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似纯洁

【第七章 裸裎】(上)

带着一丝疑惑,杨锐重重地敲了敲门。

里面袁嫣的声音马上停了下来,不耐烦的说:“谁啊?”

“是我,杨锐,上来跟你告别。”杨锐平静的说,他的心里已经隐约觉得袁嫣可能不会开门。

“哦,你到下面等我吧,我马上下来。”

听了袁嫣的话,杨锐答应了一声,但是人没有走,还是站在外面,侧着耳朵凑近了一点门边,想要听听她会继续说些什么。

“好啦,等会儿再跟你玩……”

果然,袁嫣又开始说电话,声音很甜腻,只是让杨锐有点奇怪的是,为什么会是‘等会儿再跟你玩’,而不是‘等会儿再跟你打电话’呢?难道她也要出门?让我到下面等,只是顺便送我?

还没有等杨锐想到其中的关键,门已经被打开了,随即听到了袁嫣清晰的惊呼。

一股强大的敌意涌了过来,一阵危险的感觉扑面袭来!

侧着耳朵面向门的杨锐迅速的转头,看到的情况让他也不由得惊叫了一声!

刚刚打开的房门,出现的不仅仅是袁嫣,还有一头藏獒,正以充满敌意的目光看着自己,头已经凑近。

“你干什么呀?吓我一跳!”袁嫣不满的娇嗔。

杨锐还没有来得及回答,看到他正面的藏獒,已经吼了一声,向他扑了过来!

“我艹!”

“丹尼斯!”

脱口骂出来的是杨锐,他本能的伸手抓住了藏獒扑过来的爪子,不让它伤了自己,同时头尽量的向后仰,以免被它咬到。

袁嫣的训斥也是昨天发出,她叫着藏獒的名字,使劲拉着链带。

“死狗!信不信我炖了你!”不敢大意的杨锐,努力撑着这条想要扑倒自己的猛狗,发现它力量大增,下面两条腿也似乎扑了过来,一边嘀咕着骂了一句,一边对着它的肚子踢了一脚出去。

要是普通人,早就被藏獒推倒**了,而且就是被人踢一脚,对于它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感觉,可是现在杨锐不仅仅挺住了,而且踢中它肚子的一脚,让它痛得哀嚎了一声。

“好啦,丹尼斯回来!”

上次杨锐一掌把藏獒打得摔在地上,袁嫣已经知道他不一定会吃亏,但是藏獒的威力她更加清楚,现在又是杨锐没有做好准备的情况下,怕杨锐会受伤,也怕他把自己的爱犬弄伤,忙一边叫着,一边伸手抓住了藏獒的耳朵。

一手耳朵,一手链带,终于让藏獒丹尼斯的感觉到主人的指令,戾气收敛了几分。

死狗!还不放开?杨锐又在下面对着它肚子来了一脚。

又是一声吼叫,但不是哀嚎,从它的眼神可以看出,它反而是被激怒了!

杨锐感觉到它使劲的扑过来,抓紧了它的前爪的双手,一点也不敢大意,使劲的撑着。

“别踢它!我拉着它,你退开!”袁嫣一边对杨锐说,一边用力拉。

“袁嫣,你放开它!这条死狗,见一次咬我一次,以后我还常来呢,不把它打怕了,怎么接近你啊!”

听到杨锐的话,袁嫣又好气又好笑,没想到他竟然跟一条狗赌上气了。“好了,别玩了,你们谁受伤了,我都心疼呢!”

心疼?杨锐心中一喜,随即又是郁闷,我跟一条狗一样的待遇啊!

“你放开它吧!要不然它可能会觉得你和我联手打它、以后可能会咬你呢!”杨锐眼睛还在瞪着那距离自己不远处咬动的狗头。

袁嫣看着杨锐现在的样子,估计他力气快用完了,人的力气是难以和藏獒相比的,上次他也只取巧,想要打赢藏獒,还是得让他智取。现在自己拉着,看起来好像是帮他,但对于激怒的丹尼斯,反而是限制了一相通,她马上松开了手,自己退回到门里面,看着他们两个。

感觉到主人的松开,藏獒丹尼斯好像得到了鼓励一般,更加凶猛的向杨锐扑咬过来。

这个时候的杨锐,支撑了力大无比的藏獒好一阵,虽然还没有完全脱力,但也有点累,对于藏獒的又一次猛扑,他抓着的手向后拉、人也马上蹲了下来,手一放,让藏獒丹尼斯从他头上扑过去,而他松开了前爪的手,则在蹲下之后,抓住了已经到他面前的后腿。

抓着藏獒的后腿,杨锐又迅速的站了起来。

被他放空的藏獒,反应也不慢,它虽然从杨锐的头上扑过去了,但因为后腿被抓住,整个身体并没有跳过去,所以它的前抓马上抓向了杨锐的后背!在杨锐站起来的时候,嘴巴更是向他的屁股咬了过去!

