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妹妹武则天

第315章 魏征之谏,皇后之伤

第三百一十五章 魏征之谏,皇后之伤

文德皇后,长孙无垢是什么样一个人?

周召《双桥随笔》:三代以来,皇后之有贤徳者,唐长孙氏为最其贤徳节节如此,又非宋髙、曹、向、孟诸皇后之所能及。

真德秀《大学衍义》:臣按:文徳长孙后之贤,其行事皆可为后世法。方太宗之怒魏徵也,非后从容开捄,则徵不得免矣!其为君徳之累可胜计耶?一言而全直臣於将死之际,立太宗於无过之地,虽古之贤后何以逾此?吁可仰哉!吁可仰哉!

上面两段,是古人对长孙无垢的评价,而现在长孙无垢的名声,也非常的好。

“要不是长孙娘娘在,魏征魏大人早就被砍掉了脑袋了。

还有,长孙无忌大人本来要当右仆射,但娘娘说我已经是当今皇后,举贤要避亲,于是长孙无忌大人就辞官在家,避嫌让贤,这都传为了佳话了。”

“魏征,长孙皇后,长孙无忌?”

听着孙运通对长孙无垢的赞美,吴元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听说过千金市马吗?这种后宫能劝谏皇帝改变主意的事情,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权力的本质在于决断,如果你能更改皇帝的决定,一次两次还好说,多了的话,只是自寻死路,尤其是这种性格刚强的开国皇帝。

这也是为什么长孙无忌这几年清闲在家的原因,长孙无垢多劝丈夫几次,她自己的权力家族就会被打压几次,甚至更狠。”

不同的人看事情有不同的观点。长孙无垢劝谏李世民。看起来是好事。尤其被天下哄传,但实际上呢?后宫干政,只能用于软弱无力的皇帝,放在开国君主身上,结果只能是呵呵呵。

“难道皇帝陛下错了,都不能更正吗?”

“可以呀,但是要付出代价,听说过敲申冤鼓。要先打三十大板的典故吗?”

“没有听说过。”

“没有听说过就算了,运通,你去打探一下如今宫中的情况怎么样,但是一定不要泄露身份,有件事我没有告诉你,我和李家的关系不太好,小心别把自己牵扯进去了。”

“仙长放心,这一点我都考虑过了,仙长为我调理身体,让我修为突飞猛进。我冒险怕什么?反正我的妻儿都在外地,我愿意为仙长冒险。”

“好。你去吧。”

目送着孙运通的离开,吴元从怀中拿出了一枚舍利子。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这枚舍利子里,真的有长孙无垢的灵魂。

她没有死,被吴元施展了六字大明咒之后,加上临死前的执念,她的灵魂居然进入了这块舍利子中间。

“我以前什么都感觉不到,就像是被关在黑暗的牢狱中一样,好在遇到了你,不然我就要发疯了。”

长孙无垢的神念,通过舍利子和吴元交谈着。不过声音很弱,用长孙无垢的话来说,她的神念似乎受了很大的伤害,就像是躺在了病榻上的人一样,感觉到消散越来越近。

吴元没有告诉后来李世民核爆玄武山庄之事,也没有说李承乾死于了其中,他只是告诉长孙无垢,一切都好,他这次来探索这个世界,目的就是看能不能复活她。

而长孙无垢也没有说她死亡的原因,也没有问吴元怎么样复活她,只是拜托吴元尽快一点,她感觉到自己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想要复活一个人,非常的难。

用巫妖的知识来说,首先要找到合适的身体,不能和现在的灵魂发生冲突,然后加上教会的大复活咒,才能完美的复活。

如果那具尸体收到了极大的损伤,干脆从她没有腐败的尸体上找一块肉体,培养起来,等身体完美的恢复了,再完美的复活。

可惜的是,大唐帝国的长孙无垢的身体,已经不能使用了。

当然,如果有神晶的话,就容易多了,吴元的手中,正好有一块蛛后罗丝的神晶,是用唐真真交给他的瞒天过海的办法,装在了他的体内。

这两天来,吴元每日里去皇宫打探消息,了解情况。皇宫很大,而且高手众多,好几次差点被人发现。

听说长孙无垢病重,时间也不能拖太长时间,古老记载,人死之后,七日内魂飞魄散,也就是说,容器彻底的失效。

嗯,看来这几天,一定要将此事,好好的解决掉。

正在想着,这时候,孙运通从外面回来,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文德皇后死了。

当天晚上。

吴元的身形,如同一个无影无形的幽灵一样,在皇宫中穿梭。

虽然在上一个位面,自碎金丹,但他的修为已经是筑基巅峰,这种真气的修为,在这个世界上,足以站在了巅峰之上。

皇宫中,宫女和太监们脸色都布满了伤心的神情,皇宫中到处是走动的人群。

无声无息的靠近了一名中年太监,手指扣住了他的咽喉。

“长孙无垢娘娘,停尸在那里?”

