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妹妹武则天

第5章 狂欢

第五章 狂欢

(新书上传,

云州城十二大街边,广告牌上的电视正在放映着吴元的『裸』奔。一阵阵的欢呼加杂着叫骂,观众的情绪都很激动。

“乒!”一只酒瓶砸在了电视屏幕上。

一个大汉挥舞着粗壮的胳膊,对着注视着自己的人群喊道:“这样看有什么意思,大家一起去找那个混蛋!”

“你叫什么名字?”

几个小**用刀拍着一名中年人的脸,将他全身值钱的东西一抢而空。

“我叫赫连勃勃,放了我吧,我身上就只有这么多的钱。”

为首的小**点了点头,正准备收工的时候,他突然看了看路边大楼上的广告电视,那里正在播放着吴元『裸』奔的镜头。他嘿嘿的一笑,然后所有的小青年都笑了起来。

他们想到了一个很有趣的游戏。

在刀子的威『逼』之下,那名叫做郝连勃勃中年人被剥了一个精光。一拳打在赫连勃勃的右眼上,小**的语气突然变的冷厉:“快去『裸』奔!”

“『裸』奔?”

可怜的中年人发出了不相信的质疑,但是这小小的反抗立刻召来了左眼上的一拳。

“哈哈哈,对,就是这样。快去『裸』奔,要是让我们追到了,我们就捅死你!”

另一个小**笑嘻嘻的说道,“你现在的样子就象一只熊猫,哈哈哈!”

“数到三,我们就开始追赶你,一、二……”

那名中年人虽然胖的就像某种过年就遭灾的动物,但是『裸』奔的速度却是极快。他飞速地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惊慌的样子让小**们感到了发自内心的快乐。疯狂的笑声从口中发出,他们互击着手掌:“大家继续找肥羊,警察现在没有心情管我们。抢完了大家就将他们剥一个精光,让他们『裸』奔好不好?”

云州城东四大街。

挂在高楼上面的电视屏幕正在播放着吴元『裸』奔的场面——虽然他暂时逃离了警方的包围圈,但是天上的直升飞机却一直跟着他的脚步。

一群示威者和维持秩序的警察发生了冲突,冲突很快的变成了拳脚相加,一涌而上的示威者凭借着人数的优势将警察全部的制服。不知道谁大吼了一声,那些人开始剥着警察们的制服,不到一会儿的功夫,十来个光溜溜的屁股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失去了制服的警察们被那些人们赶着在大街上狂奔,无数的脑袋从两边的窗户上冒出哈哈大笑。

这里发生的一切,迅速地被敏锐的记者们发回了电视台。

看着那些平时衣冠整齐、英武威严的警察们变成了光屁股,无数的人笑翻在电视机的前面。这只是开始,很快,更让观众畅怀大笑的镜头出现了。

那些在路边拍摄的记者们没有注意到,意犹未尽的人群已经处于了高度的亢奋状态,他们如同饿狼般血红的眼睛四处扫『射』,很快的发现了这群无冕之王。于是,蚂蚁一样的人群向着这里涌了过来。

被扔到地上的摄像机忠实的将后面的转播到千家万户,人们从电视上可以清楚的看到记者们那惊慌、无助、祈求、羞愧的神情。

刚才还在幸灾乐祸的记者们全部被剥的一丝不挂,云州城里面又多了十来个光屁股。每个人都用手捂住了那个地方,害羞的表情好像才被凌辱过的少女。

情况开始混『乱』了起来,接下来的情景从天空中电视台摄像机中就能够看到,疯狂的人群开始剥着任何进入他们视线的人类的衣服——直升飞机上的解说员用着一种同情的语气解说着下面的情景,但是其中的笑意谁都能听出。

云州城,作为大唐帝国最繁华的城市之一,它有着无数值得骄傲的地方。但是它从来没有象今天一样成为所有人瞩目的焦点,从今天晚上开始,它又多了一个新的外号。

真正的狂欢开始了。

整个城市里面都陷入了混『乱』,无数的人群从大街小巷里面涌了出来。他们一个个挥舞着棍棒,寻找着那个叫着吴元的男子,而更多的人,却是为了感受那种疯狂。

一种叫做『裸』奔的活动在这个城市里面如火如荼的展开了,每一条街道上面都能看到**的人体。现在只要看到对方不顺眼或者是太顺眼,冲上来的人群就会将他剥光让其『裸』奔。

城市里面高官成了最好的目标,街道上没有一个女孩。市长早在大事不妙之前乘着直升飞机逃离了被人群包围了的家,而那些反应慢或者是坚守工作岗位的官员们则很快被拉出来剥光。

街头警察已经不敢维持秩序,他们唯一的念头就是脱下身上的警服。

他们并不是不勇敢,蛮横的公牛们面对着成千上万的野兽他们也会尽忠职守。但没有人愿意被人脱光了在大街上游行,更何况还有电视直播!

洪水般的人群肆虐着整个城市,微薄的警力起不了任何的作用。警察们苦苦地向着军方求助,但是对方却总是大笑着告诉他们还没有准备好。

弟兄们,请坚持住!记得不要被强|『奸』!

