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奇谭

第24章 雷光一闪

第二十四章 雷光一闪

云中四仙客乃是这洞府的主人,对于洞府的情况最为了解。他们此刻躲藏的地方,也正是往日早就建造好的隐蔽所。

只是这隐蔽所再好,也禁不住无数修士反复搜寻。所以四人之中最为擅长隐匿潜行之术的黄梅居士才会去破坏洞府枢纽,设法让洞府崩溃,好争取一个逃跑的机会。

说到底,他们还是一开始就吃了亏,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而当时洞府的守护大阵被金眼翁渡劫时候引发的天雷击毁,没有能够发挥作用。

若非如此的话,怎么也不至于落到如此地步

但这就是劫数,劫数并不仅仅只有天雷、劫火、罡风等等,来自人间的灾厄,也是劫数的一部分。

天灾人祸,都是劫数。

黄梅居士虽死,却成功地破坏了洞府中枢,然后只是片刻,笼罩整个洞府的光幕便开始消散,一块块仙云散开,一块块岩石脱落,毫无疑问,整个洞府的崩溃,已经就在眼前。

三个老者面面相觑,愠怒之中也有些不安。

他们原本最想要的除了四只血脉不凡的妖鸟之外,便是这座颇为神奇的洞府。如今四只妖鸟只抓住了一只——还是死的,洞府却眼看着就要毁了。

虽然说他们并没有多大的损失,可劳师动众却落得一无所获,他们四大族只怕要成为整个琅琊国的笑谈。

“哼封锁天地,看他们能往哪里跑”三老都是修炼数千年的老江湖,略一商量就达成了共识,三人分头飞出洞府,在空中一起施法,施展封锁天地之术,将洞府周围的一片空间完全锁住。

又过了一会儿,伴随着突兀的巨响,整个仙府猛地从中间裂开,断成了四五块。

所有正在寻宝和搜寻妖鸟的修士们急急忙忙地从仙府里面撤出,一道道遁光争先恐后地飞出来,犹如烟花一般绚烂。

在这些遁光之中,有三道紧紧靠在一起的,正是金眼翁、炼金乌和孙雪袖

三人刚一出来,便发现情况不对,附近的空间被强大的法力封锁,根本没办法走远。

如今场面混乱,他们还能暂时隐匿,可等到场面渐渐稳定下来,他们将会再也没有藏身之所,只能等死。

眼看着已经到了绝境,须发皆白的金眼翁一咬牙,将自己收藏宝物的储物法器交给了炼金乌。

“二弟,我去打开出路,你带着小妹逃”

不等炼金乌回答,他便长啸一声,纵身跃起,化作一只金眼银翅的大雕,周身环绕着几颗闪闪发光的珠子,呼啸着冲向封锁了这一方天地的阵法。

“孽障找死”

三个老者同时发现了他,不约而同地施展各自的神通,想要将他擒住。

云中四仙客都是血脉特殊的灵鸟,能够活捉他们,萃取出精血的话,对于这些已经走到道果境界尽头,却始终摸不着长生之门的修士,可能会有极大的帮助。

但还没等他们各自的法术落在大雕身上,现出原形的金眼翁就狂吼一声,所有的珠子一起爆炸,甚至连他的身体也跟着一起爆炸。

一位道果修士连着本命法宝一起爆炸的威力简直大得难以想象,封锁天地之法根本抵挡不住,刹那间就被炸得支离破碎。而一黑一白两道遁光便抓住这个空隙,急急忙忙朝着远方飞去。

“追快追”三个老者被金眼翁刚才自爆的一击震动了元气,暂时不能飞遁,只好向徒子徒孙们下了命令。

其实,就算他们不下命令,贪心也会促使着那些修士们毫不犹豫地追下去

于是,数百道遁光争先恐后地追向那黑白两道光芒。

“真见鬼那两只鸟怎么飞得如此之快?”

“蠢话,鸟当然飞得快”

“那它们之前怎么不跑?”

“之前洞府中有禁空法阵,那几只妖鸟天生的飞行神通无法施展,所以等到洞府崩溃,它们才逃跑——你不要罗里啰嗦了,专心追”

“师兄小心,切勿追得太紧那几只妖鸟厉害得很,之前东哥就因为一个疏忽,被那只黄鸟临死一击啄瞎了一只眼睛,鸟嘴上有奇毒,二三十年都好不了,要当很长时间独眼龙了……”

“是啊,那只黑鸟叫炼金乌,它的火很厉害当年老马跟它交过手,明明修为比它还高了一些,结果反而被一把火烧得浑身焦黑,就剩肚子是白的……

“那只白鸟孙雪袖也厉害啊刚才突围的时候,三石道士肚子上被它开了个口,五脏六腑流了一地,要不是救援及时,连心肝都被它吃了”

“好家伙真厉害那三石老道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我刚才过来的时候他还在顺肠子呢……”

“对了,你不是跟老张一队的吗?怎么跑这边来了?”

