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boss的作者你注定要搅基

第97章 八十二、创世圣尊(上)

第97章 八十二创世圣尊(上)

楚云霄闻声,不觉停下脚步来,却未有丝毫动容,依旧神情冰冷。

陆雪菲以为他不信,解释道:“我是听师父说的……当时陛下派仙侍来传命东华仙君去准备启动禁界,正巧仙君在与师父弈棋,所以师父亦得知了此事。”

陆雪菲一顿,仿佛恢复了几分冷静,娟好秀丽的面颜上又禁不住露出一丝关切之情,问道:“天神将……到底做了什么,以致于陛下会震怒到了动用玄天诛魔禁界的地步?”

陆雪菲说完,见楚云霄依旧沉默不语,神色似是并不愿意回答,眼光不觉立刻落在楚云霄怀中的青年身上。

她刚才过于心急,并未留意到楚云霄怀中还抱着一个人,此时注视到了,心下不由得颇为吃惊。

细看之下,青年虽然沉睡未醒,却是形貌秀雅,风神倒有几分仙人的品格,周身也隐隐散发出几分奇异的气息。这股气息清冽柔和,类似于仙族清气,又似乎并不纯粹是仙气,不过,却没有让陆雪菲感到任何不适。

虽然青年身上并没有属于魔族的浊气,但陆雪菲心思细腻,想到天界新晋的下仙当中并无如此人物,而此番楚云霄正是从魔界归来,陛下又动怒到要启动玄天诛魔禁界……那么青年的身份,也就不言而喻了。

陆雪菲想到此处,心中不禁一震,一瞬后方才轻声道:“是……因为他……?”

楚云霄虽未回话,但陆雪菲看到他的神色,便知道他是默认了。

陆雪菲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自己的声音陡然变得有几分干涩:“他……便是赠与天神将六合替命咒的人?”

楚云霄身躯在刹那间微微一颤。虽然幅度极其细微,却仍是被陆雪菲察觉到了。

陆雪菲心中一紧,只觉得此刻什么也不用再多问了,垂下眼睛,轻声道:“既如此……芷英唯有祝愿天神将一路顺风,得偿所愿。”

“多谢。”楚云霄终于出声了,却是冷淡疏离的一句道谢之语。

“不过是一点绵薄心意而已,不足为谢。”陆雪菲目光隐隐流动着一丝惋伤,柔婉的声调亦仿佛透出一点叹息,道,“只可惜芷英力薄,无法为天神将做些什么,即便前来传讯,如今看天神将的神情,似乎亦早已知晓禁界之事……”

楚云霄打断她道:“我并不知晓颛顼业已设下玄天诛魔禁界。”

陆雪菲却是不免对楚云霄直呼仙帝其名的语气感到一惊,婉言道:“天神将与陛下之间……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楚云霄却并不打算对陆雪菲解释一切。陆雪菲对他怀有善意,他便以礼相待,但是也仅此而已。至今,除了陈瑜以外,楚云霄并不愿意对旁人吐露心事,尤其此事又关乎他的身世隐秘,是他视为毕生憾恨、倾尽全力也无法挽回之事。

楚云霄面对陆雪菲担忧又期盼的目光,仍是声色不动,只漠然道:“我与颛顼,终须有个了结。”

言毕,楚云霄便径自迈步前行,不再回首,只在最后说了一句劝告:“你回去吧。与我传递消息,只怕颛顼知道后,亦会降罪于你。”

背后传来陆雪菲隐含一点叹惋的话语,依然柔美悦耳,宛若莺啼:“是,芷英知道了,多谢天神将提点。”

