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的天才杀手

第369章 总攻之前(二)

第三百六十九章 总攻之前(二)

进攻之音一落,黑霖便拔出了令箭,一道光芒顿时从那竹筒中冲出,冲上半空之上,爆竹般的四散开来。

围绕在城主府四周的黑衣杀手,在看到那光芒的第一时间,便都拔出腰间那明晃晃的短刀,一跃进入了城主府的墙内。

第一排的黑衣杀手训练有素,一跳进城主府,便从背后将成为口给封住,手中的短刀瞬间从背后插入了巡逻兵卫的心脏,顿时,一排排的兵卫倒地。

在将最外围的巡逻兵卫搞定之后,黑衣杀手们开始隐匿身形,只要是能够遮挡身体的建筑物、花草、树木都行。

看着满地兵卫尸体的那些巡逻过来的兵卫,顿时大惊,还没反应过来,便再次被隐藏在建筑物和花草树木中的杀手,卡擦一声,依葫芦画瓢的干掉。

李凌和黑霖跃进城主府内,看见这群平时加紧练习的杀手,都手脚麻利,倒是感觉到心中一阵踏实。

但这里毕竟是城主府,戒备森严,杀了人,不被发现,那简直就是不可能,所以,很快,城主府内各个部门的兵卫长,便召集起了大量的兵卫,向着最外围排兵布阵而来,势必要将那些入侵进来的黑衣人一网打尽。

城主府本身便是四方府,从外围向内逼近,每向内推进十米,便会有大量的兵卫被杀掉。同时,也会有一些杀手被无数的长矛给刺成刺猬,全身窟窿。

李凌看着双方已经厮杀起来。兵器碰撞的声音乒乓直响,顿时满地血腥,场面惨烈。简直堪称战场。

杀手一百多,兵卫一千多,在数量,兵卫绝对占优势,但是论起素质,还是杀手比较强悍。

李凌拉住黑霖的手,在黑霖的耳边道:“我去找叶飞。你暂时先在这里帮助这些杀手兄弟,一起干掉他们。”

黑霖反抓住李凌的胳膊,眼神中有着一丝的担心。道:“你一个人去,我怎么放心?”

“有什么不放心的?我打不过,难道不会逃啊。”李凌给了黑霖一个自信的眼神,黑霖咬住嘴唇一会。才慢慢的放开手。李凌拍拍黑霖的手掌,便转身向着中院而去。

一路之上,李凌都是施展的燕子归巢的轻功,在人群之中快速穿梭,将那兵卫手中的长矛,全部打落,随后便听见一声声的哀嚎之声,原来是李凌在震落那些兵卫手中的长矛时。也带了真气,将对方的虎口给震裂。暂时让他们丧失战斗力,无法战斗,好免除不必要的伤亡。

在一阵轻功飞跃,李凌只是十步,便已经在几百米之外,很快便看到了中院的大门,门口守备的是还算精良的兵卫,都有着接近于城域王级的实力,但是,这些城域王级的实力对于李凌来说,和普通的兵卫实在没什么区别,李凌的实力高出他们太多了。

李凌身形一动,那兵卫也是怒吼一声,持着长枪,冲了过来,准备给李凌致命的一击,李凌人影一闪,便已经到了兵卫的身畔,手指在那两柄长枪之上轻轻一弹,只听扑哧一声,那两柄长枪直接被震成了两截,兵卫也是惨呼一声,手指骨全部碎裂,估计是再也无法拿枪了。

在干掉了门口的兵卫之后,李凌一掌击在大门之上,顿时大门被破,轰隆一声在掌力一发之后裂开。

李凌走了进去,看见五十六人的兵卫,持着长枪冲了过来,将李凌的去路封死,李凌微微一叹,气运丹田,双掌一挥,一股绝强的力量扫向这五十六兵卫,巨大的真气流,如同巨浪一般,将五十六给推的跌倒在地,在地上翻滚,哀嚎不断。

