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携带乾坤鼎

67 强抢

67 强抢

“看来还是要尽量多的选择那些肉体强大的妖兽猎杀,这类妖兽炼化成精元丹的效果,比普通的妖兽绝对要强多了。”收获了十三只坚甲巨鳄,刘波对于接下来的猎杀更有动力。

解决坚甲巨鳄之后,刘波就听到远远传来“咚咚”的踏地声,虽然还见不到下一批妖兽的样子,但是只听这传来的声音,就知道来的一定是体型极为庞大的妖兽。

时间不长,一批妖兽终于出现在刘波的视线内。

这是九只体型极为巨大的妖兽,体长超过八米,身高超过四米。

“竟然是沼泽地龙,没想到会是这种妖兽。看来这次要花费一番功夫了,不过收获会更大。”刘波有些惊喜。

这种沼泽地龙是妖兽谷体型最为庞大的妖兽,没有之一。沼泽地龙据说含有蛟龙的一丝血脉,传承有天赋灵技重力术。除了天赋灵技之外,沼泽地龙由于体型庞大,肉体实力也是非常强劲,四只利爪和一张大口,比之前的坚甲巨鳄还要更具威胁。

除了攻击强悍外,沼泽地龙的防御更是突出,全身都被坚韧的地龙鳞片包裹在内,一般的凝神期修士就是拿着上品天器都很难真正的伤害到沼泽地龙。

刘波看着正快速奔来的沼泽地龙,对于“气势汹汹”这个词是真正的理解了。

他知道这九只沼泽地龙可不只是看起来凶悍,实力更是非凡。沼泽地龙的强悍可不是前几批妖兽能比的,刘波要想战胜它们,需要拿出几分真本事才行。

随着沼泽地龙的前进,刘波没等到沼泽地龙走到近前,便感到强烈的重力施加在了自己的身上。而且随着沼泽地龙的前进,施加在身上的重力越来越大,使他的速度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刘波还是第一次被施加重力术,没想到重力术的威力竟然如此之大,不但让他的速度被限制了足足一半左右,而且身体上的压力也陡增了几倍,让他的每一个动作施展起来都比以前艰难了几倍。

“重力术竟然有如此效果,虽然这个灵技不能直接攻击,但是却对于限制敌人的速度,功效非凡。这可是非常实用的限制类法术,只要自己吸收了沼泽地龙的血脉本源,定然也可以拥有土灵根,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学习这个灵技。”刘波对于沼泽地龙的重力术非常眼红。

沼泽地龙果然是一个上佳的陪练对象,刘波在它们的身上依次施展了三种火系攻击灵技。在沼泽地龙强大实力的磨练下,刘波的灵技确实有了极大的进步。

沼泽地龙的实力确实强大,刘波实战全力才能与之相抗。等到刘波的真元耗尽之后,服下一枚精元丹,丹田中空虚的真元立时重新补满。

等到刘波服下第三次精元丹,真元重新补满之后,这才把这九只沼泽地龙一一击毙,尸体全部直接收入到乾坤鼎中。

“这九只沼泽地龙炼化成的精元丹一定有非常好的效果,服用之后肉体一定还会有非常明显的提升。”刘波对于沼泽地龙炼化而成的精元丹非常期待。

这一批沼泽地龙之后,再也没有妖兽前来。

服用一枚精元丹,耗损的真气全部恢复之后,看看时间已经过去将近一个半时辰,刘波便不再继续向前,准备在小山谷近处引到一批妖兽直接回去。

刘波回到距离小山谷大约五里地的时候,这才拿出引兽丹再次有选择的引到一批独角银麋。

这批独角银麋一共有七只,被刘波一直引到了小山谷中。

“刘波真是福星,竟然又是独角银麋!”

“又是大收获呀!”

暴风小队的众人看到进入山谷的七只独角银麋,都是一阵狂喜,双眼发亮。

刘波既然已经曝露出速度上的特长,便也顺其自然的发挥了部分实力,帮助众人轻松的把七只独角银麋全部击杀。

“啪啪啪!”突然谷口一阵掌声响起。

“没想到你们暴风小队实力倒也不错,竟然猎杀七只了独角银麋,看来你们都很高兴呀?”这时从谷口走出十几人的一个小队,打头说话的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

“原来是樊队长。没想到在这偏僻地方竟然能够巧遇你们樊氏小队,真是让人意想不到。我们也是刚来这里,运气倒是真不错,这不第一次引兽就收获了这几只独角银麋。”队长韩光远神色略有慌乱,十分郑重的说道。

“这里可不是什么偏僻地方,这里是我们樊氏狩猎小队的固定历练地点。我们樊氏狩猎小队已经在这里固定狩猎多次。但是这一次,竟然让你们抢占了我们的固定狩猎地点,而且还猎杀了我们费尽千辛万苦才吸引过来的独角银麋,你们说应该怎么办?”樊裕泰语带戏虐,笑吟吟地说道。

“你胡说!这个小山谷分明是我们暴风小队的狩猎地,我们刚刚猎杀的独角银麋也是我刘波兄弟引来的,怎么会是你们引来?我看你分明是眼红我们的收获!”魏强气氛的说道。

“我说是我们引来的,那就是我们引来的!你们猎杀了我们引来的妖兽,我也不想与尔等一般见识,只要你们乖乖交出这七只独角银麋的尸体,你们抢占我们固定狩猎驻地的事情,我可以不做计较。但是,你等若是不识抬举,那就要看我手中的天器是不是答应了。”樊裕泰脸上的笑容阴森冷酷,强抢的事情也能说得理直气壮。

“你休想!我们暴风小队也不是泥捏的!”

“你想强抢,我们手中的兵器也不是纸糊的!”

听了樊裕泰的话,暴风小队的成员满腔气愤,纷纷出言谴责。

“樊队长,你的要求,我们暴风小队绝对不会答应。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们实力略强,既然遇到了,我们暴风小队愿意让出一只独角银麋,就算是交个朋友,以后有什么事情,咱们双方可以互通有无。你看,这样怎么样?”韩光远强忍心中的火气,委曲求全说道。

“韩队长,你这样就是不识抬举了。我只是让你们留下我们引来的这七只妖兽,并没有其它过分的要求,如果你再看不清形势,那我只好把你们全部留在这里了。”樊裕泰出言威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