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官

第一百三十四章 行动指挥部

参军之前,大型国企田文建还真去过几家。不是半死不活,就是按照“三年内解决国企问题”的要求,正忙着“能者上、庸者下”的下岗工作,结果当然是真干活的人都下了。

两个小时的零距离亲密接触,田大院长赫然发现315厂简直就是国企中的世外桃源。其纯绿色、原生态程度令田大院长叹为观止、瞪目结舌。

都说部队是个小社会,但在田大院长看来,315厂不但是个小社会,而且还是组织机构健全的一级政斧。

谦虚谨慎的挨个儿拜完大大小小几十个山头后,田文建大致将315厂归纳为五大系统。以赵厂长和六位常务的或非常务的副厂长,以及近百名“上承下达”即可的中层干部,组成了庞大的行政系统。

五位党委副书记和团委书记,是党群系统的中坚力量。分管组织部、宣传部、文化部、武装部、党委办、计生办、外事办等大小十几个部门,结构十分繁杂庞大。

连田大院长如此见多识广的人,都想不明白隔壁就驻扎着几千名军人,还要设武装部干什么?马列研究室更是把他搞得啼笑皆非,暗想他们到底研究什么?中央不是有人在研究么?

党群系统还包括纪检委、团委和工会三大块。纪委机关比较全面,监察部、管理部都有。团委机关规模不大,但也是全厂姓机构,触脚遍及每一个班组。据党委委员、副厅级厂办王主任介绍,团委工作开展得是有声有色,每年要花四十多万的活动经费。

工会是党群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工会吴主席还兼任着315厂政治部主任。工会机关的规模不容小视,从工人电影院到工人图书馆、妇女办到澡堂子、体育协会到老干部办公室,是应有尽有。

由这四大块组成的党群系统与飞机维修没有任何关系,但人数可不少,近四百人。可以想象,这些人每年的工资和活动经费将会是个天文数字,少说也相当于一个中小型企业的产值。

再就是机关处室系统了,它包括与飞机维修相关的技术部门,也包括与飞机维修关系不大的附属部门,如财务、物资、计划等等。

田大院长很直接的认为,除了技术部门是干部里的工人之外,其他人都是干部里的领导。他们手中均有一定的权力,管钱管物,又不用劳动,无非记个帐,添个数什么的。没有来头的进不来,可以用藏龙卧虎来形容。

既然是企业就得创造效益,否则拿什么发工资?这就少不了干活的车间系统。315厂是维修企业,并不是制造企业。这就决定偌大的315厂,仅有四个巨大的维修机库,以及六个小型机加工车间。

车间主任自然是少不了的,但除了车间主任之外,这里还有什么劳资、计划等附属部门。最后才是在一线干活的车间工人,是他们每天不分黑白地干活,忙活一整天,换几个可怜的工作票上帐,挣一份工资。他们工作苦脏累,有些岗位还有危险。经过多年的筛选,这里边可以说没有一个是有来头有背景的人。

医院和学校、园林、宾馆、环卫同属于附属系统,这些地方原来也是俏岗位,人数非常之多。田大院长板着手指头一算,赫然发现2800多人的315厂,真正从事一线工作的竟然不超过1200人。可人家的效益就是好,一年产值几十个亿,据说生意已经做到孟加拉去了。

拜访完大大小小的领导们后,田大院长便以315厂准职工的身份列席了党委会。会议气氛很热烈,领导们对田大院长的加入表示欢迎,对医院承包更是非常支持。

这让善于琢磨人和琢磨事的田大院长,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毕竟三五百万对他们来说就是毛毛雨,没理由对他这个毛头小子如此客气。

一时半会儿想不明白,千钧重担在肩的田文建也懒得去想。信誓旦旦的表了下决心,诚恳之至的再次感谢了一番后,赵厂长一锤定音,宣布医院即曰起承包给空军医院。

领导们的重视程度让田院长有点受宠若惊,不但表示315厂将是空军医院的坚强后盾,甚至还要求工会主席兼政治部主任吴慧平,全力配合接下来的免费医疗工作。

党委会刚结束,主管党群的常副书记,拍着田文建的胳膊,和蔼可亲地笑道:“小田院长,放心大胆的去干,不要有什么后顾之忧。”

不等田大院长开口,赵厂长就微笑着道:“小田,吴主席、丁部长和王主任等会亲自送你上任。为了确保政令畅通,纪委袁书记从明天开始将正式进驻医院,不要担心有谁不听招呼。”

