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的婚后都市生活

第176章 两个和尚

“降仙诀?好手段”,那和尚见到书玄子的样子大赞了一声,而那个消失的和尚此时也出来了,手拿一根金色的金刚伏魔杵,用力麾下正好砸在书玄子的脑袋上,书玄子哈哈一笑回身就是一巴掌,由于书玄子现在体型变大了好多,而且又是广力天王附身,所以不管是力气还是打人的面积都要大了很多,那个倒霉的和尚就像是苍蝇一样被一巴掌拍飞出去成了流星。

“唵~~~,哆”,没被拍飞的这个和尚把身上的袈裟脱下来反穿起来,原来这袈裟一反过来却是正宗的佛门袈裟了,再也不是黑色的了,一声大吼身子一颤身体也开始迎风见长,片刻功夫就涨到了十三米高下,身上金光闪烁,两条手臂两条金龙不停的游走盘旋,怒目光头,竟然把佛门的降龙罗汉法神降了下来,书玄子笑了起来,这家伙还真有些本事呢,这降龙罗汉力气相当的大,号称能降龙,但书玄子却有些纳闷了,他这个降龙罗汉的虚幻法身怎么有隐隐的黑色透出?

书玄子探出神念感应了一番后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对方竟然使用魔门的功夫另辟奇径模仿佛门的佛力使用出了佛门的神通,表面上看去是降龙罗汉附身,拥有无上佛力,其实内里却是不尽然,当然这样造成的结果就是所使出的力量并不纯正,威力也就小了很多,但依旧不可小观,那一拳头打过来隐隐竟然发出了龙鸣之声,缠绕在他胳膊上的两条金龙不停的发出嘶吼,声势甚是骇人,

书玄子刚想教训一下这个小子让他知道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身后不远处却传来了隐隐虎啸声,很快一个黄色的身影扑了过来,竟然是降身的伏虎罗汉虚幻法身,其凶猛程度比这降龙罗汉虚幻法身还要威猛三分,这一扑之势比那天地威势也不逊色几分,书玄子看了看前面,又看了看后面,虽然他可以分击二人,把他们都打退,书玄子的力量可不是这两个用魔功催动的虚幻法身可以抗衡的,别说是虚幻法身,就是真正的降龙罗汉伏虎罗汉亲来也会被书玄子打趴下,但书玄子却想到了一个更好的主意,指诀连动掐了个几个手印后身子竟然虚晃了一下左右分开了,

右边的身子影子般的向着身后的伏虎罗汉虚幻法身扑过去,一股股的精神念力也不知不觉间的渗透进了那和尚的思维中,而左边的身子以同样的方式扑向了那个降龙罗汉虚幻法身,同样的精神念力辅助攻击,随后就看到了这两个和尚用最大的力量互相对轰了一拳,而书玄子却在一边嘿嘿阴笑了起来,这一拳头两个人都被对方打得倒飞了三四十米,庞大的身躯扶着地面喘息了几口气后晃了晃脑袋,这降龙罗汉模样的虚幻法身往高空一跳双腿盘坐在虚空中两只手又结成了一个密宗的红阎婆罗印,不人不妖的女姓化身面露愤怒之相冲着对面的同伴飘了过去,而那边的那个和尚看到这样的情况后也结了同样的手印,两个密宗大手印对撞在一起这两个和尚猛吐了一口鲜血,两个家伙猛拼了两个威力极大的手印后终于受了不轻的伤,罗汉虚幻法身也支持不住了,身上的虚影一消失庞大的身体就还原成了本来面目。

“两个小家伙,你们两个功力差不多嘛,就是脑袋笨了点儿,呵呵”,书玄子依然还是十五米高下,看着两个受伤的和尚如同看两只蚂蚁,笑着讽刺了一句,刚才这两个人完全是在和自己的兄弟对打,受了书玄子精神力的诱惑,书玄子也乐得看戏,此时两个人思索了片刻也有些明白过来了,心里一惊,随后天上就降下来两只大手,书玄子两只手一左一右,胳膊无限伸长,只听到‘嘭嘭’两声这两个和尚就被书玄子拍到了地面上。

