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的德鲁伊

209 兵马未动军情先行

209.兵马未动,军情先行

,军情先行

“啊,谋杀!”,“噢,上帝啊!”,“白晃快躲!”,“昂——”

一时间人仰马翻,场面乱成了一锅粥。

等到女骑手好不容易安抚住自己的马,回头看过去的时候,白晃还捂着自己的胳膊,满脸痛苦地翻来滚去。

这下就算她再怎么敌视白晃,也不由得乱了阵脚,满脸紧张地欲言又止。

“白晃你怎么了!”,“晃哥你没事儿吧!”

夏科长和小金两个,算是一群人里面最紧张不过的了,见白晃滚在地上,脸色老早就变了,又是紧张又是惨然地直扑过去。

“没事儿,就是摔下来的时候,好像把胳膊给弄折了。”德鲁伊明明一点儿事情都没有,却硬是挤出了满头汗珠,不知内情的人看了,保管会明白什么叫感同身受。

光是那种死死咬着牙的模样,就让人无法直视啊。

“这位小姐!我会向组委会裁判组提出起诉,控告你蓄意伤害竞争对手!”白晃咬牙强撑的摸样,就像一把锋利的手术刀,把夏主任的心割得支离破碎。这么多天相处下来的交情,以及自己职位进步的渺茫,让这位代表团官员,霎时间就忘记了柳朋的交代,变得愤怒无比:“如果还让你这种人留在赛场上,那简直就是对奥运的侮辱!”

如果说一开始的私人赌约,训练场官方还能听之任之,那么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就没人能忽视了。

眼瞅着才崩个屁的工夫,四五个西装革履的老外,也不知道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窝蜂涌到出事地点,把白晃三人和女骑手隔开,不停地说好话解释。

尤其是已经进入暴走状态的夏科长,一连上来了3个大胖子,才把他和女骑手隔开。

“算了,老夏,现在说这些没用,我先去找个医生检查一下,看看到底有没有骨折。”

白晃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全是谦谦君子的大度,让旁边围观的酱油们,在感慨之余,也不免又侧眼看向那个女骑手。

各种神色不一而足,但相同的是,都带上了一丝警惕和鄙薄。

“嘿嘿,跟哥哥我耍心眼儿,你这不是找死么?”白晃在心里头奸笑着,但一点儿都没影响他继续表演。

德鲁伊一直攥着的左手心里,是一颗黄橙橙的铜口子。

这显然不是他的东西。

那么来源就只剩下了一个——莫名其妙来找茬儿的女骑手身上。

白晃使用了野性沟通的技能,故意让那小娘皮的大马来咬自己,就是为了制造混乱,然后浑水摸鱼弄点儿随身物品回来。当然,他不是想要给这个敌视自己的家伙,扎个小纸人然后拿去跑缝纫机,而是为了找到这人的住所。

用途不一样,不过从目的性来看,倒也算是殊途同归。

……

奥运村中国代表团的临时医务室,白晃废了老大的力气,才打消了夏科长向上汇报的念头。

“我说,你小子不会是看上那个外国妞了吧?”夏科长满脸恨铁不成钢,语重心长地劝慰道:“你现在年纪轻轻又有钱,等马术比赛结束了,肯定还能出名!到时候找什么样的女孩子找不到?何必单恋一支花,而且还是心肠这么歹毒的女人……”

这个,这个……

兄弟我感谢你的好意了,但要论到心肠歹毒,其实咱也不差的。

白晃一副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的样子,冲夏科长连连摆手:“打住打住!我说你到底是体育局的小科长呢,还是居委会大妈?这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我现在郑重申明,哥哥我一点儿都不喜欢大洋马!”

“真的?”夏科长还是一副将信将疑的模样。

“爱信不信,不信拉倒。”白晃懒得纠缠这种话题,干脆话头一转:“打听出来没有,这两个家伙怎么回事,莫名其妙就来找麻烦?”

“我刚刚问过了,这女的叫薇玛裴娜,是英国本土选手。去年还没有什么名气,但今年短短一年的时间里,就火速崛起了,算是一个英国国民偶像……”听到白晃问起,夏科长就把自己调查到的情况,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怪不得,刚才那些马场的管理人员,完全是在拉偏架嘛!搞了半天是他们自己人。”白晃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一个小疑点解开,更大的疑点扑面而来。

像这种拥有很高人气,又是本土作战的东道主选手,干嘛莫名其妙跟自己过不去?