“谢谢,谢谢赵总,谢谢常副书记,我真不知道该感谢才好。”

315厂是厅级干部一走廊,处级干部一艹场,没有厂领导的强力支持,田大院长还真没把握接管医院。

“感谢的话就不用说了,把工作干好就行。”赵厂长摆了摆手,回头看了众人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大战在即,我们也不留你了。吴主席……送小田去医院。”

赵厂长刚刚说完,田文建就摇头说道:“各位领导,今天我还不能去医院。”

“为什么?”常副书记一愣,忍不住地问了句。

田大院长挠了挠头,一脸坏笑着说道:“为了不引起他们的警觉,机场门诊绝大数人都不知道,甚至连下乡巡诊的医疗队,都没通知回来。”

赵厂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干?”

田文建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抬头说道:“我想先见一下杜院长和刘副院长,然后再组建一个行动指挥部。”

“医院和机场门诊人多眼杂,机场内又不方便。”赵厂长想了想之后,指着315厂大门方向,斩钉截铁地说道:“指挥部就设在劳服公司二楼吧,那里视野开阔,又不起眼。”

“是,赵总。”

“老吴,你也参加吧。”常副书记沉思了片刻,回头说道。

工会吴主席捧着杯子,呵呵笑道:“没问题,这么大的场面就算你不说,我也不会错过的。”

军工厂就是军工厂,不管理解不理解,愿意不愿意,命令下达后就必须执行。杜院长和刘副院长虽然感觉有点意外,但还是信誓旦旦的保证配合田院长工作。

机场那头也没闲着,师领导们开了个碰头会后,一致认为这仗值得打,并派与田大院长比较熟悉的军务科韩参谋,加入空军医院行动指挥部。

下午三点二十分,陈红军的代表金平进准时抵达315厂。接到通知的成政委、姜队长、杨教导员、韩主任、专家组贺教授、危机公关小组沈教授和保卫科俞干事等人,也不露声色的来到了315厂劳动服务公司二楼。

给众人简单介绍了下A集团军战友联谊会金代表、315厂工会吴主席、医院杜院长和刘副院长后,田大院长就招呼大家在拼起来的会议桌边就坐,召开行动指挥部第一次正式会议。

“……情况大致就是这样,我们只有78个小时做准备工作。时间紧急,没时间声讨,更没时间发牢搔。我先说说我的计划,有什么不足和遗漏,大家尽管提。”

田大院长的开场白没有客套,没有场面话,甚至还有点武断。但众人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职务最高的吴主席甚至还微微点了下头,抓着钢笔示意他继续说。

见众人抓起了纸笔,田文建掐了掐鼻梁,努力的让自己清醒一点,并异常严肃地说道:“我们怕出事,他们同样也怕出事,所以才制定了一个放血计划,试图一点一点放我们的血,准备跟我们打持久战,耗死我们。

但不管他们的组织有多么严密,这把火一旦被点燃,那谁也控制不了局势,包括我们在内。毕竟老百姓是盲目的,看病不要钱的消息一经传开,那就会一传十十传百。”

315厂医院杜厂长举起右手,忧心忡忡地问道:“田院长,你预计人流量大概有多少?”

田大院长沉思了片刻,面无表情地说道:“刚开始的患者应该不会很多,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消息的扩散,会像滚雪球一般呈几何倍数增长,这对我们来说是个严峻的考验,如果不能妥善安置好患者,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正因为如此,安置工作才是重中之重,只要我们能稳定住病人的情绪、维持好秩序,那医疗工作就可以有条不紊的展开。

为了达到上述目的,我决定征用生资公司大院、火车站货场、邮电局广场以及菜市场旁边的那块空地。在他们行动的前夜,搭帐篷支钢丝床、围上铁丝网,组建三个野战医院和一个传染病隔离区。医疗活动都在那里进行,机场门诊和315厂医院只收治手术病人,以及进行X光、B超等常规检查。”

田文建刚刚说完,韩参谋就举起手来,提醒道:“田院长,那四块空地加起来近两百亩,有的地方堆满了垃圾,有的地方杂草丛生,光清理杂草和平整地面也来不及啊!”

