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极五书

第三章 天空之戒

这一天,正是唐风满月的日子。

满月了,自然要庆祝。

用唐行雷的话就是,“他老子我可是堂堂的镇国大将军,而且我儿子还是单传!我一定要弄得风风火火,否则岂对得起列祖列宗?!”

于是,礼帖发得是稀里哗啦的,一品大臣统统都得到了消息,甚至是唐家所守护的土地——大汉帝国之外的两大帝国,米罗帝国和泰城帝国也接到了消息。这也没办法,毕竟每个帝国都在其他帝国内安放了探子,连一些国家机密都有一定几率被盗走,何况让唐大将军这么招摇的宣传。

甚至是茶馆里说书的也谈:“镇国府出了个灵气娃,国内国外是叫喳喳。”

其实这也就是唐氏的镇国府,换作其他任何一个家族,甚至是大汉帝国的第一谋士,安氏家族也不敢这么招摇的广发礼帖,不敢这么大肆的宣传,否则可能被借机说不尊帝王,有谋反嫌疑。

毕竟安氏家族也只是近百年兴起的家族,可镇国府却是屹立了上千年的大家族。从最初的开国忠臣到现在的护国将军,单单是这一份赤胆忠心,就没人敢撼动,谁敢说镇国府的人要谋反,那就是**裸的说自己是在诬陷忠良,将会遭到大汉帝国甚至整个星斗大陆的人的唾弃。

所以,来的人基本是大汉帝国全部的一流势力,甚至有外国来使。

“安成谋大人到~~”,镇国府的礼使喊道。

所有人的眼光都看向了大堂门口,毕竟安成谋是现在安氏家族的家主,也是皇上身边的大红人,几份面子,是一定要给足的。

“哈哈,老安啊,没到门口去接你,真是不好意思,你别见怪!”唐大将军一脸笑意的迎向安成谋。

“老唐啊,这么说可就是太见外了,咱俩从小就认识,何必这么客套。”安成谋也是一脸笑意,眼神看着唐行雷是说不出的亲切。

可是满堂的人都知道,这位唐大将军和安大谋士当朝是最不和的,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主张的政策都截然相反。所以两家的所有势力都是水火不容的。

但是,水火不容就水火不容呗,再怎么不对路也不能在人前打架是不是,就算真打起来了,挨揍的绝对是安大谋士,所以,这出戏还是有必要演下去的。

这时,林依柔抱着咱们的小唐风出来了,唐风看着这两个人跟哥俩似的在一起,不禁一身鸡皮疙瘩,看来政治这摊浑水是不好混哪!

这一个月来,唐风可是一点也都没闲着,自己的身体虽然遗传占很大一部分,可是后天培养也是很重要的!一个人弱不禁风,可依然能锻炼成肌肉男。更何况从出生最开始的这一阶段呢!

所以唐风一直都在努力吸收灵气,滋润自己身体,培养身体的可塑性,让以后能更好的开发。

“呦,这孩子可真俊啊!”安成谋的夫人从他身后走出来,毕竟爱小孩子是所有女人的天性,所以在场的人也并没有人意外,“依柔姐啊,这孩子浓眉大眼的,一看以后就不是个吃亏的主,你可有福咯!能不能让我抱抱啊?”

“晴姐姐这话说哪里去了,怎么能不让你抱呢”,依柔心知虽然两家对敌,安家可能要置唐风于死地,让唐家断后,但绝不敢现在做什么手脚,毕竟在场这么多人看着,而且还有自己丈夫这个大师境界的人在场,任何小动作也做不来,否则,安家也就走到头了。

但是唐风此时是很不爽的,被我自己娘亲抱抱也就罢了,还让别人给抱了。

这妇人把自己接了过去,低头看自己,额前的头发遮住了她的眼睛,所有人都看不见她的神情,可是唐风却看的清清楚楚,那眼底的恨意,让唐风不禁打了个寒战。

于是,身为人精的唐风马上就大哭大闹了起来,其悲壮程度令人感叹------

“啊---不哭不哭,乖宝宝不哭啊------”,安成谋的夫人于晴轻轻的摇晃着唐风,她也有两个孩子,所以她自信的抚慰着孩子里的宝宝。

可悲的是,她哄得是唐风------

“丫的,我要是让你顺心,我就不姓唐!”,唐风跟父母相处的一个月时间里,也多多少少听到了两家的不和之事,索性为父母做点事吧!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于晴孩子里的宝宝并没有安静下来,反倒是哭闹的更厉害了!

