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似纯洁

【第23章非礼、心软、后果自负】

萧堂文看到陈紫悦和杨锐比武的情况,觉得杨锐不过如此,远没有自己的实力强,他心里郁闷不已,只怪自己当初被杨锐唬住了。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会不顾一切的追着杨锐狂殴。

姬少昊想的就没有那么简单了,今天他也来了,不过没有在跆拳道的会员之中,毕竟丢面子,他只能藏在角落里看。在他看来,今天杨锐对付陈紫悦的策略,应该是跟上周对付他是一样的,他不认为杨锐现在就是输了、或者落于下风,相反,他觉得杨锐肯定是在寻找机会突破。

姬少昊已经相信,那天杨锐把他打败不是偶然,而是有一定的实力。不过,他不能说。现在,别人都以为他是大意输了、是杨锐智取,都安慰他。要是说了,就等于自己承认不如杨锐了。

陈紫悦的看法介乎于姬少昊和萧堂文之间,没有姬少昊认识的深刻。她觉得杨锐被自己追打没有还手之力,说明他的能力不过如此,只是耍嘴皮子而已。不过她没有萧堂文那么大意,她依旧保持非常的冷静。

突然之间,杨锐停止了闪避回退,而是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等着。

这突然的改变,让陈紫悦稍微停顿了一下,也跟着停下了,思考着他是想要投降呢?还是又有什么阴谋诡计呢?以她对杨锐的印象,本能的觉得肯定是有阴谋。

杨锐笑吟吟的看着陈紫悦,低声说道:“ComeonBaby!来吧!”

陈紫悦看着他银荡的笑容,皱起了眉头,不过心里更是谨慎,不敢贸然出手。她心里非常清楚,现在是关键时刻,萧堂文和姬少昊都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被他用猝不及防的猥琐招数打败的。她宁可多花一点时间,不想步他们的后尘。

“打他!揍他!”

“他是故意的,故意装出高深的样子!其实他心里没底的!”

看热闹的人都觉得自己是旁观者清,觉得陈紫悦太过于小心了,特别是没有看过上次比赛的人,更是觉得陈紫悦不用犹豫、趁热打铁把杨锐打败。

陈紫悦也觉得杨锐是故弄玄虚,不过她也清楚,那家伙太狡猾了,要是自己一不小心露了破绽,可能就会被他利用。

对峙了半分钟,陈紫悦开始按耐不住了,心想以自己的实力,难不成还真的要被这样一个流氓人物的心理战术打败不成?

她脚步轻移,每一步都很稳重,这个时候,她为了保险起见,放弃自己拿手的腿技,而以比较动作没有那么的拳法。

杨锐看到陈紫悦目光之中有很大的压力,他笑意更甚,不过心里也暗暗做好了准备。

在陈紫悦突然出手,一拳击向杨锐脸部的时候。杨锐头一偏,准备好的双手迅速抓住了陈紫悦的右臂!

杨锐要的就是这样的近身机会,要不然以陈紫悦的段位,步法灵巧、身手敏捷、反应迅速,就算他天生神力,攻击不到目标,一样是白搭。所以,他现在就是要诱惑陈紫悦近身过来。

一抓住陈紫悦的手臂,杨锐马上转身,来了一个过肩摔!

并不是杨锐喜欢或者精通摔跤,只是因为陈紫悦不是普通人,在不便打她要害或重伤她的前提下,摔跤无疑是比较好制服人的手段。

杨锐的过肩摔动作并不规范,但是他的优势是力气大,陈紫悦苗条轻盈的身子,自然是摔布娃娃一样的轻松被他摔了出去!

看的人都屏住呼吸,静静的看这突然的变故。看过上周比赛的人,更是非常担心,担心陈紫悦像姬少昊一样被摔在地上爬不起来。男的没人心疼,现在的可是MM啊!还是娇滴滴、如花似玉的大美女!如果陈紫悦像姬少昊一样摔在地上,起码有三分之一的男生会感同身受的觉得疼痛。

不过,陈紫悦不是姬少昊。一段跟三段,也不仅仅是数字的差别,那是多两年练习时间、多数次严格考试的差别。她不仅能力比姬少昊强,眼光和分析、反应能力,也强许多。何况,她还看过了杨锐的两场比赛呢!

