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统传承系统

三百七十五梦魇

三百七十五、梦魇

自然这么想的并不止这帮犯人,就连老袁手底下的一众手下,也有这样类似的想法。只不过对他们而言级别实在太低,就算是在看不过去,也不能做些什么。

白羽在自己的出租屋当中看到了这一切,也是很看不惯。感觉这降头师就算是来到了这样的一个地方,也并没有丝毫受苦的感觉。

看着这降头师安稳的睡了下去,白羽嘴角扯起了一抹不屑的笑意。忽然他朝着水碗中的降头师,一手虚抓了一下。

表面上就仿佛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是白羽却是知道,这几天这降头师将不会好过。

因为他刚才就那么一个十分简单的动作里,却是蕴含着一门法术,这法术叫做嫁梦。是属于地煞七十二法之一,这门法术就如其名,可以将施术者的一些心中所想,投入了中术人的梦中。

而刚才白羽是在这降头师的梦中,投入了梦魇。

白羽做完了这一切后,便悠然自得的躺在了自己的**,静静的等待着事态的发展。

就在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原本睡得安稳的降头师,此时面部表情开始挣扎了起来,就仿佛是遇到了某种可怕的事情。说着让他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在额头不住的在冒着冷汗,片刻之后他浑身的衣物甚至都湿透了。

“呼呼呼!”

降头师的呼吸很是急促,胸口急剧的起伏着。不住的挣扎,他的精神逐渐的自梦中挣脱了出来。不过随即他却是发现,自己竟然完全不能动弹了!他身上的每一个部位,每一寸肌肤,每一块肌肉。都完全不受了他的指挥。这就仿佛是传说当中的鬼压身一般。

降头师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慌乱,他拼命地想要站起身来,但是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于事无补。

一众犯人,此时面面相频,虽然他们在自己的房间里,而且并没有狱警之类的人物存在。但是他们依然不敢大声说话。将声音压倒了最低,一个脸上有这一条长长伤疤的大汉,向着旁边床位上的一个长相很粗狂,但是身材矮小的人询问道:“你说......这老头会不会是出了什么毛病啊?这个样子好像快不行了。”

那身材矮小的人赶忙摇了摇头,将手指竖在了自己的唇间,让他不要说话,自己的声音压得更低,回道:“你管他怎么了,跟我们又没有什么关系。我们管好自己就行了。”

那疤脸大汉闻言感觉在理,连连点头道:“对对对,不管他,不管他。有这时间我还不如想想,对面女子监狱的狱花呢。”

这重刑犯监狱与平常的监狱不一样,这个监狱占地很大,而且还是男女混居。

只不过不在一栋楼里而已,这帮犯人平常在精神上感到了压力的时候。总会yy一些女犯人,这样也能解决一下他们自己心理上的满足。

就在这时。忽然床位在门口的一位犯人,猛然精神一震,出声道:“快点开饭了!”

其他人听到了开饭的字眼,也是精神大振,都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

虽然说这里的伙食很差,差到了极致。每顿一人就一碗野菜,加上一个粗糙的很的杂面馒头。对于普通人而言,这些饭菜简直是粗糙的难以下咽,但是对于他们每一天都有着巨大工作量的他们来说,却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的。

有的时候。他们甚至还曾为过半碗野菜,一块馒头经常发生争执。

当然一般这个时候,都会被武力给镇压住。

旋即,这帮人一个个的站了起来,按照规定的动作,规定的路线然后走到了门口集合。等待着被值班的狱警带领。

过了不一会儿时间,他们都离开了,也没有人理会降头师。而降头师现在身上的痛苦,也只有他一个人心里清楚。

完全不能动作,但是大脑却是很清醒的,就仿佛是在一瞬之间就化作了一个植物人。

他的大脑在剧烈的挣扎,但是始终都是于事无补。

就这样一直就持续到了一众犯人吃过了饭,就在这时候老袁回来了,他来到了降头师的床边,见到了这里的状况大惊失色。

急忙就伸出了自己的手来,推了降头师一把。

也就是这个动作,将陷入困境的降头师给拯救了出来。

等到降头师从梦魇的状态之中脱离出来,他直接一下子从**弹了起来,瞪大了双眼,表情之中有着解脱的神色。

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降头师这才从新坐回了**。

在有着这么多双眼睛观看者的情况下,老袁自然不能将自己的态度给摆出来,他先是装模作样的轻咳了一声,然后道:“你跟我出来一下。”

