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携带乾坤鼎

438 强势震慑

438 强势震慑

平真逃脱无望,开始展开疯狂的反击,他不惜消耗大量的法力,接连施展了几次威力强悍的神通。

在平真的强势攻击之下,玉清鸣被逼得连连后退。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玉清鸣被逼后退的方向,越来越接近刘波所站的位置。

玉清鸣虽然暂时落在了下风,但是心中不惊反喜。平真展开如此猛烈的攻击,他的消耗会更加巨大,施展秘法之后,他本来可以坚持半个时辰的时间,但是他现在采用这种快速的消耗方式,坚持的时间会更加短暂。玉清鸣只要度过眼前的难关,等平真等会儿虚弱的时候,就可以一举把他斩杀。

平真现在仿佛疯狂了一般,猛烈的攻击一波接着一波,玉清鸣很快就后退到了刘波的身边。

刘波一直在注视着两人的战斗,虽然玉清鸣看起来胜利在握,但他一直感到平真这个人非常危险,难保他在最后时刻还有什么杀手锏放出,因此丝毫不敢放松对平真的观察。

就在这个时候,刘波似乎从平真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狠戾,心中暗暗一惊。

平真不惜损耗大量的法力,就是为了把玉清鸣和刘波逼迫到一起,现在他的愿望终于达成,心中总算松了一口气。一张仙符瞬间出现在平真的手中,眼看平真就要把这张仙符激发。

刘波一直在注意平真的一举一动,他看到平真的手中再次出现一张仙符,心中顿时感到不妙。平真先前准备施展的天仙级别的风遁符,已经被他的禁空石限制,这件事情平真已经心知肚明,他现在不可能再次拿出一张遁符来施展。既然不是用来逃命的遁符,那绝对是用来攻击的符篆。既然平真对这一张符篆寄予厚望,在最关键的时候使用,肯定威力不同凡响,也许又是一张天仙符。甚至是更高等级的符篆。

虽然刘波现在的实力已经无比强大,但是面对天仙级别的符篆,仍然没有挡下来的信心,除非他躲避到血魂宫里面。

“绝对不能让平真把这张仙符激发!”刘波瞬间作出了决定。

刘波早已经准备好的定身术,瞬间落在了平真的身上。

平真手中拿着符篆,却失去了激发的机会。平真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向刘波的方向,心中惊骇欲绝。

玉清鸣也已经发现了平真手中的符篆。心中也是微微一惊,手中的御风剑第一时间向平真的头顶斩落。

平真现在被定身术定住了身形,已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御风剑向自己的头顶劈落。

下品仙宝的威力巨大无比,平真身上的极品防御仙器被一斩而裂,御风剑直接把他的头颅劈成两半。他的神魂也被瞬间湮灭。

朔风城的城主平真黯然陨落!

玉清鸣右手轻轻一招,平真手中的符篆便落入了他的手中。玉清鸣放出神识,细细鉴别手中的符篆,他惊呼道:“这竟然是一张天仙级别的风系攻击符篆!要不是师兄及时施展出定身术,今天我们两个人恐怕都会葬送在这里!”

“九大城池屹立凌天界几百万年,收集到的宝物自然不在少数,平真现在身为朔风城的城主。朔风城历代相传的最珍贵宝物,恐怕都已经落到了他的手中。尤其平真的性格奸诈阴狠,手中有几张厉害的底牌,也在意料之中。”刘波倒没有感到太过意外。

玉清鸣说道:“要不是师兄出手,我这次不但不能为师傅报仇雪恨,恐怕还要死在这个逆徒的仙符之下,这张仙符以及平真的下品仙宝,还请师兄收好。”

刘波拒绝道:“平真毕竟是被你杀死的。他身上的东西,你就都自己留下吧!想必大部分宝物,都应该是你师傅的遗留,现在正好传到你的手中,你师傅在九泉之下也应该能瞑目了。我身上的宝物很多,你不必和我客气。”

玉清鸣想了想说道:“本来这些战利品都应该归师兄所有,不过以后我也是为师兄效力。也就不和师兄客气了。平真的下品仙宝和这张仙符是他身上最珍贵的宝物,我就都收下了。他身上的其它物品,我要来也无用,师兄就自己留下吧。”

既然玉清鸣这样说。刘波也不在和他客气,把平真的储物戒指收了起来。

平真竟然真的被玉清鸣杀死了!

