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平行线

第54章 雨溪雨婷

第五十四章 雨溪雨婷

早上没进教室直接去了办公楼,在叶雨婷的办公室前等了两分钟,最先来的竟然是风韵犹存的冯燕,走到近处时看见温谅,顿时呆了一下,愣在那里不知是进是退,淡妆浓抹的脸上尴尬极了。

温谅往旁边一闪,让出门前的路,微笑道:“冯老师好,您请进,我找叶老师请假的。”

冯燕没想到温谅态度会这么好,立刻投桃送梨,满面春风:“啊,是温谅啊,来,先进来坐吧,你们叶老师就上来了,我刚才还见到她在楼下签到呢。”

开了门将温谅迎了进去,还热情的倒了杯水放在桌上,温谅连忙谢过,问道:“冯老师,听说您儿子在棉纺一厂工作,那边效益怎么样哦?”

“他在保卫科,效益比不上早年了,不过比别的厂子好一点,工资还发的下来。”

说起儿子,冯燕扬起一抹温柔的笑意,这也是掌控谈话氛围的秘诀所在,如果你跟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没什么话题,那就谈她儿子吧,肯定一谈一个准。温谅点点头,棉纺厂因为产品多样和成本低廉,还能多撑一阵,但终究还是避免不了要经历改革的阵痛:“那还真不错,农机厂工资都成问题了……”

当叶雨婷推门进来时,眼前的一切几乎超出了她的想象,冯燕坐在椅子上,温谅站在她的桌边,两人谈笑风生,气氛非常融洽。只看这一幕,又有谁能想到,就在昨日,这两人还如同仇人一般?

“叶老师你来了,温谅找你请假呢,你们先聊,我得上课去了。”

冯燕热情的跟叶雨婷打个招呼,还不忘跟温谅约好有空再聊。等她去了,叶雨婷似笑非笑的看着温谅,调笑道:“我总以为已经看透你了,可还是没想到,你昨天骂她骂成那样,今天竟然还能笑眯眯的跟她聊天?”

温谅耸耸肩膀,笑道:“我拍马屁的水平,不在我骂人之下!尊师重道嘛,不能因为某些人的某些缺点,而否认这个人的全部,对冯燕这个人,要一分为二的来看。”

“停!”叶雨婷捂着耳朵让他住嘴,每次听温谅胡扯,她都有种要撞墙的冲动。叶雨婷不知道的是,这种冲动,左雨溪有过,宁小凝有过,纪苏有过,而许瑶有点傻乎乎的,到现在还听到津津有味。

“温谅,我知道你是为老师好,谢谢你!”叶雨婷不是傻子,昨天冯燕虽然像温谅预测的那样,从教务处回来就向自己和黄梅道了歉,但态度依然有些恶劣,整间办公室的气氛变得既沉重又尴尬。黄梅年纪小,心理素质差,到了下午放学时都想要换个办公室了。今天温谅这样一搞,冯燕正好可以趁机下台,大家皆大欢喜,不过也真难为他小小年纪,心思如此细腻周到。

温谅哈哈一笑,从口袋里摸出请假条,说:“光说不练假把式,叶老师,您要真谢我的话,就把假条批了吧?”

叶雨婷哭笑不得,拿起桌子上的笔筒作势要砸,黄梅高高兴兴的跑了进来,喊道:“叶姐,冯组长刚才给我打招呼了,还笑眯眯的……”

温谅仿佛被她的快乐感染,嘴角不由的浮上一丝笑容。他并不后悔昨天的出手,但可以想见,冯燕虽然不敢明着找她们麻烦,可毕竟还是教研组的组长,大家一个办公室,抬头不见低头见,闹的太僵对黄梅和叶雨婷都不好。

“黄老师,请注意师容师范!看你那傻乐傻乐的样子,小心嫁不出去啊……”

黄梅这才看到一边站着的温谅,赶紧挺胸抬头,整了整上衣下摆,轻咳一声严肃的说:“温谅同学,大清早你怎么又被叫到办公室挨批啊?这犯错误的频率太高了吧?”

叶雨婷接过话,晃了晃手里的假条,“请假呢,又是一天!黄梅,你第一节有课吧,还有空在这里瞎贫?”

“好好,我就走,看你把这学生当宝贝的藏着……呵呵,别打,我走就是了。”

温谅看着两个女老师打闹,毫不把自己这个学生放在眼里,心中顿时感慨万千:这是说哥们存在感太弱,还是说哥们根本就是妇女之友呢?

“叶老师你就批了吧,我今天真有急事!”等黄梅一走,温谅开始死缠烂打。本来旷课也没什么,不过最近跟叶雨婷混的挺熟,该走的程序还是走一走,不然不好见面呐。

“温谅,过几天就要第一次摸底考试了,这次考试十分重要,基本就决定你在老师和同学们心中的位置,对以后各个方面都有很大的影响。希望你能把心思注意到学习上来,不要让喜欢你的老师失望,不要……让我失望!”