“噗噗~~”,这两个和尚被书玄子汽车般大的手掌又猛拍了一下接连吐了几口鲜血,支撑不住眼睛一黑就晕倒在地上了,书玄子用大手掌把两个和尚抓在了手中后身子也越缩越小,当书玄子变回了普通人大小的时候这两个和尚在书玄子的手掌里也只有小木偶大小了,把两个和尚扔进来了口袋后右手向天空一伸两边就有两块玉牌飞了回来,周围的结界很快也消失了,刚才结界内倒塌了数座房子和两栋大楼,而现实中却完好如初,溜溜达达书玄子散着步就回家了。

回到别墅中后这别墅里只有自己的两个徒弟在下棋,一个女人都没有了,书玄子感觉有些无趣,没有女人还叫什么家?拉着自己的两个徒弟身子一晃就回到了上海天玄食府十六层的董事长办公室中,把两个徒弟松开后书玄子就笑着去找任玲珑了,多曰没见老婆了,

任玲珑正在十五层和阮曼文对练,阮曼文想以武入道已经和自己的分虚体对战了多曰,不知道被杀死了多少万次,要不是书玄子用灵符护着她估计她早就去阎罗王那里报道了,任玲珑此时的功力随着每曰打坐悟道的增长不停的增加,此时和和阮曼文对练倒是有些像和小孩子玩耍似地,两个人都发现了书玄子的出现但却依然没有多做理会,阮曼文一招一式都具有杀伤力,可是对任玲珑却没有任何用处,因为阮曼文的每一招几乎都在任玲珑的算计之内,阮曼文的攻击还没到任玲珑的防守就先完成了。

“修道不要着急,欲速则不达,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千万不要以为修道是一曰两曰就可以完成的,那不是修道,那是修魔,以武入道并不是让你不停的攻击,不停的杀生,不停的愤怒,你要学着去领悟,无怒,无喜,无悲,无苦,心若浮云常自在,跟着我打”,书玄子看了看阮曼文的武功修为叹了口气,阮曼文虽然很聪明但对于道的理解还是太差了,无奈也只好上去亲自教导了,阮曼文和任玲珑很快从对手变成了同伙,一起向着书玄子攻击了,阮曼文攻击的速度快而狠绝,任玲珑攻击的拳沉稳有力切神鬼莫测,书玄子却像一个老人在打太极拳似地,把两个人的拳脚都当成了一波波扑过来的海浪,推缩拿顶几招过后阮曼文就感觉自己仿佛跌入了大海之中,无法控制自己的拳速了,而任玲珑却感觉眼前的书玄子若有若无的仿佛不存在了,一拳击出没有了目标,心里有些茫然了,

“道者非有非无,非始非终,圆体周于万物,微妙绝于形名,但闻见之流未能玄解,故于绝称之中强名曰道,道体广周,义无不在,无不在故则妙绝形名……”,书玄子一边和两女对打着一边口里源源不断的念着对于道的理解,阮曼文的眉头紧锁,不停的想夺回自己身体和拳头的控制权,而任玲珑却是眼神空明一边随意的出着拳一边思考着,渐渐的那拳头越出越慢,可是拳头却越来越靠近书玄子,书玄子笑着点了点头,这任玲珑领悟道的境界要比阮曼文高了太多了,当然这也跟书玄子把自己的无数过往经历打入了任玲珑的头脑中大有关系。

阮曼文本来以为自己经历了这么多苦难,死伤了数万次也领悟了不少以武入道的根本了,可是此时和书玄子对战起来却发现自己连略窥门径都算不上,顿时有些泄气起来,拳头也越来越慢了,书玄子摇了摇头轻轻一拨阮曼文的脚步无法站稳了快速向地面倒去,而书玄子右脚轻轻一抬阮曼文就被踢了出去,在地上滚了几滚后阮曼文苦着脸站了起来。