保卫科俞干事点了点头,补充道:“另外最少需要500顶以上的帐篷,一千张钢丝床和相应的床单被褥。”

田大院长抓着圆珠笔,在纸上不知道画着什么,头也不抬地说道:“土地平整工作可以先进行。金大哥,这对你们来说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田院长,你的意思是?”金进平抬起头来,一脸疑惑地表情。

“江东集团是J省数得上号儿的民营企业,如果贵集团有意机场镇投资建厂的话,我想机场镇镇政斧会欢迎的。”

金进平反应了过来,毫无底气地说道:“我试试看吧。”

有任然那个开发区工委书记在,清理杂草和平整土地也就是一句话的事。但田大院长不想把任然扯进来,只能用这种方式迂回进行。

“韩参谋,麻烦你联系下舟桥旅和海军仓库,问问他们那有多少顶帐篷,有多少借多少。不够的部分立即采购,钱不是问题,但必须在两天内到位。”

“好的,帐篷的事就交给我了。”

田文建抬起头来,继续说道:“吴主席,钢丝床我只能从您这订购了。三天时间虽然有点紧,但不需要做得那么精致,只要实用就行。”

315厂并不是所有人都会修飞机,也不是天天都有飞机可修,事实上他们一直都承接机加工活,加工钢丝床对他们来说就是小儿科。正如田大院长所预料的那样,吴主席想都没想,便微笑着说道:“这劳动服务公司的业务之一,楼下的丁经理就可以办这事。”

不等田大院长开口,正憋着一肚子火的姜队长,就咬牙切齿地说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床单被褥军需股有多少咱就买多少,不够的话去外面买。”

田大院长可不想让医护人员管这些杂事,想了想之后,紧盯着杨晓光,异常严肃地说道:“教导员、韩参谋,后勤工作就拜托你们二位了。除了帐篷、钢丝床和床单被褥之外,吃喝拉撒都得考虑到。”

“可不可以找营房股帮忙?”杨晓光放下纸笔,问了句。

“不可以。”

田大院长摇了摇头,异常严肃地说道:“我们的行为都得经得住推敲,绝对不能授人以柄。空D师如此,315厂也是如此,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尽量用钱来解决。”

“那这个投资就大了!”杨教导员一愣,忍不住地说道。

“羊毛出在羊身上,只要我们能熬过这一关,那不管花多少钱,他们都会给我连本带利的补回来。”

一直保持沉默的成政委,突然问了句:“小田,那吃饭问题怎么解决?”

吴主席可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成政委的问题一经提出,就呵呵笑道:“这方面我们劳动服务公司有经验,大不了把退休职工组织起来,不就是大锅饭和大锅菜嘛。”

田大院长很想让正在创业阶段的老班长分一杯羹,但考虑到他现在还不具备这样的能力,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想法。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吴主席敢大包大揽下来,那他们工会机关就会当成一件大事来抓。

“伙食的事就这么定了,水电等问题照此办理。”

见众人也没什么意见,田文建继续说道:“财务那边也要分一下工。韩大姐,您亲自负责药品这一块,让杭大姐负责后勤这一块。要多准备点现金,以防万一。”

“好的,我回去后就准备。”

田文建环视着众人,凝重地说道:“安全保卫是所有工作的重中之重,直接关系着行动的成败。可我们既不能指望开发区公安分局,也不能抽调机场官兵,只能靠自己想办法了。”

想到行动指挥部最大的两笔订单,都给了工会下属的劳动服务公司,吴主席意识到可不能让人家感觉自己光占便宜不吃亏,便毫不犹豫地说道:“安全保卫工作就交给我厂保卫科和武装部吧,这方面他们有经验。”

“我们这边有一百多个志愿者,全部来自战友联谊会。”金平进站了起来,诚恳地说道:“吴主席,我们的人将坚决服从保卫科的指挥。”

不等吴主席开口,俞干事也站了起来,敬礼保证道:“警卫班也坚决服从保卫科指挥。”

保卫科和武装部级别再高也是企业编制,见正规军和杂牌军都表态了,吴主席还真有点不习惯,禁不住地问了句:“田院长,你看呢?”

“这样最好了,统一指挥才不会出乱子。”

田文建点了点头,一边示意二人坐下,一边继续说道:“安全保卫这一块的工作压力很大,细分起来就是分流、交通、警戒和监控四大块。人一下公交车,除危重患者外,全部分流到四个病区。

在病区内能解决的,就在病区里解决。病区里解决不了的和一些需要进一步检查的,再用大客车把他们接回门诊。这么一来,既缓解了门诊压力,也掌握了节奏。

警戒就是不让他们到处乱跑,进去前要进行身份等级,没有特殊情况不让他们出来,吃喝拉撒睡全在里解决,更不允许闲杂人员进入。监控就不用多说了,只要发现有人在里面造谣生事,立即以带他去门诊检查为名实施抓捕,保卫科有这方面的权限,调查清楚了再移交给机场派出所。”

“那不成集中营了?”杜院长懵了,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田大院长回过头来,似笑非笑地说道:“杜院长,空D师是应急机动作战部队,315厂也是重点国防单位,我们得确保机场官兵和军工人员的绝对安全。那么多病人,谁知道里面有没有间谍?谁知道他们是不是传染病患者?”

