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运狂仙

089 狐族之事

089 狐族之事

ument.write('

掌声响了好一会,那中年美妇终于起身来到了展翼面前,然后微微行了一礼说道:“展同学,不,展先生,刚刚奴家不知道你是世外高人,以长辈自居,实在对你失礼了。”

展翼本来还在享受大家的掌声,听了美妇的话,却忍不住愣住了,这转变也太大了吧,就因为接了那个胡俊一拳就成了世外高人了,不过他可不想让这里的人都对他客客气气的,毕竟他只是来客串帮忙一下,而且还不知道能不能帮上什么大忙。

所以在听了美妇的话以后,一阵爽郎的笑道:“奶奶,你千万别这么说,其实我跟媚儿乃是同学,本就应该在你们面前称晚辈的,而且我可不是什么世外高人,我是真正的大学生。”

“真的?可是你……怎么会修练的如此高明?”美妇似乎还有些不相信。

“唉……修练一途,虽然刻苦很重要,但有的人机缘天成,也未尝不可在短时之内就突飞猛进啊,而我就是那种机缘天成的人。”展翼轻叹一声道。

“哦,原来如此,难怪媚儿说你与众不同,既然是这样我也就不隐瞒了,展先生,我们想请你来是想帮我们对付一伙劲敌……。”随后美妇把事情的始末给展翼讲了一遍。

原来他们这支狐族称之为红狐一族,离开山中来到世间,乃是为了寻找上古狐族遗失在世间的宝物‘狐族真血’,因为只要有了狐族真血,那么狐族的修练者不但可以提高修练速度,而且还可以脱离妖身,成为真正的修真人。

但也是因为狐族真血,所以他们红狐一族与另外一支的黑狐一族成了对头,双方都认为自己才是上古狐族的正宗后代,所以虽然还没找到狐族真血,但却经常因为此事发生矛盾。

本来双方实力相差无几,虽然常打,但各自都并没有多大损伤,可这几天黑狐一族不知道在哪请来了三名神秘高手,几次对他们的人展开追杀,已经让他们死了两名高手,而且还向他们发出挑战,要在今天晚上一决胜负,并且放下话来说输的一方向胜的一方称奴。

这本来在修真势力之间也很常见,但关键就在于现在对方得到了神秘高手的帮助,力量猛然增强不少,所以他们根本没有把握战胜对方,这才让大家想办法,而胡媚儿则是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展翼。

展翼听了美妇的讲述,脸色也变得郑重起来,他知道现在他要对付的就是那三名神秘高手了,而能让这些人如此顾忌的高手,怎么可能简单的了呢,想到这里展翼看着美妇问道:“奶奶,你知道对方三名高手的境界吗?”

“这……应该有两名在炼虚境界,一名在金丹境界。”美妇不太确定的说道。

“奶奶,今天晚上跟他们打是吧,这样吧,我再去两个帮手来,到时候一定帮你们打赢。”展翼自信的说道,他知道这种境界的三名高手,如果单靠他自己是没什么戏了,但如果加上莫麟和陆虎两人帮忙,再有他身上的软甲和索妖绫到时候想输都不太容易。

“行,那我就代我们红狐一族谢谢展先生了。”美妇看着展翼自信的样子,心里宽了许多,以她的认为只要展翼出手就应该能解决所有的事情了,现在还要去请帮手,那怎么还可能失败呢。

而其他人这会对展翼的态度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修真界本来就是强者为尊的世界,不管是人妖神,皆是一样,所以在见识了展翼神乎奇技的表演之后,都已经把他当成了天纵奇才的高手。

特别是胡媚儿的父母更是在送展翼出门的时候一个劲拉着他的手说:“展先生,你和媚儿也算是朋友了,以后有什么事一定别见外啊。”

展翼一阵苦笑,随后告别了众人去找莫麟和陆虎了,当给两人把事情说清楚之后,莫麟和陆虎都高兴坏了,在他们看来学校虽然泡妞方便,但打架的机会太少了,所以现在有跟高手对战的机会哪里肯放过啊。

展翼见两人同意,很快让他们收拾好战斗物品,然后直奔胡媚儿家的别墅去了,到了那里之后,那里已经准备好了晚饭,美妇一边让大家吃饭一边把双方对战的具体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双方约在晚上十二点在N市郊外的十里坡见面,以五场定输赢,前两场双方各出高手一对一,第三场开始变成三对三,四对四,五对五,五局三胜,而双方可以各展手段,而且每个人都不限上场次数,

说完之后美妇又确定了一下他们这边准备出战的人选,毕竟这种挑战不是儿戏,输了就要给人家当奴才,受人差遣,所以必需要有充分的准备。

而她第一个确定的人就是展翼,而后又找展翼商量了一下,展翼自然是把莫麟和陆虎都带上了,而后他又根据美妇提供的人选名单感觉了一下他们的能量程度,最后确定了出战的人。

众人听了也没什么意见,很快吃饱饭稍事休息之后,就一齐杀各了郊外的十里坡。

而这会正值半夜,郊外月朗星稀,也正有一群人等着他们呢,只是到了十里坡的时候,展翼凝神感觉了一下,却发现在不远处的草丛里似乎还有能量波动。

这让他心里一震,这样的现象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对方除了站在这里的人,还有其他埋伏,而且埋伏的人数还不少,最少有二三十名。

他想上前告诉那领头的美妇,但想了想又忍下来了,他知道现在对战在即,如果他真的在这一会告诉大家这种消息,那只会让大家心思浮动,影响后面对战的发挥。

展翼心里暗暗算计着怎么才能对付那些埋伏在暗处的家伙,而前面的美妇也已经跟对方搭上话了。

“咯咯,胡三娘,你果然守信,时间不早不晚啊。”先说话的是对方一个看似头领的女人,长的身材玲珑,艳媚至极。

“呵呵,胡春丽,你来的倒是挺早啊,看来是迫不及待了啊。”中年美妇听了也不甘示弱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