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奇谭

第46章 尾声

第四十六章 尾声

吴解和尹霜曾经考虑可能会遇到圣皇离辛的情况,离辛毕竟是统一九州大地的传奇人物,虽然死了很多年,可没准就有什么后手,能够留下一些信息,和后世的人面对面交谈

但他们万万没想到,见到了离辛之后,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

“什么叫‘来得太迟了’?”吴解忍不住问,“您能够说清楚一点吗?”

“唉!”离辛的虚影深深地叹了口气,坐在了棺木旁边的一个架子上,愁眉苦脸地说,“其实当年我跟师傅相处的时间并不长,承蒙他老人家青眼有加,以入梦大法教了我很多治国和打仗的道理——功法方面,我学的是中华傲决……这个你们应该已经见到了吧?”

吴解和尹霜点点头。

“中华傲决这门功法呢,是没办法用来战斗的,甚至于连提升修为都不行。我虽然继承了灵鸟离鸾的血脉,可终究也还是区区凡人,不能提升修为的话,顶了天也就入道层次的能力,连炼罡修士都不如。嗯要用这样的修为统一九州,没准才出门就被人砍死了。”

“师傅他老人家大约觉得我太弱,要是真的一出门就被人砍得碎碎的,未免丢了他老人家的脸。所以就特地为我制造了一件法宝,名叫‘轩辕剑’。只要此剑在手,天道人道都会对我加以护佑,端的是逢凶化吉、遇难呈祥。神妙之处,简直不可思议!”

“咦?轩辕剑难道不应该是拥有最强之力的武器吗?”尹霜好奇地问,“我记得……似乎是这么设定的啊。”

“当年师傅也嘟嚷过,说‘这样的轩辕剑…炼妖壶会哭啊……”但他还是为我炼制了这把根本不能用来攻击的轩辕剑——它虽然看起来像是一把剑,实际上你可以当它是一面盾牌——当初师傅又说过‘似乎做成剑鞘更好吧?但感觉有点晦气”……”

吴解忍不住笑了两声,他发现那位穿越者的前辈还真是个有趣的人!

当初领悟天问三篇的时候,只是匆匆一见,觉得那人很随和很好相处,但如今透过离辛来了解他的情况,才发现他似乎有点随和过头了。

“他这个人……很没有威严吗?”

“威严?我和师傅相处,前后也有差不多三年,我可没见他威严过哪怕一时半刻。”离辛笑道,“他有时说,自己是整个修仙界最厉害的人物之一,是造化神君之首,号称大神君,就算面对道祖都平起平坐……但我实在看不出来他是那么伟大的人物……”

说到这里,他突然又是脸色一变:“啊呀,扯远了!还是说正事吧——师傅留给我四件宝物,第一是山河社稷图,能幻化出一片独立的山河——这圣皇陵就建在里面,或者说,你们现在就正在山河社稷图里面。”

“第二件宝物是一把赤剑,只要持剑者心中斗志不灭,赤剑就永远不会折断。”

“第三件宝物是轩辕剑,我之前已经提过;而第四件宝物是他亲手写的一本《天问》,他说这本书记载了他的一些重要想法,可惜我到死都没能研究出名堂来。”

“山河社稷图有用,所以也就罢了;剩下的三件宝物,我都留在了陵墓里面,打算留给你们。”离辛苦笑着说,“可惜当真人算不如天算,我虽然想尽办法做布置,甚至连师傅留下的几尊机关人都用上了,却还是没能保住这三件宝物,被人给夺走了……”

他垂头丧气,一声声叹得很是苦恼:“别的倒也罢了,那轩辕剑……我原本打算将其作为我们这一派的镇山之宝,代代相传……结果就这么丢了……唉!我真是愧对师傅啊!";

“两位师弟啊,你们要是能够早来个一千年,那三件宝物就能顺顺当当交到你们手上了啊!”

吴解这才明白为什么离辛要大叫“来迟了”。

看着离辛那沮丧的样子,他劝道:“师兄你何必难过呢,须知天下本无不散的筵席……”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师傅留给我的东西,原本是要留给你们的——其实轩辕剑倒也罢了,但那个不讲道理的白头发小子,连我放在机关人那里的天问三篇都抢走了!他要那个干什么啊!”离辛说着说着便忍不住发怒了,“他一个字都看不懂!”

吴解微微一愣:“那天问三篇的文字很特别吗?”

“当然,那是师傅专用的文字,我也只认识几个。比方说他老人家给我取了个道号,就是用那种文字写的。”

“哦?师兄道号是什么?”

“三个字,我会写但不会读。师傅说,它们是‘热心爱人’的意思。”离辛说着手上光芒闪烁,在空中写了大大的三个简体字:

龙、傲、天。

吴解摸着下巴,不明白龙傲天这个名字怎么就能解释成热心爱人?而旁边尹霜已经哈哈大笑,笑得前仰后合。

“师兄啊,你这是让师傅给忽悠了!”她笑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这三个字念做‘龙傲天”指的是那种很有霸气,走在路上虎躯一震、大家都来拜服的神人……”

“我的确从小就很容易让别人信任和服从,如果提着轩辕剑出去转一圈,只怕真的能让很多人拜服呢。师傅给我取的道号,的确有道理!”