另外还有一点,这女人也是忽然出现的马术选手,以前籍籍无名,眨眼间就一飞冲天……

这种很不科学的进化史,让白晃想到了一个人——就是白日光他自己。

难道这厮也是个德鲁伊?

看起来不太像,如果真是异能者,还能被自己阴了她的马?

“既然都有了这样的身份,为什么还要来找我的麻烦?总不会真像她自己说的一样,是为了什么不让马匹受伤害吧?”白晃咂摸咂摸嘴,很是不解地抬起头:“要是我的马真不行了,她应该高兴才对啊!这女人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活雷锋嘛。”

“这我就不明白了,不过从其他国家的选手那里听说,这个女人虽然骑术很好,但心眼不怎么样,对于技术好的骑手都很敌视。”夏科长讲着讲着,就开始津津有味地八卦起来:“就在前天吧,上届奥运会冠军,德国的叫什么什么冯的一个老家伙,也是跟她发生了一些冲突。”

“靠,顶风臭十里,人嫌狗不爱啊!”白晃一听就乐了。

“那倒不至于,就算全世界都讨厌这个女的,最起码英国人还是喜欢的,毕竟又年轻又漂亮,骑术又好。”

……

两人扯了一通后,白晃的推拿理疗也正好完成。

装模作样的活动了一下胳膊,德鲁伊咧开嘴,抓着乒乓球队队医的手,一个劲儿地摇晃:“谢谢谢谢,真是活神仙啊,感觉比没摔以前还要舒服。”

他这种矫揉造作的夸张态度,让那位队医一个劲儿直犯嘀咕,自己的推拿技术,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这个事情就这么算了,以后我去马场就老老实实练习,什么事情都不干!”

白晃拍着胸口打了包票后,又冲小科长说好话:“反正我的领队是你,什么事情都是你一句话的问题,就让我出去逛一下吧,绝对按时归宿!”

“不行,你又要去干什么?”夏科长顿时如临大敌。

“瞧把你吓得!”白晃撇撇嘴,然后讲明了自己的目的:“是去看看我几个朋友,从国内专门跑来支持我的!”

又说了一篓子的好话,险些连口水都讲干了以后,夏科长最终才勉勉强强点了头。

就跟他最后坦白的一样,就算自己不松口,白晃也一样会无视纪律。

“识时务者为俊杰!”白晃比划了一下大拇指,掉头就往奥运村外面跑。

……

吗的,这些王八蛋不是说了,qq24小时在线嘛,怎么没人?

一边骂康尔书他们不守信用,一边在泰晤士河的桥头来回踱步,时不时看一下手机上的时间。

不过好在他第一次出国,就算是普通的街景,在白晃看来也别有一番风味,再加上来来往往的人群里面,经常有靓妞好奇地望过来,而他也忙着抛媚眼互动,时间倒是不难打发。

“老白,挺自在的啊,这都第几匹大洋马了!”

就在白晃又冲一个大妞摆了个pose后,他头上的二楼露台,忽然爆发出一阵猥琐的狂笑。

康尔书卫小鹏正在捧着肚子,大口喘气,而陈淼虽然笑得没那么夸张,但也一脸大有深意的表情。

“王八蛋!”

不由分说跑上去,先给这些家伙一人一拳头后,然后又点上了烤牛排鱼子酱,开始大快朵颐。

“吗的都是老康你,非要在这里喝咖啡!找一家不卖正餐,只卖咖啡的店子多好?”负责此次埋单的卫小鹏破口大骂。

“行了,你们别吵了,有个事情要拜托一下,非常重要!”吃饱喝足,白晃立马变了脸色,比地下党员还严肃。

“什么事情?”大概是很少看到白晃这么认真,几个人彼此对视一眼,齐刷刷把脑袋伸过来。

“就在中午……”

白晃描述了一遍,众人好奇。

“那个女的……”

白晃接着讲下去,众人不忿。

“所以我想……”

白晃道明了目的和打算,众人一副为难的模样,不过最后还是狠狠点头,表示会用实际行动,来支持德鲁伊的调查。

……

第二天,白晃哪里都没有去,而是逗弄了一下奥运村周围,安保部队的警犬,然后来了个野性沟通而已。

紧接着是能力反馈,轻而易举获得了狗鼻子的能力。

有了这个能力,白晃几乎没花什么工夫,就找到了那个薇玛裴娜的住处。

看着这一栋位置绝佳,不论通往什么地方都无比方便的小楼,白日光顿时就不忿了——他娘的,自己人就住有单独淋浴的房间,真是一群不讲礼貌的王八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