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的德鲁伊

371 座上冰

371座上冰

几轮觥筹交错之后,气氛倒是愈发热烈起来。

吴长盛和泰乌听得懂中文,但是不会说,只能偶尔蹦几个最基本的常用词,譬如谢谢、请、干杯这一类。

而塞耶丹瑞的中文,那就叫一个地道了,要是这家伙去了国内,保管不会被人当作是外国人。

再加上还有杨浩明,临时客串了一把翻译,倒也让白晃不觉得有啥不习惯。

而上午的那场突**况,在众人的解释下,白晃也很快就弄了个一清二楚——交火的双方,居然都是独立第三军的成员,只不过其中一部分反水而已。这一小撮人以白晃见过的波沙若为首,是新民主军潜伏在独立军内部的叛徒。

嚓,到处都有无间道啊。白晃啧啧感慨,他觉得那个什么新民主军里面,一定有共*产*党*人,要不怎么能把策反这种事情,玩得如此熟稔呢。

至于以波沙若为首的二五仔们,其根本目的倒不是吴长盛和泰乌,而是杨浩明。

“嗯?他们费尽心思安插下内鬼,就是为了老哥你?我猜,你一定是骗了人家老婆对不对?”德鲁伊咧咧嘴,冲杨浩明挤眉弄眼。

杨浩明眼睛望天,显然对白晃的低俗想象力很是无语。

“哈哈哈,不跟你开玩笑了。”德鲁伊嘿嘿奸笑两声,收起了自己的无赖模样:“很不错的计划嘛,借刀杀人。就是老哥你躺枪躺得太无辜了,简直是躲在地下室也要躺啊,这尼玛子弹都从通风口飞进去了。”

躺枪是啥意思,塞耶丹瑞对这个中国的网络词汇不大明白,但借刀杀人他听得懂。

于是大肚腩眼睛一亮,冲白晃点点头:“白先生,看来你也看穿了新民主军的那些鬼蜮伎俩啊?”

这有啥难的?

白晃很想嗤之以鼻,无非就是安插两个内应,让这些家伙找机会弄死杨浩明。人为制造出“独立军狗胆包天,残忍杀害中国投资者”的事件而已。虽然国家在对外政策上,主要以“严厉谴责,郑重声明”为主,属于典型的嘴炮作风。可要真出了大商人翘辫子的事情。那就肯定不会轻拿轻放了。

而且最重要的问题是,缅北紧挨着云*南*省,就连现如今的缅甸果*敢地区,其实也只是名义上的外国。那边从民族到政*权。基本是北*京说了算,说话是汉语,货币是软妹币,就连手机,也是中国移动的信号。

在这种前提下。如果缅北发生了中国投资商被残暴杀害的事情,国内怎么可能不追究?

千多人的武装团伙,缅甸政府军难以彻底解决,可拿给中国边防部队,一次快速突击就能完事儿,到时候独立军全体死翘翘不说,连冤屈都没地方说理去。谁让从表面看,是他们的人杀害了中国投资商呢。

而独立第三军一旦覆灭之后,新民主军就可以大摇大摆地重新回来。

真正是一枪不发。就把自己的对头坑了个彻底。

想出这个法子的人,不算有多聪明,但一定是坏得流脓,酷喜阴谋诡计的那种。白晃甚至都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觉了,这样的家伙才算是坏人嘛。打打杀杀什么的,太没技术含量了。

当然,杨浩明肯定不会喜欢这家伙。

又是几杯酒下肚后,塞耶丹瑞说着说着。就把话题扯到了对新民主军的声讨上面:“白先生,你也亲眼看到了。他们那些新民主军,全都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人。留着这种人在缅北地区,实在是贵国商人的不稳定因素啊。”

神经病,哥哥我又不是做生意的,这话你跟杨大阔佬说去嘛。

感觉到对方话中有话,白晃也就不搭腔,自顾自大快朵颐。

见白晃在那儿装傻充愣,塞耶丹瑞眼珠子转了转,又看向杨浩明:“杨先生,您觉得呢?”

杨浩明现在很想说:“他们是不是不择手段我不管,可俺的种植园和原木期货,你倒是还给俺啊!”

但他毕竟是个生意人,生意人跟政客一样,很讲究说话艺术,所以阔佬呵呵笑了笑,表示赞同之后,又委婉地转移了话题重心:“丹瑞主席说得对,那些人表面上看是要对我不利,但实际上却是想陷独立军于不义,心思太恶毒了。要真被他们得手,我这一条老命不算啥,但贵军可就洗脱不了污名了啊,真是想想就觉得后怕。”

阔佬也是话中有话——要不是白老弟,你们就是个人人喊打的命,难道还不意思一下么?