这一重大变故让所有围观的修士们都惶惑不安。朔风城的普通修士们,生怕这一重大变故,会直接影响到他们自身的利益,不知道接下来朔风城的城主会由谁继任?会不会制定一些不利于他们这些普通修士的新规定?朔风城的长老会成员以及所有高层地仙,心中更是惊惧不已,不知道接下来他们会迎来什么样的命运?

好在杀死平真的人是他们熟悉的玉清鸣,以他们对玉清鸣的了解,玉清鸣的性格绝对不会做出天怒人怨的狠戾之事。就是不知道被玉清鸣称做师兄的人,又是什么样的性格?被此人控制的灵兽大军就已经让众人胆寒,不知道他还有没有其它更厉害的手段没有拿出来?

“平真这个弑师逆徒已经被斩杀,所有军务堂的军士投降不杀!”玉清鸣高声喊道。

听到玉清鸣的声音,大部分军务堂的军士见到大势已去,都不在负隅顽抗,站在原地不动,选择了直接投降。只有一少部分对平真忠贞不二的的军士仍然继续反抗,时间不长便被灵兽大军围杀致死。

这场战斗虽然持续的时间不长,但是军务堂的军士仍然陨落了四百多人,伤者更是过千。刘波的灵兽大军损失也不小,被杀死的灵兽也有将近两百只,受伤的灵兽六百多只。

“我等一致拥护鸿虚道友继任朔风城的城主之位!从今以后,愿意在城主麾下效犬马之劳!”八位朔风城的长老走出人群,站立虚空,躬身施礼说道。

“八位长老免礼,我继任城主之后,必定会殚精竭虑,让我朔风城更加强盛,让朔风城的威名响彻整个凌天界!”刘波说话的气势霸气无比,没有人怀疑他办不到这件事,因为刘波手中的灵兽大军就足以带给所有人信心。

“平真为了谋夺朔风城城主之位,竟然做下了弑师的大逆不道之举,今天被其师弟玉清鸣所杀,方显天理昭彰,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平真一向假仁假义,虚伪奸诈,众位长老和朔风城的各级主事,难免被他的虚伪面目迷惑,今天玉清鸣师弟手刃恶贼,想必大家已经尽知他的真面目,大家此时幡然悔悟,为时未晚。不知各位长老和各级主事,可愿意追随与我,大家齐心协力,把朔风城打造的更加强盛?”

刘波的语音虽然平淡,但是其中蕴含的真意,却让人思之不寒而栗。就算心中另有打算的一些人,也多数选择了默不作声,不敢出言反对。多数中立的长老和主事们看到刘波没有追究以往的心思,终于放下了心中的担忧,开始出言附和,愿意追随骥尾。

“我不赞成由鸿虚来继任城主之位,此人来历不明,有什么资格继任我朔风城城主之位?我朔风城城主的位子向来都是在本城的长老会成员当中选出,这个规矩从来都没有例外,难道今天你们这些人都要屈服在他的**威之下不成?只要我们所有长老团结一心,就算平真已死,也没有人可以轻辱我们朔风城的修士!大家都是堂堂地仙,把你们的胆量都拿出来,他的灵兽大军虽然可怕,但是我们朔风城的几百万地仙只要团结起来,又有何惧?”一名金袍长老,凌空站立,直接出言反对,并且蛊惑更多的人发出反抗的声音。

“平真在朔风城作威作福,就是因为有你这样的帮凶,像你这种恶徒,死不足惜!”

刘波说完之后,直接施展定身术神通,落到他的身上。这名长老还是第一次遇到定身术这样的奇特神通,顿时心中无比惊骇,心中顿时有些后悔之意。他站出来声讨刘波,并不是他有多么大义凛然,而是想为自己增加一些筹码,以免被刘波接任城主之后架空了权利。

施展定身术之后,刘波手中的下品仙宝黑金石碑随手扔出。

黑金石碑遇风而涨,直接变为百丈方圆,向对方的头顶砸落。

这位长老已经被定身术定住了身形,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力,黑金石碑直接砸落到他的头顶之上,把他的肉身直接砸成了一团肉泥,此人的神魂也湮灭在黑金石碑之下。

这名长老名叫岩彤,实力极为强大,在朔风城的众位长老中,实力最少可以排在前三位。但是这样一名实力强大的长老,在刘波的手中竟然没有丝毫反抗之力,被他灭杀在反手之间。

被刘波的灵兽大军震慑之后,刘波强悍的实力再次让所有人胆战心惊。

刘波采取强力手段,以雷霆之势把岩彤斩杀,就是为了要起到一个震慑的作用。他身为一个外人,很难在短时间内让朔风城的所有人接受他的统领,暂时只能使用这种霹雳手段,才能达成目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