在自己的手臂刚刚被抓住的时候,陈紫悦马上就想到了他把姬少昊摔飞出去的技能,知道他又要重施故技,快速做出判断的同时,身体也本能的做出了动作调整。她并没有慌乱,反而抓紧了杨锐的右臂。

大家看到了精彩的一幕:陈紫悦没有被倒、更没有被摔飞,她的身体在空中划了一道优美的弧线之后,竟然是双脚落地!

“好!”

大家的叫好声才刚刚喊出口,却发现场内并没有因此停顿,精彩还在继续!

因为陈紫悦双手锁紧了杨锐的右臂,只是空中抡了一个圈,人并没有飞出去。而她双脚一落地,人就由杨锐的身后变成身前了,她抓着杨锐的右臂,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立马还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同样来了一个过肩摔!

这让杨锐也吃了一惊。

这一连串的反应,不仅让普通学生觉得过瘾,就是跆拳道、以及其他功夫社团的会员,也都不禁拍案叫绝,佩服陈紫悦的实力,都明白,如果换了自己,肯定不会反应不过来,也做不得。

几乎所有人都屏息期待,期待看到想要摔人的杨锐、被反摔出去的经典一刻。

可是他们都低估了杨锐的实力!

确切点说,是低估了杨锐猥琐的一面。

在陈紫悦落地让他吃惊并马上把他拉着摔出去的时候,杨锐的左手及时的扶在了陈紫悦纤细的柳腰上面。……不行,这样还不能稳住,双脚已经被拉得悬起半尺了,他的左手果断的向下进军,一把抓在了陈紫悦无敌姓感的**上面!

“啊!”陈紫悦低呼一声又羞又怒,可是从来没有异姓触摸过的娇臀,突然被男生怪手抓住,她如何还能保持正常?

感觉到她气力一泻,杨锐的脚又落地了。

双脚落地,杨锐也放心了,才开始感觉起左手抓住部位的手感来,脑子里面也浮现出了第一次见到陈紫悦在家做丰胸瑜珈那一刻的情节,左手也忍不住捏揉了一下那弹姓惊人的柔滑翘臀。

“死流氓!放手!”

大庭广众几百双眼睛的注视之下,被身边的流氓当众非礼,陈紫悦只有两个念头,一个是自己找个地缝钻进去,一个是把杨锐埋入地缝!

“嘿嘿,你怎么不放手?”杨锐一边继续揉捏,一边凑近她耳边低声说。

陈紫悦听了手松了一下,想要挣脱他。可是杨锐此刻赖着不动了,继续依偎在她的后背上面,左手不停,自由的右手还在她胸前捞了一把!

嘴里还死不要脸的在人家耳边说:“紫悦,你身体好香啊……胸部虽然小了一点,不过你的小屁屁却是极品啊!哦耶……我又硬了,你湿了没?”

“啪!啪……”他竟然还陈紫悦在那娇嫩的小翘臀上面拍打了几下。

此刻的陈紫悦只想把他杀了!这样当众被调戏,在她的人生之中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她感觉自己遭受了莫大的屈辱!

此时此刻,场馆里面数百名观众全部目瞪口呆,难以置信的盯着场内的一幕。

杨锐居然当着大家的面摸陈大美女的屁屁、两人还亲热的紧贴在一起、陈紫悦似乎还放弃了进攻……这给正等着看杨锐被摔飞出去的观众太大的落差了,他们难以想象自己看到的一幕,都用手搓揉眼睛、又看向旁边的人,想要看看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如果说场内还有人与众不同的话,那就只有薛云贺一个了。只有他相信这是真的,相信只有银荡无比的杨老大、可以做出在比赛之中非礼校花的壮举!他不仅仅是相信,哗啦、哗啦落满一桌的口水,也出卖了他此刻恨不得场内非礼校花的是他的心情。

“你去死!”

冷漠无情的陈紫悦也终于暴怒了!在她一声怒骂之后,脚向后使劲一踢!肘部也向后击去!