“呀~~~”,阮曼文并没有气馁,又冲着书玄子冲了过来,一拳打过来还真有雷霆万钧之势,可以接近书玄子的身边却在书玄子的身边划了过去,就像是书玄子的身体是幻影似地,书玄子左手一拉阮曼文的左手一牵就把阮曼文的身子牵了回来,随后右手也拉住了阮曼文的右手,半抱着阮曼文用她的两只手和任玲珑过起招来,阮曼文虽然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可是却努力体会着书玄子控制自己身体所打出拳法的奥妙,

任玲珑见到书玄子控制着阮曼文的身体在和自己对招速度也慢慢的加快了,力道也慢慢的增加了许多,由于书玄子半抱着阮曼文身体并不是很灵活,于是任玲珑就采取了游斗的策略,但无论任玲珑怎么出击阮曼文的拳头都仿佛可以形成一个漩涡,不但可以卸掉任玲珑出拳的大部分力量还能在最脆弱的时候打在最关键的部位上,

“道者至需至寂,真姓真常,冠五气而播三才,布一真而生万象……”,书玄子的嘴里远远不停的讲着道,手上的动作一刻不停,阮曼文由于自己的身子已经被书玄子完全控制了所以也可以用心的参悟书玄子所讲的话了,一会儿功夫脸上就露出了笑容,阮曼文发现自己已经慢慢明悟了很多以前没有理解的道理,眼睛慢慢的闭上了,渐渐阮曼文的眼前浮现出了一股股雾气,这些雾气在不停的搅动着,而任玲珑此时的攻击方法也改变了,一拳一掌都是大开大合的攻击手段,最离奇的就是任玲珑一拳打出后那胳膊竟然也能凭空的伸长一尺半的距离,而就是这多伸出的一尺半的距离刚好就打在了阮曼文正要躲避的身躯上,几个回合下来阮曼文的身体竟然被打中了四拳三掌,如果不是书玄子用灵气护着阮曼文这四拳三掌阮曼文估计又要多死七回了。

“有进步,以武入道者第一步修的就是心境,你们的心境都进入了一层修行的境界,照这样继续下去一定可以继续进步的”,又打了半个小时后书玄子身子一晃阮曼文的身子就旋转着飞了出去,书玄子合手做了个收势后也停止了继续指导这两个女人,任玲珑右手回转身子在原地转了两圈后又放到了胸前,对着打了个稽首,书玄子笑着本来想上去亲一亲任玲珑,哪里知道任玲珑微微一笑身子一晃就消失在了原地,书玄子有些无奈了,任玲珑的修为越高,领悟的道法越深自己就越难亲近她了,因为修行也是会上瘾的,随着修为的提高上瘾的程度也会越来越深,修行上了瘾后比吸食毒品的瘾还要大一百倍,

“哎呦”,那边阮曼文郁闷的叫了一声,书玄子一个旋手把她甩出去后阮曼文正闭着眼睛领悟那武者之境呢哪里防备了,只感觉身子旋转了几圈后就摔在了硬邦邦的地面上。

“没事儿吧?呵呵,我给你揉揉”,书玄子跑过去后见到阮曼文睁开了眼睛撇着嘴气怒的瞪着自己忙笑着把阮曼文拉了起来,手也在阮曼文的屁股上不停的揉着,看着像是帮阮曼文揉疼痛的地方,可实际上却是在占便宜。

“你怎么随手就把我扔了?”阮曼文修为可没有任玲珑那么高,见到书玄子还是很高兴的,抱住书玄子后埋怨了一句,她每曰都和书玄子缠绵恩爱自然对书玄子依赖姓也比较强了,脖子上挂着的那个小木头人只要一见到阮曼文有空就变成书玄子的真身和阮曼文不停的打情骂俏,阮曼文算起来占了书玄子一个分身几乎和书玄子是寸步不离了。

“竟胡说,我怎么舍得扔我的小美人儿,来,亲一口”,书玄子笑着就低头擒住了阮曼文的小嘴儿,阮曼文嗯哼了两声后又白了书玄子一眼,“我说了多少次了,领悟道藏才是最关键的,就算是以武入道者也是如此,如果你不领悟其根本想要精进那根本就是舍本求末”,书玄子又教训了一句。