“在前面,跟我来……”

那名太监点点头,主动的配合着吴元,然后突然间想要大声的预警,却被吴元一掌震破了心脉。

很麻烦。

吴元皱起了眉头,一个人移动的速度再快,也比不上别人的目光扫描速度,难道今天晚上,真的要强行突破,强行的抢走长孙无垢的尸体吗?

但下来如同附骨之蛆的追兵怎么摆脱,这一点上他可不会小瞧这些人,更不要说被围攻之间,搞不好他都难以脱身。

毕竟他现在只是筑基修为,加上被规矩限制着,按照这个世界高手的本领,也就是和宁道奇等人差不多的本领。

“这位先生,不知夜闯皇宫,有何贵干?”

吴元的身后十丈外,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名青衣太监,他的面目清瘦,弱不禁风的样子,给人一种下一分钟就要断气了的感觉。

但吴元知道这个人不简单,他居然能够在吴元没有察觉的情况下,来到了吴元十丈外,声音还能清晰的传到吴元的耳朵里,他的修为,是吴元来到这个世界里,见到的最高的一位。

“前两日,我夜访皇宫,遇到暗中窥视的目光,来自阁下吧?”

吴元前两日到皇宫中踩点,好几次差点被人发现,现在看来,是已经被人发现了。

“咳咳……”

那名太监轻声的咳嗽了两声,说道,“在下韦怜花,这几日是长孙皇后的守灵之日,长孙皇后文成武德,有大恩于天下,阁下如果想要什么物件,请告诉本宫,只要不是皇帝陛下的玉玺,或者是皇子皇孙的人头,我都可以为阁下取来。”

韦怜香?吴元知道这个人,阴葵派的高手,一身修为深不可测。

“阁下这样的客气?”

“看人行事而已,阁下年纪轻轻,已是宗师修为,内力更是深不可测,就算是集合皇宫高手,想要擒下阁下,也要大费周章,既然如此,何不结下善缘?”

韦怜花此时心中也是疑惑不解,昨日他无意间发现了闯入皇宫的吴元,他根本没有想到,天下间居然有如此年轻的大宗师高手,而这个人的行事手段,居然这样的粗燥——每一位大宗师的背后,都有庞大的势力支撑,踩点皇宫的事情,早就有手下代劳,更不要说皇宫的布局,也算不上是什么天大的机密。

但这个人就这样粗糙的来到了皇宫,还在其中寻找着什么,而刚才听到他的说话,他居然为了长孙皇后而来。

“是韦公公,在下到皇宫来,到真有一事要做,韦公公,你能否偷出长孙皇后的尸身,完整的交给我。”

“你!”

韦怜花的脸色一变,显然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韦公公,长孙皇后昔日对我有大恩,前日我来到长安之时,听说长孙皇后病重,于是夜访皇宫,想探查长孙皇后的所在,为她治病,谁能想到,两三日的耽误,却成了天人永隔,好在我从海外仙山归来,学得一手还魂之术,只要长孙皇后的身体还好,三五日内,我有办法让她还魂重生。”

“这位先生,你既然有这种本领,不如直接去找当今天子,有何不可?”

“当今天子?寇仲、徐子陵之事在前,我可不相信当今天子,我这种还魂之术,耗费心力精力,中间如果被打扰了,可能连我都会受伤,而且还魂后还要很多的事情解决,我又不想被皇室监控着,韦先生,你能否帮我这个忙不能?”

“我不信,除非你给出证据,还有,我有什么好处,偷出长孙皇后的尸体,这可是天大的祸事。”

韦怜花摇了摇头,比起还魂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他更怀疑吴元有某种变|态的爱好。

“韦公公,这样吧,你帮我偷出长孙皇后的尸体,我帮你复原身体,焕发第二春!”

吴元的话,让韦怜花一愣,然后脸色一变。

“你在开什么玩笑?自古以来,从未曾听说过有断肢重生的事情发生!还有,老夫当年是自愿残身入宫,也提前留下了后裔,不需要……”

话虽然这样说的,但是韦怜花表情却暴露了他的某种想法。

“我知道韦公公对于身体残缺并不在意,但是外人的看法呢?”(未完待续……)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