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奇谭

第28章 山崩地裂

第二十八章 山崩地裂

统一了意见之后,队伍再次出发,朝着既定的方向前进。

这次他们前进的速度更慢,每走一段,便停下来由吴解神念侦察一番,只有等到了侦察结果,他们才继续前进。

这谨慎是很有必要的,接下来的三天里面,他们前后遭遇了四五只道果境界的妖兽,法相、天人境界的就更不用提了。

也就是在这几天,四时流注大阵充分展示了威力,除了遇到妖兽太多来不及下手的情况,几乎所有的妖兽都被四时流注大阵罩住,然后慢慢磨到精疲力竭,能够制服的制服,制服不了的格杀。

但有一点,吴解和魏明峰的意见却惊人地一致——不要节外生枝,只要不对他们发起进攻,就算再珍惜的妖兽,也不许下手去捉

这让驯丨兽专家毛卷很遗憾,尤其是当他眼睁睁看着一只身上绒毛五色,在树丛中纵跃如飞,周身有一股无形罡气环绕的小猴子时,要不是魏明峰死死地拖住他,他真的会不顾一切冲上去试图捕捉那只猴子。

“身具五色,环绕罡风,这是五德灵兽啊”他用神念发狂地大叫,“五德神兽啊有机会萃取五德灵血的啊得到这种灵血,能够大大提升冲破长生之门的机会啊”

“前提是我们要活着。”魏明峰丝毫不为其所动,仿佛一点都不在乎长生机会似的,“我跟你打赌,这猴子必定是得到这一方天地庇佑的灵物,你敢对它下手,绝对会死在它的前面,没准连我们都要完蛋”

眼看着猴子飞快地走远了,他才松开铁钳一般的手,让满脸不甘遗憾痛苦的毛卷重获自由。

“毛师弟啊,我们是修道的人,就算愿意为了博取长生的机会而豁出性命去拼一拼,前提也是能够拼到机会,而不是单纯地送死。”魏明峰语重心长地劝道,“这只猴子,不是什么机会,而是一条没有机会的死路啊”

毛卷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深深地叹了口气,虽然依旧沮丧不已,却终究放弃了自己的幻想。

诚然,正如魏明峰所说,拼命的前提是能够拼到好处,而不是直接把命给拼掉——那是送命,而不是拼命。

毛卷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但他作为驯丨兽师,对于珍禽异兽的敏感性绝非常人可比,渴望的程度也远超常人——事实上谁都知道,若是真的能抓住那只猴子,他必定有更好的方法来利用,根本不可能将其杀害萃取灵血。

只是,毕竟做不到的事情,何必幻想呢

连着几天,毛卷都显得无精打采,让众人不由得有些担心。

“他必须自己走出阴影。”茉莉和吴解闲聊的时候说,“怪不得他明明资质不错,修炼也还算刻苦,却只是外门弟子。连区区一只灵兽都不能拿得起放得下,心性的确大有问题”

“但这也是他的机缘。”吴解说,“只要他能够走过眼前这一关,他就能够在这方面有所突破,没准下次考核之际,他就可以成为内门弟子了。”

“嘿嘿,很难的。当年咱们门下,有才华的弟子数也数不清,可真正能够拿得起放得下的却不多——但凡能够做到的,都会被作为有希望的核心人才培养,就连牺牲的时候都排在后面的。”

吴解点了点头,茉莉说得有道理。玉京派外门弟子数不胜数,可内门弟子却并不多,十二楼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两千人,考虑到本门有一百多位阳神真仙,几乎就等于说不到二十个内门弟子便有一位阳神真仙,比例之高简直不可思

但仔细想想,外门弟子要成为内门弟子,资质、心性、人品都有要求,玉京派控制的范围无比广大,光是将道法传入、可以接引飞升弟子的小世界就有三百多个,在如此广袤的范围内,也只选拔出了不到两千内门弟子,这些内门弟子的确不愧是精英之中的精英,每一个都有证道长生的希望。

对于玉京派,茉莉还是稍稍给予了一些赞许的。在她看来,这个门派明面上的力量虽然还有些薄弱,可整个门派的建设,已经俨然有了几分大派的气象

“嗯,再有一位造化神君镇压气运,这个门派就算是够资格称之为名门大派,了。”她如此说道。

“你要求真高诸天万界的造化神君加起来也就不到三十个,整个道门只有三位,还都是不开门户的浪迹之士……”

“所以你们道门不算什么大势力啊。”茉莉毫不留情地嘲讽,“当年就是,现在依然还是。虽然多出了一个所谓道祖的太上,虽然功法传承细致全面了很多,但一天没有造化神君在门派之中镇守,你们就不够资格在诸天万界这个大棋盘里面下棋,只能做棋子而已”