叶雨婷双眸如墨,亮如晨星,表情真诚且教诲谆谆,温谅不欲多加分辨,点点头突然说:“不知为什么,我刚才忽然觉得叶老师你的眉眼跟一个人有点像,虽然完全是两种风格,可真的有点……”

话还没说完,叶雨婷提笔在请假条上批了个准字,扔到温谅怀里,笑骂道:“赶紧走,别在这里烦我。”

青州市教育局坐落在长安路上,跟市委市政府仅隔了三个街道,这事有利也有弊,好处在于方便跟市里领导沟通,坏处在于领导们沟通的过于频繁。据说局长李定国一到中午就头疼,各个科室的大小领导谁过来打个牙祭你不得陪着?有时候领导们没商量好,前后过来个两三波,李定国就得赶场子了,喝了这场喝那场,顶不住就得倒下。所以在教育局内部流传这样一句顺口溜:百年大计,领导为本,十年酒场,百年局长。传为一时笑谈。

在外面烟酒店给左雨溪打了个电话,两人在长安路上一家高档西餐厅见面。左雨溪穿着职业正装,白色的斜纹开领衬衣,黑色紧身收腰西服套装,风格简约,线条明快,搭配上带花纹边的紫色高跟皮鞋,整个人看上去精明干练却又顾盼生姿。温谅娴熟的叉叉圈圈着牛排,左雨溪托着下巴蛮有趣味的盯着他:“了不得哦,别告诉我温怀明经常带你来这些地方啊?我今天本来是故意想看你出下丑的。”

“左姐,想看我出丑基本上难度很大,不过貌似某人被我看到的,可不仅仅是出丑哦。”

左雨溪俏脸微红,拿起叉子敲了一下温谅的盘子,道:“找打是吧?过去多久了还整天被你没大没小的取笑?等着吧,早晚我要看回来,看你还怎么好意思?”

温谅微微一笑:“我突然又想起一个笑话……”

想起上次那个乘船的笑话,左雨溪赶紧将自己切好的牛排塞进温谅嘴里,不让他胡言乱语。这一个下意识的动作,更表明在她心里早已把温谅当作了极亲密的人。不然,你去用美女的餐具吃口饭试试?尤其还是西餐这种危险的场合。

“好了,别整天嬉皮笑脸的,这么急找我什么事?”

温谅又仔细看了看左雨溪,道:“嗯,是有点像啊……”

“什么?”

“没什么,”温谅岔开话题,低声道:“联系了许复延,还没回音,不过我估计今天晚上见面的可能性很大。”温怀明的消息还没传过来,但只要许复延不是真的傻,在目前的情势下实在没理由拒绝左雨溪伸过来的橄榄枝。

左雨溪握着刀叉的手不由一顿,到了这一刻,连她也有点紧张,抬起头看着温谅,一言不发。

“相信我,没事的,一切都会按照我们的预计进行,绝不会有一点差错!”温谅从餐桌上探过手去,放在她的手背上,手很凉。

左雨溪放下刀叉,反手一握,和温谅十指相扣,轻笑道:“我相信你!”

两人四目相望,眼波流转,良久良久,才相视一笑,心中温馨无限。

“对了,你不是说晚上才见吗?干嘛这么早叫我出来?”刚才的气氛太过暧昧,左雨溪有意调整一下心情,可娇嗔的样子怎么看都如同撒娇。

温谅拍了一下额头:“姐姐哎,晚上怎么应对咱们总得商量一下吧,难不成见了面,直接就说老许啊,你赶紧脱光了拼命上啊,有我们做你坚强后盾,别怕!”

“呵呵,”左雨溪笑的前仰后合,指着温谅打趣道:“好啊,敢编排你未来岳父,小心许瑶那丫头收拾你哦。”她还不知温谅这贱人早背着未来岳父的幌子,在外面招摇撞骗了好几回了。

温谅笑道:“我们只是好朋友……”

左雨溪娇俏的白了他一眼,问道:“你今天请假,是不是要一直在家等温怀明电话?”

“嗯,这是个好问题!我留了你的手机号,这样咱们今天一天都只能在一起了。””

“你个死小子,”左雨溪起身要来揪他耳朵,埋怨道:“我那个号只有最亲近的人才知道,全青州不超过三个人,你竟然随便给别人。”

“可那是许……”

“许复延也不成!除了上班时间,我不想任何人打扰!这下好了,这个号不能用了,都怪你。”

要是此刻有人看到左雨溪这个青州官场最冷艳的美人,如同小女孩般轻嗔薄怒,只怕要立刻抱住一根电线杆撞死当前。

左MM真是越来越有女人味!不过对女人这种抓不住重点的毛病,温大叔十分无语,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计较这些?安抚道:“OK,OK,只此一回,下不为例,这主要是非常时期非常选择。唉,看来我得去配个BB机了!”

看着温谅一脸苦相,左雨溪扑哧一笑,从包包里拿出手机,放在桌面上推了过来:“好了,这个送给你好了,反正这号我也不能用了。”

温谅摇摇头道:“好了,我还是个学生,拿个手机成什么样子。左姐你就别诱惑我了,小心我真的要了哦。”

左雨溪抿嘴一笑,没再坚持,随口聊起了别的。两人说说笑笑很快就过了两个小时,单调的手机铃声终于响起。

挂了电话,温谅轻笑道:“晚上七点,春熙路17号!许复延很有诚意,直接约在了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