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统传承系统

二百八十三借水

二百八十三、借水

这狂笑着的正是那月狼老妖,月狼老妖的身边还有着三人。左边的一个脸部溃烂,且身上的毛发干枯已白的家伙,是一个尸妖。这时候他在一边脸上挂满了冷笑,嘴角微微抽搐着,看样子好似很是兴奋。

右边的两人,一个是位女子,这女人很是妖异。但是脸上却没有平常女人的各种神态,有的只是狰狞与狠毒。这女人是一个厉鬼,而且还是一只吊死的厉鬼。在这女鬼的身后还有着一个人形的东西,虽然看着这人并无什么特殊之处。而且衣衫褴褛,浑身上下布满了已经干枯的血迹,他在看着白羽两人的时候,一张扭曲的脸上竟是尽是寒意。可以看出这一个也不是人。

“你们就是那无法无天的白羽和毛小方?”这时候月狼老妖停下了张狂的笑声,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傲气,自高临下向着白羽两人问道。

“哼。”毛小方我们正是,“你就是约我们前来的月狼老魔?你倒是好大的野心!好大的口气!”

月狼老妖哈哈一笑道:“哈哈,我哪里有野心?口气又哪里大了?你这人真是不知所谓,我今天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想要为我等妖魔鬼怪讨上一个公道而已,这又哪里有错?这么多年来我等妖类死在你们手上的不知多少,我今天所做的决定又有何错处?”

“公道?哈哈,可笑。”毛小方怒极反笑,“你等妖魔鬼怪死了就要公道,可是他们所残害的那些普通人就不要公道了?”

月狼老妖却浑然不在意,轻轻的扫了他们两人一眼,又道:“我是妖类,你等人类的死活与我何干?今天我是为我等妖魔鬼怪讨个公道,却不是来与你理论谁对谁错的。你们若识相还是早早认输,以免我待会下手重了令你们没有全尸!”说到了最后他忽然目光之中闪过了一抹阴狠。

月狼老妖在当今这个末法时代,可谓已经是顶尖的人物了。什么时候有人反驳过他的话?虽然他的神色当中没有表露,但是心中却是已经动了气。

“月狼老妖!真以为以你的修为可以为所欲为了?难道你不知道世事无常,万事皆有可能么?”白羽这时候忽然开声道。

“哼哼哼,在以往或许你们还有些胜算。但是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可能。因为你们的底细已经被大王知道得清清楚楚了。”忽然就在这时候,一道沙哑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

白羽两人皱着眉头向着生源处望去,随即他们惊讶的发现,发出这声音的竟然是那个衣衫褴褛的妖魔!

“你是......!杨飞云!”毛小方猛然将眼睛瞪大,十分震惊得脱口而出。

白羽这时候也惊讶了,真是没有想到这杨飞云最终还是变成僵尸了,而且还找到了月狼老妖这么一个靠山。这时候白羽也将一切想通了,想来是这杨飞云的缘故,所以才会在这么早的时间里将月狼老妖给惊动了出来。

他现在虽然说已经没有了原著当中的修为,但是这杨飞云什么心机?他完全可以靠着自己的一点聪明才智将月狼老妖给骗来对付他们。

“不错。你们两人的底细我尽皆清楚,虽然你们在普通的道人眼中已经是高高在上的宗师。但是我早在百年前就已经超越了那个地步,现在只差一步就可以入了仙班。”月狼老妖这时候像是有着些许的得意。

“就你还想入仙班?哈哈,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你无丝毫功德。且业力缠身,要想成仙实在是妄想。”想要成仙岂是这么简单的?正所谓只有功德圆满才有望成仙,这月狼老妖又怎么做过功德?造下的杀孽倒是有不少。

“呵呵呵,我要成仙谁人又能阻我?待我将你二人给消灭,然后采十万人灵魂炼成离魂原丹,到时我会立地成仙。跳出三界六道,不在五行之中!”月狼老妖却是对于白羽的话不以为意。呵呵一笑自得道。

白羽顿时震惊了,他没有想到这月狼老妖竟会有这等计划,想要以生魂来助自己成就仙道。这实在有为天合,弄不好可是要遭天谴的。

白羽望着这月狼老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感觉这老妖实在是活的腻歪了。

“好了。我们与你这老妖也没有什么废话可说,今日我们必定要将你给制裁于此。死后将你打入十八层地狱,永远不得超生。”白羽也没有心情与这个彻头彻尾的疯子说废话了,冷喝了一声,下一刻手中却是已经出现了一根棒槌。

“正合我意。我倒要看看,现今的宗师到底有何能耐!”月狼老妖闻言也将面上的表情收去,轻哼道。

毛小方看着远处的月狼老妖面上现出了凝重之色,立时将身上的桃木剑给拿了出来。在桃木剑上隐隐有着光芒闪闪烁烁。

突然就在这时候,白羽的身形竟是诡异的消失了!片刻之后甚至在没有了一丝的踪迹可寻,月狼老妖一阵惊讶,他的双目四下扫着却是没有一丝的发现!