离辛的感叹,将尹霜原本打算说的各种话都堵了回去。她目瞪口呆地看着离辛,过了好半天才叹道:“原来世上真的有龙傲天……”

吴解不像尹霜这样喜欢感叹,他想了想,劝道:“师兄大可不必这么在意,取走三宝的那人性格光明磊落,而且他已经转世,一切遗物都留给了徒弟——那徒弟很好说话,我们出去之后跟她好好谈谈,她至少会愿意把天问三篇还给我们。”

“能还回天问三篇,也算凑合了……”离辛叹道,“算了,这事其实也不要紧,还是先办正事吧。”

说完,他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转身对着自己的棺木,深深一拜。

“请宝贝转身!”

话音未落,那巨大的棺木骤然飞起,移到旁边,只见棺木下面,赫然是通往地下的台阶。

吴解还没来得及观察台阶的情况,就见到离辛的身影突然变淡,顿时大吃一惊,急忙问道:“师兄!你这是怎么了?”

“我其实早就死了,留在这里的,只是用法器设法保存的一丝执念。如今最重要的事情已经解决,这丝执念自然就消散了,有什么好惊讶的呢?”离辛微笑着,身影一边变得模糊,一边变得年青。

顷刻间,他已经变成一个高大英武的青年,顾盼间油然有一种令人折服的气势,甚至于只要他说一句话,点一个头,就值得为此赴汤蹈火,纵然赔上性命也毫不犹豫。

吴解目不转睛地看着离辛的虚影缓缓消失,心中却升起了一丝疑惑。

之前看到的是他老年时候的模样,倒还不觉得,可是……离辛年轻时候的相貌,看上去怎么跟自己的师弟言峯有几分相似呢?

言峯的气质当然远不如离辛,甚至于完全不一样。但二人在眉目之间,的确是有点相像的。这相像的程度,大概就像父子兄弟一般。

“莫非言睾师弟其实是圣皇一脉的后裔吗?可我记得圣皇王朝灭亡的时候,他的后裔已经全部死在了几次大战之中……怎么又有流传下来的呢?对了,言师弟始终没有他少年时候的记忆,只记得一场厮杀……或许他的家族一直避世隐居,直到后来被人发觉,窥觑他祖传的东西,有了一场大战………”

吴解心中转过好几个念头,便打算回山之后跟言峯好好谈谈。

一直以来,言峯都在寻找自己失去的记忆,却始终找不到什么头绪,如今吴解的发现,或许能够帮上他的忙……

因为分心想这些事情的缘故,吴解的反应就稍稍慢了一些,尹霜见他在想事情,倒也不催,等他将头绪理完了,才笑着拉住他的手,朝着那台阶走去。

这次的台阶不长,总共也就百十来级,台阶的下面是一间很小很小的屋子,整个屋子都被重重叠叠的法阵罩住,光是看一眼,就让人头晕目眩。

屋子里面的摆设俨然是地球上寻常的小租问,也就是那种出外打工的年轻人最常住的房子。一个长得很随和的光头青年正坐在**,一边看电视,一边喝汽水。

他穿着t恤衫、宽大的沙滩裤,拖着一双大拖鞋,一手摇着葵扇,一手拿着汽水,咕噜噜喝了好几口,才将汽水放在旁边的凳子上,笑着向二人打招呼。

“呵呵,我本来以为会来一个老乡,想不到来了两个。”他和和气气地说,“我这里地方小放不下几张凳子,只好麻烦你们站着喽。”

“晚辈吴解/尹霜,拜见前辈!”

“这么客气干什么……我们老乡之间,还谈得上什么前辈后辈的……”青年摸了摸光头,笑着说,“我叫华思源,如果上界的本体还没完蛋的话,大概会被称为思源神君又或者大神君什么的……你们叫我老华就行,思源这个名字……在外面提到的话,没准会惹麻烦。”

吴解和尹霜顿时一凛,齐声答应。

“我之所以在这里等你们呢,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要说的,就是把天问三篇帮你们给补全了。”华思源笑了笑,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两本书,递给二人,“我留在人间的天问三篇,属于具体的运用方法,但究其根本的纲领,却没有记录进去。”

“我承认这是私心,毕竟天问三篇是我一生际遇的总结,我宁可它失传,也不愿意被那些后世惊采绝艳之辈用特殊的手段破解学去。”华思源悠悠然说道,“我算出将来会有天才之辈,凭借自己的灵慧强行悟通剑道绝学,用暴力破解我留下的三尊天问机关。但那人必定来不了这里,想要到这里来,只有我的老乡们才行。”

吴解犹豫了一下,问道:“前辈……老华啊,你在天问三篇里面说,自己可能会性命不保,究竟是为什么呢?”

“我想要回家,想回家,就要突破两个世界之间的屏障——这其间的道理,现在说了你也不懂。”华思源摇摇扇子,“反正只要你们能够修炼到造化神君的境界,自然就明白了。”

正说话间,床头的一个闹钟响了起来。华思源随手将它按停了,叹了口气。

“你们该走了,我这里不能留你们太久,毕竟这只是一缕分魂,力量有限。”

吴解和尹霜又行了一礼,便出门离开。

当他们沿着台阶重新向上走去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华思源的声音:“日后你们修炼到还丹境界,准备渡劫飞升之前,不妨再来一趟。到时候,我有一份礼物送给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