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统传承系统

六百三十二太白试李玄

六百三十二、太白试李玄

老君笑了笑道:“世间万物皆有定数,我等仙神虽然超脱凡世,但是能不插手的还是不要轻易插手的好。”

说着他又领着白羽二人来到了自己的炼丹炉前面。俯身看了看丹炉当中的火焰熊熊燃烧,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这一炉金丹马上就能完成了,我得好好地存着些。”

白羽看着眼前的八卦炉,问道:“请问老君,着炉内的三昧真火从何而来?”

白羽也算是懂得一些炼丹的技巧,可是只能算是粗浅的认识而已。他以前炼丹,只不过是用自身的阳火而已。不光是火力较弱,而且还很耗费自身的精气。

老君闻言,指着自己的丹炉道:“这三昧真火的得来,要看你自己。你可清楚三昧真火是从何而来?”

白羽点了点头道:“知得一二,三昧应该说的是这木中火、石中火与空中火。三昧真火威力无穷,可燃烧万物。”

老君摇头不已:“非也,非也。”

太白金星也是笑了起来:“不错,你说的这三昧真火乃是下三昧,而上三昧并非如此。”

白羽惊讶:“但愿两位仙人£能为在下解惑。”

“这上三昧非外来之火,而是修炼而得。修行之人五行俱全者,皆有三昧真火。心乃人体之祖庭,乃是这上昧真火所产之处,心境清净真火自然而生。名唤君火,此火最为灼热,就算是大罗神仙沾上一点也能化为灰烬。”老君开口解除了白羽心中的思虑:“肾脏之所,可产臣火,乃是中昧。这下昧真火产自丹田,乃是阳气取之而生。”

白羽听言顿时间恍然大悟,原来那阳火便是三昧真火之中的下昧。肾火乃是中昧。心火是上昧。

但是在明白的同时,他的心中又生出了些许的疑惑来:“但不知为何我不能修行出这三昧?”

老君笑道:“肾火与阳火最为简单,只要修为足够,自然可以凝聚而成。但是这心火却并不简单,不达到一定的境界,而不可得。”

“什么境界?”

“清静无为!”

“清静无为?”白羽的心中依然有着疑问。想要问个清楚。

但是也就在此时,老君摆了摆手道:“你暂且入定,我来为你解惑。”

白羽也没有犹豫,变盘坐到一直蒲团之上,开始打坐起来。

老君观察了一会儿白羽,却是连连摇头:“心还不够静,心火不得生。看来你还缺些修行啊。”

白羽倒是有些不太好意思,摇头笑道:“看来是因为我修行太短,不得其中道理。”

“无妨。这三昧真火的凝练并非一朝一夕,更何况就算是我老道也不得其中真理。就算不会这三昧真火,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损失。”太白金星哈哈一笑,来到了白羽的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老君却是在一旁微笑不语。

白羽站起身来,道:“看来是我自己的资质愚钝,怪不得他人。”

太白金星转过了头去,对着太上老君道:“老君。这第一位仙家已经定了下来,不知道这下面的几位你可有下落了?”

老君收起了笑容。摇头道:“还不是时候,机缘到了自然会出现,我想并不需要我们操心。”

“哦?”太白金星又道:“既然如此,那你接下来是准备再观察着李玄的动向?岂不是十分的无聊?”

老君闻言哈哈一笑,指着太白金星道:“你呀,你呀。看来是手痒了。也好,不如我们就在此处摆上一个棋局,边下棋边等待如何?”

太白金星正有此意,听见太上老君说了出来,喜道:“正好。就这么办了。”

当下,两人便摆上了棋局,开始下起了棋来。

而白羽却并没有参与其中,而是在一旁做了一个观棋之人。

就在下棋的兴致之中,一转眼已经是将近二十天过去了,现在那凡间的李玄也已经长大成人了。

不得不说这两个老道的确心境沉稳,就此一盘棋,就下了将近二十天。等到这棋局下完,两人仍是意犹未尽。

老君站起了身来,抚须苦笑:“这一局算是我输了。”

太白金星却是十分的高兴,哈哈大笑着将棋子给收了起来:“以往都是我输,今日算是扳回了一局。”

老君也不想理会他,而是径直来到了后院。

此刻白羽正在这里观察着凡间的一切动向。

老君来到了他的身后,问道:“如何?那李玄是否还是一如既往痴迷道学?”

