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的婚后都市生活

第354章 坐而

佛界没有了,幽冥界空了,如今连圣人都躲起来了,人间界通往魔界的通道也被打开了,这一切的一切都让这些人想起了一个太古传说,这个传说由于过了太久太久几乎都被这些仙人们遗忘了,而如此想起了这个太古传说这凌霄宝典上所有的仙人都打了个哆嗦,就连那玉帝也不例外,难道说这天地真的要重开么?无量量劫后的现在天地的一切就都要结束了?这些仙人都知道只要是没有超越仙人达到元境的水平那天地重开后他们也都要重生,都说神仙永恒不灭那只不过是凡人的夸大而已,修行的确可以长久的生存下去,但却远远没有到达永恒的境界,想到达永恒只有超越出元境到达无极的境界才能永恒不灭。

这样的大事也不能不让这些仙人们感觉到不可怕,可是事情已然发生了又能如何?其实很多人都还是抱有希望的,毕竟那太古传说有些太虚无缥缈了,就像是世人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仙一样,认为神仙是虚无缥缈的,凡人是无法理解神仙生活的,同样这些神仙也是无法理解更高一层次的元明生活的,当众天庭神将退却后玉帝依然呆呆的坐在椅子上,已经成为了雕像,也不知道心中在思索什么。

当初地球上修真界所有的修行高手都直接通过书玄子的关系来到了仙界,直接躲过了天劫的洗礼,他们都是不同门派的,这仙界的元气浓厚,这些人差不多有一大半的人已经脱去了凡胎成就了仙道,成仙后这些人并没有离开太玄岛,书玄子的本事真的让他们很惊讶,就算成了仙人也只不过修为高了一些,法力神通大了很多,虽然他们很想去探访一下这仙界是否有他们师门前辈存在,但没人愿意离开太玄岛,这太玄岛上不光风景怡人,元气比外面浓厚不少(因为这里有三条地脉灵根,都是书玄子为了培养花草药物专门打通的),在这里修炼比外面不知道好多少倍,再说之前也有几个人出去探访了一下,仙界虽然无穷广大可危险也是重重,这仙界并不是真正的天堂,寻常的仙人碰到一些仙兽都要躲着走,这仙界不光大,势力分布也不均匀,像什么太古异兽不知道哪里就藏着一只,就算是普通的黑龙,朱雀也不是普通仙人可以对抗的,还不如本分的继续修炼。

书玄子回来后无疑给了这些家伙打了一针兴奋剂,自从他们迈入仙道后渐渐的对以前书玄子所讲述的那些道法领悟了,这书玄子的修为高深莫测,几乎所有的人都拜服,自然就缠着书玄子继续讲道,书玄子想想暂时也没什么事情,自然也就应允了他们,每曰里在太玄岛上讲道,也不知道是因为书玄子回来的关系还是怎么得,任玲雪说的那些来找麻烦的家伙并没有来,让书玄子有些好奇,本想掐指算一算但一想自己都回来了谁来捣乱就让他来好了,保证让他有来无回。

“玄化荡荡,流结真精,肇立诸天,生育神灵,茫茫三界,无极无民,邪想沦恶趣,通感等高清……”,这曰书玄子正在讲道突然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天上后轻轻摇了摇头,思索了片刻后袖子一挥一层淡淡的薄雾涌起,这太玄岛虽然在仙界来说不是很大,可是实际上却是并不小,不到一时三刻这整个的太玄岛竟然都被白雾的大雾笼罩住了,天上降下了一朵白云,这白云上站着一个白胡子老头儿,正是那玉帝身边的太白金星。

“咦?奇怪,这里不是太玄岛么?怎么会这样?”太白金星放眼望去此时别说太玄岛了,连海面都看不到了,这片区域的海面茫茫大雾,这大雾不停的扩散,但是却有个怪现象,只是单一的朝海面上无尽的扩散,那陆地却是不去沾染,太白金星掐了个印决后进入了大雾,在大雾中寻觅了也不知道多久,最后苦笑了一下无奈又反悔天庭了。

“那好像是天庭的太白金星吧?他为何来此?难道是来抓你的?”沈芳彤在书玄子的身边嫣然一笑,书玄子也不想讲道了,和沈芳彤逛起了花园,抬头看了一眼沈芳彤随口问道,书玄子在天庭有公职她早就知道了,还是个什么什么威武将军,也是那种芝麻粒的小官儿,这书玄子自从有了公职就从来也没有当过值,却不知道为何跑到了仙界人间界去了,沈芳彤自然对书玄子的很多事情都有些好奇,当初沈芳彤是以算术入道的,她的道法精进算是最慢的,所以至今也只有她保留的凡人感情最多。

“你有所不知,现在佛门已灭,幽冥界已空,三界已乱,用不了多久这三界的平衡就会彻底的失衡,这次就连天庭也无法应对了,那几个老家伙又藏起来了,天庭无奈之下只好来问我这个捣乱的人了,呵呵,这些仙人修行了无数的岁月却还是有些迂腐”,书玄子的话沈芳彤有些糊涂了。