“别提了老张刚才生吞了黄鸟的内丹,结果中了毒,现在变成了一只黑尾巴的杂毛红狐狸,坐那儿傻乎乎也不知道在发什么呆……”

“为什么吞了灵禽的内丹,居然会变成狐狸?”

“天晓得没准那根本就不是它的内丹吧……”

“这四只鸟真狡猾”

“再狡猾的鸟儿也斗不过好猎人它们可是天地灵禽,无论是拿去献给各派长老,还是萃取精血自用,都宝贝得很呢”

“是啊,所以咱们要加把劲,抓到一只就发了”

“嘿嘿,这天地灵禽稀罕得很,寻常百十年也难得遇见一只。就算遇见了,多半也是哪个名门大派弟子饲养的灵兽坐骑之类,万万动不得。这次难得四只灵禽一起出现,又居然都是没后台的……我们这琅琊国里面,倒有八成以上的散修动了心思。你我虽然修成了天人法身,但比起那些个修成道果,摸到了长生机缘的,根本不值一提。”

“对了,我记得他们云中四仙客不是成名已久吗?怎么现在才知道它们的来历?”

“主要是现在才能找到它们的洞府……要不然的话,怎么可能让它们安逸到现在”

炼金乌和孙雪袖拼命地飞,但和身后追赶的修士大军之间的距离还是越来越近。

这却不能怪炼金乌,他的飞遁速度足够快了,但带着孙雪袖,他就飞不快

相比有金乌血脉的他,孙雪袖拥有的是雪羽灵鹤的血脉,雪羽灵鹤一族特长是灵性聪慧,和飞遁毫无关系。

眼看着追兵越来越近,炼金乌一咬牙,拿出三件储物法器——他自己的,金眼翁的,还有黄梅居士出发之前留给他们的——便要交给孙雪袖。

但还没等他动手,孙雪袖便笑了。

“二哥,咱们之间,谁飞的最快?”

“自然是我,所以⊥我去拦截他们一下……”

“二哥你这就错了,应该我去拦截,只有这样,才可能让你逃走。”

“哪有让妹子去拼命,做哥哥的逃走的道理”

“二哥……只有你走了,我们才有报仇的机会”孙雪袖一把将自己的储物法器塞进炼金乌的怀里,直接转身,化作一只巨大的白鹤,通体洁白如雪,羽翼周围更是有无数雪花飘飞,美不胜收。

她没有再逃跑,却转身朝着追兵冲去。

炼金乌浑身发抖,却咬紧牙关让自己不至于流泪,化作原型、展开双翼,朝着远离人烟的方向疯狂地飞去。

孙雪袖只阻拦了追兵片刻,就被追兵抓住。她最后能够做到的,只是引爆了自己的魂魄,不给敌人搜魂获得情报的机会。

而片刻之后,追兵已经再次缀上了炼金乌。

不管他如何努力,一个天人境界的妖怪,终究是飞不过能够施展小挪移之术的那些道果修士的。

眼看着追兵又越来越近,炼金乌心中杀意渐渐沸腾,正待要转身过去拼个你死我活,突然心中一动,看到远方天际似乎有雷光一闪,顷刻间到了面前。

“咦?炼妖王?”

雷光一闪,炼金乌突兀地消失在空中,不见半点踪迹。

追兵们迅速赶到,但却只能在这里茫然地四下寻找,找不到任何线索。

片刻之后,三个老者也已经赶到。得知情况后,他们皱了皱眉,其中擅长占卜的那个便拿出法器,占卜炼金乌的去向。

谁知道这一占卜,他的脸色顿时变得非常难看。

“怎么了?”

“那炼金乌……已经不在大荒界之中了。”

“什么?难道一下子就去了星海界?还是钻进了哪一处的水眼?”

占卜老者不停地摇头,神情茫然,心中却满是惊疑和担忧。

这炼金乌资质不凡,此刻跑了,日后必定会回来报复的

而且……占卜显示,炼金乌乃是“绝地遇救”、“贵人临头”,虽然不知道那救他的是什么贵人,但若是这只黑鸟就此攀上了高枝,投入了哪个前辈高人门下……能够一瞬间便带着炼金乌离开大荒界的人物,起码也是阳神真仙

炼金乌若是能够成为阳神真仙的门下,日后等它回来报复的时候,只怕便是琅琊国四大族的末日

他阴沉着脸,看着天空,沉默不语,心中却犹如有一只恶狼,因为面临危险而在恐惧地怒号。

“这件事,不会这么简单了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