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携带乾坤鼎

434 步步紧逼

434 步步紧逼

五雷池是一件强大的下品仙宝,刘波虽然没有催发出这件仙宝的全部实力,但也不是赫威能够抵挡的。神雷落下之后,赫威的抵御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他的护身仙器被直接轰碎,赫威直接变成了一堆焦炭。

赫威的突然死亡,让月婵仙子花容变色。她虽然一直没有答应赫威的追求,也没有和他结为道侶的想法,但是赫威的身份却是不能忽视的。如今赫威突然惨死,她恐怕也会受到一些牵连。

生死斗场的管事更是冷汗直流,赫威公子的身份就算在整个朔风城也算的上是身份贵重,他的爷爷赫战又是自己的直属上峰,现在赫威被人在生死擂台上公然杀害,他这个生死斗场的管事绝对逃脱不了责任。

趁着刘波还没有离开,生死斗场的管事必须在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上报赫战长老知道。

他悄悄地对身边的人嘱咐道:“看好这个人,不要让他离开生死斗场,必要的时候可以使用武力威胁。”

管事进入一件无人密室,这才启动了和赫战长老的直接通信。

“长老安好,属下有紧急要事禀告。”管事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惶恐。

“是什么事情?”赫战的语气平淡,并没有丝毫着急的意思。

“赫威公子和一名不知来历的灵仙在生死擂台上较量,被对方使用一件极其厉害的法宝轰杀了。”管事言简意赅的说道。

“威儿是三品地仙,竟然被一名灵仙击杀了。要么对方是一个实力极强的天才修士,要么就是对方手中的法宝有特殊作用。你把这件事情详细的叙述一遍,不要有丝毫遗漏。”赫战说话的声音仍然是一片淡漠,只是语速略微加快了一些。

管事不敢有丝毫隐瞒,把赫威和刘波的冲突,详详细细地讲述了一遍。

赫战听完事情的经过之后,对于嫡孙的惨死虽然心中有些悲痛,但他更关心的却是刘波使用的法宝。赫威的天赋不错。是他较为宠爱的嫡孙,有他赐下的一件极品防御仙器护身,不要说一名小小的灵仙,就是无敌地仙出手,赫威也能够支撑一段时间,不可能被瞬间轰杀。

“难道这名灵仙手中的法宝竟然是下品仙宝不成?就算不是下品仙宝,也定然是一件威力极其强大的极品仙器。”赫战很快就作出了判断。

如果仅仅是出于为嫡孙报仇的目的。他只需要派出得力手下出手把对方擒拿,也就足够了。但他现在更加看重的却是对方手中的法宝,如果那真是一件下品仙宝,这将是他的一个级大机缘,绝对不能错过。

赫战最终决定亲自出面处理这件事情。

他带上家族中最信任的几位供奉长老,很快来到了生死斗场。

刘波端坐在生死斗场的看台上。一直都没有离开。他故意显露出五雷池这件下品仙宝,就是为了吸引大鱼上钩。

赫战几人的到来,让刘波的脸上露出了微笑,他知道自己的计划初步成功了。

“是谁杀死了我的嫡孙?站出来让我看看!”赫战刚刚抵达,就霸气毕露。

“如果你的孙子是赫威那个软蛋的话,那你要找的人就是我了。”刘波仍然在座位上端坐不动,语气淡然的说道。

“你的胆子倒是不小。竟然敢杀死朔风城长老的嫡孙,我要不给你一个教训,我的孙子恐怕在九泉之下也难以瞑目。你喜欢哪种死法,我可以给你一个选择。”赫战的目光森寒,语气阴冷。

“这里是生死斗场,要想杀死我自然只能是生死擂台上,你应该就是赫战吧?作为朔风城的高层长老,难道你想要带头破坏生死斗场的规矩吗?”刘波毫无畏惧的直视赫战的眼睛。

“原来竟然是一条过江猛龙!能够无视我朔风城的威严。看来你的来历不简单呀?不知阁下如何称呼?来自哪里?”赫战的脸上露出了郑重之色。

“在下鸿虚,来自明辉岛。”刘波答道。

“原来是明辉岛的客人,不知道阁下和明辉岛主是什么关系?”明辉岛是洄风海中的一个顶级大势力,整体实力虽然不及九大城池,但是顶端实力也极为惊人,绝对不能小觑。

“我和明辉的关系还不错,你认识明辉?”刘波大咧咧地说道。

“我对明辉岛主久闻盛名。神交已久,但是缘吝一面,甚是遗憾。就算你是明辉岛主的朋友,但是杀死我赫战的孙子。也要给我一个说法。我是朔风城的长老,自然不会破坏生死斗场的规矩,咱们就在生死擂台上一较高下。我们每场派出一人,不限场次,直到一方认输为止。认输的一方要任凭获胜的一方处置,你看如此可好?”赫战提议道。

“这个方式不错,比拼的是双方的整体实力,很是公平,我完全同意。”刘波赞成道。

“那咱们就开始吧。风三,第一场就由你出战吧。”赫战安排道。

“风三领命!”

