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似纯洁

【第116章 信任危机的年代】

【第116章信任危机的年代】

几个武警都还在外面,无论是认识杨锐的老王,还是林丛的几个朋友,他们都担心杨锐会在里面把林丛狠狠的虐一顿。老王已经从他们几个的嘴里知道了杨锐和林丛的一点过节、也知道了他们几个刚才的怂恿。

看到杨锐出来,因为是认识的,老王先过来对杨锐说:“小杨,林丛这人姓格就是这样,他人不会有什么恶意的,他要找你比试,只是有点不服气而已。你教训他一下是应该的,不过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说实话你和他见面、合作的机会,可要比我们都多,就这样算了吧。”

这话让杨锐有点愕然,指了指后面:“我没有再打他了啊,我只是跟他说了几句话而已。”

老王苦笑了一声,看向了其他人,不过其他人都把目光看向他,还是要他说。他无奈,只好把杨锐拉到一边,低声说:“小杨,我已经听说了,林丛刚才是冲动了一点,说话有点不好听。也是我们几个兄弟想要看热闹、在一边帮腔,我都教训他们了。等下一起喝酒,大家一笑了之怎么样?”

杨锐还是有点奇怪,“老王,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看你好像有什么没有说出来。”

老王讪讪的说:“好吧,既然你老弟这么直接了,我也不好意思再拖拖拉拉了。是这样的,他们担心你回去跟唐处长说。林丛这段时间的表现好像已经不太好,现在深川四办又有你这样能干的新人,他们担心唐处长会借机把林丛调走。”

杨锐总算明白了,调走?直接就说怕我跟唐羽灵打小报告、怕唐羽灵趁机争林丛吧!他不禁冷笑,就算我可能会有这样整他的想法,羽灵是这样的人吗?如果羽灵要整他,何必忍几个月?早就可以一个报告把他调到更加没有油水的地方去!

“呵呵,老王,我们也算是一起相处过一周、一起出过任务,你觉得我是这样的人吗?”杨锐似笑非笑的看着老王。

老王有点不好意思:“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

“那唐处长呢?你也是认识的。”杨锐又问了一句。

老王点点头:“我也相信唐处长不是这样的人。”

“那不就得了?”

这时候林丛已经出来了,他已经在里面揉了揉自己被杨锐击中的地方,不想让人看到他狼狈的一面。出来的时候,发现杨锐还在,有点惊讶。

“咦,杨锐,你不是说约了人吗?还没有走啊,不如大家一起去喝酒吧,我请客!”林丛笑着走了过来。

其他几个人本来正要看看他伤得重不重,没想到开始还和杨锐针锋相对的林丛这个时候会来一个大转弯。

杨锐也看到了老王的惊讶,对他们几个笑了笑,“下次吧,我今天是真的有事。下次我请大家!呵呵,这几天我还要在这里补课呢,有的是机会。”

听到杨锐这么说,林丛只有放弃,其他几个人也有点尴尬的附和笑了几下。

×××从武警支队出来,杨锐先找了一个提款机取钱,然后准备去买点仙人球带去贝臻家。

可是在提款机前,杨锐差点大叫起来!

他大金额用来公司用的钱已经另外开了账户,这张平时用的里面不会有很多的钱,也就几万块,保持偶然遇到有点事情可以应急就行了。

可是现在他取完了现金,习惯姓的查询了一下余额,发现卡里面居然还有一百零几万!

杨锐以为自己看错了,仔细看了一下,还是这么多!

他有点难以置信,可是事实就在眼前啊,难道是取款机出问题了?

杨锐忙把卡退了出来,在一边等着别人取钱,看看别人是不是也有这样的问题。如果真的是取款机出了问题,他也不敢乱取钱啊!谁不知道现在国内的“法官”是极度强大、牛叉的?

广州商业银行的ATM取款机出错,导致有人多取了十几万,在取款机制造、维护商早就赔偿了银行损失的前提下,法官把多取款了十几万的许霆判了一个无期徒刑!(相差三个月,跟彭宇案的法官真是一时之“瑜亮”啊)十几万尚且如此,一百万天知道法官会不会判十个无期徒刑啊!

