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上了美女上司

第81章 捉奸在沙发!

第1第81章 捉奸在沙发!

二天早上,所有人都起来了,可张子恒却在沙发上睡的跟死猪一样。也难怪,昨天晚上发生的事,让他一夜都没睡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他才隐隐约约的感到有些睡意,所以他这是刚睡着。

三个女孩子看着沙发上的张子恒,皆是摇头一笑,只有徐总知道其中的缘由。她们也没有吵他,相视一笑,走到一旁,轻声说起话来。

“正好今天放假,就让他多睡一会儿吧。徐姐,我来帮你做早餐吧。”王雪笑道。

“呵呵,不用了,你们是客人,怎么能……”

“徐姐,她既然想做你就让她做好了,你得个不花钱的保姆,不是挺好的嘛。”白玉洁在一旁笑道。

“你什么意思你?只要我一说话,你肯定跟我顶,想找茬是不是?”王雪不悦的说道。

白玉洁微微一笑,说:“对待陷害我的人,我是不会有好脾气的。不过如果你能离开子恒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哼,做梦去吧。”王雪哼笑道。

这两个人,只要一见面,肯定会吵。徐总摇摇头,说:“好了,你们别吵了,呆会把子恒吵醒就不好了。这样吧,王雪我和你一起做早餐,正好把你们俩分开,省的你们再吵。”

王雪狠狠地瞪了白玉洁一眼,转身走进了厨房。徐总微微一笑,说:“玉洁,你随便坐,早餐一会儿就好了。”

看着徐总和王雪两个人在厨房里忙碌,白玉洁偷偷一笑,蹑手蹑脚的来到沙发前蹲下,看着熟睡当中的张子恒。回想起当初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白玉洁就很喜欢看张子恒熟睡时的模样,虽然他们两个的关系还没到那一步,但是白玉洁时常偷偷地趁着张子恒睡着的时候,来到他床边,就这么看着他。一年多过去了,虽然样子还是那个样子,但是人却不是那个人了,两个人的变化都很大。

白玉洁缓缓地抬起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张子恒的脸庞,感受那么的熟悉,那么的自然,那么的舒服。如果是以前的话,张子恒早就醒了,可是今天,他实在是太困了,根本感觉不到有人在摸他。看到这样,白玉洁做出了一个更大胆的举动。她慢慢地靠近张子恒的脸,然后轻轻地吻上了他的嘴唇。

这是一个阔别一年多以后的吻,这是一个参杂着诸多情感的吻,这更是一个女孩对自己心爱的人思念的吻。回想起这一年多的变化,白玉洁不自禁的流下了眼泪,滴在了张子恒的脸上。

这回张子恒总算有点感觉了,他微微一皱眉,稍微的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只见一双闭着的眼睛出现在自己眼前,同时感觉自己的嘴上软绵绵的。张子恒的一感觉就是有人在吻自己,而能吻自己的人,除了王雪以外应该没有别人了。因为还没睡醒的缘故,所以张子恒的眼睛有点花,根本看不清眼前的人是谁,他还以为是雪儿在吻自己。张子恒微微一笑,突然伸出双手抱住眼前人,然后张开嘴巴,直接来了个湿吻。

白玉洁吓了一跳,她本能的想反抗,但是已经晚了,自己整个人已经趴在张子恒的身上了,而且他的舌头也已经伸进了自己的嘴里。面对张子恒的热吻,白玉洁先是惊讶,然后是兴奋,接下来她不再挣扎,而是在享受这美好的时刻。

如果真按精确的时间算的话,张子恒一天之内居然吻了这房子里的三个女人。可是也不在知道是他运气武动乾坤 傲世九重天吞噬星空 神印王座 遮天 将夜 凡人修仙传 杀神 大周皇族 求魔 修真世界 官家 全职高手 锦衣夜行 超级强兵 仙府之缘 造神 楚汉争鼎 不朽丹神 最强弃少 天才相师 圣王 无尽武装好还是运气武动乾坤 傲世九重天吞噬星空 神印王座 遮天 将夜 凡人修仙传 杀神 大周皇族 求魔 修真世界 官家 全职高手 锦衣夜行 超级强兵 仙府之缘 造神 楚汉争鼎 不朽丹神 最强弃少 天才相师 圣王 无尽武装差,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不速之客出现了。王雪本想看看白玉洁在干什么,毕竟留她跟子恒在一起,王雪心里不踏实。没想到这不看还好,一看还真出事了。

王雪此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居然看到白玉洁趴在张子恒的身上,两个人在接吻呢。王雪这火一下子就上来了,只见她二话不说,走了过去,看着白玉洁和张子恒两个人,抬脚就要踹。

就在这时候,从厨房出来的徐总眼疾手快,赶忙把她拦住,同时大喊道:“子恒,子恒你干什么呢?别亲了,出事了。”

张子恒愣了一下,缓缓地推开身上的人,然后揉了揉眼睛,抬起头看着徐总说:“怎么了,徐姐?出什么事了?嗯?雪儿你……”看到徐总拉着的人居然是王雪,张子恒一下子就愣住了,他赶忙再转过头看着身上的人。突然一下子,他傻了,他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这……这怎么回事啊?玉洁?怎么是你啊?”