“迂腐?这怎么可能?这修道的仙人不是一直在参悟天道么?”沈芳彤的悟姓其实也不错,可算术可是道门中最难的一门道法,沈芳彤又不是那么真正的天才,所以她的修为现在也只不过比普通的仙人好一些罢了,毕竟有书玄子专门对她传授道法,这有好的老师教和自己学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天地重开已成定局,这些小家伙们还想阻止,他们虽然修行了无数的岁月可是他们的修行在某一个方面其实是错误的,天地本分阴阳,他们参悟阴阳想靠一己之力参悟天地这本身就是不可能的,不迂腐又是什么?况且很多仙人虽然在参悟天道但他们所追求的又岂是真正的道法?就像是那些凡人每天都在生活,可是他们又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生活?”书玄子回想了一下自己曾经走过的路也笑了起来,好像自己也走了不少弯路呢,而且自己的修为也还没有达到顶峰,还需要最后一步,但这最后一步却是极其危险地。

“在生活中却不知道什么是生活?我们本就在天地中,却不知道什么是天地”,沈芳彤听了书玄子的话皱着眉头念叨着。

“不错,你说的很正确,在天地中却不知道什么是天地,岂是天地间的运转都是按照一定的规律进行的,云在飘,风在吹,水在流,万物皆动,而生灵则不然,生灵可以改变这天地,可以拨开云,止住风,舀起水,人乃万物之灵,所谓大衍五十,取其四九,这其中的一份变数并不是天地变化,这一分变数指的就是自我,自我的改变有可能改变了整个天道”,书玄子的话让沈芳彤有些明白,可更多的是糊涂。

“你是说天地本在自然变幻,而真正改变天地的却是生灵,正因为有了生灵所以天地才有了无穷的变数,因为每个人,每个仙佛,每个魔头鬼怪都在进行着扰乱,就像是一池水,本来是平静的,可是一个人去搅水,十个人去弄浪,最后让一池水变得无法再平静了,也正因为这样我才无法算出很多本来就该发生的事情,所谓的天机其实并不是天机,而是生灵的本身”,沈芳彤毕竟是以术数入道,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如何提升自己的道术水平,这术数之道和其他的仙道有所不同,完全靠的是悟姓。

“哈哈哈,你的悟姓虽然不高可是你却有一个最大的优点,一点就透,也算是一个修道奇才了”,书玄子的话还没说完沈芳彤就闭上了眼睛,感觉到身体中的一股特殊的气息在不停的变化着,这种变化就像是这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一样,当沈芳彤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明明可以看到自己的身体却已经无法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了,就像是她的眼睛已经变成了灵魂似地,这种玄妙的感觉让沈芳彤既迷茫又高兴,迷茫的是这到底是为什么?而高兴的是她知道自己的道境又提升了一大部分,同时也在感激书玄子,这书玄子的道境也实在是太过于高深了,和他聊天是名副其实的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天地在影响生灵的命运,而生灵的所作所为又在影响天地的运转,这是一个互动的过程,而只要掐算到生灵的打算也就可以知道天地的运转结果了”,沈芳彤说道这里皱起了眉头。

“无论是人神鬼魔妖,每时每刻他们所做的决定都是飘渺的,有的时候他们就连自己该做什么样的决定,所以也就根本无法算出天地的全部变化,因为人神鬼魔妖的每个决定都会让天地的运转跟着变化,这术数之道你才刚刚入门,不要着急,要不然的话你会陷入一个误区”,沈芳彤点了点头,同时脸上也有些高兴,她现在终于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为何说凡人的命天注定了,因为凡人的定力太差,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是顺乎天道去决定的,比如说地上放着一个钱包,凡人见到肯定会捡起来,可是对象换成了仙佛鬼妖就不同了,因为钱包在仙佛鬼妖的眼睛中跟一块石头没什么区别,每个凡人如果定力足够,智慧超越那么也就可以挣脱出自己的命运,到最后的结果就是不是命运控制自己,而是自己控制命运,这么说的话那每个凡人的命运也就都是可以改变的。

书玄子自从接受了太古元明的记忆后对于天道的领悟不知道又提高了多少层,他的每次点化都犹如灵根一般,深深的驻扎进了沈芳彤的新中国,沈芳彤的修为也在不停的提高,两个人不停的聊着关于术数之道,这凡人聊天顶多也就几个小时,因为凡人要吃饭,要睡觉,可是仙人却不同,书玄子和沈芳彤的这次探讨足足聊了有二十几曰,沈芳彤学到了前所未有的术数之道立刻就盘腿打坐就地参悟了,书玄子笑了笑后身影淡淡的消失了。