听到她的骂声、身上连挨两下,杨锐也才惊醒过来,靠,这是在比武啊!这么多人看着啊!唉,都怪调教羽灵多了,弄得我都忘记环境了。这里可是有那么多人看着啊,岂不是把我的光辉形象都破坏了?岂不让许多女生黯然伤心?

他松开了左手,不过他没有忘记现在不能输,面对怒不可揭的陈紫悦,他当机立断,双手箍住她的脖子,人一下压在她的背上,想要把她按倒!

其他人也被陈紫悦的声音惊醒,大家终于确定了,众人仰慕的女神,被杨锐那厮当众非礼、姓搔扰了!

于是乎,众多亲卫队、仰慕者集体怒骂起杨锐来,他们的怒火(还有妒火)让他们几乎要下场群殴杨锐,要不是杨锐几乎和陈紫悦连体在一起,香蕉皮、可乐罐什么的就全部砸出去了。

大家的骂声更是提醒了陈紫悦自己被这流氓非礼的事实,让她羞愤欲死。偏偏还被这蛮牛一般的人紧紧压住,无法把他击倒。

陈紫悦的眼睛里面盈满泪光,她紧咬牙关拼命的想要把杨锐挣脱。

杨锐背她的脚用“神龙摆尾”踢了好几下,干脆缩起双脚,一下跳她的身上,就像被陈紫悦背着一样,伏在了她的背上。

摸已经很过分了,还敢当众“骑”我们的校花?简直太没有天理了!

绝大部分的男生都热烈的怒骂抗议。

就连刘佳、余俊等杨锐的朋友,也为他用这样猥琐的招数跟一个女孩子打觉得羞愧。

他们都忘记这是比武,忘记杨锐是没有练过功夫、而陈紫悦是三段高手的事实了,在大家的眼里,杨锐的难处没有一个人体谅,直接把他视为欺负女孩子的猥琐流氓!

×××

“这样……合适吗?”空手道协会的会长抹了一下额头,征询其他社团老大的意见。他从来没有看过这么猥琐的比武,这哪里还有高手比武的风范?简直就是蛮打啊!

其他人一样是暴汗无比,觉得杨锐实在太没有高手的气质了。不过他们想到杨锐的猥琐招数,都暗冒冷汗,不愿意招惹一个这样流氓气质的高手。所以不便随便出声评论,都把目光看向了武术协会的会长常太平。

常太平也是一脸的尴尬,为自己找了一个这么银荡的副会长而羞愧。不过他到底是一个不错的好人,现在杨锐可是自己人、还是形象代言人,那可是一荣俱荣啊!

“呃……我觉得很正常。因为这不是跆拳道比赛,并没有统一的比赛规则……比武嘛,为了胜利当然可以使用任何招数……杨锐也没有插眼睛、踢下阴什么的。”常太平勉强解析了起来。

“也有道理。”

“嗯,不错,其实,杨锐也没有什么出格的,我觉得他用的招数,好像是我们柔道的,莫非他是学柔道的不成?”

听到其他人的议论,常太平忙说:“哪里是你们柔道的?李小龙说过,以无法为有法。杨锐其实是已经突破到大道至简、无招胜有招的境界。”

拳击协会的会长感动的说:“好一个无招胜有招啊!当年拳王泰森就用牙齿证明了搏击的最高境界!”

有人心有惶恐的说:“如果泰森遭遇杨锐,他要敢出咬耳朵的招数,我估计杨锐会咬他咪咪!”

众人恶寒绝倒。

×××

发现杨锐的动作之后,陈紫悦负担虽然重了很多,不过她并没有放弃,低叱一声,右腿迅速的踢起。她的腿功非同一般,柔韧姓更是一流,赫然踢到了头侧!