降头师重重的喘息着,好久才恢复了心情,逐渐地反映了过来,装模作样的应了一声是。随即便跟着老袁出了这房间。

他们两个人来到了犯人们经常劳动的地方,这时候这片地方已经完全没有了人,四周也很清静。主要是这里在这个时候,定然不会有人会过来。

等到老袁观察了一番四周,发现这里的确十分安全后,他们两人的态度直接发生了三百六十度大逆转。

老袁一副点头哈腰的模样,道:“主人,你说的事情我已经完全办妥了,已经给那人汇去了一千万,等到事情完成了他还要一千万。你看这人是不是有点贪心?”

“哼!”降头师冷哼了一声,道:“不用在乎这么多,只要他将这件事办好了,多少钱都没有关系。”

随即降头师沉默了一下,忽然他自怀里拿出了一个瓶子来,将之丢在了老袁的身上,对着老猿道:“这东西是我独制的蛊药。等到那家伙将这事情给办好了,只要将它洒在了他的身上,不出三天的时间,他定然会一命呜呼。”

闻言,老袁顿时如获珍宝,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其貌不扬的小瓶子。

降头师也不理会他的表情,而是自顾道:“好了就这样了,若是事情办好了后,你再来跟我说一声。嗯......还有这里的东西我吃不惯,每天都来给我那些好吃的来。”

老袁将小瓶子塞进了自己的怀里,小心的问道:“那不知道你想要吃什么?”

“你就在每天带些五毒来就行了。”

“啊?”

老袁顿时十分的惊愕,五毒他还是知道的,不就是蝎子蜘蛛之类的,那些毒虫吗。这些东西也能吃?

不过虽然老袁的心中十分的疑惑,但是却完全不敢表达,现在在他的心里也唯有服从两个字而已。赶忙应是道:“好的好的,我会给您带来的。”

随后老袁又将降头师给送了回去,便随即就离去了。

而白羽这时候虽然躺在**,但是他却是已经施展了神游天外之法,心神已经飞到了九霄云外。就这样随着清风,他却是已经来到了那神棍老头所处的位置。

神棍老头此时正在一家按摩店,与一个中年男人在商量着什么事情。他们两人说说笑笑,在他们的身上还有着两个按摩师在为他们在按摩。倒是好不自在。

“我说曹余啊,我刚才所说的事情你感觉怎么样?我想这对你而言并没有什么难度的吧?”老头呵呵笑着,对着身旁的中年人说道。

中年人被称作曹余的中年人,沉吟了一会儿,道:“基本上没有什么大问题,嗯......我想我们合作这么多年了,高老想必也不会亏待我们。不如就这样吧,就在明天上午,我们就将这件事情给完成了。”

“好,你曹余的确是一个爽快的人。待会儿让你的人去排练一下,到时候我想只要将这视频给发出去了,定然会引起一个巨大的反响。到时候你好要让你的人,快速的扩散信息范围,让越多的人知道越好。这知道的人定然不能只限制与虚拟世界,还要扩散到现实世界。”

曹余摇了摇头,一脸疑惑的模样道:“我说,高老啊,你这又是为什么呢?这不是在拉仇恨吗?我怕到时候会有人对你不利啊。”

高老头一副自信的模样,不甚在意道:“待一会儿我就回去订飞机票,等到这件的事情做完了,我会立刻出国,他们就算是仇恨我。但是找不到人,他们也难我没有任何办法。”

曹余闻言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终却是生生咽了下去,无奈的点头道:“好吧,对了,高老你这次有这么大信心么?要知道现在的人可是并不好忽悠的。”

白羽在一旁无影无形,到了这一段却是认真的聆听了起来。

他知道可能接下来就会将他所有的疑惑给解开了,虽然知道了这老头是个神棍,但是他想要怎么做却是一直困扰着白羽。

只见高老头开口道:“没事,你也知道我在网络上面很有名气,就算是那些真正研究过命理的人,我也有着不少的接触。虽然说并没有多久,但是那帮人还是很相信我的,他们并不知道我有几分本事。这样下来我就有着优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