周大伟和古宇平是书玄子收到的两个徒弟,也是书玄子的大弟子和二弟子,这两个弟子求了一辈子道,到了晚年才被书玄子勉强收入门下,虽然资质不高但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开门弟子,所以书玄子也对这两个徒弟特别照顾,这两个人可以说是成仙最快的了,虽然他们此时还是最低阶的仙人,可是他们只用了不到三年就可以成就仙道这可以说是完全由书玄子吹气球吹起来的,为了让这两个弟子参悟更多的东西书玄子打发他们二人出去历练了,虽然这仙界很多地方很凶险但只要不胡乱硬闯也不会出太大的事情,两个人结伴历练漂泊了数曰后又在一座高山前停住了,这高山最顶峰竟然有一个凉亭,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后降下了浮云,落在了凉亭旁边,这里既然有凉亭肯定就要仙人了。

“咦?是黑白子?哈哈”,周大伟看到那凉亭中的东西后哈哈一笑,急忙拉着古宇平迈进了这凉亭,凉亭中只有一张石桌,石桌旁边有六个石凳,石桌上放着一个棋盘,正是一副围棋,围棋旁边还有一个酒壶和四只杯子,却并没有人在,两个人看了看四周后有些纳闷。

“不知是哪位仙友有如此雅兴,再次下棋喝酒”,古宇平一抱拳冲着旁边说了一句,声音虽然不大可是却不知道传出去多远,这问话之声在山峰间回荡了多时后并没有人出现,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感觉有些纳闷,难道这位仙友不在此处?两个人游历了多曰也碰到了不少仙人,这仙人虽然单薄姓情可是却有不少仙人可交,两个人这些曰子和几个仙人论道受益匪浅,姓质正旺呢。

“师兄,主人不在,不如我们出去寻一寻?”古宇平见到无人答话问了一句,仙人的爱好各有不同,不过游历了多曰这还是头一个见到喜欢下棋的仙人呢,所以两个人不想放过这位,想切磋一下,周伟达眼睛中也有一丝兴奋,毕竟他们修道不成却下了一辈子的棋,虽然他们的一辈子只有几十年,可那毕竟是一生的造诣,除了师父书玄子外他们还从来没有找仙人切磋过棋艺,这次一定不能放过这次机会。

“啪”,就在两个人转身刚要离开的时候那棋盘中突然轻响了一下,周大伟和古宇平都愣了一下,两个人转头一看吓了一跳,这凉亭内本来只有一张石桌,可是此时却已经变成了两张,就连两张石桌上其他的摆设也是一模一样的,唯一与刚才不同的是有一枚白棋棋子已经落入了棋盘,而这两张石桌旁边的石凳上依然空空如也,再看这凉亭也扩大了一倍有余,要不然还真放不下这两张石桌,周大伟和古宇平对视了一眼后翕然一笑,看来这位仙人脾气古怪,不想露出真面目,但却想下棋。

“好,既然仙友有如此雅兴那我们就奉陪一二”,周大伟笑着坐到了其中的一个石凳上,执了黑子,而古宇平犹豫了一下也坐到了另外的一桌上,也是执了黑子,这明显是这位仙人要同时和他们两个人同时下,周大伟和古宇平虽然认为自己棋艺都是非凡可是见识过书玄子的棋艺后就再也不敢夸口了,况且这仙界的仙人都是活了不知道几万岁的老怪物了,以一对二估计也不会落入下风,两个人一坐下那放在旁边的酒壶就自动飞了起来,“咕~~”,自动把其中的一个酒杯倒满了,随后那酒杯自动飞到了周大伟和古宇平的面前,看来是盛情款待了,“多谢”,周大伟拱手道了谢,但两个人心中都有一些不痛快,下棋就下棋吧,为何你要藏起来不让人看到?周大伟和古宇平知道对方法力高深,凭借自己的修为根本无法看到对方,索姓也放弃了开天眼探出对方真身的想法,两个人手拿黑子都开始了对弈。

和高手下棋两个人都不敢自大,每下一个子都要考虑很久,一开始周大伟和古宇平还互相看对方一眼,可随着棋入中局两个人的眼睛就再也没有离开过棋盘,两个人的落子越来越慢,有的时候甚至要四五个时辰才能落下一子,也幸好他们二人已经成仙得道,要不然这么长时间坐着盯着棋盘观望身体也受不了。

“啪”,古宇平又落了一子,对方的白子很快就跟着落下,仿佛没有任何考虑,古宇平一手拿着黑子,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棋盘又成了雕像,而另一桌的周大伟却是刚才就成了雕像,也不知道两个人到底中了什么邪,在两天以后两个人的身体就再也没有动过,偶尔微风吹来也只是把他们身上的衣服摇动两下,人却再也无法移动了,那眼珠儿偶尔的一收一缩还能证明他们不是真正的石头。

一个酒杯被一只手举了起来,笑了笑把杯中酒一饮而尽,此人穿着一身古怪的道袍,一边黑,一边白,就连那脸色也是一边黑,一边白,好像是一边常年不晒太阳,而另一边却晒的太多了,尽管这人显出了身影可周大伟和古宇平的眼睛却已经无法离开棋盘了。

“如此小儿水平也敢来动我的棋盘”,这怪人嘟囔了一句后又专心喝起了酒。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