“的确是这样!”塞耶丹瑞重重点头,然后看向白晃:“白先生,你看,为了保证您的同胞在缅北的安全,你是不是可以,略微对我们独立军伸出一些援手呢?”

辣块你个吗吗,你这厮倒是很会算计啊。

白晃在心里暗骂一声,对方屁股刚撅起来,他就知道要拉什么屎了。

德鲁伊心中的不爽油然而生,脸上的神情也略微僵硬起来:“我倒是想,不过我一个小年轻,完全是有心无力啊。”

“白先生说笑了,你是我们的贵客,怎么可能让你出力。”塞耶丹瑞笑得格外做作,用政客特有的伪善表情,不住地捧高白晃:“我的意思是,您能不能,把您那位朋友介绍给我们独立军认识一下?至于其他的问题,绝对不会再麻烦白先生。”

上午回到军营后,他就跟军队司令吴长盛和总参谋长泰乌密谈过,按照两人的说法,他们之所以在突然袭击中,还能全身而退,完全是白晃那位朋友的功劳。而从事后的交火现场来看,那位神秘的强力角色,要么是出动了精锐特种作战力量,要么是动用了压倒性的武器和火力,譬如武装直升机。

不管是哪一种,都是他们独立军所急缺的资本。

而只要能和那位大佬搭上线,说服他帮助自己,新民主军就肯定完蛋。至少,也会被打的元气大伤,短时间内不再能威胁到独立军。

听了塞耶丹瑞的话,白晃在心里使劲儿冷笑。

对方的打算,果然一如他预料的那样。耸耸肩膀,德鲁伊做了个很遗憾的表情:“我那位朋友性情很怪癖,有时候一言不合就要杀人,就连我也很少找他。这次要不是为了杨老哥的事情,我肯定不会麻烦他的。”

可塞耶丹瑞却跟狗皮膏药一样,死死粘着不放:“白先生的朋友果然尚义任侠,我想,我和他肯定聊得来。”

白晃无语了,他只能说,这个什么丹瑞主席,不要脸的功夫也修炼到了一种境界。

连乱杀人都可以解释为尚义任侠,德州电锯杀人狂听了一定很高兴,会把这厮引为知己。

再次呵呵讪笑两声,白晃直接出了个难题:“你非要见他也行,不过这家伙从来不出国,你要见他,就得去中国那边。”

就在塞耶丹瑞将信将疑,思忖德鲁伊这话,有多少可信度的时候,白晃又瞟到了杨浩明,后者显然是有话要说,可又插不上嘴,别提有多着急。

心念一动,白晃不等塞耶丹瑞开口,又补充道:“而且这次我请朋友出面,一开始,本来是为了种植园和原木期货的问题。这两个问题要是没解决,我朋友肯定不会高兴。”

他娘的,哥哥我救了你们两条人命,还免去你们遭受各方打击的苦bi命,不说感谢也就算了,反倒趁机提要求?

这个世界上,怎么能够有比我还无耻的家伙?

白晃没有正面回答,但也相当于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第一,先把杨浩明的种植园解封,扣押的原木还回来;第二,要见人就自己去中国。

“杨先生的那些都是小事,种植园和柚木料,我们只是暂时代为保管,只要查明没有问题,马上就物归原主。至于白先生的朋友嘛,难道白先生亲自出面邀请,他也不能屈尊走动一下?”塞耶丹瑞沉吟了片刻,才慢悠悠回了话。

“这个,丹瑞主席,我的种植园和柚木料能有什么问题?”杨浩明强撑着笑容,觉察到不对味了。

按道理讲,白晃今天可是帮了独立军一个大忙,说是有再造之恩都不为过。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他提出的条件不过分,独立军方面无论如何,都不应该驳了他的面子。

但是现在,说的不好听一点儿,塞耶丹瑞的做法,简直跟白眼狼也没啥区别。除了没有反咬一口,简直就是把“忘恩负义”这个词,给肆无忌惮地挂到了脸上。

塞耶丹瑞神色如常地笑了笑,不急不缓地摆摆手道:“杨先生不要着急嘛,你既然是做柚木生意的,肯定也知道,现在缅北地区的柚木盗采情况很严重。身为独立军政府的主席,我有义务查清楚任何一批柚木料的来源,你说呢。”

杨浩明顿时就有些急眼,对方这么说,简直就是安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

他刚想反驳回去,就见白晃向自己使了个眼色,用同样慢悠悠的语气开口道:“我出面亲自邀请?呵呵,不知道丹瑞主席,能不能给出一个让我出面的理由?我们好像也不怎么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