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奇谭

第19章 异虫女皇

第十九卷蓬莱 第十九章 异虫女皇

敖研的异虫大阵绝非等闲,他身为阳神真仙,活了几十万年,虽然没有特别专精阵法,可在这阵法之学上的造诣也已经十分惊人。这异虫大阵是他精心设计的,代表了他阵法之学方面的最高水平,又有数万道果境界异虫组成大阵的实际结构——此阵乍看上去很普通,但论及威力,只怕便是那些阳神真仙们,也没几个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将其破开。

但在天问剑诀面前,敖研那点才华便不值一提。

天问剑诀是华思源毕生心血的结晶,华思源是什么人?他是诸天万界公认的第一神君,实力更在三位立下人道的道祖之上,直追昔年荼毒万界的超级大魔头。他心血结晶的天问剑诀,又岂是敖研的异虫大阵所能抵挡?

所以吴解出手,只一剑,便在看似牢不可破的异虫大阵上,刺穿了一个小

这个孔很小,比针尖大不了多少。但对于他来说,这么小的孔,也已经足够了。

吴解微微一笑,也不等体内气息平复,直接纵身一跃,化作一道雷光,从那个小孔里面钻了进去,冲进了异虫大阵内部。

吴解施展天问剑诀需要凝聚心神,一般情况下,他出招之后都要稍稍休息一下,但这次却不然——因为他知道天下但凡比较高明的阵法,无不具有自愈的能力,异虫大阵自然也不例外。若是吴解稍稍耽搁,这阵法便自愈完成了。

说来也巧,他才刚刚冲进去,那个小孔便自动弥合了。

闯进大阵之后,他顿时感觉四面八方杀机不断涌来。这杀机并无实体,却凶狠异常,比自己此前见过的许多凶险场面更加令人胆寒。

他眉头一皱,神念扫过周围,却见无数异虫一动不动地站在地下,犹如凝固的雕像一般。

这些异虫身上灵光闪烁、法力流淌,显然都还活着。但它们却纹丝不动,纵然吴解近在咫尺,也没有半点要战斗或者要躲闪的意思。

吴解心中一愣,神念凝聚起来,一只只虫子仔细看去。但见它们脸上有茫然的,有惊讶的,有不知所措的,有恍然大悟的,有愤恨的,有痛苦的,有绝望的,其中不少似乎都张开了嘴巴,却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忍不住自言自语,“难道这是虫子蜡像馆吗?

“救……救……我……”一个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让他微微一惊,转头看去,却见一个面容苍老的蝎子状异虫正站在远处的地脉之中,满脸都是痛苦之色,却带着希冀看着他。

“咦?你能说话?”吴解一愣,施展地遁之术,有些费力地在被封锁的地下慢慢行进,好一会儿才来到它的面前,“既然能说话,为什么不用神念交谈

“神念被…封……”老蝎子低沉嘶哑地说,“救……我……”

吴解看着它的模样,又看了看周围那些被凝固着的异虫,心中突然猜到了什么,试探着问:“是创造你们的那个家伙,把你们弄成这样的?”

“主……人……骗……了……我……们……”老蝎子似乎在竭力挣扎的样子,“救……我……”

吴解沉默了一下,摇摇头,叹了口气。

“我不会救你的,你们杀戮别人的时候,可曾有过一丝怜悯?当日你们不曾怜悯别人,今日便不该指望别人来怜悯你们。”

说完,他纵身一跃,施展地遁之术朝大阵深处走去,只留下遍地雕像一般的虫子,绝望地凝固在大地之中。

而这个时候,位于地下巢穴深处的血色大茧旁边,敖研正皱着眉,脸上满是苦恼和不安。

“为什么斗神会出现?这里不是玉京派的势力范围吗?来几个玉京派的家伙也就罢了,怎么会有斗神呢”

事情的发展,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

按照敖研的预计,这次最多也就是可能会遇到玉京派的阳神真仙而已,怎么会遇到斗神呢?这完全不合理啊

整个玉京派势力范围里面,目前有二十三位阳神真仙驻扎,从属或者说倾向于他们的则有五十七位。但扣除掉必须驻守玉京派核心区域“白玉京”而无法离开的十二楼主等人,再扣除常年镇守大挪移阵的那些,剩下的可能自由调度的阳神真仙就只剩了不足十人。

敖研本人实力不强,那十位阳神真仙里面有九位都比他厉害。但能够让他连逃都逃不掉的,却一个都没有。

这就是他的底气所在,也是他敢于在云翳国作怪的关键原因。

打不过没关系,跑得掉就行。反正区区一群虫子而已,只要把最关键的东西带走,凭借这次的研究经验,下次研究的时候,效果会更好,创造出的道兵会更强大。

至于要消耗多少“原料”的问题,他根本想都没想过。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玉京派的阳神真仙没出现,出现的却是凶名卓著的斗神

此刻他站在那个孕育异虫女皇的血色大茧旁边,焦急地走来走去,不时唉声叹气,神情很有几分惶恐。

斗神组织素来以凶猛霸道著称,而雷部斗神又是其中公认的天才和不讲道理。对他们来说,越级挑战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一个人全歼一群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讲道理更是毫无疑问的事情。