这让于晴很是尴尬,继续哄也不是,不哄也不是。可孩子是娘的心头肉,林依柔以为自己的孩子在她手里受了多大委屈,马上上前把孩子要了回来,于晴也不得不给了回去。

“不哭不哭,乖宝宝不哭啊------”,依柔轻轻摇晃着孩子,试着安抚。

然后,在众人惊诧的眼光下,这孩子竟然马上就不哭了,安安静静的躺着一动不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依柔,像刚才根本没哭过似的!

如果众人不是亲眼看过,都不相信这孩子在前一刻还哭过!

明明两个美妇人都说的一模一样的话,做的一模一样的动作,可是结果却截然相反!如果他不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小孩子,众人绝对会认为他是在演戏,而且很会演戏!

其实,唐风就是在演戏!

就算于晴的城府再深,此时的脸色也绝不好看。当众之下被羞辱,却也不能发作,只能红着脸笑着退到了安成谋身后。

“安夫人,刚出生的小孩子,别和他一般见识”,唐大将军表面是这么说,可是心里却是止不住的哈哈大笑。

“唐大人这话说哪里去了,我一个大人怎么会生一个小孩子的气呢。”于晴很有礼貌的说道。

这时,一个镇国府的下人来到了唐大将军面前,低头说道:“将军,所有嘉宾都已经来了,还有一些邻邦大使,是时辰开席了。”

“也是”,唐行雷看看太阳,的确到时辰了,“老安,你就座!”

言毕,转身上到了大堂的主席,然后林依柔坐在了他的身边。

“诸位大人,都请就座吧!”

待到所有客人都就座后,唐行雷运气了自身的金行之力,用极有穿透力的嗓音说:“老唐我明年就四十了!可是老天待我唐家不薄,在我的辛勤耕耘下,终于又得到了一个儿子,让我唐家的血脉得以传承!”

“哈哈哈哈哈”,众人听了唐大将军的话一阵大笑,也就这种血气的人,才能这么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这么露骨的话。

可是一旁,林依柔红着脸掐了一下丈夫,低声说道,“不知羞”。

可是在场之人又岂乏修为高深之辈,所以笑声更大了。

待到笑声减小后,唐大将军又说,“我这个小儿子叫做唐风,风流倜傥的风,以后他还需要在座各位多多关照,也多多包容。”

“哪里哪里,唐将军言重了”,底下的人都附和着。

“而且”,唐大将军顿了一顿,“我今日就将要我唐家镇府之宝——天空之戒传给我儿子!”

震惊!

绝对的震惊!

此语一出,全场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气,鸦雀无声!

天空之戒的好处,恐怕就连乡下的老农都一清二楚。

其实说出来也没多少能耐,无非三个好处,无限储存空间,一次免死机会,修炼作弊器。

可是这三个好处,哪个不是逆天?

无限储存空间,意味着可以储存任意多的财富,任意多的秘籍,任意多的粮食,尤其是粮食,行军之重在于粮草,粮草运输最为麻烦。人员的忠诚性,还容易被偷袭。所以这一个戒指在两国交战之时,会产生多大影响可想而知。也就幸亏它不能装入生命体,否则带个百八十万的士兵直接干掉所有首都。

第二个好处,免死机会。这虽然只是一个口头命令,可是天下之人,绝对把这条好处看得比圣旨还圣旨!因为这是开国帝王在城墙之上亲口昭告天下的命令,要知道,这一个免死机会意味着多少,意味着可以让此人通外敌,祸国殃民,却可免一死!

或许前两个已经很重要了。第一条对于国家来说是重中之重,第二条对于达官显贵更是护身符,可是对于天下数不清的武者,这第三条才是让他们最疯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