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奇谭

第17章 魔道风格,势均力敌

第十七章 魔道风格,势均力敌

吴解原本以为,经过茉莉这么多年的熏陶,又亲眼目睹了卞烈泉令人发指的恶行,自己对于魔道中人的做事风格已经足够了解,无论看到什么样的事情都不会再惊讶了。

但现实给了他无情的打击,就在他的面前,杜若侦察到的景象告诉他,魔道中人又一次刷新了他对于“邪恶”的理解下限!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把声音压得尽量低,纳闷而且郁闷地问,“谁能告诉我,这些家伙究竟在干什么?”

“我不懂,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活的魔道中人呢!”牛子孝立刻摇头,他已经懒得去琢磨了,反正无论正派还是魔道,这些名门大派弟子们的思考回路显然跟他这散修是完全不同的。

向麟倒是很认真地想了一会儿,但结果却和牛子孝没什么区别。在他的印象里面,魔道中人除了穷凶极恶阴险卑鄙之外,至少脑子并不傻,应该不至于做出这种明显脑残的行为来。

这种时候就只能问专家了……

“我怎么知道?可能的原因太多了!比方说她得罪过这里的所有人;比方说她虽然没得罪这里的人,却得罪了某个有权有势的人;比方说她很有天分,让大家感觉到了威胁;比方说她掌握了某个秘密,需要被灭口;比方说她有什么好东西,弄死了她大家好分赃……唉,值得弄死她的理由找几百条几千条都可以,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难道魔道就没有‘同门友爱互助’的门规吗?”

“类似门规应该是有的,不过嘛……只要没证据,那就是没发生过。区区一个弟子不幸死在幽冥世界,这样的事情很平常,不值得在意。”

“喂!门规都不遵守,那这个门派还有什么向心力啊!”吴解忍不住叫嚷起来,“人人自危,人心涣散……这样下去,队伍很快就散了吧!”

“师傅,你的思路要调整过来啊!当年咱们是靠什么团结队伍的?是靠你手上那二十四杆魔幡啊!每个弟子的元神心血都留了一缕在魔幡上,只要你愿意,随时都能弄死他们,或者让他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有这个在手,他们又怎么会不听话、不忠心呢?”

“……那他们对待自己的弟子,也是这样?”

“这不废话嘛!有这么好的办法,他们为什么不用?”

“……可无上神君渡劫的时候,似乎也没看到有弟子来帮忙啊!”

“混沌灭世神雷能够隔绝天下几乎所有的法术,至少二十四魔幡对于弟子们的控制就被隔断了。那些家伙一感觉到魔幡的控制没了,当然立刻就跑了,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这就叫树倒猢狲散,众叛亲离吧……”

“师傅你又错了。第一,当时你还没被灭世神雷轰杀,树还没倒呢;第二,我也跟着你那么多年,可没见你跟谁‘亲’过……”

吴解没有理会茉莉抠字眼的做法,暗暗喟叹不已。

从无上神君的时代到现在,沧海桑田不知道过了多少回,但魔道中人的做事风格却一直都没有变化。

保持着这样的狭隘心态,又怎么能够有进步呢?难怪他们在历次正邪大战中输多赢少,从一开始雄踞九州,和正派、玄门三分天下,渐渐混到退守天外天小世界,当了缩头乌龟。

再这样下去的话,估计在这九州世界里面,魔道迟早会被灭了山门,断了道统,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他因为穿越之前看过很多“反传统”小说的缘故,内心中对于魔道中人多少有些向往,幻想过他们可能是犹如武侠小说里面的江湖豪侠一般快意恩仇,所以被主流道德所不容的人物。但无论前辈的笔记、同门的聊天、茉莉的介绍或者是自己的亲眼所见,都清清楚楚地告诉他,魔道中人的确是彻头彻尾的坏蛋!他们身上看不到他所想要看到的那些美德!

对于这个问题,茉莉曾经有过一段很精彩的评述:

讲义气、讲信用、豪爽、大方、勇敢……一个人如果有这些美德,那他在魔道里面是混不下去的,这不仅因为自身理念和魔道功法不合,更重要的是他“不合群”。

对于不合群的人,正道中人或许只是疏远,魔道中人却会不择手段干掉他!所以他要么死掉,要么离开魔道投身正道,没有第三条路可以走。

这么久而久之,魔道里面自然只剩下了人渣。

事实证明,茉莉不愧是魔道大宗师,她对于魔道中人的评价,一点都没有错!

就在吴解暗暗喟叹的时候,突然看到景象里面发生了一点变化:一个白发的女子往前走了一步,似乎想要对正在被妖鬼围攻,眼看就要不支的同伴伸出援手。

吴解暗暗一喜,却见另外三人中的两个一左一右上去,有意无意地拦在了白发女子的身前,让她无法再往前走。

“唉!”向麟叹道,“可惜啊!好不容易看到一点友爱之心,结果终究还是不成啊!”

“是啊!那些人为什么非得要这女的死呢?甚至连想要救援的都被拦住……这得有多大的仇啊!”牛子孝摇头,“她一定欠了他们很多钱!而且死赖账不还!”