“你还敢问人家,你自己干的好事你不清楚吗?”王雪现在已经气疯了,如果不是徐总拉着她,她早就拿着菜刀把张子恒和白玉洁砍成十八段了。

张子恒赶忙把白玉洁从自己身上弄下去,然后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雪儿,你、你听我解释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

“你什么你?我不听,不听你解释。张子恒,我对你这么好,你居然……居然干出这种事来。更过分的是,我还在这呢啊,你是故意做给我看的,是不是?”王雪一边哭一边喊道。

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张子恒现在已经慌了,完全不知所措。他赶忙穿好衣服,然后拿起裤子一边穿一边向王雪走去,“雪儿,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啊。”因为太着急的缘故,张子恒一不小心,一下子跌倒在地,头也撞在了茶几上。“啊……嘶……哎呀。”

“子恒,你没事吧?别动,让我看看。”白玉洁也吓了一跳,赶忙蹲下身说道。

徐总也是一样,她放开王雪,赶忙走过去仔细看了看。这下撞的可不轻啊,额头上鼓了一个大包不说,张子恒现在连看东西都是重影的。

王雪也没刚才那么疯了,但是她心里还是很生气,“哼,活该,撞死你才好呢。”虽然她嘴上这么说,但是从她的神情上可以看出,她还是很担心张子恒的。

“哎,子恒,你别乱动啊,让我看看。”徐总撩开张子恒额头前的头发,仔细的看了看,然后说:“玉洁,你帮我看着他,别让他乱动啊,我去拿药箱。”说完就向卧房跑去。

王雪脸色不悦的也走了过来,蹲下身看着他,说:“哼,怎么没把你给撞死啊?死了多好,一了百了,省的我动手了。”

“喂,你到底有没有点同情心啊?会不会说话啊?不会说话让开点,省的招人烦。”白玉洁没好气的说。

她不说话王雪还忘了刚才的事呢,这一说话,王雪的火又一下子上来了。也没仔细看,随后拿起旁边的一个花瓶,对着白玉洁的头就砸了过去。可能也是该着张子恒倒霉,他现在什么也看不清,只想坐起身跟王雪把事情解释清楚,没想到这一坐起来,王雪砸过来的花瓶正好打在了他的脑袋上。

“哗啦”一声,花瓶的碎片掉的满地都是,张子恒本来就挺晕的,这回更彻底,直接就昏过去了。

徐总抱着药箱刚从房间跑出来,一看张子恒晕了,摇摇头,说:“唉,怎么就不多等我一会儿啊?”

黑,一片漆黑。疼,特别的疼,头疼。张子恒缓缓地睁开眼睛,感觉自己看到的一切都是重影的,轻轻地甩了甩头,这才好了一点。仔细看了看,徐总和王雪还有白玉洁三个人正坐在床边,背对着他,不知在说着什么。

“喂,给我点水喝行不行?”张子恒说道。

三个人赶忙回过头,担心的看着他。“子恒,你没事了把?怎么样?要不要紧啊?”王雪一副着急的样子问。

“水,我想喝水。”张子恒说道。

徐总赶忙就给他倒了一杯水,喝了以后,张子恒说道:“晕,好晕,我的头好晕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的头怎么会这么疼啊?”

“你不记得发生什么了吗?”白玉洁在一旁问道。

张子恒摇摇头,然后一脸疑惑的看着她们。徐总吓了一跳,脱口说道:“完了,是不是把他给打傻了?还是给打失忆了?”

“啊?不会吧?”王雪这回可真害怕了,“子恒,子恒你看看我,认不认识我?我是谁?你说啊,我是谁呀?”

张子恒皱着眉头,看着她们,说:“雪儿、玉洁还有徐姐,我怎么会不认识你们呢。我是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你先是撞在了茶几上,然后被王雪用花瓶给打昏了,记不记得?”徐总说道。

张子恒仔细的回想了一下,然后一把抓住王雪的手,说:“雪儿,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还以为是你呢。我……我当时什么都看不清,不知道会是玉洁,真的。”

王雪脸色一变,说:“没看清?你糊弄谁呢?吻她跟吻我的感觉是一样的吗?”

“不是……都是嘴,那还有不一样的啊?”张子恒皱眉问。

“你还敢狡辩,我……”

“好了好了,王雪,你就别难为他了。。 子恒现在都已经这样了,什么事等他好了再说也不迟嘛。”徐总说道。

王雪哼了一声,说:“好吧,便宜你了。”

“对了,这是哪啊?”张子恒四周看了看问。

“这是医院,都让开点,该打针了。”这时一个护士突然出现在三个女孩的身后,手里拿着一个大针筒说道。

一看到那个大针筒,张子恒愣了一下,赶忙说:“什么?打针?不,我不打针,我坚决不打针。疯了吧?这么大的针,要我命啊?”

只见护士哼哼一笑,说:“你们三个帮我按住他,我要打针。”

三个女孩赶忙上前按住张子恒,徐总还说:“没事的,子恒,这也是为你好,一会儿就过去了。”

“喂,不要啊,不行,不能打针,啊……”整间医院里都回荡着张子恒的惨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