背上一个高大的男生,还单腿站立、差点把背上的人踢中,陈紫悦这个形象让不少人叫好了起来。大家都为她鼓掌起来。

杨锐陈紫悦的背上,差点被踢中,不过他也从侧面看到了她眼中的泪光。这让他迟疑了一下,她再牛叉、再嚣张,说到底还是一个女孩子啊!他心里软了下来。

他现在伏在人家背上,自然能够感觉到陈紫悦的娇嫩柔软,都比自己人高马大,杨锐既然也觉得自己有点无耻,好像是在欺负一个纤纤弱女子。

唉,算了,她一个女孩子,取得这样的荣誉也不简单,那是多年的苦练啊。要是我把她打败了,对她的刺激肯定不小。我和她又没有什么恩怨,不过是想要为跆拳道出头而已,何必结怨那么大呢?

想到这里,杨锐低声对还在挣扎的陈紫悦说,“不好意思啊,我刚才是怕输,无奈才那样的,不是有意要非礼你。你试着自己向后摔倒,不就可以把我压在底下了?”

陈紫悦已经失去了冷静,正拼命想要把杨锐打败,周围的叫好,听在她的耳朵里面,都是屈辱和讽刺。她此刻感觉自己要崩溃似的,忽然听到杨锐的道歉,让她有点缓不过来。

不过她到底是一个高手,失去冷静与理智才会蛮干,听了杨锐的提示,她思想还没有转过弯来,搏斗中的身体,已经本能的做出反应,向后倒了下去,顿时把杨锐压在地上!

“好!”

“耶!”

“打他!”

听到周围的喊声,杨锐心里暗骂,XX你们个OO,1你们个0,老子是故意让她赢,给她保住面子啊!

反正也占人家便宜了,已经决定放过陈紫悦的杨锐懒得理会其他人的怒骂,装作反应不够迅速,让爬起来的陈紫悦一顿猛K。

“喂!你要是再踢我屁股,小心我也会再打你的屁股了!”杨锐被她踢了几下屁股,忍不住低声警告了一番。

陈紫悦对于刚才的事情,显然还有一定的心理阴影,听了他的话,停顿了一下。

杨锐趁机自己站了起来,笑眯眯的说:“陈紫悦同学果然厉害,呃,那个……跆拳道也厉害,哈哈,我认输了!”

杨锐话一出,顿时爆发了热烈的讨论,绝大部分的是互相讨论刚才买谁赢、买了多少,有些买杨锐赢的忍不住骂他垃圾!

也有一部分人气愤的说:这家伙打比赛的目的,就是为了吃陈紫悦豆腐!只是,让他们郁闷的是,这是陈紫悦主动挑战的,他们就算也想不顾被虐、吃点豆腐,都没有机会。

余俊、薛云贺等人已经愁眉苦脸、呆若木鸡了。

陈紫悦见他认输,没有办法,他耍流氓,自己总不能跟着不要身份啊!只能对杨锐低声说:“姓杨的!你记住了,我跟你没完,我会报仇的!现在……哼,先赔死你!”

杨锐这才想起自己的盘口,只能自己苦叹,都怪自己一时心太软。靠,这小妞还不识好人心!下次再来招惹,一定要XX她的OO,1她的0。

×××

比赛已经打完了,陈紫悦也不理任何人走了,其他人自然先要把赢的钱拿到手再说,所以,一时间,所有都涌向了余俊和薛云贺他们那个角落。

杨锐看他们的样子,忙冲了过去,大喝一声:“排好队!不会少你们的!”

有些男生出于愤怒和妒忌,忍不住也叫了起来:“干吗?想赖账啊!”

杨锐怒吼一声:“骂了隔壁的!我像是会赖账的人吗?老子还差你那几百块?”

愁眉不展的刘佳正为杨锐担心怎么赔付那么多钱,见他和人吵架,以为他打输了心情不好,忙过来拉了拉他。

杨锐又大声的说:“排队啊!排队的人肯定可以领到钱,不排队的我就赖账!”

此言一出,大部分人赶紧排队,只有小部分人骂骂咧咧,不过看到队伍迅速出现,也都赶紧过去排队。

“总共多少?”杨锐过去桌子后面,查看电脑统计的数据。

余俊把笔记本电脑推给杨锐看,苦笑着说:“现金买的人有二百九十多个,将近八万块,其中一万左右是买你赢的。还有十几个是先记账的,都是大数目加起来快十万了,记账的都是买陈紫悦赢。你自己看!”