陆雪菲之后,便再无其他仙人阻拦楚云霄的去路。

楚云霄走路的速度一直不疾不徐,神情举止从容不迫,却亦是借此短暂时机稍作恢复体力与元神。

但再长的路,也有走到尽头的那一刻。更何况,紫微宫离灵心池原本就不算太远。

不过须臾间,紫微宫独特而光艳的殿宇已在眼前咫尺之地,神光焕彩,灿烂耀日。

只见此时峨巍壮丽的宫殿之外,竟是罕见的并无任何仙侍守卫,四周寂静得仿佛落针可闻,然而却显得这座宫殿格外气象肃穆,更透出一股庄严神圣、凛然可畏的气势。

楚云霄却面色毫无变化,目光仅是一凝,稍微扫视四周一遍,随即又迈步进入大开的殿门之中。

正殿之内纤尘不染,气象森严,仙帝颛顼高坐于玉龙阶陛上,周围并无平日众星拱极的诸多仙侍,仅有四道身影,却是个个气场强大,形色出众,卓尔不群。

东方之位站着东华仙君,南方之位为南溟仙君,西方之位乃昭明仙君,北方之位则是禺彊仙君。

四名上仙,四道不同的气息与威压,却俱是雄厚坚强,深不可测。

楚云霄面对此境,却无任何停滞与畏缩,只是缓步走入殿上,怀中依旧紧紧横抱着安谧沉眠的陈瑜,姿势稳固如山,并无一丝颤动。

颛顼自从楚云霄的身影踏入殿中之时,便将目光缓缓移至在他身上,双目如电,神威天成,沉声开口道:“天神将昭衍仙君,你可知罪?”

楚云霄恍若未闻,只字未语,只是走至距离颛顼一丈之地,方才停下脚步,抬眸直视着颛顼,目光凛若秋霜,透着毫不掩饰的凌厉杀气。

颛顼对于楚云霄如此“不恭”的反应,神情仿佛更加不悦,严声斥道:“私自带魔族入天界于先,亵渎灵心池仙泉在后,实在胆大妄为,视天界法规于无物!”

颛顼话声刚落,楚云霄终于出言了,却是一句冰冷之极的质问:“父亲是你下令让四方战神以‘封神决’封印起来?他如今究竟身在何处?!”

“呵。原来是为如此。”颛顼口中轻微一嗤,复道,“也罢,你既已知晓了,本帝倒也无需再作隐瞒。当年玄冽违逆天规,与魔族私生一子,又始终不知悔改,本帝既为天界之主,自然不能不加以处罚。但本帝念及玄冽毕竟有功于天界,才下令掩埋此事,不让玄冽身后名誉有损。之后你始至天界,本帝亦网开一面,未曾以此事降罪于你。你自成仙之时便身具魔气,也是本帝慈悲为怀,不作计较。而今你既然知晓往事,怎可不知感恩,反而听信魔孽诳惑,对本帝心怀怨望?!”

楚云霄对于颛顼的谴责却置之不理,不答反问道:“父亲除了与母亲结缘之外,可曾对天界不利?可曾滥杀一名仙人?”

颛顼面上似是浮现出微微冷笑之色,道:“不曾。但天规就是天规,所有违逆法则的仙神,只有一个下场。仙与魔,绝不应该有任何来往牵扯。”

楚云霄双眸中杀气一瞬间霍然暴增!他面上一时虽未扭曲失态,但字字皆仿佛从齿缝里挤出来,蕴含着极深的寒意:“如此规则……不要也罢!”

颛顼冷冷哼了一声,语气严厉地道:“看来,天神将是不打算承认错误,悔过自新了。”

楚云霄并无畏惧,答复的声调虽缓慢沉着,却透着一缕凛然正气:“我不曾助纣为虐,亦不曾滥杀无辜,何错之有?”

“呵。”颛顼冷笑一声,陡然话锋一转,神色亦倏然一变,威厉逼人,宣告命令道:“天神将昭衍上仙,本乃魔族大公主无垠之子,是本帝宽宏大量,以其为玄冽之嗣,不予追究,欲其戴罪立功,授以尊位,屡次嘉奖。奈何天神将自从魔界返归天界后,心性已为魔气所染,不仅私纵魔孽扰乱天庭,亦欲对本帝不敬,众仙卿立刻擒拿之,不必留情。”

如果陈瑜还清醒着,肯定会忍不住反驳一句:明明就是飞鸟尽良弓藏,还非要遮上一层虚伪的面纱,扯上一面“仁义”的大旗!说得冠冕堂皇,其实只不过是见楚云霄独自铲除了暗夜冥,觉得已经不好掌控他了,所以才趁火打劫罢了!

