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平行线

第88章 多情伤

第八十八章 多情伤

“上的时间很快讨夹,温谅白天按照计划系统的复习,掣讲下痛丹比的题目此时看来却简单了太多,偶尔有一些没有思路的就记录下来,放学后跟纪苏她们一起讨论。期间跟左雨溪通过电话。知道安保卿已经搞定了白桓,将豪门酒店的贵宾卡送到他手上。这些小事温谅没有时间操心,安保卿在青州混了这么久,肯定有路子上白长谦的家门。

周四晚上温怀明从关山来了电话,父子俩没心情聊家常。省里的进展。温谅从左雨溪这边得到的消息,比温怀明知道的还多。温怀明也明白这一点,略微提了两句,直接说道:“魏刚的事,许复延很生气。怕你们打草惊蛇更重要的一点他没有明说,领导最痛恨的是下面人不经请示,擅自行动,尤其在这种紧要关头,无论许复延觉得被玩弄或者被轻视,对温谅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温谅冷笑一声:“我知道他会生气,所以才没打招呼就动手拿掉了魏网。没关系。左雨溪跟他是合作关系。又不是下属,没必要事事都先请示。况且这样做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让许复延明白,这个青州,现在他说了不算,将来他说的算不算,还得看他有多大的诚意

温怀明叹气道:“只怕许复延早知道是你在其中捣鬼,毕竟跟魏网的冲突他都知道。等青州大局一定。会不会秋后算账,就要看许复延有多大的胸怀了

温谅能感觉到父亲的焦虑和担忧,道:“放心吧。到许复延完全掌控青州的那一天,我要是还跳不出青州这个小圈子,他耍算账也由的他来

温怀明没听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却也明白了温谅的决心,道:“好吧。凡事尽人事听天命,真到了那一天。大不了辞了这个小官不做了。”

温谅哈哈大笑:“不会有那一天的!爸。你可别打算中途下车,我还梦想着有一天当个衙内,好在同学面前耀武扬威呢

温怀明哭笑不得,正要挂电话,温谅忙道:“先等会,既然说到这个了,我觉得还是给许复延汇报一下吧。这个事有他出面,操作起来会更方便一点。是这样,白长谦有个儿子,”

等温谅说完,温怀明那边好半天没有出声,温谅试探着问道:“爸?。

“你呀!”温怀明气急败坏的声音让温谅把话筒拿开了一点,“都什么时候了还搞风搞雨?许复延在关山眼看就要碍手,”

温谅打断他的话,笑道:“爸,你只管跟许复延说就是,我保证,这次他肯定不会生气

放下电话,温谅陷入了沉思。许复延这个人能隐忍,够狡诈,眼光见识,心机城府无一不缺,本应该是一个。很好的盟友。但他的缺点跟他的优点一样明显不够决断,没有一往无前,不成功便成仁的勇气和魄力,逢大事先求稳,再求胜。也许这是官场中人都会有的通病,放在其他党政和睦的地方,还无关紧要,可在青州这个。生死相搏、波诡云璃的战场,却几乎致命。

究其根本,这是一个矛盾的人,也是一个利益至上的人。也正因如此,他会为魏网之事大发雷霆,却也会为白桓之事精神振奋。究其根本。前者只见其弊未见其利,后者则是有利有弊,而利明显大于弊。能在开战前为己方的天平再加上一个重量级的砖码,许复延何乐而不为?

周六这天本该是休息日,但下周一青一中要组织大考,双休日改成只休息周日一天。下午放学后,一班二班的小姑娘们集中到一起,一二十人的样子,叽叽喳喳的往校门走去。她们明显分成了两拨,许瑶这边只有七八个,人,而二班竟然有十四五人,由此可见天王也有差距啊。温谅和刘致和远远的跟在后面。刘致和笑道:“温哥,你找的外援到底成不成?我听说这帮女生赌注挺狠的,别到时候害得许瑶丢了面子。我怕你日子不好过啊

温谅自信满满,道:“谈羽唱张学友的歌,跟录音机附体似的。根本就是原声带,肯定赢”。

“谈羽?要不怎么说你没眼光呢,你看我的外表,跟张学友多么的接近。这种比赛找我就赢定了

“你先把《世上只有妈妈好》唱会了再说吧,”

刘致和哈哈一笑,摸摸下巴,遗憾的说:“要是这次的主角是你跟顾文远多好,影响力大一点,我又能开盘做小生意了

鹏啊,光想在一只羊身上拽羊毛。世界观宏大点会死吗?倒是说起顾文远。这几天一直没什么动静,今晚白桓要做那样的事,不知会不会有顾文远的份呢?

