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官

第一百五十章 人品五五开

少小离家老大回的老将军乘直升机走了,这是他53年之后的第二次告别家乡。

新中国成立这么多年一直都没回来,公务繁忙,交通不便,似乎仅仅是借口,不是理由的理由而已。古往今来,多少高官功成名就却不还乡,实在令人费解。但其中的难言之隐,却少有人知。

“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出自爱慕虚荣的项羽之口。在楚霸王看来,一个人升官发财后,如不回故乡炫耀一番,就如同穿了一件好衣服在夜里行走一样,没有人知道自己此刻的大富大贵。

而胜者刘邦平天下后,衣锦还乡,回到故乡沛县,志在得意地吟起“大风起兮云风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直抒胸臆,豪情万丈。

衣锦还乡是人之本姓,树高千尺,落叶归根。乾坤在握后载誉归乡,光宗耀祖,恩泽四方,是何等的惬意。富而思源,造福桑梓,是何等的荣誉。

可是,魂牵梦绕的龙江,却是老将军心中的痛!

从革命史上来讲,虎林老区无法与井冈山、延安和西柏坡等圣地相提并论。但为了革命事业,为了解放全中国,虎林人民一样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正如他几天前跟虎林县领导们说的那样,虎林人民将自己1000多名优秀子弟送来参军。而今这两千人里面又有几人归来?几人活着?几人成为高级干部?这还仅仅是红军时期,如果算上抗曰战争和解放战争,那这个数字后面还得加个零。虎林县的母亲、妻子,经过几十年战争岁月的苦苦等待,收到的仅是一张张烈属证。

53年过去了,他们的生活怎么还是那么苦!所到之处,家徒四壁,一贫如洗,不但没享受到革命的成果,反而需要用卖血来维持生活。老将军的心头像是被洒了一把盐,又像是被重锤擂击着。

上飞机前,泪水从他那风霜苍苍的面庞上滚滚而下,凝视了田大院长好一会儿后,才在大区彭副政委和陈秘书的搀扶下爬上了飞机。

回劳动服务公司的路上,陈红军沉默了一许,才不无伤感地说了句:“老爷子知道时曰无多了,除了你之外,他现在是谁也不相信。”

相关部门处理突发事件的方式,似乎都形成了一个模块化的惯例,无论是矿难还是流行病发生后,总是会出现以下流程:

事发后有关部门隐瞒情况,甚至进行反宣传式的辟谣;但谣言继续流传,并人心惶惶;接着是记者和媒体介入,与有关部门斗智斗勇调查并披露真相;然后更高级别的相关部门介入,一些官员被撤职,相关疫情和灾情被披露,加大整治和防控力度及信息透明度,最终灾情得到控制。

从这套处理模式中可以看出,一些人在处理突发事件时,防消息扩散的力度与愿望,似乎比防灾情和疫情本身更强烈。真不知道这种荒唐的处置态度,出于一种什么样的逻辑?

而龙江的爱滋病疫情,不但关系着地方政斧的形象,而且还牵扯到巨大的经济和政治利益。就算老将军能上达天听,但他这位“政治上的助手和参谋”,也只能“继续发挥一定的作用”,而无权直接插手接下来的调查。

想到这位没有写出过什么著作,也不曾抒发过什么豪言壮语,但从枪林弹雨里走过来后,仍然鞠躬尽瘁,默默无闻,践行着对理想信念矢志60多年老人,面对着庞大的利益集团和政治集团,竟然也感觉束手无策,只能求助于自己这个刚入伍的新兵,田文建禁不住泛起了一阵辛酸。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如果他们敢高高举起、轻轻放下,那我就跟他们拼个鱼死网破。”田大院长沉思了片刻,面无表情地继续说道:“前提是贺教授他们那边有收获,如果没有足够的本钱,那我也无能为力。”

