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携带乾坤鼎

686 道主大战

686 道主大战

刘波竟然有四柄极品先天灵宝级别的仙剑,这让迦叶又是震惊又是惊喜。刘波盗走了“静心魂玉”,这件事情让他对刘波充满了杀机,等拿回静心魂玉之后,没有了顾忌,以迦叶的实力,自然可以把刘波搓扁捏圆。

诛仙四剑的出现,对于迦叶来说,更是惊喜大于震惊。等他取回静心魂玉,诛仙四剑自然就会成为他的战利品。哪怕是一件极品先天灵宝,对于道主来说都是巨大的收获,何况是四剑极品先天灵宝?一旦得到这四件极品先天灵宝,迦叶的实力还会大幅提升!

为了得到这诛仙四剑,迦叶的攻击不在是漫不经心,开始发挥出一位道主的真正实力。

迦叶挥手之间,五柄圣光之剑,瞬间出现,四柄分别迎向诛仙四剑,一柄向刘波斩落。“圣光之剑”是迦叶的最强攻击神通之一,普一出手,便展现出道主的可怕威力。诛仙剑阵形成的独特空间,似乎要被撕裂一般,随着五柄圣光之剑的劈落,出现无数道空间裂缝。

尽管诛仙四剑都是极品先天灵宝,又有诛仙剑阵的整体加持,但是仍然被圣光之剑一击而溃,四柄仙剑被远远击飞。

因为身处诛仙剑阵之中,刘波就是剑阵的主宰,面对迎面劈落、无比可怕的圣光之剑,他唯有躲避一途。

瞬间闪开之后,圣光之剑在刘波原来的位置,劈出一个巨大的空间裂缝。

亲身体会到道主的正真实力,刘波后背冷汗涔涔。

迦叶还没有施展先天灵宝,仅仅凭借神通,就让诛仙剑阵中的刘波难以匹敌,哪怕有了诛仙剑阵的凭借,刘波和迦叶之间的实力差距仍然有如天堑一般。

诛仙剑阵虽然强大无比,若是用于同级之间,绝对能够以一敌多,但是刘波用来对付道主。仍然只是螳臂当车之举,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巨大的作用。

面对迦叶的攻击,刘波仿佛又回到了在下界面对释禅之时的无力。

此时此刻,刘波的状况危险至极。强大的法宝已经不能弥补两人之间的巨大差距,就算他继续动用先天至宝斩天旗,情况也不会有多大的改善。

现在刘波不渴求完全抵挡住迦叶的可怕攻击,只要能给他喘息之机,让他勉强坚持下来。或者让他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有逃离的机会,他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如此险恶的局面,刘波只剩下唯一的办法,那就是动用道主之力!

在一位道主的面前动用道主之力,绝对是班门弄斧,小巫见大巫之举。但是刘波现在没有其它更好的选择,唯有这一个办法可以暂时保住性命。

一滴道主之力出现在刘波的指尖,被他毫不犹豫的灌注到诛仙阵图之中,有了道主之力的加持。诛仙剑阵顿时稳定了许多,就算面对道主的攻击,也不在担心被对方直接把空间打碎。

“竟然在我面前动用道主之力,我到要看一看,你到底有多少道主之力可以使用?我劝你还是尽快把静心魂玉还给我,看在这四把极品先天灵宝的份上,我可以考虑放过你,不再追究你盗宝之罪。”迦叶佛主发动语言攻势,继续打击刘波的信心。

“我的道主之力虽然不多,但是想必短时间还用不完。迦叶佛主可以拭目以待。”刘波根本就没有妥协的打算。

有了道主之力的加持,刘波虽然还是极为被动,但借助诛仙剑阵的威力,至少有了短时间对抗的资本。

面对道主的攻击。要想维持住诛仙剑阵足以抵抗的最大威力,道主之力的消耗极快,一刻钟时间,就要消耗一滴道主之力!

