饲主

第27章 阴人专家

第27章 阴人专家(1/3)

秋水大酒店门口,海副局长像犯人一样,战战兢兢的走了出去。

来抓犯人,差点把自己弄成犯人,也只有海正龙这么倒霉的人了。

李雪莹抓着王羽的胳膊,用力晃了晃:“这是怎么回事?谁把临江市所有领导都请来了?”

她那个电话,应该没有这么大的能量。就算惊动一两尊大神,也不可能把市委、市政府两套班子的领导全部惊动。

王羽带着笑容,扫一眼高深莫测的米蓝。米蓝看到这个场面,也有些意外,反过来打量李雪莹。

“我抗议,我抗议你们粗暴执法,你们领导呢,我要见你们领导。”刚才被抓的一对老夫妇叫嚷着,从大酒店内被人拖出来,衣衫不整,还穿着睡衣。

赵书记一看到老人,突然扔掉喇叭,一路小跑迎上去,关切的问道:“郑老,您没事吧?”

其他官员,也像迁徙的羚羊一样,跟在赵书记后面,对那两位老人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公安局长已从旁边傻掉的警员手里夺过钥匙,为二老打开了手铐。

看到这种情况,海副局长仅有的一丝侥幸也落空了。完蛋了,今天得罪的人太多了。他看到侄子海大富和楚浩,正偷偷的往外溜。

傻瓜都知道捅了马蜂窝,海大富也不想面对叔叔的怒火,所以才想提前离开。

“你们、你们……”海副局长指着他们的背景,怒骂一句,话未说完,就捂着胸口倒地。

旁边有警察惊叫:“海副局长的心脏病又犯了……”

闹得动静较大,王羽放眼打量,恰巧看到海大富和楚浩的背影。正要指给李雪莹看,他们已逃得无影无踪。

这一闹腾,抓到的几个鱼饵也觉得不妙,惊动了市委、市政府领导,还不被当典型严惩啊。一害怕,当场承认自己受人指使,并不是真正的卖yin嫖chang,争取坦白从宽的处理。

和海副局长有过结的官员,顿时冷笑,暗中落井下石的机会,可不能放过。

李雪莹虚惊一场,事情有了转机,才放松下来后。感觉到两脚踝仍然酸疼,由于刚才的奔波,伤势有加重的倾向。她把善后处理的任务交给了唐经理,又跟王羽说了一声,带女儿回楼上休息。

秋水大酒店的几十个门被砸毁,惊扰到很多房客,甚至有十几名来旅游的外籍人士,唐经理忙得焦头烂额,争取为酒店挽回声誉。

王羽也累,但好奇心更重,刚想查看那对老夫妇的真实身份,却见米蓝挡在他面前,铁塔似的壮汉寸步不离的跟在她身后。

“你不趁乱逃走吗?刚才你真的袭警了。”米蓝浅笑,似乎天底下没有她忧虑的事。

看到这样的笑容,王羽的心情也随之转好:“我又没打市长,进不了监狱。”

米蓝笑容未变,她身后的汉子却变了脸色。

“你想打吗?”米蓝此时的笑容像不良少女,诱惑纯情少男犯罪。

“你这笑容,特别欠扁,你当市长,我或许真忍不住想试一次。”王羽一语双关,带着神秘笑容,转身离去。

盯着王羽的背影,米蓝笑意更浓:“高升,查查这人的资料。”

铁塔男应了一声,又道:“蓝姐,他好像知道你的身份。”

“正是好奇他为什么知道,所以才让你查。”米蓝已收敛笑容。

急救车到达,把海副局长接走,这场闹剧也落下帷幕。但是由此带来的影响,却刚刚开始。

第二天,王羽刚到达公司,就看到谢晓晓躲在角落偷偷的哭鼻子。

“怎么啦?谁欺负你了?”在业务第八科,王羽只认识这个女孩,自然关心。

谢晓晓一见王羽,哭的更厉害了:“咱们、咱们的订单被抢了……赵磊赵经理说,那个单子是他做的,只给我们一千块的补偿,让我们不要声张,不然要我们好看。”

“太过分了,实在太过分了……”王羽大怒,拳头紧握,严肃的说道,“一万块的提成奖金,居然只给我们一千块?不可饶恕。”

谢晓晓不哭了,怯生生的问道:“这不是重点吧?抢了我们的订单,才是最可恶的。那是我们的业绩,会记入个人业绩考评的。”

他们的对话已引起别人的注意,昨天见酒宴上见过王羽的人,纷纷对他报以同情。这事他们也遇到过,但最终忍气吞声,没敢声张。

“都给我好好工作,不打电话拉业务,闲聊什么呢?”赵磊突然走出办公室,冲大厅里的人嚷嚷道,“王羽,谢晓晓,你们两个进来一下。”

大厅里乱作一团,王羽和谢晓晓进入经理办公室。

“昨天下午我谈了一份业务,东城开发区新建了家罐头厂,你们两个去看看。能拉多少广告费,就看你们的本事了。”说着,赵磊扔给给王羽一叠资料,只是几张粗浅的宣传单,没有实质内容。

尼玛,你居然不提勃酒广告订单的事,连补偿也不提,太过分了。

王羽扬了扬手中资料,说道:“昨天下午勃酒……”

赵经理打断他的话,不耐烦的说道:“出去工作吧,年轻人办事,怎么拖拖拉拉的?10点钟,勃酒酒厂的杜老板约我签合同,我还要准备资料,没空和你们瞎扯。出去,出去!”