温谅懒的搭理刘致和,快走几步跟了上去。谈羽站在离许瑶她们几米远的地方,身边跟着贝米,不知在说着什么。温谅眉头微微一皱。又转瞬恢复原状,看不到任何的异常,笑道:“怎么不过去,你跟许瑶也认识了。别这么见外,今晚还得靠你力挽狂

谈羽看了下贝米,苦笑道:“我在这里就好,等下一起过去就是了。”见温谅眼光注视在贝米身上。忙解释道:“贝米说也想去玩下,我想反正是唱歌嘛,就同意了,温哥没事吧?”

“没事,人多热闹嘛。不过以后叫我温谅好了,什么哥不哥的。说不定你还比我大。”谈羽也确实比温谅大。

谈羽不好意思的说:“我听班里那群跟刘致和混的人都这样喊你”

刘致和网好走出大门,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胖胖的脑袋转向这边瞄了一眼,缓步走了过来。

温谅失笑道:“他们是他们。你是好学生,跟他们学什么。”

“你是来帮忙的,没有你还不知道他们输成什么样子呢,要喊哥也是别人喊才对!”贝米故意不看温谅,却将眼中的不屑和嘴边的刻薄毫不遮掩的表现出来。

温谅似乎没听到她的话一样,表情淡淡的叮嘱谈羽一句:“等下记得一起。”掉头向许瑶走去。贝米被他直接无视。

对一个自诩漂亮的女孩寥说。这无疑是最大的羞辱。

贝米跺了一下脚。妩媚的眼睛几乎喷出怒火。双手死死的拽住衣角。心里只有一句话在回荡:让你得意,让你得意,早晚我要让你好看……

刘致和正好走过来听到贝米的话。等温谅走开。冷笑道:“贝米。好久不见,你是越来越漂亮了啊。”

对这个曾经明华初中的小教父,贝米不敢得罪。一般的男生见到她,要么畏首畏尾,有心无胆,要么胆大包天,动手动脚,但无不对她毕恭毕敬,讨好逢迎。当年明华初中的风云人物几乎都跟她暧昧不清,唯有这个刘致和,从来不吃她那一套,仅有的几次来往,也是不假辞色。态度冷淡。

贝米一笑起来,光滑的脸蛋上就会有一个浅浅的酒窝,眼睛透着经了人事才有的诱惑,洁白的牙齿在阳光下闪闪生辉,让两瓣红唇更加的娇嫩迷人。

“致和你怎么来了,晚上也耍去唱歌么?”

听她叫的亲热,刘致和眼神中全是厌恶。冷冷道:“今晚你最好别去,那个地方不是什么人都能去的!”

贝米呆了一下,气的俏脸通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却不敢说什么。谈羽心疼不已。一把揪住刘致和的衣领,道:“跟她道歉!”

刘致和笑了笑,道:“知道上一个揪我衣服的人什么下场吗?现在放开,看在温谅面子上,我不跟你计较。”

“道歉!”

贝米知道刘致和的手段,却一言不发,也不阻挡谈羽,任凭他跟人家纠缠。仅此一点,就可知谈羽在她心里的份量,让人心寒。

刘致和何等人物,立刻看到了这一点,哈哈笑道:“温谅有你这样的兄弟,真是倒了大霉。好吧。我也不跟笨蛋较劲,谁想去就去吧。反正图个,热闹。”

这几乎是变相的道歉,谈羽也不是真的傻子,知道刘致和能说这样的话,还是看在温谅的面子上。松开了手,退后一步。

刘致和似乎发现什么好玩的事一样,径自走到温谅旁边,低声道:“真的假的啊,你那兄弟脑子有病吧?”

温谅虽然跟许瑶说话,眼光却一直关注着那边的情况,知道刘致和算是给了自己很大的面子。笑道:“那叫痴情,你个大老粗懂个屁!以为谁都跟你似的,没心没肺?”

刘致和正要反驳,二班的女生簇拥着一个长相甜美,身材娇小的女生走了过来,领头的女生道:“许瑶,既然你定了蒲公英,那就去那里好了。

不过西城那么远,你们待会怎么走?我们等下白桓会带车来接。”

许瑶淡淡的道:“我们坐公交”

话音未落,女生这水平啊?”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让白桓找几辆摩托来接我们吧,免得一班的同学羞愧。”

“就是,要不这样吧,咱们挤挤,就当可怜她们一下好了。”几乎瞬间,许瑶她们就被一群女孩子的口水淹没,两个班早就斗的水深火热,抓住这个。机会自然要狠狠的打击一下对手。许瑶气的半死。正要说话,三辆黑色的奥迪从远处缓缓开了过来,在众人面前停下。

白桓从最前一辆的副驾驶座上下来,跑到后座拉开车门,极其伸士的抬手挡在车的上沿。在众多女生迷惑不解的目光中,一个女孩从车上下来,简简单单衣着,却在一瞬间,恍惚了人心。

嗯,最近写不好东西了,情节思路都是有的,可就是不能用文字很好的勾勒,闷坐六个小时才写了一章。听说这是病,学名瓶颈,需要被东西砸砸才能瘙愈。我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所以请大家用订阅砸醒我吧

ECHO处于关闭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