吴主席反应了过来,顿时哈哈大笑道:“到部队来就诊,就得守部队的规矩。管吃、管住、管看病,我想乡亲们是不会有什么意见的。”

“那也得做好宣传工作。”

成政委想了想之后,若有所思地说道:“最好能在病区内开展点活动,白天组织他们唱唱歌,做做广播体艹,晚上放几场电影,总而言之不能让他们感觉到闷。”

315厂的刘副院长乐了,忍不住地笑道:“吴主席,老干部文工团不是总找不着听众吗?可以让他们去演几场啊。”

“这是个好思路,各位,我建议组建一个宣传组,专门负责这方面的工作。”吴主席笑看着众人,一副非他莫属的样子。

工会嘛,搞这些是他们的强项,田大院长点了点头,呵呵笑道:“吴主席,那安全保卫和宣传工作就麻烦您亲自挂帅了?”

“没问题,回去后我就抽调人手组织这两个小组,办公室就设在咱们隔壁,争取在明天下午前拿出实施方案。”

吴主席托着下巴想了想之后,继续说道:“对了,这个文化活动要多样化。翻来覆去总是那一套不行,机场官兵其他事不能掺和,但去那里打打军体拳、走走正步还是可以的。一是老百姓们感觉新鲜,二来还能起到震慑作用。”

“姜还是老的辣!”田大院长赞了一句,回头笑道:“韩参谋,这件事你配合下吴主席。”

“是!”

“小田,那我们呢?”一直保持沉默的贺教授终于开口了,与同行们对视了一眼后,急不可耐地问道。

田大院长看了看杜院长和刘副院长,和声细语地说道:“吴主席亲自挂帅,负责组建保卫组和宣传组。杨教导员负责后勤组,韩主任负责财务组,这个医疗组组长当然非你莫属了,各位有没有什么不同意见?”

贺秉苏德高望重,杜院长和刘副院长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见田文建直愣愣的盯着自己,连忙笑道:“田院长,能在贺教授指导下工作,我们是求之不得,怎么可能有意见呢?”

“二位客气了,我就是有点着急!”

贺教授长叹了一口气后,继续说道:“英雄帖我已经洒出去了,至于那些老家伙们能不能来,我心里还真没底儿。也正是因为心里没底,我只好让我徒弟带一帮学生过来实习,应该能解下燃眉之急。”

老专家医术是好,但身体却扛不住。医科大学的实习生就不一样了,年轻人经得起折腾,田大院长一阵狂喜,连忙问道:“老爷子,大概能来多少人?”

“一百多个吧。”贺教授一脸很不爽的表情,咬牙切齿地继续说道:“兔崽子们谱儿挺大,你还得安排车去接一下。”

不等田大院长开口,杨教导员便急不可耐地说道:“没问题,没问题,我明天就亲自去接。”

“那好,这事就这么定了。”

田大院长想了想之后,紧盯着众人,郑重无比地继续说道:“贺教授、杜院长、刘副院长、姜队长,医疗这一块就拜托各位了。”

“只要你能控制住局势,掌握住节奏,我们这边就不会有问题。”贺教授重重的点了下头,严肃地说道:“另外你的担心是有道理的,隔离一下好,毕竟谁也不知道有没有传染病患者。”

杜院长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说道:“田院长,要不我们在公交站牌设一个检查点,看看他们带来的病历,问问他们有没有传染病史。一旦发现高烧病人、肺结核病人以及有乙肝病史的病人就先行隔离,其他患者则由保卫组分流。”

“这样最好了。”田文建点了点头,随即转过身去,问道:“韩大姐,咱们有防护服吗?”

韩主任想了想之后,苦笑着说道:“防疫所有几套,不过肯定不够。”

“那就立即采购,多准备一些,要质量好的。”

“好的,回去后我就联系。”

田大院长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接着说道:“各位领导、各位前辈,今天的会就开到这儿。咱们各管一摊,回去后赶快抽调人手。保密工作不能掉以轻心,嘴巴不牢的人绝不能吸收进各小组。骨干人员抽调完毕后,全部到这里集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