可楚云霄禀性不擅言辞,亦不喜欢做口舌之辩,然而他心中自有是非之道,并且意志坚定,不可动摇。

他知道,纵使北极深渊并没有发现玄冽的“遗体”,但事已至此,玄冽生还的机会已经几乎全无可能了。颛顼对于他的质问避而不答,但或许正如无垠所说,神族虽然不会被杀死,但让一个神族彻底消失或者失去自己的意识,却并非没有办法。

至于无垠,从回溯梦魂之术所展现的往事里来看,应该是因为生下他之后,身体虚弱,以致于虽然竭力杀了四方战神,为玄冽报了一半的仇,却也因此而死在玄冽面前。

而颛顼……正是一切的罪魁祸首……

一霎那后,楚云霄眼中杀气大盛,身前倏地闪耀出炫目金光,却是神剑羲渊业已出鞘,正飘浮于半空中,发出惊人的气势。

同一时刻,在场的四名上仙亦是应声遵从颛顼之命:“是!”

颛顼一挥袍袖,冷喝道:“玄天诛魔禁界——启!”

瞬息之间,但见一缕青碧如玉的亮光从东方之位的东华掌中发出。几乎同一时分,一缕赤红如火的光芒也从南方之位的南溟手里绽放。紧接着,白光与黑光分别从西方和北方升起。

四仙各自发出一道光芒,而四道光芒霎时在上空中交汇在一起,随即骤然暴涨如洪,又刷地变为一片耀眼夺目的皓白华光!

正当白光形成一个极为广阔的光罩,并将楚云霄周身包围起来之时,楚云霄却陡然一抬手,将陈瑜的躯体及时推出光圈之外。而刹那之后,陈瑜全身却呈现出一层淡金色的光华,仿佛庞大的气泡一般,将陈瑜浑身上下紧紧裹在其中,看似柔软透明实则坚韧无比,却是楚云霄独有的神族法术——真元玄光神障。

南溟不由分心地看了一眼陈瑜,心下却不禁颇为震惊——竟已脱胎换骨,洗尽魔气,若非逆天返命之术尚未完成,魂魄亦未完全归位,只怕早已让人仙魔不分了。如此逆天命而行事,也难怪陛下会震怒。

端坐在帝座上的颛顼忽地冷哼一声,道:“暂且不必理会那魔孽,先集中全力擒下昭衍再说。”

南溟急忙收敛心神,全神贯注于施法运转维系玄天诛魔禁界。

只见白光覆盖之下,楚云霄全身已彻底陷入禁界之中。

他并未及时避开禁界,而观其神情,似乎也不打算躲避。

南溟暗暗心道:可惜,玄天诛魔禁界并非一般结界那样,可以轻易被破解的。

玄天诛魔禁界,形貌并不如何复杂,也无华丽炫艳的光彩,但恰如返璞归真一样,威力却是强大无比。

它的作用简单却极其有效——既然名为诛魔,便可使禁界中的魔族灭亡。

只见转瞬之间,楚云霄周围的空气陡然化为一团熊熊火焰,以排山倒海之势朝他浑身猛扑过去!

不过眨眼功夫,楚云霄整个身躯已是陷入一片赤红之中,仿佛四面八方,皆无出路!

玄天诛魔禁界,其中灵火看似平淡无奇,与普通火焰并无差别,其功效却大相径庭——它可以侵入魔族的躯体之中,燃烧对方的血肉,吞噬对方的肌骨,最后,将对方完全化为灰烬。

楚云霄是神族与魔族结合所生之子,一半为神,一半为魔,兼之后天修炼成仙,虽然让他可以同时吸纳运用清浊二气,因此在魔界时才能够破解暗夜冥的幻杀绝仙阵,可如今,却也导致他既有仙骨,亦为魔躯。

玄天诛魔禁界——对楚云霄,确是有效的。

作者有话要说:ps:原女主其实是个好妹子的……咳,她就是出来打打酱油。

pps:这章又超字数了,抱歉只能先写到这里,下半章我会尽快赶出来。呃,断在这里应该还不算太过分吧_……

本章的标题暂时马赛克一下,因为xxxx还没出场。来猜一下吧,xxxx是四个字的名号,前文有提过,第一个猜对的读者有奖。╭(╯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