吴解也忍不住长叹一声,暗暗惋惜。

那个被妖鬼围攻的女子本来就已经岌岌可危,只是靠着一口不放弃的决心死撑,此刻眼看想要救援自己的同门被拦了下来,心中那口气立刻就泻掉了。索性再也不反抗,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任凭几个妖鬼一拥而上,将她撕成了碎片。

他这边刚刚死,那两个之前拦住白发女子、不让其去救援的一男一女便急忙冲出去,和妖鬼们大战起来。但即使画面有些模糊,吴解也能从他们的动作上看出来,他们的目光一直盯着之前那个女子惨死的地方。

她虽然死了,可她所用的法器,以及魂魄中所藏的东西,都还留在原地呢!

“丑陋啊!太丑陋了!真是超乎想象的丑陋!”向麟连连摇头,拳头捏得格格作响,“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呢!简直是……简直是……”

他“简直”了好几遍,实在想不出什么合适的描述,最后恨恨地一跺脚,反手亮出了飞剑。

“我准备上了,你们呢?”

吴解沉吟了一下,估摸着时机的确不错,便点了点头。

“我去看住那个白发的女子吧。”牛子孝说,“我觉得她应该没什么斗志,或许好好劝一下,她就会独自离开。”

“我跟杜若去缠住那个一直没动手的道士。那家伙应该是炼罡层次的,我不确定我们俩是否能够赢得了他,但缠住一段时间,应该还没问题。”

“那我就负责收拾这一男一女了——呵呵,我喜欢这个分工!”向麟笑了两声,猛地纵身跃起,连人带剑化作一道青光,朝着那边杀了过去。

“白帝阁向麟在此!邪魔外道纳命来!”

那一男一女悚然一惊,差点被妖鬼打伤,只得再次集中精神作战,而将希望寄托给另外的同伴。

一直在后方掠阵的中年道士见向麟来得气势汹汹,不由得眉头一皱,手上一直提着的拂尘扬了起来,朝着向麟甩去。

这拂尘看起来普普通通,但随着这一甩,麈尾呼啦啦变长,无数尾须互相交织成一张巨大的罗网,迎着那道剑光罩去,要把向麟连人带剑罩在里面。

如果这一下打中了,向麟自然会被抓住。但向麟并非孤身前来,他还有三个同伴呢!

“青羊观吴解在此!”

随着这声大喝,吴解也同样人剑合一,神火剑丸得到了他源源不断的真气供应,熊熊燃烧得犹如一团小太阳,不退不让,后发先至,抢在向麟的剑光之间撞上了拂尘化作的罗网。

那拂尘乃是一件宝物,麈尾用了一种千年毒蜘蛛的蛛丝制作,不仅极为坚韧,更蕴含剧毒,将敌人缠住的同时便可毒杀;而麈柄则是一把飞剑,随时可以御剑杀敌。

若对手是向麟的话,任他剑法再怎么厉害,飞剑再怎么锋利,也未必能够一下子斩断这麈尾蛛丝,没准还会受伤中毒。但吴解却和向麟截然不同,他浑身是火!

蛛丝——几乎所有的蛛丝——是怕火的!

那道士见吴解化作火球飞来,心中一惊,便想要收回麈尾。可吴解对时机的把握恰到好处,这一冲出来,正是他旧力已尽新力未生的空隙,而吴解的来势又快得惊人,结果还没等他将麈尾收回,那团金红色的火球就已经狠狠地撞在了巨大的蛛网上。

只听见丝丝之声响成一片,那些被法术祭炼过的蛛丝顷刻间被烧坏了无数,铺天盖地的巨网硬是被烧出了一个大窟窿!

向麟抓住这个时机,青色剑光呼啸而去,从窟窿里面一闪而过,直奔正在和妖鬼打得不可开交的二人。

中年道士折了面子,又心疼宝物受损,顿时怒不可遏,大喝一声“小辈找死!”,便扬手放出了三道黑色光芒,这三道光芒乃是以玄铁锻打而成,又在毒液之中淬火,还以邪法温养多年,非但坚固无比、不惧水火,更见血封喉,狠辣异常!

可这三道光芒才出手,他附近的雾气便猛地凝结起来,化成一个红衣女子,手一伸将三支毒针抄住,完全不理会上面的剧毒,反而另一只手抽出一把寒光四射的宝剑,朝着他杀了过去。

再怎么厉害的剧毒,对于死人也是没用的。杜若早就死了十多年,用强大的力量倒是可以打散她的魂魄,可想要用毒让她再死一次……就连茉莉这个层次的高人,都会觉得有点棘手吧。

道士不料竟然又杀出一个敌人来,更一出手就抢了他的毒针。惊讶之余却也没见慌乱,索性手一扬,无数的黑气化作旋风护住身体,然后旋风之中剑光飞起,却是将拂尘的麈柄飞剑祭了出来,要用最正统的手段将吴解和杜若斩于剑下。

他以一敌二,片刻之中就占了上风。但吴解和杜若配合默契,牢牢守住之余还能屡屡还击,使得他却也腾不出手去救援那一男一女。

二人又要抵挡妖鬼,又要抵挡向麟,不一会儿就已经被杀得汗流浃背,此刻见本拟能够救命的靠山被拦住,顿时大惊,忍不住对那个白发女子大叫:“尹师妹!快来帮忙!”

然而白发女子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不仅没有过去帮忙,甚至没有任何抵抗地让牛子孝祭出的一条藤编将自己缠住,似乎已经被制住,动弹不得。

一时间场上局面陷入了僵持,只看是中年道士先击溃吴解和杜若,还是向麟先斩杀这一男一女。

《天书奇谭》最新章节由云起书院首发,最新最火最快网络小说首发地!(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