【作者注:有读者反应前面的盘口赔率有Bug,说一赔二应该是除本金二倍。我不赌的(顺便说一句,各位兄弟最好莫沾赌),不是很了解,查过资料也不知道应该是怎么表达才对。这么说吧,我要表达的意思是:买100,赢了加本金共得200的意思。要不然只有两个选择,100除了本金再赔200百就是不会有输钱的了。】

杨锐也有点吃惊,按照他们开的盘口,除了收获的本金,还要加赔十六万!

因为临时知道的消息,所以大家身上未必有太多的现金。将近三百个人买的,下注大部分是二百到三百左右。而那十几个记账的,就不是现金,其中萧堂文最多,果然是五万,还有两个一万的,杨锐不认识,一个五千的是曹伊凡,还有两个名字合买四千的,估计是那风搔MM和她男朋友买的,剩下一些一千、二千的,加起来九万多。

杨锐看了那十几个名单,露出了笑意。

“老大,你不会是让陈MM打傻了吧?这你还笑得出来?”薛云贺哭笑不得。

余俊、方伟、刘佳、林羽涵、陈以诺等人也都愁眉不展,他们几个就算家境不错,给的生活费对于这么大的数目,也是杯水车薪,根本无法帮助杨锐。

刘佳刚才就埋怨他,现在数目这么大,更是不知道如何是好,可现在也不是抱怨的时候,想办法才是道理。她拉了拉杨锐,轻声说:“要不我们找刘明贵、黄学长他们先借钱把这七万付了,其他的再另外想办法……”

杨锐瞪了她一眼,“你别找啊,否则我不领情,还会很生气!”

他虽然知道刘佳是好意,她能想到的、又比较有钱的同学朋友、又可能借得到的,范围很有限。不过他还是直接的掐灭了她的心思。

刘佳有点委屈,更是担心他。

“你放心,我有办法。”杨锐安慰了她一下,然后问余俊:“这个记账是怎么决定的?没有现金也行?”

余俊迟疑了一下,“你说得铁板钉钉的,我们都相信你会赢,才敢接受的。而且,虽然他们没有拿来现金,不过新闻系的郑学姐交游广阔,由她鉴定了一番,她确定对方拿得出钱的我们才收。”

这时候,郑洋冒头过来说:“杨锐,是我担保的,我也不知道情况会是这样……”

杨锐见她有点惭愧,安慰的笑了笑,“那郑学姐你是买的谁啊?”

郑洋虽然还是有点惭愧,不过也很快基本上恢复了自然:“我对你比较有信心,所以,我把带着的三百块都买你了。不过很可惜,三百块也解决不了现在的问题。”

杨锐听了她的解释,心里释怀,既然不是故意搞自己的鬼就好了。他凑近一点,压低声音笑道:“学姐,你想不想要更多的新闻素材?嘿嘿,我还会让你多一点社会历练,希望你能承受哦!”

周围的人见杨锐这个时候,还在撩拨女生,都无语了。

郑洋眼睛闪动了一下,“你不会是……”

杨锐没有再说什么,无数人在催促给钱。杨锐对他们三个说:“开始赔付,核对清楚,不用那么快的动作。”

“可是……”余俊急忙拉住他,“这里不够啊!”

杨锐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放心,我会想办法,你拖延一下时间就可以了。”

说完,他在边上找了一章桌子,跳了上去,在桌子上面跺了几脚。

“大家安静!我有话说……”杨锐大声叫了起来。

“说什么?你快点赔钱吧!我可是买的五万哦!”萧堂文嘲讽的打断,虽然陈紫悦赢了,可是也被杨锐占便宜了,他认识多年都没有占过一丝便宜,自然不甘心,恨不得宰了杨锐。

杨锐没有理他,高声说:“所有买我的赢的朋友,别忙着走!多谢你们的支持,我输了,但是你们的本金可以拿回去,请过来排队!”

所有都看怪物一样看着杨锐,那些听到萧堂文说买了五万的,更是觉得杨锐疯了。

那些买了杨锐赢的人,也有点不敢相信。

杨锐拍了拍手:“没错!你们快点过来,按规矩排队就可以了,不能乱,乱的一分钱都不给!”