态度粗暴的把王羽和谢晓晓赶出办公室,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王羽的脸色不好看,谢晓晓却在担心另一件事:“我们要是做成了罐头厂的业务订单,是不是又要被赵经理抢去?”

“咱们谈成的业务订单,他一个也抢不走。呵呵,走,我们先下楼喝杯咖啡。”王羽拉着一脸不相信的谢晓晓,离开业务科。

赵磊透过玻璃窗,看到王羽二人离开,才露出一抹得意的冷笑,拿起电话拨通一个号码:“海总,事情办妥了。您放心,王羽在我手底下,一辈子也做不出成绩。呵呵,我懂……您瞧好吧。”

挂了电话,赵磊就喊来两名心腹,带着资料去客户洽谈室,等候杜仲到达。

杜仲得到了王羽的许诺之后,兴奋得一夜没睡着。今天肿着眼泡,就带女秘书来到鼎盛集团,准备签属正式合同,并预付三成款额。不为别的,光凭王羽是神医华三宝的弟子这个身份,这个合同就得签。

在服务小姐的带领下,杜仲刚要进入洽谈室,手机响了。

女秘书发现杜仲的脸色变得很愤怒,呼吸也急促粗重,就像他在自己身上快要发射前的症状。

“怎么了?”秘书担心的问道。她也关心这份合同的结果,因为昨天签意向书的时候,王羽透漏过,只要大家合作愉快,可以免费为杜仲治疗身上的隐疾。

杜仲黑着脸,挂了电话,恶狠狠的解释一句:“欺负王神医,就是欺负我,今天不闹个天翻地覆,怎么能表现出我的诚意?”

王羽若能为他治病,肯定能达到“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效果,关系着杜仲一生的“性”福。任何人敢阻挠、破坏这个订单合同,就是跟他杜仲过不去。

“杜总,里面请?”带路小姐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已经说了好几句,都没得到回应。

杜仲冷哼一声,黑着脸,进入洽谈室。

赵磊带着两名心腹,笑容可掬的迎到门口:“这位就是杜总吧?我是业务第八科的经理赵磊,欢迎欢迎。”

赵磊伸出了手,杜仲却把没灭火的烟头递到他手里。

“没找到垃圾筒。你帮我扔下,谢谢。”杜仲鼻孔朝天,一副目中无人的架式。

赵磊的脸顿时绿了,咧了咧嘴,想哭,但忍住了。不带这么欺负人的,找不到垃圾筒,你可以扔在地上嘛,干嘛把我当垃圾筒?

“呵呵,杜总毕竟不熟嘛,多来几次就好了。坐,来这边坐。”被人打了脸,还得陪笑,赵磊觉得极为憋屈。

“你是谁啊?我为什么要坐在这里?”杜仲又点了一根香烟,斜着眼睛,看也不看赵磊。

“杜总,你不是来谈勃酒推广业务的吗?你昨天已和王羽达成了签约意向,意向书还在我这里呢,你看……”

“那是我和王羽谈的业务,关你什么事?我和你不熟,我要和王羽谈。”杜仲喷云吐雾,一副不见王羽就不谈判的强硬态度。

赵磊直抹冷汗,真不知道王羽有何神通,居然从脾气如此古怪的杜仲手里拉来这笔业务。

“王羽他有别的工作任务,我是他的部门经理,和我谈一个样。”赵经理的声音有些颤,他的信心已经受到摧残。

“王羽他怎能这样?昨天和我约的事情,怎能爽约?不行,我要找你们公司的领导讨个说法!”说完,杜仲带着女秘书就往外走。

“别呀,王羽真有临时任务,你等一等,再等一会就有回来了……”

“不行,非见你们领导不可,太不尊重我们大客户了,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就在这时,行政副总裁冷艳陪着刚刚返回公司的总裁一行人,路过商务洽谈部,听到争吵,这群高层脸上都不好看。公司正在危机关头,不能再乱,稳定压倒一切。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冷艳面带冰霜,杀气森森的问道。

赵磊的冷汗瞬间就出来了,忙抢在杜仲头里喊道:“没,没事,和客户发生一点小误会,我能处理好。”

总裁刚从上海总部返回,被一群董事骂得狗血淋头,一肚子火气没处发,严厉的喝道:“能处理好怎么闹成这样?看看整个商务洽谈部闹腾得?惊扰到其他客户怎么办?”

“是、是……是我手下的一个新业务员王羽,和大客户约定了时间签正式合同,却有事不能到达,所以才让客户恼怒。我正帮着劝说,但效果不大……”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就有推卸责任的意味。

冷艳眉头一挑,有发怒迹象,但当着客户的面,她暂时忍下。

总裁也是不是简单人物,训过赵磊一句,算是给客户面子,就算对他极为不满,也不能当面发作,只道:“噢?那王羽不守约,怠慢了大客户,查明之后,按公司章程,严肃处理。”

“慢着!”杜仲一听,当场就恼了,颠倒黑白的话谁不会说?老子当年是这方面的专家!你赵经理不是要阴王羽王神医吗?行,今天老子先把你阴死,算是给王神医的一点见面礼。

----------------------------------------------

今天三更,求推荐票……

嗯,上三江了,这是俺的第一次……每个饲主每天有一票,去三江频道给《饲主》投一票吧。

投票的饲主,有机会获得极品宠物的骚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