眼看着道主之力一滴一滴的减少,刘波的心情越来越沉重。

他的道主之力毕竟是有限的,药皇道主赠送的道主之力、师尊赠送的道主之力。再加上他炼化的无属性道主之力,总共也只有三百多滴。

这些道主之力一旦消耗殆尽,他再也抵挡不住迦叶佛主的攻击,到时候不是马上陨落,就是成我对方的俘虏。

他的大脑飞快运转,但是始终都没有更好的办法。

面对绝境,刘波有些后悔没有花费时间深入参悟空间法则。如果他把空间法则也参悟到和水系法则同样的境界,就算在到处都是空间乱流的幽冥域,他同样可以瞬移离开,只是瞬移的距离比正常情况下有所缩短罢了。

这一次陷入绝境的体会,让刘波改变了自己之前制定的修练计划,如果这一次能够脱险,他首先要花费时间参悟时空大道中的穿越法则,等到有把握在道主手中逃离之后,在考虑参悟其它法则。

刘波以消耗道主之力的昂贵代价,暂时苟延残喘,一边和迦叶佛主保持对抗,一边向幽冥域的深处撤退。

就这样,在巨大的压力之下,刘波整整坚持了两天时间。

在此期间,迦叶佛主甚至动用了手中的极品先天灵宝“元阳珠”,但是刘波手中的极品先天灵宝不缺,只要他舍得消耗道主之力,足以抵抗元阳珠的攻击。

刘波往幽冥域的深处撤退,就是希望两人之间的战斗能够惊动幽冥域的两位道主。佛门和幽冥域是生死对头,两方之间的仇恨深如渊海,如果惊动了幽冥域的两位道主,刘波很可能获得逃离的机会。

正是因为有了这个念想,刘波才想方设法向幽冥域的深处撤退。

为了让幽冥一族的人尽快传递消息,刘波一直没有掩饰两人交战的情形,并且刻意制造巨大声响。本来诛仙剑阵会形成一个独立的空间,如果刘波不想让人看到其中的情况,完全可以把这个空间遮掩起来。如今为了吸引幽冥域的两位道主尽快前来,刘波反而要反其道而行,多耗费一些法力,把这个独立空间的一切情况让外界清楚楚的看到。

刘波的苦心没有白费,他殚精竭虑坚持了两天时间之后,幽冥域的两位道主终于赶来。

“这不是迦叶佛主吗?这位小和尚倒是很眼生,你们佛门高僧竟然也会产生内讧,这可真是稀奇。”一位身形高大、面相凶恶的中年大汉。幸灾乐祸的说道。

“这位小和尚的境界看起来并不高嘛?好像只是九星菩萨境界,他能够坚持到现在,还真是不容易。”另一位面貌极为英俊的幽冥道主,似乎对刘波更感兴趣一些。

刘波的道主之力竟然似乎无穷无尽。这是迦叶佛主绝对没有想到的。他和刘波之间的实力差距虽然有如鸿沟一般,但刘波加持道主之力后,两人之间的差距,已经不是法力,而是境界。但是这个境界的差距。刘波有诛仙剑阵支持,已经不是很明显。

尽管迦叶佛主已经发挥出了自身的全部实力,但是在刘波的道主之力没有耗光之前,他并没有绝对的优势,如今两天时间过去,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面对幽冥域的两位道主,迦叶极为警惕,他说道:“这是我们佛门之间的内部矛盾,你们俩人袖手旁观即可,等我们分出胜负。如果你们两人有兴趣,我可以陪你们大战一场。”

终于盼到幽冥域的两位道主到来,刘波自然不想让他们袖手旁观,说道:“我们两人并不是什么佛门之间的内讧,我是人教弟子,盗取了迦叶的一件重宝,这才被他追杀。这件重宝对迦叶极为重要,有可能让他借此晋级水系道祖之位。一旦让迦叶成为水系道祖,那就是你们幽冥域的末日。如果你们两人拦住迦叶,或者把他斩杀。我愿意把这件重宝留在你们幽冥域!”