陈红军微微的点了下头,看着车窗外来回忙碌的机务人员,若有所思地说道:“今天这出声东击西瞒不了多久,血样一到必须立即转移。大老爷可是扛过将星的人,军内军外都吃得开,你是顶不住的。”

田文建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一边发动轿车往指挥部开去,一边急切地说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省里的调查组马上就到,在机场检验是来不及了。陈总,我只能把血样交给你,你带着贺教授他们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检验。”

据那个浑身溃烂的后期患者介绍,他们村子里有很多青壮年都得了一种怪病,发烧拉肚子,接二连三地死去。凭着医学家的敏感,乐教授意识到盘山已经成了艾滋病流行的重灾区。先不说他们村子里的人有没有感染艾滋病毒,就确诊的那四名患者的配偶和孩子,很可能也是艾滋病毒携带者。

但考虑到军政分开,龙江空军医院不能把手伸得太长。深谋远虑的老将军,才大张旗鼓的带着众人去微服私访,掩护贺教授等人去盘山县古庙乡石桥村采集血样。一是想做到心中有数,二来也防止调查组雷声大雨点小的刻意隐瞒。

陈红军的担心也是有道理的,下午走访时人家就说,“老子不会让儿子难堪,自家人哪有打自家人的道理”。接下来的调查肯定以卫生部为主,说白了也就是“爷爷来查孙子”,谁知道他们能不能大义灭亲?

更何况这件事牵扯到上上下下,几级政斧和几乎整个卫生系统的利益。揭这个盖子,不仅仅是断人家的财路,而且还要人家的乌纱帽。可想而知,接下来的斗争将会有多么激烈。

轿车刚驶到劳动服务公司楼前,就见许师长、王政委和315厂赵厂长脸色铁青地迎了上来。三人回头看了一眼,随即猛地拉开后门,迅速挤进了轿车。

“调头,这里说话不方便。”王政委拍了拍田大院长的肩膀,急不可耐地说道。

一个下午没回来,空军医院的天已经变了。

为了确保空D师和315厂的绝对安全,军区空军卫生处当机立断的接管了医院。四大病区和机场门诊,以及劳动服务公司二楼指挥部,到处都是军区总院和军区空军医院的人。

早得到通知的田大院长,哪能不明白王政委的意思,连忙打死方向盘,一边王315厂办公楼开去,一边急切地问道:“政委,谁在上面?”

“石副司令员坐镇指挥,大区后勤部王副部长、军区空军后勤部钟部长和军区空军卫生处陶处长也在。”

“没我什么事了呗?”田大院长轻叹了一口气,摇头苦笑道。

许师长狠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连我们都靠边站了,还能有你什么事?”

“小田,从战略层面上来讲,我们已经赢了。”赵厂长拍了拍田大院长的胳膊,瞥了一眼面无表情的陈红军,淡淡地说道:“我们三个来找你,就是想问问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不等田大院长开口,陈红军蓦地回过头来,扫了他们一眼,冷冷地问道:“你们三位是什么意思?见好就收吗?”

“陈总,不是我们想干什么,而是我们能干什么?”

王政委抬起头来,针锋相对地说道:“大区和军区空军的态度很明确,要求我们把所有病人和病历全部移交给地方政斧。作为军人,我们只能服从命令听指挥。”

地方上的事部队不能多掺和,而且这事还涉及到上层的政治斗争。军区和军区空军作出这样的决定,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田大院长沉思了片刻,拍了拍陈红军肩膀,点头说道:“陈总,你不是还有事吗?你先忙去吧,昨天一宿没睡,我也该歇会儿了。”

办大事要紧,可不能让下乡采集血样的贺教授他们自投罗网。陈红军反应了过来,一边推开车门,一边若无其事地笑道:“既然大功告成了,那我的人也该撤了。三位,咱们回见。”

看着陈红军大摇大摆的往315厂大门走去,王政委不放心地问道:“小田,他没事吧?”

田大院长掏出香烟,给三位领导散发了一圈,一边点上,一边慢悠悠地说道:“投资成功,就等着收益,他能有什么事?”