军方用惋惜的声音告诉苦苦挣扎的警察弟兄们,他们的直升飞机都在大修,防暴车没有汽油,他们的长官因为笑破了肚子无法下命令,士兵因为恐惧云州城的混『乱』,所以只能原地待命。

于是警方不得不看着情况一步步地恶化,乃至崩溃。

没有人敢使用武器,全世界都在看着云州城。

警方曾经将三百人的防暴队伍投入了南大街,企图解救被围困的市『政府』发言人刘自然。但是这支声名显赫的队伍如同一杯水泼入了熊熊的烈火之中,他们的光屁股和市『政府』发言人刘自然的『裸』体一起上了全世界的屏幕。

大街上面已经没有一名警察了,来不及脱下来的警察早就被冲上来的人群剥的精光在路上『裸』奔。整个城市里面没有任何的人出来维持秩序,所有的人都在狂欢。

天台上,闹市中,月光下,无数的**的人体在扭动、在狂奔、在狂欢,那些**的人们开始了自己的反击,他们开始攻击着那些还穿着衣服的人们,他们要将那些穿着衣服的人变的和他们一样!

欧洲联邦电视台、美洲自由电视台、非洲第三电视台……全世界所有的电视台都紧急的停止了正常的节目,云州城的『裸』奔已经成为地球人关心的头等大事,越来越多的卫星被新闻机构紧急租借、调动到云州城的上空。

无数心脏病突发的病人被送入了医院,他们被推入手术室的时候还在狂笑。医生手上的手术刀都拿不稳,心思都在电视上面。

大唐帝国的某一个城市突然发生了停电,全城的电视节目立刻中断。愤怒的群众冲到了供电站,将里面大大小小的职工全部剥光拉到大街上面游行。

欧洲有的城市已经出现了『裸』体的游行,越来越多的人一丝不挂地走上了街道。

……

在电视直播的鼓动下,一个又一个的城市接连出现了或大或小『裸』奔的场面。整个地球上这一刻『裸』体的人比历史上所有时刻都多,疯狂的人们喊着“『裸』奔有理,**无罪”的口号冲出了自己的家。

越来越多的城市陷入了一种疯狂,而这些镜头立即被记者们发回了电视台。而电视里面的节目刺激了更多的人走上了街头,而这些镜头又重新被发回到电视台。

看着一群群光溜溜的人群在大街上四处『乱』串,看着那些平常衣冠楚楚的大人物变成了光屁股,所有的人都笑的天翻地覆。这是一种打破禁忌的快感,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快乐。

人类从来没有如此的快活过,他们放下了心中所有的忧愁、难过、悲哀与顾忌。人类之间的阶级在这一刻被彻底的粉碎,『裸』奔才是王道!

这绝不是什么暴力活动,这只是一场狂欢!

现在全世界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的,一种是还没有被剥光的。

这一切,仅仅是因为一个叫做吴元的人。

仅仅是因为他那从跳出的那一跃。

那一刻被电光照亮的他的身姿,千万年后仍凝固在传说之中。

此时,吴元还在『裸』奔。

一直跟着的直升飞机将他所在的位置告诉了整个云州城的人们,光亮的灯柱从未曾离开他。抢的摩托早就扔了,无数的人群在追逐在他的后面。虽然不时有同样『裸』奔的人出现在大家都视野中,让吴元好几次幸运的逃离了背后的人群。但是人民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天上的探照灯更为亢奋的市民们指明了方向。

脚下感觉到了冰冷和光滑,这个时候吴元才发现自己来到了胜利广场。

胜利广场是为了纪念人类的重生而建造的一个标志『性』的建筑,几十亩的土地上全部铺满了大理石。广场的正中央,有着一个高耸入云的旗杆。

四面八方的人群已经将吴元包围,包围圈严密的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牙一咬,吴元冲到了广场中间的那根升旗杆前。这个旗杆是用高科技材料制成,坚固的程度就算是重型卡车也无法撞到。吴元如同猴子一样攀上了那根光滑无比的旗杆,然后蹲坐在旗杆的最顶端。

有的人想要爬上去逮住这个王八蛋,但是他们最多爬上几米就掉了下来。就算有人能爬到吴元的脚下,也被他一脚踢落了。

无数的人群在下面叫喊着、咒骂着、跳跃着,

一阵冷风吹过,吴元的头脑不再昏昏沉沉,这么长时间的狂奔让他已经完全的清醒,直到发生的一切。

天空是那样的近,仿佛一伸手就可以触『摸』到星星。

几架直升飞机在他的身边徘徊,无数的探照灯将他身上每一根汗『毛』都照得清晰可见。

从旗杆上望下去,整个的城市陷入了一种颠狂,无数的脸庞是那样的模糊,那些喧闹的声音是那样的遥远。

不知道为什么,吴元开始哭了起来,泪水一滴滴的从他的眼中流下。最后,他趴在旗杆上嚎然大哭,哭得越来越伤心。

好一阵子以后,他才扬起了头。天上的星星宛如一双双的眼睛,如同远处的路灯。

抓着旗杆的双手已经麻木,一种寂寞和难过充满了他的全身。

他突然想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