面对她的嘲笑,吴解只有叹息。

诚然正如茉莉所说,在无穷广袤的诸天万界之中,一个没有造化神君的门派,的确是只配当棋子的。

昔年妖族虚空神君横扫数万世界,要建立一个完全由妖族支配的大势力,一路上不知道摧毁了多少常人看来不可思议的“大门派”,就连道门正宗也被他灭了一支。结果怎么样?道门三位神君根本不在乎,根本连出现都没有出现

到头来,还是斗神四部联手,将虚空神君手下七大圣或镇压、或赶走,连虚空神君本人都被思源、星河、玉皇三位神君打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最后不得不以身合道,才逃过了被镇压在玉皇殿的下场。

也正是那一战,打出了斗神四部无敌于万界的威名——虚空神君可不是孤军作战的,他的盟友众多,在最后一战中,光是站出来支持他的造化神君就超过十位

但斗神组织,却只凭着三位神君,就打得那十余位神君纷纷退避,没有一个能够真正帮到虚空神君的忙——思源神君孤身一人,分化出十余个化身,一个拦一个,将十余位神君尽数拦住,让自己的两个徒弟去追杀虚空……那一战真是天惊地动,被波及而毁灭的大世界超过上百个,参战的十余位神君之中,至少有四五个身负重伤,修养至今。

在那一战之中,大神君华思源以压倒性的实力,证明了他不愧是所有神君之首,已经朝着永恒境界迈出关键一步的人。从此之后,再无人敢于挑战斗神四部的威严。

面子这东西,不是靠江湖朋友吹捧,而是靠实力打出来的

这就像吴解穿越之前的地球,谈到格斗术,各国都能巴拉巴拉吹嘘一番,各国都有许多看故事威猛无比的高手。但真正谁厉害,却还是要在格斗比赛里面较量一番——事实证明,绝大部分所谓的“民间高手”其实都是水货,真正能打的,多半是那些兼修各个流派的专业格斗运动员。

毛卷最终还是走出了阴影,数日之后的某天,他正在长吁短叹之际,突然整个人愣在那里,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这半天的时间,他明明站着一动不动,可整个人却大汗淋漓,简直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般。等他回过神之后,脸上看起来很疲倦,但整个人的精气神却完全变了,变得自信而稳定,有一种荣辱不惊的淡然气质油然而生。

“恭喜师弟”魏明峰笑着向他祝贺,“跨过这一关,下次选拔的时候,必定可以进入内门,长生可期了啊”

“师兄谬赞了”毛卷微笑还礼,“若说心性,师兄远胜于我。我今日虽然有所领悟,可在日后的漫长岁月之中,能否一直保持这样的心态?却还是个未知数呢”

钟朝看着他们两个互相行礼的样子,忍不住撇了撇嘴,虽然尽量让自己显得很不屑,眼中却分明满是艳羡之色。

而玉尘子则看着他们叹息——曾几何时,他也这么雄心万丈,一门思要去冲击长生之路。结果数千年过去了,他却到现在还没找到自己的长生之路,不知不觉就已经老了,寿元将尽,坐化在即……

萧山转过头去,没有看他们。吴解却敏锐地感觉到,他的身上有恶意一闪而逝。

“嫉妒是魔鬼啊”他忍不住向茉莉叹道,“好端端一个人,便是在嫉妒的推动下,一错再错,一点一点地滑入了深渊……”

“要是每个人都那么上进,岂不是人人都能证就造化成神君了?”茉莉倒是一点也不感叹,“他原本就只有这个器量罢了。能够像这毛卷一般,突破自己固有的格局,走出新天地的,一千个人里面也未必有一个,哪有这么容易遇到”

吴解点了点头,深深地叹了口气,心中的杀机坚定了几分。

又过了数日,他们正在缓缓行进之时,吴解突然停住,惊讶地看向前方,眼神之中露出了几分忌惮之色。

“吴师兄,怎么了?”魏明峰反应很快,一下子就猜出了几分,凑到他旁边,低声问。

吴解沉默了一下,说:“前方有什么东西,让我感觉到十分危险,简直犹如一根钢针指着眉心似的。”

魏明峰一愣,急忙让大家全部停下。

他们的对话并没有瞒着众人,所有人都听到了吴解的话,根本不用他指挥,此刻已经停了下来,很自然地站成了四时流注大阵的阵型。

“连吴师兄都感觉到危险,我们过去恐怕直接就死了。”很少开口的钟期劝道,“反正收获不少了,还是回去吧。”

他的话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不止一个人微微点头,对此深表赞同。

“吴师兄,除了危机之外,你可曾感觉到机缘?”钟朝却开口问道。

吴解沉默了一下,回答:“我的确感觉到了机缘,很大的机缘,那是通往长生之路的机缘。”

“这就对了。”钟朝点点头,傲然说道,“危机和机缘,从来都是一体两面的。想成就长生,就要有面对危机的心理准备。反正我是想要成就长生的,我不怕遇到危机”

“我也是。”玉尘子低声说,“能让我死在机缘面前,我也就闭眼了。”

他的话沧桑悲凉,充满了无奈之意,吴解也忍不住为之叹息。

但叹息归叹息,吴解却不会因此而心软,他的目光冷冷地扫过众人,以不容置疑地语气说:“前面的东西对你们来说太危险了,我不会让你们过去送死的”

“嗯,我也赞成。”本来疯狂追逐机缘的魏明峰却点头支持,“我认为,我们现在应该回头,离开这个小世界。这次的探险,就到此为止了。”

“什么?”