李凌拍拍手掌,微微一笑,看着眼前倒下的兵卫,便从侧面飞了过去,当刚好走上桥来,背后一股极强的气流压制而来。

“小子是谁?尽管闯进城主府中院。”一声巨喝传来,一个穿着铠甲的男子,手持一柄四尺大刀,对着李凌的后背脊梁骨便是一阵猛砍而下。

李凌眯眼一笑,赫然转身,拇指和食指捏住砍下来的刀势,李凌正眼一看,那厮赫然就是当初带领着大量兵卫将酒楼围住的木闲统领。

木闲统领本身也算是有城域圣级的实力,但是由于实力不如五大总护,所以,落得个只能够当个统领的份,但这家伙虽然不比五大总护那么厉害,但是也有一点小小的实力。

李凌手腕微微一翻,顿时那柄四尺大刀,砰的一声就像是玻璃一样,被李凌硬生生的给掰断了。

木闲手臂一震,差点就脱臼,拿捏着刀柄,被那股余劲弄的是噌噌的后退了好几步,才稳稳的站住。

“你……你是那日在酒楼里的人。”木闲认出了李凌的面貌,指了指李凌惊讶的道。

“哦……荣幸至极,没想到,你还记得我。”李凌哈哈一笑的道。

木闲扔掉手中断掉的手柄,声音雄厚的道:“你来城主府,就是为了大闹一场么?如果只是为了大闹一场,小子,你的目的达到了,还不快快滚蛋,如果还有其他别的事情,恐怕你今夜没命离开。”

“哈哈,不好意思,我还真有其他别的事情,比如杀掉城主叶飞这类的事情。”李凌嘴角挂着一丝邪恶的笑,倒是让木闲都毛骨悚然起来。

木闲强打精神,让自己不要害怕,不要恐惧,但自己的身体却在一步步的后退,等待着兵卫的后援。

“小子,你不要嚣张,一会叶城主来了,你想走都走不了了。”木闲耳朵不断的听着背后是不是有兵卫赶来,果然很快,那边的兵卫在听见这边的动静后,都集中过来,木闲退到兵卫的后边,一声令下,那些兵卫便整齐的将李凌围住。

李凌站在人群中间,看见眼前那些长枪都直直的对着自己,倒是觉得很可笑。

“给我将他刺成马蜂窝。”木闲一声令下,那些兵卫齐声巨喝,便将长枪向前一送。

李凌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眼眸赫然一阵冷光闪出,一股强大的气势,顿时将刺过来的长枪全部震的断裂。

看着散落了一地的长枪,那些兵卫都惊恐的往后退去。

“不要以为我不会下杀手,若是你们再阻挡我,休怪我收下你们的小命。”李凌一指点出,一招千钧之力,顿时击出,木闲还没反应过来,手掌前拍,顿时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自己的手掌被一股莫名的气,给击的穿出了一个血洞。

木闲吃痛的抱住手掌,额头都渗出汗来,心中对眼前的这位可怕的男子感到惊惧。

“若是谁还敢跟来,下场就和他一样。”李凌双臂一展,便施展燕子归巢,向着天心殿飞了过去。

来到天心殿,李凌一掌拍开大殿的门,天心殿内,除了一片黑暗之外,倒是没有其他别的人。

“叶飞这厮到底去了哪里练功?”李凌将天心殿里里外外都搜查遍了,也找不到叶飞影子。

李凌一掌拍在金椅之上,顿时凹陷下去一块手印。

“对了,去找叶飞的儿子,叶澜天这厮。”李凌想到这里,便离开了天心殿,向着北苑而去,叶澜天住在北苑,此刻北苑已经乱成一团,暗夜杀手和叶城城卫打成一片,双方死伤都很惨重。

北苑大门之处,一个华服男子偷偷的溜了出来,被李凌半路撞个正着,李凌心底哈哈一笑,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李凌一个追了出去,拦住了那华服男子的去路。

这华服男子一阵惊愕,瞪大双眼的看向李凌,赫然间有种十分熟悉的感觉。

“是你……”华服男子真是叶澜天,曾经和李凌抢火麟鹿的那个人,叶城主的儿子。

那华服男子一见是李凌,顿时吓的直往后退,当初因为抢火麟鹿的事情,叶澜天曾经派遣过一些杀手去杀李凌,但都被李凌击溃了。

“哟,这不是叶公子么?怎么了?准备上哪里去啊?”李凌嘴角挂着一丝笑容的道。

“你……你不要过来啊,再过来,我可就不客气了。”叶澜天抬起双臂不断的比划着。

“我不过去,是你要过来。”李凌伸出手掌,将气向内吸,顿时叶澜天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强大的气给卷住,不由自主的向着李凌靠了过去。

“不要……不要。”叶澜天虽然想要挣扎,但是身体已经悬空起来,向着李凌飞了过去。

李凌一把抓住叶澜天的颈项,举了起来,呵呵笑道:“叶公子,你的父亲去了哪里?可否告知在下?”

“我不……不知道。”叶澜天艰难的答道。

“不知道么?那太可惜了,你的小命估计就要因为这一句不知道而完蛋掉。”李凌手上用力,叶澜天顿时觉得喉咙被捏紧,喘不过气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