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神之路

第三十九章 真正的武功!

“对不起,张扬,我开始是想利用你,但是,我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杜雪叹息了一声,脸上没有了开始的那种单纯,代之的是一种成熟的沧桑,这种感觉非常诡异,一个如花似玉单纯女孩子突然给人一种沧桑,让人产生一种强烈的落差。

“说重点。”张扬心里一咯噔,果然杜雪是有目的。

“我父亲和非哥的父亲是世交,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非哥父亲官至省委书记,而我的父亲是省委秘书长,在一次矿井事故中引发了牵涉资金巨大的贪污受贿,非哥的父亲和我父亲双双落马,我父亲被判无期,现在还在监狱之中,而非哥……”杜雪的声音越说越小,声音凄婉。

“继续!”张扬面无表情,对贪官他没有丝毫同情心,如果中国没有贪官,至少可以前进十年。

“非哥他父亲不光牵涉的资金巨大,还牵涉到了一些地方黑势力,造成多起人命案,最后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杜雪轻轻的擦了一下眼泪,声音哽咽道:“只从非哥的父亲被执行死刑后,非哥的生活环境就变了,他住在省委大院,每天都被同伴和同学嘲笑,骂他父亲是贪污犯,他的姓格也越来越孤僻,之后不久,他随母亲搬离了省委大院……”

“后来,他的消息越来越少,只知道他曾经三次考进北大和清华,最后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都没有完成学业,直到去年,我们才联系上,因为不想在省城看到他讨厌的那些面孔,我们约好在这学校见面,今年,他考进了这所学校……”

“说重点!”张扬依然面无表情。

“我本希望他振作起来!”杜雪幽幽的看了张扬一眼,叹息了一声道:“我知道他孤僻,我知道他因为父亲的事情精神受到了严重的打击,我希望他能够振作起来,但是,我不能影响到他,他除了偶尔陪我上上课,整天都不知道忙些什么,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张扬皱眉。

“而且他还追求萧怡然!”杜雪一脸愤怒,白皙的皮肤在夜晚都明显看到变化,显然,吕非追求萧怡然让她异常愤怒。

“这与我有什么关系?”张扬点了点头,从萧怡然的QQ空间证实了杜雪没有说谎。

“我想让他心无旁骛的学习,我想让他从新振作起来,我知道,非哥是天下最聪明的人,只要他愿意,他可以做好任何事情,因为,他是天才……”杜雪的眼神非常飘渺,似乎在追忆吕飞的往事。

“你为了刺激他,所以,你就用利用我?”

“是的,在火车上的时候,我对你的计算能力就非常惊讶,而你在中文系的表现更是让我震惊,无疑,你是和非哥都是天才,我知道,非哥喜欢很在乎我,所以,我想利用你的才智来激起非哥的上进心,因为,非哥的自尊心非常强,他无法容忍有人能够超越他,只是,事情远远的超出了我的控制……”

“恩,继续!”张扬还是面无表情,但是心里的波澜无以复加,想不到这个女孩子的心思居然如此缜密,几乎是从在火车上就注意到他了,实际上,所有的轨迹都是按照她设定的运行,他已经成了吕非的敌人。

“我没有想到的是,非哥根本没有想过在学习上超越你,甚至对于你的学习成绩根本不屑一顾,他选择了直接而简单的方式,用武力来打击你,这是我意料不到的事情,张扬,对不起!”

“对不起有用吗?”张扬淡淡的道:“你爱吕非?”

“是的,我爱他,他比我的生命更重要!”杜雪语气坚定。

“恩,我明白了!”张扬叹息了一声后转身离开。

“张扬,你能够原谅我吗?”

“为什么不可以?”张扬停住脚步。

“那那……那你和吕非……”

“不行!”张扬斩金截铁道。

“为什么?”杜雪一愣。

“你认为,一只孔雀挑逗两只老虎,当两只老虎打了起来,孔雀还能够当裁判调停吗?”

张扬冷冷的一笑,如果刘彪没有受伤,一切都好说,但是,现在刘彪重伤躺在**,所有的谈判大门已经关闭,何况,萧远行的决定他也无法左右。

看着张扬消失在楼梯口,杜雪一脸铁青,狠狠的跺了一下脚后离开了。

男生宿舍楼下又陷入了安静,当杜雪和张扬离开后,一根大树后面缓缓走出一个人影,瘦高的个子,一脸苍白之色,眼睛仿佛夜晚的寒星,深邃无比。

是吕非。

“女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吕飞一脸阴沉的看着杜雪的背影喃喃道:“一只孔雀挑逗两只老虎,当两只老虎打了起来,孔雀还能够当裁判调停吗……”

“呯……”

吕非一掌狠狠的打在树干上,树叶就像落雨一般密密集集掉了下来,当吕非离开不到五分钟,树叶已经落了厚厚一层……

十天!

十天必须要把脑海之中的真正的武术融合到自己的身体!

张扬躺在**,在月光的照射下,手中把玩的锯齿匕首散发着让人心悸的寒芒……,无论萧远行如何决定,他必须要做好准备,吕非既然能够把刘彪等人打败,那么说明,吕非的是一个搏击高手,这是无需质疑的,一个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同时战胜几个混混,何况,还是几个身经百战的街头混混……

只有十天的准备时间,而十天的时间还要帮助刘彪在胡同看场。

再说,哪怕就是不用看场,就是有什么盖世武功秘籍,十天也不可能学习到战胜吕非。

现在,唯一的办法把记忆之中的搏击之术调集出来。

什么才是真正的武术?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张扬,这些天也看了一些关于武术方面的书籍,但是,那些什么太极形意八卦,跆拳柔道根本提不起他的兴趣,冥冥之中似乎有人告诉他,那不是真正的武术……

张扬一阵心烦气闷,这脑袋里面的思维好像和他开玩笑一般,不用的时候冷不丁的窜了出来,需要它们的时候却找不到丝毫线索。

难道要用计取胜?

想到计策,张扬立刻想起了《孙子兵法》,突然,《孙子兵法》里面的一些文字仿佛放电影一般在大脑中一闪而过,一股无法克制的yu望在张扬的脑袋里面奔腾,拿在手中的锯齿匕首赫然甩了出去……

飕……!

一道寒芒从张扬的手中射出,就像黑夜的一道闪电刺破夜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