里如果住着普通人那一定会让那人阳气衰弱甚至折损阳寿。

白羽这时四下扫了扫,发现还是没有任何的人影,不由得感到十分的疑惑,又四下走动着巡视了一圈,还是没有什么发现,自语道:“这人是去哪了?”

他就这样思考着,但是一丝丝细微的声响却是渐渐的传入了他的耳中,像是什么人的交谈声,很细微就连白羽若不仔细的听也是听不清楚。

他循着这道声线,的方位来回走动着,渐渐的他来到了一个好像是以前工厂放着车床的一个深坑里,他只身跳了进去。四下打量了一下,随即发现在这坑的侧面竟是有着一个小门,门不高大甚至是低矮,只有一米多高,是铁制的颜色与这水泥地相差不多,又因为这里较为灰暗所以较难发现。

白羽没有犹豫,随即先是将在不远处跟着他的任天堂收进了塔内,便伸手握住了这门的把手轻轻的拉开,只见里面立时有一道微弱的光芒传了过来。

随之传来的还有人的说话声。

只见这是说话的人声音尽显沧桑,可以知道声音的主人应该是经历过许多事情的磨练,是一位老练之辈。而白羽也是认出这声音的主人正是,刚才与李久真通了电话的吴老大。只听的这时吴老大,笑呵呵的,道:“久真,没事就好,你可是我们这的顶梁骨,你要是有了什么事我们这一帮人可是要亏损不少的,好,你先在这里坐上一会儿,刚才我打了电话听小三子说,刚刚找到了货源,待会儿就送来,满上就要你来操刀了。”

李久真好像在吴老大面前就矮上了一节,依然陪着笑道:“好的,那吴老大我就先走了,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可以叫我,我一定随叫随到。”

吴老大应是点了点头,笑了笑道:“好,你先走吧,我就先回去了,记得你一定要注意好身体啊,我看你现在这几天有些疲惫,你要是真的累了就休息休息,不然你要是倒下了,只剩下老四那一帮人还真的成不了事。”

然后李久真便点头哈腰的走了。

这时虽说李久真走了但是吴老大却是喃喃自语起来,“嗯,这个李久真心够狠,手也是够辣,很适合做这一行。”随即他便迈起了脚步向着另一个方向而去。

待这人的脚步走远,白羽这才进了来,但是这地方他始终感到不对劲,有一股十分不舒服的感觉一直笼罩在他的心头,令他挥之不去。

猛然,他的身上的法力一阵涌动,下一刻他的法眼便是打开。

但是等他将法眼睁开,却是被眼前的景象给惊住了,只见这时印入他的眼帘的却是朦朦胧胧大片的阴气,在这些阴气当中甚至还伴有厉魂的嘶吼之声,他们像是在申诉着自己的冤屈,令的白羽都是有些惊颤不已。

这地方你的冤气之深,甚至都快要成为煞气,可见这里的死人绝对不只是一两个这么简单,绝对在数十人以上。

白羽这时发现,这里可能会是一个贼窝,还是罪孽深重的贼窝,他们害死了许多人,但是因为一直藏得隐蔽,所以一直这么的逍遥法外,而且这么一群人还很善于伪装,但看李久真在一众人眼中的形象就可以知道了。

老实本分?这一切都是假象。可能他的真实性格,真的就像是那什么吴老大所说的一样,心狠手辣,无情无义吧。

现在白羽终于明白什么是人心难测了。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自外面传了过来,还有这几人有说有笑,好像是十分的高兴。

白羽心下一动,脚下一错躲在了一旁,随即一张惑神符贴在了自己的身上,而后静静地等着这些人的到来。

不过是一会的功夫,有这几个年轻人的声音清楚的传了过来,只听的一人有些兴奋的笑道:“小三,你说我们今天这么能干老大会不会给我们奖金?我想一定不会少。”

这应该就是小三子一帮人了,只听的小三这时道:“肯定会的,不过小李我说你就一直这样,有上一点钱就都花在女人的身上么?你就不会留着点?上次我去你家的时候,哎,不是我说你,那样的房子你也能够住得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