或者说,雷部斗神不是不讲道理,而是他们的道理跟正常人的理解方式很有一点差异。

或许是因为太过天才的缘故,这群电光闪闪的家伙完全不能理解和贴近正常人的思维方式,他们有一套独特的诡异的逻辑。比方说,一个雷部斗神走在路上,听到两个人吵架,其中一人大骂“我要杀你全家”——他很可能立刻认为此人因为睚眦小事就要杀人全家,实在罪大恶极,立刻下手惩罚;但他也很可能把另外一个人的全家抓来,再递把刀子给宣称要杀人的,看看这家伙会怎么办;他还可能过去扯淡一番“大家都是一家人”什么的,询问对方是否要自杀……总之,他绝对不会认为那人是在信口开河。

再比如一个雷部斗神在追杀凶徒的时候,如果对方哭求“可怜我上有老下有小……”之类,他很可能会回答“哦,那我把你家老的小的也一起杀了?让你们一家在幽冥团圆?”

更要命的是,雷部斗神出了名的跑得快,敖研虽然是阳神真仙,却也没有绝对的把握能跑得赢一个雷部斗神。

打不过,说不过,跑不过,怎么办?

敖研唉声叹气,愁得头发都快白了。

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到血色大茧里面有什么东西震动了一下,那只孕育很久的异虫女皇似乎快要出世了。

“太好了”他顿时愁云尽扫,满脸惊喜之色,急急忙忙走到血色大茧的面前,神念透入其中,仔细观察起来。

果然,在血色的大茧里面,一团混沌的血肉正在缓缓旋转,一边旋转一边成型,飞快地变成一个有少许昆虫特征的少女,但她的身体只有半透明,看起来似乎只是个朦胧的影子。

这少女在凝聚成型的过程中,本身的气息也在不断加强,境界不断提升。因为需要汲取大量灵气的缘故,她疯狂地抽取那些祭品所剩无几的生命力,只一瞬间就把上百万的祭品吸成了于尸。

这样还不够血色的大茧又轻轻震动起来,那些犹如蛛丝一般的赤红线条纷纷扎进了地脉之中,疯狂地汲取地脉之力。

地脉之力深沉浑厚,几乎无穷无尽。但被血色大茧疯狂汲取着,竟然也出现了显著的亏空,以大茧所在的位置为中心,一个巨大的漩涡在地脉中渐渐成型,将四面八方的地脉之力疯狂地聚集过来。

这个漩涡的规模越来越大,渐渐的甚至让敖研这位阳神真仙都感觉到有些不安。

“莫非……是要阳神天劫了吗?但按照我的设计,这异虫女皇应该只是半步阳神的层次,不该引来天劫的啊”

他搓着手,紧张地在血色大茧旁边走来走远,目光不安地注视着血色的大茧。

他相信自己推算的结果,可现在看来,自己的推算结果——似乎并不完全正确。

正在朝着地下赶去的吴解也感应到了地脉的异常,他心中一动,停下脚步,捏一个法诀,之前借助整个惊云山怨气炼成的四支法旗便飞了出来,围在他的四周。

“现在就是机会,瘟部正法”复杂的法印在他手上不断变化,磅礴的厄运之力不断从他身上流出,借助四支法旗形成一个诡秘的阵法,然后跟地脉勾连起来。

“天道循环,报应不爽去吧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一声令下,当初住在法旗之中的怨魂纷纷飞了出来,尖叫着厉啸着冲入地脉,化作地脉之中丝丝缕缕的阴气,又被血色的大茧吸收,成为那正在急速成长的异虫女皇的养分。

待得所有的怨魂都飞走,吴解并没有急着收起四支光芒已经黯淡的法旗,而是目光扫过那些被凝固在地脉之中的异虫,阴森森地笑了。

“你们也想要报仇对吧?让我来帮你们一把”

法决再次运转,一只又一只异虫的身体诡异地融化,化作地脉力量的一部分,又被那正在疯狂汲取地脉之力的大茧吸收。

得到了额外的地脉之力,血色大茧之中那少女的身影飞快地变得清晰起来,更生出血肉骨骼,渐渐地变成了有生命的躯体。

敖研并没有发现吴解的施法——瘟部正法素来隐秘,以他的本事根本发现不了——但他清楚地看到了异虫女皇成型的过程,露出了惊喜之色。

“这家伙成长得真快啊这样下去,很快就能用了,

片刻之后,血色大茧猛地裂开,伴随着微红色的**四溅,一个身材瘦弱、有着显著昆虫特征的少女软弱无力地倒在地上,似乎奄奄一息的样子。

“咦?这家伙怎么一出生就要死的样子?”敖研大惊,急忙走过去,拿出几枚灵丹,想要挽救一番。

他辛辛苦苦创造出这异虫女皇来,是为了炼制可以完美控制道兵大阵的法宝,为此,需要一个健康强壮的异虫女皇才行啊

当他走到异虫女皇面前的时候,那奄奄一息的少女无力地抬起头来,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哈哈哈不用担心,我会治好你的”敖研大笑,“然后我们就离开,等到了安全的地方——”

他的话音戛然而止,低下头,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胸口。

那些四溢的微红色**化一道猩红的长剑,刺穿了他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