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

第507章 动不动手术?

第五百零七章 动不动手术?

柳伊然对这个消息的准确性毋庸置疑,因为梁任婷的父亲是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的院务部部长,大校衔,一旦这些党和国家的元老们入主301医院南楼,他们肯定是第一时间知道的,这是级别很高的政治任务。

挂了电话之后,柳伊然坐在阳台边上,手里的茶杯拿起来又放下,放下了又拿起了,这个消息实在是太突然了,特别是这个关键时期,全国各地党代会党委换届,十八大人大代表选举,估计此刻的北京城早已经乌云密布了,至于刘家估计所有人的心都被提到了嗓子眼,相比于刘家,柳家一直坚定支持的何家这次估计就更玄了,何家腐败案的事情尚且还未有最后的定论,何老爷子要是突然再离去,这个关键时期,何家必然成为牺牲品,这几乎没有什么悬念。

柳伊然知估计此刻李三生早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或者已经赶往北京了,想要给李三生打个电话,在这种突然时期坚定不移的站在这个男人的背后,上次没有在这个男人最需要的时候站在他背后已经是她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和后悔了,这次,她不再犹豫。

下定决心之后,柳伊然便拿起电话,只是当她刚刚拿起电话的时候,某个已经到了上海虹口国际机场,经过特殊通道进了机场候机的男人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柳伊然看着熟悉的号码,心里顿时感动万分,接通电话柔声说道“我在家”

李三生平静的说道“外公病危了,已经住进了301医院南楼重症监护室,医生说很危险,你收拾收拾也回北京吧,我带你去见外公,不然以后也许便没机会了”

听到李三生让自己回北京,带自己见外公,和刘家所有人正式见面,柳伊然一时间感慨万分,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忍住了,只能重重的点头说道“好”

今天晚上的北京注定是不平凡的,晚上十一点多,很多特殊小区的大户人家灯火通明,西山,香山,石景山八大处,府右街到玉渊潭一线的四合院,最紧张的莫过于位于五棵松的解放军总医院,应该说是传说中的最神秘的总医院南楼,从外表看来,和其它内外科的病房楼没有多大的差别。可是这里却是整个总医院防卫最严密的地方,没有出入证任何人不允许进入。

晚上,整座楼灯火辉煌,门口两侧的警卫放出十几米远,属于周围还有三人一组的流动哨,由总参中央警卫团和公安部中央警卫局联合安保,因为这里就是中央领导人接受治疗和保健的地方,这里便是传说中的最神秘的南楼,而今天晚上整个南楼气氛最紧张的莫过于五层和六层楼,整个五层六层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进出五层六层的所有人都必须经过门前严格的检查,没有证件的人基本上在第一岗哨就会被拦下来。

李三生和赵国士韩子佳到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来接他们的是刘家的家族护卫,严防刘老病危入驻总医院的消息外泄,三人坐着挂着红色京V029打头的奥迪A4一路连闯红灯直奔310医院,路上的交警看到如此嚣张的A4很是震怒,二话不说就开车追了上来,等到看到那红色的京V029就蔫了一半,等到查出车辆归属的消息之后就彻底的熄火了,只能自叹一句,还好没追。

本来从首都国际机场到301医院最快也得五十分钟,刘家的护卫愣是用了半个小时就赶到了301医院,直奔南楼,直到被哨位挡下后才停车,出来接李三生的是正准备调往沈阳军区的刘正平,经过一系列的手续终于进入到了外公所住的五层,整个一层只有外公一个人住着,刘家除过正在执行任务的刘子静没有回来,其余所有人都已经在了。

南楼的走廊很长很宽敞,空间很大也很方便,安全方面也有条件。中间走廊有一道门,是工作间、会议室、活动室、会诊医生办公室,到里面病房走廊还有一个门单元房是高级首长用,有专用的电梯,此刻刘家所有人都待在走廊里面,会议室里面来自总医院以及北京各个大医院的最具权威的医生们正在开会会诊,他们都是被中央警卫团和国安局的人深更半夜突然带到了总医院南楼,到了之后才告诉他们此行的目的,并要求签署保密条例。

李三生知道,这个五层曾经是某位伟人住过的地方,那位伟人最后也是在这个地方离开他所爱的国家民族和人民的,难道这次外公也要在这一层走完最后的一段路?

刘家众人看见李三生的时候,都只是紧锁着眉头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大家的心情都异常的沉重,都没有心思打招呼,李三生和韩子佳缓缓往前走,赵国士识趣的留在后面并没有在这个时候打扰刘家众人,站在走廊最前面的是管家王伯,以及刘建德刘建武韩清雯夫妇,他们作为刘家的主心骨,这个时候自然要扛起整个刘家。

刘清雯看到宝贝女儿和李三生回来后,强忍着心里的难受抬头笑着说道“回来了”

韩子佳红着眼睛问道“妈,外公怎么样了?”

刘清雯摇了摇头沉重的说道“在重症监护室,专家们正在开会会诊,可能需要动手术,剩下的就不知道了”

李三生眉头紧蹙到一起,小姨的话已经很清楚了,这次外公似乎九死一生,看了眼都在紧张等待着专家会诊结果的刘家众人,这个时候的李三生似乎也感受到了这个家族又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比起二十年前的那场危机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个时候的刘家,可能衰败,但不会没落,但今天这个关键时期,刘家也许就诊的没落了。

半个小时后,专家会诊会议终于结束,解放军总医院少将主任医师吴法天副院长脸色异常凝重的走到刘建武的面前,沉声说道“刘部长,刘书记,刘老的情况不容乐观,这次比起上次的情况又严重了不少,心脏功能衰竭,肺部的病也爆发了,想要康复的唯一可能性便是手术,但是如果手术的话?”

吴副院长迟疑了片刻,他知道这是一个政治任务,一旦出了差错谁都难逃其咎,必须在一开始就将所有可能行预测出来,因为动不动手术不仅仅是刘家和总医院能做的了主的,还需要来自最高领导人的指示以及中央办公厅的文件批准。

看到吴法天副院长迟疑,刘建武心头瞬时紧张,沉声问道“老吴,说吧,如果动手术的话,会出现什么情况?”

吴法天副院长咬了咬牙说道“手术成功的可能性不足百分之五十,希望你们能考虑清楚,也希望你们能和高层以及有关部门在尽快的时间里面做出回复,我们好安排手术,耽误一天,刘老的情况将会更加复杂一分”

刘建武和刘建德相视一眼之后,心中似乎已经有了答案,刘建武轻声说道“老吴,麻烦了”

吴法天副院长摇了摇头说道“这是我们总医院的职责”

会议室里面,剩下的一声正在安排值班以及具体的用药情况,走廊里面刘建德和刘建武往前走了几步,窃窃私语,时而皱眉,时而激动,最终两人沉默,刘建武走了过来,对着走廊里面的众人说道“正华正平正海三生你们到活动室”

然后又对着刘清雯夫妇说道“清雯,你们也进来吧”

李三生知道,这个关键时候,刘家要决定给外公动不动手术,动也许外公能活着,也许失败就会立即离开,不动,离开只是时间问题。

多事之秋啊……

(今天的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