“开玩笑吧”

“魏师兄,你难道糊涂了吗?”

各种质疑此起彼伏,但当吴解和魏明峰意见一致的时候,其余人的反对是根本无效的。

于是整个队伍便回过头去,以远比之前更快的速度在天空中飞驰,只用了短短数日就回到了小世界的入口处。

这里正有一群新来的寻宝者驻扎,看来他们也正在做适应和准备的工作。眼见吴解等人回头,急忙询问究竟。

“那边,有一个巨大的危险。”魏明峰并没有隐瞒,给他们指明了危险所在的方位,“我等是玉京派弟子,在这位冰云峰师兄的率领下探索,一路上陨落了二人,但总的来说还算顺利。还杀了不少想要夺宝的。”

说着,他将几件当初试图围杀吴解却被反杀的邪修们的标志性法器拿出来给众人看了一下,引得众人惊叹不已。

“我们不会再往那边去了,正好收获也差不多,所以这就回去。”

“那边……有没有希望?”对方那个两撇白眉的队长犹豫了一下,试探着问。

“反正我不会带着自己的同伴去送死的。”魏明峰说,“这也是吴师兄的意思,再大的机缘,对死人都毫无意义。”

这话说得很重,对方的白眉队长连连点头,显然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向萍水相逢的寻宝者告辞之后,他们便离开了小世界,借助附近的一座大挪移法阵,回到了玉京派。

吴解来到冰云峰缴令,顺利地得到了自己需要的外功,但因为折损两人的缘故,他得到的外功并不很多,距离一万外功的目标还远着呢。

他有心用物资换取外功,但正打算前往玉华楼交换之际,却突然站住,陷入了沉思。

过了一会儿,他深深地叹了口气,离开了内门。

那处夹杂着机缘和危险的地方,始终在他心中萦绕,犹如一个影子,挥之不去。

他知道,这已经成了他的一个执念。

吴解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理论上他不会对自己无法承受的危险或者说不必要的危险念念不忘。但那处危险实际上并没有到他真的无法承受的地步,所蕴含的机遇却让他十分在意。

这是机缘,不是危机

在他的心中,已经下了如此的决定。

所以数日之后,他在吴若飞的帮助下,找到了正在到处搜集宝物的魏明峰

魏明峰将自己这番寻宝的收获几乎全部卖了,疯狂购买各种隐匿逃遁攻击之类的一次性法器,看得出来,他已经打定了主意,想要去哪里碰碰运气。

当他见到吴解的时候,并没有露出半点意外之色,反而了然地笑了。

“看来,吴师兄你果然也是要去的。”

“嗯,我觉得我应该还是有几分把握的。”吴解坦率地回答。

“我倒是连一点把握都没有,但我下定决心要去拼一拼了。”魏明峰说,“同样打算拼一拼的师兄弟还有好几位,他们都在跟我联络。”

吴解看着他坚定的神情,忍不住笑了。

“那就同去吧。”

“好,同去”

一个多月之后,他们又来到了当初撤离的地方。

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这段时间里面,不止一支寻宝队伍从这里经过,朝着前面行去,但却没有他们回头的痕迹。

“都死了。”魏明峰平静地说,“或许我们也会一样。”

“无所谓。”玉尘子也很平静,“人活着,本来就是会死的,死在哪里有分别吗?”

“为了机会,冒险也是值得的。”当初在队伍里面一直没有多少存在感的女修士孟秀隽说——她是一位剑修,而剑修们的脾气多半是勇往直前宁折不弯,面对机缘,她不会允许自己后退。

“我觉得运气是最重要的,而我的运气一向很好。”萧山乐呵呵地说。

但吴解却知道,萧山原本并不打算参加这次九死一生的探险,是在得知吴解也会参加的时候,他才改变主意的。

他究竟是为了机缘而来,还是为了做某些别的事情?这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怎么都无所谓,吴解的手段远非萧山可比,不管这家伙有什么阴谋诡计,到头来都只会害人害己而已

五人点了点头,便驾起遁光,沿着之前那些寻宝修士们留下的气息,一路向前。

大概飞了半日,他们便看到了奇异的景象——前面明明是一座大山,但整个山体上却到处都是裂纹,仿佛经历了巨大的地震,大地上满是伤痕一般。

这座大山绵延超过千里,颇为广袤,但整个大山却充满了危险的气息,更能感觉到那些寻宝者的气息到此断绝,再也没有半点痕迹。

看来……这里就是危机和凶险所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