“竟是隐身之术!你们果然有些门道!”月狼老妖虽然惊讶,但是他毕竟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妖怪,也是临危不乱。

忽然他的口中暴喝出声:“黑石山山精树怪何在!”

随着他的这声音落下,只见在这四周的花草树木竟是忽然开始剧烈的晃动了起来!随即一颗颗大树无风之下摇摆不停,一根根藤蔓就好像化作了一条条的灵蛇一般,在草丛之中簌簌游走。

“我看你就算隐身,难不成还能凭空消失了?只要你还不会腾云驾雾,那么就一定不能逃出我所布下的天罗地网!”

白羽这时候也发现了他将这月狼老妖给想得简单了一些,他们有想到这月狼老妖竟然还能役使山中的树精藤怪!

在暗处的白羽自然不敢轻举妄动,他的眼珠转动之下,忽然想到了一个办法。想要将这些树精藤怪给瞒过去了是不可能,但是消灭还是简单得很的。只需他方上一把火而已。虽然说这么做有些不太道德,甚至还可能会有些业力缠身。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也不能容他多想。

于是想到了这里,他便要准备烧山!

“道友,我就先拖住那老怪,这些山精树怪,你先来对付!”毛小方的声音这时候却响了起来。

白羽也没有答话,便准备施展火咒,将这山给烧了。但是他的心中却是一直奇怪着,因为他知道这山精树怪一般都很少会沾染业力,而成为妖怪的。树妖一般情况下能够修成妖仙的几率有很大,因为自从他们成树一来便在做着功德。或为大地遮挡风雨,或为人们遮蔽阳光。

但是妖类要想控制住,这些树精藤怪的话的确不是这么容易的。

猛然白羽的灵光一闪,拍了自己的脑门一下,暗道:这里可是月狼老妖的老窝啊,他对这里的一切环境都熟悉无比。就算这里有几只山精树怪可能他也清楚得很,可能这些树妖藤怪都已经被他施了妖法迷惑了心神。

想到了这些白羽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的眉头微皱,沉吟了片刻后。忽然却是拿出了一张黄膘纸,又拿出了一只红笔,开始在这纸上画了起来。

只见不过是几个呼吸,白羽这张符纸便已经完成,他先是将红笔给收了起来。随后又咬破了自己的手指,以自己的鲜血在符纸上面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手又是一翻,只见那个天官令却是也入了手中。

手指在引的另一面轻弹了一下,只见随即在令上飞出了天官令三个大字印在了符纸上面。白羽又将符纸给拿了起来托在了自己的手中,虚空画出了一道令咒。

“疾!”随着白羽的这声轻喝,只见这张符纸便像有着无形的力量拖着一般,向着天空之中飞去。

虽然看着这张符纸轻飘飘的,飞的也很慢。但是就在数个呼吸后,符纸竟是直接消失在了白羽的视线当中!

而就在片刻之后,天空当中竟是逐渐的飘起了蒙蒙的细雨来!

“上天借来无根水,洗去蒙尘归本心!”这却是白羽自上天借来了一点无根之水,无根之水非同凡水。它可以洗去妖邪气息。当然想要真正的起到作用,这却是还得要真正内行的人来操作才行。

只见随着白羽的咒语念出,在这被雨水淋到的树妖藤怪的枝叶,根茎上面竟像是闪烁起了丝丝的流光。过得片刻,只见本来摇动不止的树木竟是逐渐的安静了下来,而在草丛当中不住游走的藤蔓也渐渐地消失在了草丛之中。

术法被破月狼老妖自然是感应出来了,他的双眼一瞪,怒喝道:“真是好胆!竟将我的山精仆从身上我所施的法术都给破去了!”暴怒之下拍出了一掌,击向本来被他玩弄于股掌间的毛小方。

毛小方感觉出了这一击的不凡,不敢硬接,以桃木剑的剑身扫在了他的双臂之上。随即借助反震之力向后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