杨锐抓住它的后腿的时候,利用站起来的腰里,使劲把它向前抡了出去!

他这一下用了很大的力气,饶是凶猛的藏獒,也被他抡了出去,狠狠的砸在地板上!

在袁嫣低呼声中,这次丹尼斯是真的发出了一声哀嚎,但它不是普通的狗,是藏獒!所以,丝毫没有躺在地上乞怜,反而继续向杨锐的手臂扑咬。

杨锐一直抓着它的两条后腿不放,看它还在发狠,继续用力一甩,把它往边上的墙壁上面抡了过去!

正要咬到杨锐手臂的丹尼斯又发出了一声呜咽,没有咬下去。

我靠,那么狠?

杨锐暗骂了一声,大喝了一声,也不管袁嫣在边上让自己手下留情,抓着藏獒的后腿,快速的抡到,让它的身体在墙壁、地上乱舞,不给它反攻的机会!

“好了!它已经认输了!”

袁嫣强忍着看完杨锐“凶残”的打狗行动,到最后过来拉住了它。

杨锐把它松开,扔在地上,再看哀号的丹尼斯,感觉它的眼神里面,还有一分凶狠,但更多的是恐惧、害怕。

“可怜的丹尼斯……”袁嫣蹲下摸着它的头。“你到里面休息一下,我先带它下去。”

藏獒虽然不会欺软怕硬,但刚刚被杨锐抡了一翻的丹尼斯,还是识趣,灰溜溜的夹着尾巴跟袁嫣下去了。

~

杨锐看了看手上,虽然没有被它咬中,但也被爪子抓伤了,上面有一点血迹。不过他心里是很高兴的,之前的一点疑虑没有了,把这猛狗打怕了,而且还发泄了一阵体力。要知道几乎没有人可以承受住他这样的进攻,要是普通人被他这样摔打一番,还不得坐轮椅啊?所以,他甚至想要以后想打架的时候就来找这条藏獒过瘾……坐在袁嫣的闺房里面,通体舒畅的杨锐心里暗道,从养宠物就能看出主人是什么样的人啊!一般女孩子都是羊乖巧可爱的小狗,自由袁嫣这样强势的人,才会想要养这样凶猛类的狗。

“你没事吧?”

“没事,我……咦?”杨锐惊讶的回头,看着门口站着的女孩,不由愣了一下,“紫悦?你不是回家去了吗?”

他开始还以为是下去的袁嫣,没想到是陈紫悦。

陈紫悦淡淡的说:“刚放假我回去了一趟,可你最近都不在,刘凯也不在,我不得回来吗?”

杨锐笑着走了过来,“辛苦你了,我们今天刚刚回来。”

“你……”陈紫悦指了指他,然后说:“我去给你拿点酒精、药水。”

她是刚刚回来,在下面看到有气无力的藏獒丹尼斯,正奇怪呢,袁嫣简单的跟她说了一下,让她上来先给杨锐清理一下伤口。

杨锐自己到洗手间把手洗了一下,抓痕不是很深,但可能很锋利,也出了不少血,不过现在没有再流血了。

等他出来的时候,陈紫悦已经拿了一些东西过来了。

“你怎么跟丹尼斯打起来拉?”陈紫悦淡淡的问了一句,让他坐下,用棉签蘸着酒精给他伤口消毒。

“那家伙看我不顺眼,每次看到都冲过来咬我,今天正好把它教训一顿,以后它就会老实了。你表姐也是,什么不好养,养一头这样的大家伙,要是一只小狗的话,我直接抓着它的脖子……‘咔嚓’一声就解决了!”杨锐笑着比划道。

“你怎么那么狠啊!”陈紫悦也是女孩子,听到他要把小狗的脖子一下拧断,不由皱起了眉头。

房门没有关,袁嫣已经上来了,在外面就听到了他的话,没好气的接口说:“‘咔嚓’是吧?我已经让人把丹尼斯送去医院了,它要是有事的话,我找一把大剪刀过来,‘咔嚓’一声先把你解决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