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农民工

第一百三十九章 坏男生【第一更】

“真是个人冒冒失失的女孩,这样子以后谁会要你啊?”林母说了一句,然后目光也是瞟向了刘天。

刘天也是明白了林母的那点心思,当下也是笑道:“阿姨你就放心啦,像枫灵这么优秀的女孩很多人喜欢着呢,如果我能有福气娶到向枫灵这样的女孩的话,那就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呢。”

林母听了也是乐得呵呵笑,而一边的林枫灵听到了刘天的话后小脸蛋也是变得通红无比的,只顾着低头吃饭,当做什么也没有听到,不过在她的心里面也是乐滋滋的了,但是她也是害羞啊。扒了几口饭之后连忙站了起来说道:“我,我已经吃好了。先回房做作业了。“说完也是一转身就要走开,只是她的裤子却是被那年岁已久的椅子给勾住了。

“嘶啦!”林枫灵的裤子从大腿处也是被撕掉了一大块。

“啊!”同时林枫灵尖叫一声,她整个人也是失去了平衡,此时刘天正坐在她的旁边,而林枫灵也刚好是向着刘天的方向倒了过去的。

刘天见状也是连忙伸出了双手,向林枫灵抱住,而林枫灵也刚好落入到了刘天的怀里,刘天顿时感受到了林枫灵那柔软的身躯,不过同时他感觉到自己的右手好像有种柔滑的感觉,当下也是下意思的摸了摸。

但是同时林枫灵也是再次低呼一声,因为此时刘天一手抱着自己的腰肢,另外一只手居然落在了自己的大腿上,那里就是刚才被划破了裤子的地方了,此时刘天居然在上面摸了一把!天啊!

听到林枫灵这低呼声后,刘天也总算是清醒了过来,知道自己摸到了哪里了。当下也是急忙把林枫灵扶好了,然后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尖笑道:“小心一点。”

而是刘天这随意摸鼻尖的动作落在了林枫灵的眼中却是那么的猥琐,刚刚摸了自己的大腿,现在居然,居然用那手摸他的鼻尖!这简直就是流氓一条!

“嗯。”但是现在林枫灵也不敢当着自己父母的面说出来啊,而且此时她的脸都已经快要红得滴出水来了。应了一声之后也是急急忙忙的小跑到了自己房间里面去了。

“这孩子,真是一点礼貌都没有。”林母也是看着离去的林枫灵笑骂道。

林枫灵走了之后,林母也是开始不断的跟刘天说这林枫灵,刘天这个小伙子她也是看着非常的不错,而且和枫灵的关系也是那么的好,所以她也是想要为自己的女儿把握住机会啊,自己的这个本女儿总是不懂得珍惜机会了,唉。

刘天也是一边吃饭一边听着林母讲述着林枫灵的事情,也是时不时的夸赞几句,而林父却是没有多说什么,就是偶尔插两句,不过他到不像林母那样,他却是挑林枫灵的一些糗事来说。

此时林枫灵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换好了裤子,然后坐到小小的书桌前,想要做些作业,但是她却完全静不下心来写,脑海里面一直都是刚才的那个画面,而且她也是感觉到自己的小脸蛋已经要烧起来了。“该死的刘天,就知道欺负我,害得我都没法写作业了。”林枫灵也是抱怨了一句,但是在她的心里面还是乐滋滋的。

林枫灵实在是写不下作业了,脑海里面也是一直想着刘天,当下也是神使鬼差的跑到了房门后面,把小耳朵贴在了门上,然后静静的听着外面父母跟刘天的谈话声。可是她越听越是感到自己的小脸发烫,最后她干脆就跑回**蒙头躺在上面了。

刘天他们 吃晚饭之后又是聊了好一会儿,不过刘天想起大小姐和徐静可能还在外婆那里呢,之前林大志他们也是邀请她们一起过来的,只是她们觉得不好意思,所以就没有过来了。

“叔叔阿姨,我等会还要回到我外婆那边呢,所以现在我想我也该走了。”想着刘天也是向林大志他们告辞。

“啊?这么快就要走了?本来还想留你都玩一会呢,不过既然你还要去那外婆那边,那你就先回去吧。”林母也是说道。

“那我就先走了。”

“灵儿,灵儿,你这死丫头,快点出来送送小刘。”林母也是对着林枫灵的房间喊道。

片刻后林枫灵也是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哦。”然后低声的应了一声,虽然刚才她已经是尽量的使自己平复了下来,但是她依旧还感觉到自己的脸烫烫的。

“路上小心点啊。”看着刘天他们出门之后也是嘱咐道。

“知道了,阿姨。”

刘天和林枫灵走出了屋子之后,两人就这么的慢慢的走着,刘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感觉到现在自己非常的安心,这就是因为在林枫灵身边才有的感觉。

而此时的林枫灵也是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怦怦怦的跳个不停,她有点紧张,双手紧紧的捏住了自己的衣角,低着头不敢看向刘天,也不敢说话。

“枫灵。”刘天突然停下了脚步低声的喊道。

“嗯?”林枫灵也是停下了脚步,微微的抬起头来看向刘天。

刘天看着林枫灵,片刻之后方才说道:“你是一个不错的女孩,我,喜欢你。”刘天终于是说出了这句话,同时他也是感觉到松了口气,然后一直的看着林枫灵。

“我,我,我,我不知道。”林枫灵也不知道怎的,自己说话居然都有些凌乱了,这,这人家也没问你什么啊?你干嘛说不知道?林枫灵说完也是小步的向前跑去,此时她感觉到自己的脸一定起火了,不然也不会那么烫的,甚至她感觉到刘天太坏了,自己都不想在看到他了。只是在她的内心深处却是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激动和兴奋。

刘天看着林枫灵跑去的样子,然后嘴角也是不由露出了一丝笑容,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尖,他也是感觉到自己有点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