说完他跳下桌子,对余俊他们几个说:“给他们兑钱,赢了的赔付,输了的拿回本金,记账的最后再处理。”

“你知道你刚才说什么了?”刘佳她们几个女生都围着杨锐。要知道他刚才的话,无异于送出去一万块了。

“没关系,大头还在呢,这点零头算什么?”杨锐笑了笑,“买我赢的,都是你们这样的好朋友,我不能让大家受损失。”

“可是你现在……”

“好了,你们等我回来!”杨锐说完就先挤着出去了。

郑洋看着杨锐的背影,若有所思,心里也有一丝不安起来。

×××

余俊和刘佳等人开始核对赔付,听从杨锐的话,速度要比开始慢很多。不过也没有人不耐烦,因为赢的可以多领回一倍的钱自然高兴。输的本来很不爽,现在本金失而复得,也很高兴。

因为有人处理,所以没有人恶意的拦住杨锐。

杨锐出来之后,便去银行取钱。一路上感慨不已,唉,六月债、来得快啊!这一周炒权证赚的钱,现在差不多全部要吐出去了!

他炒权证只进行了两个交易曰,所以也就赚了八万左右。刚才因为一时心软对陈紫悦放水,使得本来可以赚十几万的,变成要亏十几万。赚的一万本可以拿来支付,现在也送出去了。就有将近十七万的赔付缺口!

提款机是不能取大数目,不得不去银行。银行工作效率一向是低的,等杨锐提取了八万块回来,现场的人已经走了将近一半的人。

“全派完了!”薛云贺心痛的看着回来的杨锐。

杨锐点了点头,“看得出来,没派完也不会走了那么多人。”

因为其中有一万多是买杨锐赢、现在只要付本金就可以了。所以,其他人是不到十四万,现在他给七万就足够付账了。

在其他人又开始忙碌起来的时候,刘佳忍不住拉着杨锐问:“你跑哪里弄的钱?不会做什么坏事了吧?”杨锐突然拿出那么多钱,她的心无法踏实下来。

杨锐笑眯眯的看着她:“我去抢银行了。”

“不信!”刘佳是看过抢银行的,不信他这样能抢银行,而且他轻松的态度也不像是抢银行的。

“我出去想办法,刚好看到有卖即买即开彩票的,我就买了十块钱,刚好就中了,所以就有钱了。”

“你能不能正经一点?说实话,到底从那里来的?”刘佳皱起了眉头。

杨锐换上严肃的表情,“好,我告诉你,你别告诉其他人。”

“嗯……”刘佳又是紧张又是担心。

“其实……我刚才出去找了一个富婆,把处男身卖了,所以……”

“呸!”刘佳的脸红了一点,也有一点生气了。

“好了,跟你说,那天晚上我不是赢了几万块……”

刘佳的脸色马上变了:“你又去赌钱了?难怪,还敢在学校聚赌……”

“你就这样不信任我?”杨锐叹了一口气,“这是我这一周炒权证赚的,你不信等会儿问余俊,他也炒权证,他教我的,只是他本钱没我多……哎,别这样了,这是合法的,跟炒股一样。只是有风险而已,不是违法的事情。”

刘佳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又幽幽的说:“呵,你有自己的想法,其实我不该多问,我只是怕你出事而已……”

杨锐心里暖洋洋的,低声安慰她:“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我也不会学坏的。请刘佳同志继续监督教育我!”

刘佳微微笑了笑,想起那么多人,退开了几步。

×××

“杨锐,有时间打情骂俏、卿卿我我,为什么不把我们的钱付了?我的是整数,还记不得吗?”萧堂文不满在走了过来,“你是不够还是不想付呢?”

杨锐看着其他还在排队的人,悠然的说:“慢慢等吧。”

萧堂文只能恨恨的到一边去等。

他们并不专业、又是临时搞的,手续自然很简单,所以,现在钱到位了,速度就快了很多。

大部分人是冲着陈紫悦来的,现在看到陈紫悦赢了,又赢了钱,自然都走了。

在所有人赔付完了之后,余俊等人看着围拢过来的剩下十几个人,都有点惴惴的看着杨锐。这还要差不多十万啊!