白羽皱眉道:“这倒没错,只是万万没有想到这里选的母亲,竟是如此反对。在李玄十五岁的时候,也只不过是让李玄打开了那卷道德经,后来就很是反对李玄修行。”

老君点了点头,道:“这也正常,凡人希望的是传宗接代,而李玄痴迷道学,自然对此很是反感。为了能让李玄为李家留下后人,这李母也只能如此。这也算是在我的预料之中了。”

此刻太白金星也来到了两人的身后,向池底望了一眼后,失笑道:“我看这人不像是有德之士,之前我就说过,世俗乃是大染缸,不管是什么人进去了之后都会变了颜色。”

老君皱眉道:“太白金星此言差矣,这李玄不会如此。”

“你是不信?”太白金星仍然很坚持自己的观点:“如果不信大可以考验一下此人。”

老君笑了笑道:“如果你执意如此,我也没有意见。”

老君显得对李玄很是自信,看着太白金星,连眼睛都没有眨上一下。

白羽道:“看来老君对这里选很有信心。”

老君笑了一声道:“这是自然,这李玄虽然身在红尘之中,但是性情本善。只要多加调教,今后自然能够得道成仙。”

太白金星道:“既然如此,我们就打个赌如何?”

对于这天庭上面比较清闲的神仙来说,一直以来缺乏娱乐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当然要自行找些玩乐了。这打赌便是常见的一项。

虽然没有什么彩头,但是却能够消磨时间。

老君也不推辞,直接就接下来了这一个赌,有对着白羽道:“广道仙在这里就做个证人吧,看看到最后到底是谁会赢。”

老君头颅微低,皱起了眉头却是开始思索了起来,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过了半晌,老君这才抬起了头来:“这样吧,我就先下去见一见这李玄,你先在这里想个办法,看看该如何考验一下这李玄吧。”

老君话毕,便是身形一阵恍惚,下一刻已经消失无踪,想必是已经下了凡去了。

太白金星对着道:“这凡人之所以是凡人,就是因为他们利欲熏心。虽然这李玄看上去斯斯文文,但是我敢断定他的内心与其他的人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白羽对此不置可否,因为他明白,如果这李玄真的想太白金星所说的话,那么以后就不会有八仙之一的铁拐李了。

太白金星并没有注意白羽心中所想,而是接着道:“等到老君回来,我就下界去活动和活动筋骨,顺便考验一番这李玄。我倒看看,这李玄是否有一点成仙的资格。”

随即两人也没有做其他,便开始回到了前殿,无聊之余下起了棋来。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老君回来了。

此时的老君笑容满面,好似十分的高兴。太白金星见状问道:“是怎么回事?”

老君道:“那李玄资质百年难得一遇,虽然一直以来并没有好生接触过玄学,但是对于大道的理解却是已经远超常人。照此看来,我的眼光是没有错的。”

太白金星赶紧拉住了老君,摇头道:“不要高兴得太早,要知道他可还没有过儿我这一关呢,说不定我下去考一考他,就能让他原形毕露了。资质高有什么用?无德之人,又怎能上界为仙?”

老君对此也不以为意,点头笑道:“即使如此,我也不拦你,但是要是你没有试出来,丢了面子可怨不得我。”

太白金星也是自信满满,一甩手中的拂尘道:“那你就看着吧。”

说完,太白金星就要走。

老君讶然道:“你这是要做什么去?”

“现在我也在这里呆了许久了,正好这盘棋下了一半。我还没有想出破解的方法,既然这样倒不如想去会会那李玄。期待会儿再下也不迟。”

白羽站起了身来,有些好笑:“也好,既然如此,就将这棋放着,反正这棋局已经成了定数。太白仙家是输定了。”

太白金星老脸红了红:“言之过早了,刚刚下了一半你就说我要输了,我们先下界,回来之后我们看看到底是谁输谁赢。”轻哼了一声,便驾云而去。

白羽与老君对视了一眼,俱都是无奈的笑了起来。

到了现在这般情况,他们两个也只能跟在后面了。正好他们也想看看,这太白金星到底想出了什么法子来试探李玄。

腾云驾雾,天界到凡间这许远的距离也只不过是不到一个时辰便已经到了。

他们落下的位置却是一片山脚下的密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