赫战的身后走出一位个子矮小的黑脸修士,这个人面无表情,身上的杀气极重。

早在赫战到来之前,刘波就已经把流风、左权、明辉等人都唤了出来,现在这几人正站在刘波的身后。

“这个人的实力还不错,这一场就让我上吧。”流风主动请缨道。

“以你的实力获胜应该没有问题,那就由你来战第一场吧。”对于流风的实力,刘波还是很信任的。

对于风三的实力,赫战也极为信任,他相信第一场一定能够旗开得胜。

风三和流风都上了擂台之后,一句话没说,就展开了激烈的交战。风三是风系修士,已经参悟了二十三条风系法则神线,在无敌地仙当中,算是极为强大的高手。但是和他对战的流风却更胜一筹,已经参悟了二十八条法则神线,实力明显胜出他很多。

看到流风的出手之后,赫战的脸色立时凝重了许多,他知道这一场比试,风三恐怕很难获胜了,要是能够侥幸保留一条性命,就算最好的结局了。

但是最后的结局还是让赫战失望了,这一场战斗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最后风三还是没能逃脱性命,神魂被流风的极品仙器直接湮灭。

流风面无表情地走下擂台,来到刘波的面前,说道:“幸不辱命!”

“不错。”刘波淡淡的应了一声。

流风继续走到刘波的身后站定。

赫战没有想到刘波的手下竟然如此强大,以风三的强悍实力竟然也远不是对手。这样看来,风二出手恐怕也很难获胜。风二现在已经领悟了二十五条法则神线,实力虽然比风三强上一筹,但是和流风相比,还是有明显的差距。

开局不利,对于第二场,赫战势在必得,他决定这一次派出实力最强大的一名手下风一出战。风一的实力只是比他略微逊色一些,已经参悟出了二十八条风系法则神线,实力和朔风城的几名新晋长老基本相当,赢下第二场应该没有问题。

“赫战长老,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第二场比试了?”刘波催促道。

“风一,第二场你上吧,不要让我失望。”赫战神情严肃地说道。

“风一定当全力以赴,绝不会让主上失望!”风一身上的战意凛然,散发出的杀气极为浓郁。

“主上,这一场就让我来上吧?”左权请战道。

“这个人的实力很强,你要小心。”刘波叮嘱了一句。

“主上不必担心,待我为主上把他的人头摘下。”这是左权投靠刘波之后的第一场大战,绝对不容许失败,他身上弥漫的冲天战意,丝毫不逊于风一。

风一和左权走到擂台上之后,两人激烈地交战在一起。

风一和左权的本身实力基本相当,都已经参悟出了二十八条法则神线,两人又都各自精通数种神通仙法,厮杀起来正是棋逢对手,难解难分。

这场战斗一直持续了一个时辰,仍然没有分出胜负,不管是赫战还是刘波,都严密关注着擂台上的战斗情况,心中都没有必胜的把握。

左权作为明辉岛仙器阁的阁主,身上配备的仙器自然不在少数。他现在已经知道,仅凭自身的实力已经很难取胜,要想赢得这一场比试,甚至斩杀对手,他唯一的希望就是身上的几件特殊法宝。

明白这一点之后,左权接连激发了三件特殊的极品仙器。一件极品仙器的作用是给对方施加重力术,让对方的动作缓慢下来。一件极品仙器发出蒙蒙青光,这些青光渐渐汇聚成一支利箭,射向对方的识海,这竟然是一件极为罕见的极品灵魂攻击仙器。

受到这两件极品仙器的影响,风一的速度顿时缓慢下来,好在他的识海之中有一件中品灵魂防御仙器守护神魂,青光汇聚的利箭,只是让他的神魂略有受损,并没有让他立时身受重伤。

就在这个时候,从左权的手上射出一道乌光,直奔风一的额头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