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平行线

第517章 不谋一世者

第五百一十七章 不谋一世者

“老板,你怎么来了?”

打开门,纪政看到温谅站在门外,心中的惊讶可想而知。

温谅笑道:“我来关山办点事,结果搞到现在才忙完,回青州也来不及了,又没地方去,找你借宿一晚!”

纪政忙迎着他进屋,殷勤的端茶倒水,温谅四处看了看,这套两居室的房子是厂里的宿舍楼,装修的很是简单,跟范博在本草若兰的条件可不能比,道:“是艰苦了点,等明年吧,从账上抽一笔钱出来,给你在关山买套房子,也好把苏阿姨接过来住,老让你们分居两地,也不是长久的事。”

“挺好的了,当初在青化厂时还住过砖瓦房,冬天冷气从瓦缝里直往骨头里钻,不也都熬过来了,我身体好,没那么娇气!”纪政现在将全部的精力和心血投注到了新兴厂,整个人的精气神比起在青州时几乎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言辞诚恳的道:“我前几次还跟后勤部的人说了,要是员工宿舍不够用,我一个人住这两居室也是浪费,可以再隔一间宿舍出来。”

温谅哈哈大笑,道:“千万别,要是让苏阿姨知道了,还以为我虐待你这个大厂长呢!”

纪政跟着一笑,不再提这一茬,他倒不是要在温谅面前邀功,对温谅这样的领导者而言,真邀功的话也要拿企业的业绩来说话,不至于低能到装勤俭质朴。只是他说的是真心话,自从到新兴厂做事,不说披肝沥胆,至少也算殚精竭虑,几乎三个月才回一次青州,跟妻子女儿见面,顶多待上两天就立刻往关山赶,真正做到了以厂为家。也正是有了这种不成功便成仁的觉悟。短短两年时间,依托青化厂的深厚底蕴,新兴厂正如它的名字一样,逐渐成长为化工产业的新兴龙头企业。

“听纪苏说你好下象棋?左右无事,来杀一盘?”温谅笑道。

“好啊,不过我水平一般,别扫了老板的兴致。”

“咱们彼此彼此,我可是青一中出了名的臭棋篓子,这怪我爸,小时候跟他学的棋。师父水平臭,徒弟也跟着臭。”

纪政只是笑,却没接话,牵扯到了温怀明,他怎么说也不是。从柜子里拿出一副水晶象棋,做工精致高档,看上去赏心悦目,等摆好了棋,楚河汉界。两军对垒,温谅中规中矩的走了个当头炮,纪政跳马,你来我往的对阵了数十步。两人确实都没有谦虚,水平虽然一般,倒也旗鼓相当,杀的开心。

“……纪叔。对新兴厂的下一步发展,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温谅刚刚被纪政阴了一枚车,但也抽冷子吃掉了他一匹马。拿起边卒,淡定的前移了一步。

纪政没有管这枚卒子,依然按照自己的思路将炮拉回士角,道:“最近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经过这两年的市场资源重新分配,沿黄淮流域的水处理和设备市场已经趋于饱和,再在这里跟那些老牌国企厮杀,会降低公司的利润率。所以我想是不是该将目光转向长江和珠三角地区……哈,将军!”

温谅飞象断了纪政的炮架子,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一步将的早了点……往南发展啊,你认为现在的时机好吗?”

“我觉得时机成熟,刚刚经过淮河水污染事件,惨痛的教训历历在目,从中央到地方都开始重视起环保这一块。政府重视了,企业也就不敢再应付了事,哪怕有些阳奉阴违,喜欢做点表面文章,可也得把污水处理设备光明正大的摆在哪里不是?销售部门以前最大的难题在于如何说服排污企业同意加大成本投入来购买水处理设施,再然后才是如何说服他同意购买本公司的产品,前者甚至要难于后者。而现在在政府的高压政策之下,企业必须有排污设施已经属于共识,只需要让他们在众多产品中选择新兴的就可以了,无形中降低了销售难度,这一点,对打开南方市场,至关重要!”

纪政侃侃而谈,对如何开拓南方市场,如何设立分公司站稳脚跟,又如何应对当地政府和企业的复杂关系都有了详实可行的腹案,显见不是一时有感而发,而是早有准备。

温谅认真听完他的话,过河的卒子也在腾挪中来到了对方的中心腹地,悄然占据了一个绝佳位置,然后飞马卧槽,大笑道:“将军!”