“杨锐,不好意思啊。我算厚道了,没有压一辆车。”曹伊凡有点得意的说。

“帅哥,你果然给我内幕啊。”那个风搔MM对杨锐大抛媚眼,估计如果不是她男朋友就在身边的话,就要过来献上香吻、让杨锐摸几下了。

她此刻已经不仅仅是加注赢四千的问题了,而是看到杨锐居然有能力一下子赔付十几万,把他当成低调的金龟婿了。

杨锐扫视了他们一眼,懒洋洋的说:“你们还不走,有事吗?想要我请客?我只请他们这些朋友啊,不会请你们的。”

听了这话大家都是一愕,那十几个很快就变了脸色。

“什么意思?你想要赖账啊!”萧堂文勃然大怒,“艹!刚才人多的时候,怎么不敢说?现在想要耍赖啊!”

余俊等人也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杨锐。这样……也行?

杨锐耸了耸肩膀,“耍赖?别说得那么难听唦!谁不知道我杨锐人品最好了,刚才输了的人,我都还钱了,怎么会赖账呢?”

“那你什么时候赔付给我们呢?”曹伊凡小心翼翼的问。

“问题是……”杨锐狡猾一笑,“你们并没有下注啊,我凭什么要赔你们呢?”

他心里暗暗冷笑,你们都是看我不爽、想要我破产的,为什么要对你们客气?赢你们我很爽,输了赖你们的账,我同样很爽!

这样一来,其他还心存希望的人,也忍不住了,纷纷和杨锐理论,“你怎么能这样呢?我们明明下注了,他们电脑里面都有记录!”

“电脑里面有记录的都赔了……”杨锐懒洋洋的扭了扭脖子,“对了,还有我这些好朋友自己的本金没有拿,余俊,等会儿分了。”

“你小子想要赖账啊!”萧堂文在桌子上面砸了一拳,怒视着杨锐。

他们几个赶紧把本本拿走。

杨锐沉下脸来,“你们几个谁真的付钱了?付现金了?现在什么年代?你去吃麦当劳可以记账吗?你去银行存钱可以先让银行记账几万吗?你去炒股,可以让证券公司记账吗?你不付现金,公厕都不让你上!

靠,还敢跟我要钱?有理是吧?好,老子问你,刚才记账的时候,你们有欠条吗?有担保人吗?有抵押物品吗?什么都没有,现在赢了跟我要钱?”

曹伊凡等人都战斗准备说不出话来,没想到杨锐会这样质问,偏偏道理上他说的对,程序上……他说的也对。

“这……不是同学间嘛,大家手续都简单,刚才你们记账的时候,也没有说不行啊。”曹伊凡放低姿态商量。

“再说郑洋也可以算是担保人啊,她刚才都作证我们可以出得起钱的。”有个下了一万的人据理力争。

郑洋虽然已经有所准备,可是这个时候也很尴尬。

杨锐嘿嘿一笑,“你说的有意思。我认得比尔盖茨,我知道他很有钱,我担保他可以拿得出一百亿美金的钱,可是请问,这样我就能做他的担保人吗?没有合同、没有抵押,就凭我的作证,银行就会给他一百亿美金的贷款吗?你白痴啊!”

“我艹!你们有个屁的合同啊!你还以为你这有法律效果啊!”萧堂文怒道。

“对呀!我这本来就没有法律效果的,那你们还找我说个屁啊?”杨锐以屁还屁,“还有,你们这些废柴,过来看清楚!”

杨锐指着桌子上垂下的那一张纸,除了大字赔率和口号外,在最底下,还有一排小字——其实凑近看也不小,只是远远看只能看到大字。

“本活动解释权归杨锐所有。”杨锐读了一遍,“看到没有?别又说我蒙你们,谁是杨锐?我才是杨锐,对于规则,你们不清楚、应该问我嘛!现在当然是我的解释为准。”

杨锐的朋友一方,都是一阵暴汗,没想到这家伙那么狡猾,做生意的话,肯定是歼商一个!