当然,那主要是因为许霆没有背景,有背景的贪官、银行高层,贪污、挪用几千万、几亿,发现了也是内部处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杨锐现在有四办的身份,相信就算真的遇到这样法官,应该也可以解决,不过麻烦是肯定少不了的了。

所以,在没有确定自己卡里面的金额真的是这么多、在没有确定来源之前,他不敢继续在这里取钱。

看了后面几个用的人,都没有出现什么惊讶的样子,杨锐也就没有再等下去了,打车前往贝臻住的地方。

从武警支队过来深大并不近,路上自然会遇到很多花店,杨锐在其中一个人不多的花店停下来、买了大小好几盆的仙人球。

到了楼下,杨锐把仙人球放在地上,然后打电话给贝臻。可惜的是,响了几下,都没有人接听!

不会是不在家吧?她不是把电脑当男朋友的么?怎么会不在家啊!

杨锐有点郁闷,不在家的话,我怎么办?把这些仙人球带回家去?

“哇,好漂亮哦,还有花呢,这多少钱一盆啊?”

杨锐正郁闷,有个女孩子过来跟他搭讪。可听了内容,他更加郁闷了,我像是卖花男吗?

“小姐,不好意思啊,我是不卖的。”杨锐打量了一下,是一个二十多岁穿着职业套装的女孩子,估计是住在附近的上班一族吧。

那个女孩子有点好笑,“又没说买你,我是要买你的仙人球。”

“我的球也是不卖的,我是刚刚买来送人的。我姐姐就住这楼上,等会儿就下来了。”杨锐指了指楼上。

“哦,那就算了,我也住这里的。”她掏出钥匙开门。

“我姐还没有下来,我怕别人又以为我是卖花的,我能跟你先上去吗?”杨锐露出纯洁的笑容,尽量让自己显得无害一点,希望这个女孩子不防着他。

“行啊。”那个女孩子已经开门,正准备进去、并随手关门,听到杨锐的话,停了下来。

杨锐把地上的仙人球一一提起。

“要我帮你拿么?”那个女孩子好心的说。

“呃……你帮我拿这盆吧。”杨锐确实不是很好拿,开始只顾多买几盆,现在才发现赚了袋子太多也不好拿。

那个女孩子帮他拿了一盆。

“我住这里,你姐姐住几楼啊?”上到二楼的时候,那个女孩子问了一句。

杨锐仰了仰头,“四楼。不过,你不用帮我拿上去了。那盆是送给你的。”

“为什么?”那个女孩子有点惊讶。开始要他买都不卖,现在怎么白送了?

杨锐微微一笑,“因为你给我开门,没有怀疑我是坏人,你能相信我,说明你是一个好心的人,我送你一盆花也是应该的。”

那个女孩子有点脸红的说:“其实我也怀疑过啦,不过应该没有哪个坏人会提着那么多仙人球去踩点的吧?而且你的样子看起来挺老实的,呵呵,所以我相信你。你不会真的是坏人吧?”

杨锐有点好笑,“你不觉得我们两个的对话有点幼稚吗?呵呵,坏人、坏人,哪里有人这样问、哪里有人会承认。不过,正如你说的,想要混进来偷东西,我拿一枝花可比现在这样安全和方便了。我先上去了,花送你了,谢谢你。”

那个女孩子笑了笑,看着杨锐的背影、看着面前的小盆仙人球,若有所思。

现代社会陌生人之间已经没有信任可言了,信任,变得珍惜、珍贵了。所以,杨锐不肯卖的仙人球,肯因为“信任”而送人。

~来到四楼,杨锐一边拨打电话,一边敲门,可是依旧没有反应。

过了一会儿,有人上来了,杨锐看了一下,是刚才那个住二楼的女孩子,不禁暗暗苦笑,老姐,你还不出现,我就真的要被当成混进来的贼了!而且混进女子公寓,很容易被当成银贼啊!

“你姐不在家啊?”那个女孩子问了一句。

杨锐苦笑了一声,“不知道她搞什么鬼,打她电话都不接,我说好过来的。”

他心里有点遗憾,刚刚还在庆幸这年头还有相信陌生人的,现在自己就让她以后再也不敢相信陌生人了。

“不如到我家坐一会儿吧。”那个女孩子倒没有怀疑他。

杨锐摇了摇头,“不好吧,你都完全不认识我。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回去家里,关好门。但我可以保证我是来找人的。”

女孩微笑点头表示相信。

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杨锐一看,松了一口气。赶紧接听:“老姐!我就在你门口,不、不用开下面的门,我已经上来了。你来开门就可以了。”

女孩对他挥挥手,先下去了,在三楼的时候,她听到上面门开了,知道他没有骗自己。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