纪政调用了全部的车马炮围攻温谅的老巢正急,却每次都差一步难以攻下,不料自己的将被一卒子陷入了死地,懊恼道:“不算不算,容我悔一步。”

温谅点头同意,由的他重新来过,大有深意的道:“纪叔,越是局面大好,越是要小心警惕,你前面说了进军南方市场有那么多好处,却没有涉及到一个可能出现的问题……”

纪政张嘴想要解释,温谅笑着摆摆手,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之所以不提,是因为有信心解决接下来面临的任何问题,这很好,我只是提醒你,要时刻保持居安思危的态度,未谋成,先虑败,才是长久之道。”

他扔掉了手中的棋子,站起身来回走了两步,道:“南下的战略我基本同意,但南下只是吃饱了肚子,却还没有迈开腿。前不久我看到一份水利部有关地下水监测井点的水质资料,全国668座城市,现有400多个处于缺水状态,其中大多数都由于水质污染,比如江越省的宁博,地处甬江、姚江、奉化江三江交汇口,水资源何等丰富,却因水质污染严重,最缺水时需要靠运水车日夜不停地奔跑,将乡村河道里的水运进城……新兴厂目前的业务核心,在于针对大型排污企业的水处理项目,但鉴于水处理设备的造价高昂、耐用性引起的更换期较长等因素,一旦市场饱和,很难寻求持续的业绩增长点,所以,在不久的未来,我希望能将公司的研发重点转移到城市自来水和污水处理的设计、运营、管理和融资等水务工程上去……”

“水务……水务……”

纪政喃喃重复了数次,只觉脑海一阵轰鸣,似乎在刹那间打开了一扇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那里广袤无垠,黄金遍地,眼睛立刻迸射出刺目的光,但没有持续多久,又变得暗淡下来,苦笑道:“这个行业,恐怕民资没有准入证啊……”

温谅拉开窗户,隔着玻璃看着脚下隐匿在夜色中的新兴厂,道:“根据从上面得到的消息,再过两年国内将大力推进城市化进程,预计到2010年到达47.5%,城镇化人口会比91年增长91%,有人就要有水,水务行业必将迎来火箭式的飞速增长。”

纪政早知道温谅背后能量极大,在京城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网络,对他能探知高层的举动并不觉得惊讶,道:“如果真的这样,咱们要是能进入的话,肯定大有作为,但这么多年了,水务一直都是垄断行业,想打开一个口子,实在是太难太难……”

“正因为难,所以具有高排他性,竞争没有化工业这么激烈,”温谅转过头,道:“至于准入证,其实也没你想象的那么难。一旦城市化进程推动,受限于技术和管理水平,现有的自来水公司的供水能力和去污能力也会受到极大的考验,国企的那么毛病你最清楚不过,到时会必然要进行民营化改革,而改革,就是我们取得准入证的良机!”

纪政的眼睛再次燃起了光芒,道:“不错,别说以后城市化了,就是现在好多自来水厂也在亏损,改革是必然的!只要改革,就等于开了条口子,运作得当的话,有条件的开放几家民企进入,进行先行试点改革,也不是没可能的事!”

温谅点点头,纪政毕竟是国企出身,脑瓜子转的灵活,一下子就看到了问题的本质。撕开水务垄断的口子,关键不在于改革本身,改革只是给了一个由头,具体的还要靠人去操作,不然的话,人家只在内部进行重组和并购,根本不带你民资玩,再怎么改革又有什么用?

“当然了,这是长期的战略目标,不是一年半载可以推动的事,所以当下还是要以南下为主,在这个基础上,你要开始着手成立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有意识的培养水务方面的人才,积极联系水利部门的相关人等,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等时机成熟,咱们就可以领先一步,跳出这片红海,进入到另外一个蓝海当中!”

不谋一世者不足谋一时,纪政最佩服温谅的,就是无时无刻不超出当下人们视野的战略眼光,每当你以为已经追赶上他的脚步时,下一秒就会明白,追赶上的不过是阳光下虚幻的影子。

“明白,老板你放心吧!”

纪政觉得自己又充满了干劲,正如他刚刚带领新兴厂从废墟中站立起来一样,他也有信心,给新兴厂装上腾飞的翅膀。(未完待续,!

ps:元旦快乐!感谢婆娑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