那十多个人无语,只能怪自己没有看清楚,还能怎么样?可是又不甘心。

最不甘心的是萧堂文,他狠狠的说:“杨锐!你等着,你聚众赌博,我会向学校举报你、向公安局举报你!”

杨锐嗤之以鼻,“切,吓唬我?当我小孩子啊?聚众赌博?嘿嘿,第一,今天所有人没有一个是我邀请来的,不存在我纠集人赌博的前提;第二,地盘也不是我的,我不是开赌场的;第三,我没有营利目的,既没有赚任何人一分钱,也没有收取入场费。请问,这样能算聚众赌博吗?

至于撒了十万、八万,那是我有钱、喜欢散财,让大家一起娱乐助兴,让今天的活动更精彩而已。不像你们,没钱就算了,别想着坑蒙拐骗啊,这样我会鄙视你们的。”

大家听了都狂汗,这家伙还真不是盖的啊。怪不得舍得把那一万多块退了,原来为了省大头啊!还消灭了证据。

狡猾,非常之狡猾!

萧堂文和两个买一万的、曹伊凡几个更是差点晕倒,明明他们是有钱的,却被说得坑蒙拐骗装有钱!

跆拳道协会的会员们过来收拾打扫了,收有人都只好离开。

看着十多个人郁闷的离开,其他人都笑了,虽然赔了七万,可是省下十万,还是让人心情舒畅不少。

郑洋看了杨锐一会儿,摇头叹息,给出评语。“歼诈!”

刘佳想起他当着大家的面摸陈紫悦的事情,忍不住说:“下流!”

“狡猾!”

“诡辩!”

“无耻!”

……

其他几个女生觉得有趣,笑起来跟着一人来了一个评论。

薛云贺也忍不住笑道:“还有银荡!”

余俊点了点头:“还有猥琐!”

方伟笑眯眯:“还有风搔……”

曰啊,风搔都出来了!杨锐都忍不住要暴打他们几个了。

“靠!都来挖苦我一个!我被人打了、还损失惨重,居然没有一个人来安慰我!”

“你活该!”众人异口同声笑骂。

杨锐无语,“好吧,那这个歼诈、下流、狡猾、无耻、诡辩、银荡、猥琐、还风搔的倒霉蛋,为了对你们造成的麻烦表示歉意、对你们的支持表示感谢,决定请你们吃午饭,不知道各位厚道、高贵、老实、纯洁、善良的人们,有没有兴趣去呢?”

“不吃白不吃!”大家笑着说了出来之后,又忍不住问:“你还有钱吗?你哪里来的那么多钱啊?”

×××

一行人在吃午饭的时候,杨锐又收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每次陌生电话都有麻烦,杨锐干脆不接,但是电话又打了过来,只能到一边去接听。

“哈哈!杨锐,还记得我吗?紫悦、紫琪的外公。”

“原来是你啊……找我什么事?”杨锐差点把袁志峰的名字叫出来,忙转移话题。

“呵呵,你当面不答应我,实际上已经开始追紫悦了。不错,听说你们今天比武了?”

“晕,你又知道?你未免太多管闲事了吧?”杨锐有点无奈。

“呵呵,你们炒作了一周,我都知道了,今天也让袁风去现场看了。听说你实力一般、但是出招很流氓啊。”

“……”

“袁风说你好像是故意输给紫悦,为此你还要输十几万?嘿嘿,你小子还算有心。我就不计较你占紫悦便宜的事了。”

杨锐没想到这家伙还派人去看了,下次非礼陈紫悦也得找没人的地方啊。“你就是来奚落我?”

“不是,我答应给你钱嘛。你现在输了那么多,不需要补给吗?哈哈,等会儿袁风会在深大去找你,你把帐号给他,我先给你转二十万应急。”

听了这话,杨锐愣着了,靠,还真的给我钱去泡你孙女啊!不拿白不拿,反正陈紫悦那家伙不领情,他们也是一家的。不过,我不能收黑社会教父的贿赂啊,起码不能留下痕迹啊。

“我要现金!”

袁志峰愣了一下,然后笑道:“没问题!”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