“哈哈哈。原来小和尚是人教弟子,看到你和佛门为敌,我很高兴,如果你所说属实。我们幽冥一族愿意结交你这个朋友。但是你怎么才能让我们相信你所说为真?”面相凶恶的中年大汉,直言问道。

“就凭迦叶一直在追杀我,这还不够吗?我现在只是九星仙尊境界,如果不是盗走了迦叶的重宝,他怎么可能对我追杀不休?”刘波直接以事实为证。

“小和尚说的有道理,佛门的敌人就是我们幽冥一族的朋友。只要你继续和佛门为敌,我愿意和你结交为友。既然你进了我们幽冥域,那你这个人,我紫幽就保下了。”中年大汉爽快说道。

“小和尚说的有些不尽不实,不过看在你和迦叶为敌的份上,保下你倒也可以。”幽冥域的另一道主玄幽,虽然对刘波所说半信半疑,但最终还是决定把刘波保下来。只要把刘波留在幽冥域,他有信心从刘波口中知道一切。

“你们两人还真是幼稚,鸿虚一番花言巧语,就骗取了你们的信任。鸿虚是人教弟子,同样是你们的敌人,绝对不可能和你们结交为友。如果你们聪明的话,就应该坐山观虎斗,这样还有机会渔翁得利,但如果你们要为他出头,那就上了他的当了。你们被困幽冥域,对外界的情况有所不知,鸿虚此人大名鼎鼎,最是奸诈不过,从他能够在我的追杀下保住性命,就可见一斑。希望你们三思而后行,千万不要做后悔莫及的事情。”迦叶担心幽冥域的两位道主搅局,特意混淆视听。

“我鸿虚鼎鼎大名不假,但我得享大名是因为能够炼制完美仙丹,可不是因为行事奸诈。威震仙界的迦叶佛主竟然也信口雌黄,这真是让人不齿。如果两位道主不出手,我最终定然会落在你的手中,我盗取你的重宝和这四把极品先天灵宝仙剑,都会为你所获。到时候你想离开,两位道主也不可能拦住,你的想法很好,可惜别人也不是傻子,不可能听从你这个敌人的建议。有幽冥域的两位道主在,我盗取的重宝,你是不可能在收回了。”刘波担心两位幽冥域的道主被迦叶蛊惑,真的要作壁上观,因此极力反驳迦叶的提议。

“鸿虚小友说的好,不管你说的有几分真几分假,都无所谓,我们只要不让迦叶达成心愿,那就肯定没错。”紫幽赞赏道。

“还请两位道主尽快出手,我的道主之力马上就要耗尽,实在是坚持不住了!”刘波催促道。

“半年多前和你们佛门大战,你迦叶没有参与,这次正好让我看一看你的实力是否又有进步?”紫幽说话的同时,手中出现一把血色长刀,凌空向迦叶劈去。

玄幽看到紫幽出手,也手握一把白羽扇,对着迦叶的方向接连扇动三扇。

看到幽冥域的两位道主终于出手,刘波一直紧绷的心弦,终于松了下来,赶紧收起诛仙剑阵,向后撤退。

刘波撤出之后,三位道主各展手段,一举一动都有毁天灭地之威。

难得见到道主之间的大战,刘波施展天鉴眼,仔细探查三人的实力。

紫幽的血色长刀是一把金属性的极品后天灵宝,刀身上凝聚了浓烈至极的杀戮之力,这把血色长刀,同样是一件杀戮至宝!血色长刀的每一次劈砍,都带动着浓郁至极的锋锐之气和杀戮之力向迦叶席卷而至,就算刘波只是一个旁观者,也感受到了其中的强烈杀机。

紫幽是金系法则之主,同时对于杀戮法则也有极深的造诣,两者结合,发挥的实力极为可怕!

玄幽是风系法则之主,手中的白羽扇为风属性,同样是一件极品后天灵宝,他的实力比紫幽略差。

两位幽冥域的道主,实力都极为强大,但是刘波还是认为迦叶的实力最强,迦叶的谨慎和神秘,细细思之,让刘波不寒而栗。

迦叶在水系法则上有极深的造诣,刘波猜测,他甚至已经在水系法则上达到了极限仙尊境界。但是在两人的交战中,迦叶自始至终都没有显露水系法则上的成就,他运用的神通仙法都是光系法则。

仅此一点,刘波就感觉到了迦叶的可怕。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