王政委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即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份命令和一枚军功章,微笑着说道:“小田,这是你被树立成正面典型时的三等功,我们一直压着,现在该物归原主了。另外,彭副政委和石副司令员对医院为人民服务的行为很满意。不出意外的话,一个集体二等功是跑不了了。除了这个三等功之外,你小子又要再立新功了。”

赵厂长瞄了一眼军功章,似笑非笑地说道:“小田院长,人无完人这个词儿,在你身上体现得是淋漓尽致啊!三个处分,两枚军功章和一个优秀士兵,正好三比三平,人品五五开,就比[***]差一点点。”

在田大院长的认知范围内,优秀士兵就是水到渠成,没什么可说的;三等功理论上还是能混到的,但需要人品和机会,据说重金也可搞定;至于二等功那就是个传说,一般人拿不到,拼命能拚来也算你本事;一等功那是传说中的传说,听听就好了,拼死了能拚来也算你没白活。

刚经历了一个震惊而又痛苦的发现,田文建感觉自己正向地狱沉落,对这些立功受奖的事,哪能提得起半点兴趣?把军功章顺手往口袋里一塞,抬起头来,淡淡地问道:“师长、政委,这算是封口费吗?”

“刚才陈红军在,一些话我不太好说。”

王政委深吸了一口香烟,吐着淡蓝色的烟圈,凝重地说道:“据彭副政委介绍,首长的癌症已进入晚期了。这次回301化疗,不知道还能不能出来。这些事情你懂的,我想就不用我提醒了。”

王政委刚刚说完,许师长接过话茬,紧盯着他的双眼,急切地说道:“小田,我们是军人,我们无权干涉地方上的事务。空军医院发展成现在这样,你已经履行了你的承诺。大家都很敬佩你,对医院的现状也很满意,就不要再节外生枝了。”

调查需要时间,老将军一旦撒手归天,就意味着没有人盯着这事,至少说上层没有。没有上面的支持,那空军医院什么都不是。与其铤而走险,还不如老老实实的享受胜利果实。

“龙江是J省第二大市,这件事一旦传出去,必然会搞得人心惶惶,直接影响到招商引资,影响到龙江的经济发展。”

赵厂长沉思了片刻,扶着车窗,继续说道:“再说这个病又无药可治,如果消息扩散出去,那些感染者就会有一种报复心理,就会想方设法地去传染给其他人,上面也有上面的难处,我们得顾全大局。”

“三位领导,是不是有什么人给你们打招呼了?”田大院长想了想,突然问道。

“你也太看得起我们了。”

许师长给了他个白眼,指着劳动服务公司二楼方向,没好气地说道:“就算人家打招呼也轮不着我们,之所以跟你说这些,只是看医院能有今天太来之不易了,不想让它卷进接下来的风波。”

对一些位高权重的领导而言,出了这么大问题不调查是说不过去的,肯定会组织一个阵容强大的调查组过来调查。稳定压倒一切,从大局出发先封锁消息。卫生部门联合公安部门打击几个血头,纪检监察部门处理几个“领导”,规范一下采浆站的行为,然后一切照旧。

很显然,眼前三位肯定也想到了这些,不然绝不会在这个时候找自己谈话。

印尼排华的消息没有抖出去,那是因为就算抖出去也没用。但眼前这事必须要公之于众,不逼得他们没有任何退路,那他们就绝不会重视这个问题。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只要贺教授他们那边的行动有进展,那完全可以通过其他渠道透露出去。田文建权衡了一番后,重重的点了下头,说道:“请三位领导放心,我不会给你们再惹麻烦,更不会连累空军医院。”

“小田,要相信党和政斧能妥善处理好这件事。”

王政委这才松下了一口气,轻拍了拍他肩膀,摇头叹道:“忙活了这么长时间你也累了,我放你几天假,趁这个机会好好休息休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