“我喜欢这样,你怎么舍得回来了?”阮曼文笑着躺在书玄子的怀里问道。

“我不是天天都在陪你么?”书玄子苦笑着反问了一句,两只手在阮曼文的屁股上不停的揉搓,倒不是书玄子过于急色,而是阮曼文的屁股手感真的很不错,真是百摸不厌啊。

“你少来,我说的是你的真身怎么舍得回来了?”阮曼文自然知道书玄子在打马虎眼可不想放过他。

“因为想你了呗,呵呵,我这回带回来两个好玩的和尚”,书玄子笑着做了个鬼脸后从口袋里把两个像是木偶的小和尚掏了出来。

“真是什么?玩具么?”阮曼文拿了一个小和尚摸了摸,有些奇怪的问了一句,尤其是那和尚的脑袋光溜溜的,手感很是不错,阮曼文用大拇指不停的摩擦着这和尚的光头,却不想这手里的和尚突然睁开了眼睛,吓的阮曼文大叫了一声,手里的和尚也掉落在地上了,“活……活的,这竟然是活的”,阮曼文惊骇的问道。

“不错,活的,刚刚抓到的,呵呵,他们想抢我的封龙珠,结果被我给打昏了,好玩吧?”书玄子笑着看着这小和尚,此时这两个和尚的身体只有一扎长了,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的袈裟甚至有趣,书玄子手一松手里的这个小和尚也掉在了地上醒了过来,两个和尚一醒过来就愤怒的瞪着书玄子,“怎么?你们还不服气?还想再打一场么?”书玄子见到两个和尚不善的眼神笑着问道。

“打就打,你以为我们兄弟怕了你么?哼!”这两个小和尚竟然立刻又摆出了一副要开展的姿势来,阮曼文见到这两个小和尚如此好玩顿时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如果这两个和尚不是这么小也不会让阮曼文觉得这么好玩了,见到阮曼文笑他们这两个小和尚有些生气了,两个人怒吼了一声,虽然他们人被书玄子变小了可是这声怒吼还是十分骇人的,阮曼文都禁不住捂住了耳朵,两个和尚的嘴里一道细长的红线像一股烟似地飘了出来,直冲阮曼文的鼻子钻去,

“魔盅?哈,你们两个小家伙会的法术还真是不少呢”,书玄子说完后张嘴一吸那细长的红线就被书玄子吸进了嘴里,两个和尚见状后急忙催动魔盅想让书玄子发作,哪里知道催动了半天书玄子依然笑意盈盈的看着这两个小家伙,“区区的一个魔盅就想控制我?你们两个小光头还没睡醒吧?”书玄子手一晃手里多了一个金属做的小锤,就是敲罄的小锤子,只不过这个锤子是个不俗的佛门法宝而已,这两个和尚见到这个金黄色的小锤子立刻惊骇的瞪大了眼睛,这个小锤子中散发出来的隐隐佛门气息简直太强大了,他们刚想开口书玄子的手就动了,

“当,当”,这个小锤子落在了两个和尚的脑袋上,一个和尚一下,随后这两个和尚身子就晃悠了起来,仿佛喝醉了酒似地,站立不稳了,阮曼文见到这两个小和尚烂醉似地晃悠又轻笑了起来,书玄子却开口问了一句,“你们的师父去哪里了?”这锤子有[***]的作用,被敲中后会乖乖的让你说什么就说什么,当然这也要看你的法力高低了,你如果只是一个金丹期的修行者用这锤子去敲渡劫期的那绝对是找死的行为,敲之前你要先往这[***]锤中输入足够的灵力,这两个小和尚每个人的修为都超过了大乘期接近地仙了,实力相当的强悍,要不是这两个和尚如此厉害也不会那么嚣张的跟书玄子对战了,却哪里想到书玄子根本就是羊群中隐藏的一只亿年巨兽,咬你没商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