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奇谭

第26章 虽败犹荣

第二十六章 虽败犹荣

黑天道祖的赶来,实在是大大出乎了吴解的意料。

他并非没想过无上神君能够召唤黑天道祖,但黑天道祖已经合道,按说没办法再出来,就算是勉强出来了,这意识世界的战斗,她也没可能插得上手才对。

然而事实证明,他想错了。

听到无上神君的召唤,黑天道祖拼着身死道消,强行挣脱了天道的束缚,前来为他效力。而为了冲入意识世界之中,她甚至于直接放弃了肉身,只余一道残念,才能够闯入这里。

“……有必要做到这种地步吗?”吴解忍不住愤怒地大吼,“这家伙哪里值得你这样牺牲”

黑天道祖完全没有搭理他,丝毫都不将他的愤怒放在心上,只是跪拜在无上神君的面前,等待着命令。

无上神君冷漠的脸上,浮起了一丝笑容。

“去,杀了他”他抬手指向吴解。

黑天道祖站了起来,原本已经模糊的身影骤然变得清晰,手上更出现了一支殷红如血的长枪。

下一瞬间,她便冲到了吴解的面前,速度甚至于比剑光更快。

这一枪极难抵挡,吴解几乎完全是凭着直觉,才能够抢在被刺杀之前回过剑光,稍稍阻拦了一下。

即便如此,赤枪也从他的脸侧划过,只差一点点就能够贯穿他的脑袋。

不朽天君并不在乎一般意义上的“致命伤”,但是在意识世界之中,情况便截然不同。在这里遭受致命伤的话会怎么样?吴解可不敢尝试。

所以纵然他想要抓紧时间,把握无上神君被天问之剑所伤而产生的空隙,给这大魔头以决定性的最后一击,也终究不能办到——因为他不得不将全部的精力都用来抵御黑天道祖的进攻,即便如此,也还被打得极为狼狈。

虽然黑天道祖已经重伤垂危,甚至于只剩一缕残念。但这一缕残念的战斗技艺却比吴解高明了不知道多少倍,能够在她的猛攻之下坚持一会儿,已经证明吴解这些年来的确没有荒废时光,辛勤苦练终有所成。

要知道,黑天当年可是跟华思源打得有来有回的强者。这诸天万界之中,能够在华思源手下坚持片刻的人都很罕见,能像她这样和华思源几番激战,最终才不敌合道的,简直一个都没有

吴解居然能够跟黑天道祖打这么长时间,不仅黑天露出了疑惑和惊讶之色,就连吴解自己都很吃惊呢

“什么时候……我的功夫变这么厉害了?”

扪心自问,吴解虽然在武艺方面造诣颇深,可终究修炼年月较短。几万年的岁月就算在阳神真仙里面都算小字辈,更不要说跟黑天道祖这种亿万年的老前辈相比了。

他实力提升最快的,就是被清静翁追杀的那段时间。在昔日无上门下二十四将之首的强力追杀下,他不断压榨着自己的潜力,战斗技艺突飞猛进。到后来甚至于能够跟清静翁稍稍过个招,进步之快简直令人咋舌。

可就算这样进步,他也不觉得自己能够进步到足以跟华思源过招的地步。黑天道祖可是能够跟华思源打得有来有回的强者,自己面对这样的强者,能够不被一招击溃就算奇迹了,怎么会居然能够打这么久呢?

更重要的是,吴解发现自己居然已经渐渐适应了黑天的战斗节奏,在战斗之中已经不再是一味地挨打,甚至于能够偶尔还击个一两下呢

黑天道祖是很惊讶的,从她脸上那有些不敢置信的神情就能看出来,可见她绝对没有放水。

那么,究竟是为什么呢?

吴解一边抵挡黑天道祖那凌厉得难以想象的长枪,一边苦苦思索着。

突然间,他的心中一道灵光闪过,终于明白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茉莉”

过去这些年,他经常跟茉莉切磋。茉莉的实力自然远不能跟黑天道祖相比,但双方本为一体,战斗的智慧和战斗的风格一脉相承,既然他已经熟悉和适应了茉莉的战斗风格,在面对黑天的时候,自然就会处于一个“知己知彼”的状态,无形中已经占了极大的优势。

更重要的是,因为长期和茉莉切磋,吴解早已对茉莉的战斗风格总结出了一系列富有针对性的战术。如今跟黑天战斗的时候,这些战术纷纷派上了用场,以至于黑天不止一次感觉到自己被处处针对,束手束脚。

吴解想通之后,出手间便更加挥洒自如,将多年和茉莉切磋的经验完全发挥了出来,举手投足间全都是针对黑天战斗风格的手段,一次次将她的节奏打乱,不仅渐渐挽回了败局,甚至于已经有慢慢要反败为胜的意思了。

黑天眉头紧锁,又气又急。若是在外界战斗,凭借她强大的神通法力,不管吴解用什么战术,结果都只会是被她直接正面击溃。可是在意识的世界之中,只剩一缕残念的她并没有压倒性的力量优势,只能凭借出色的战斗技艺来试图压倒对手。

然而,她一向无往而不利的战斗技艺,此刻却犹如遇到了克星一般,完全不能发挥充分的效果,反而有些束手束脚的感觉。

更要命的是,她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这最后的一缕残念正在消散,每时每刻,一分一秒,她所剩无几的残念都在不断地消散着。这样下去的话,或许用不了多久,就算吴解不反击,她也会因为耗尽力量而灰飞烟灭,再也没有半点痕迹。

黑天并不怕死,可她不甘心就这么死了——师傅给她的命令是“杀了吴解”,不完成这个命令的话,她怎么能死呢

然而,如果不甘心就能解决问题的话,世上就没有失败,也没有死亡了。

古往今来,谁甘心失败呢?谁又甘心死亡呢?

胜负是客观的事情,赢不了就是赢不了。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双方的战斗渐渐已经成为了均势,而黑天那一缕残念化成的躯体也已经越来越透明,越来越模糊,眼看随时都要灰飞烟灭。

就在这时,无上神君开口了。

“你总算还派上了一点用场。”

话音未落,他便一掌拍了出去,掌力化作滔滔江河,直取吴解。

吴解急忙催动元神之力化作烈焰抵挡,可却因为这一分心,顿时就吃了大亏,被黑天一枪刺中了手臂——如果不是他在千钧一发之际侧了一下身体,这一枪本该穿胸而过才对。

“可恶无上神君已经恢复过来了”吴解心中大恨,却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最好的胜机。

刚才无上神君被天问一剑所伤的那段时间,是他最接近于胜利的时候。可因为黑天的阻拦,他终究没有能够抓住这个机会。

如今无上神君已经恢复,而黑天还保留着一定的战斗力。他们师徒二人联手,吴解便是真的抵挡不住了

转瞬之间,他已经接连受了七八处伤,狼狈不堪。而他更能够清楚地推算出来,这样下去,最多再有一两次呼吸的时间,他就将落败身死。

就算一对一,他也并无战胜无上神君的把握。以一敌二的情况下,更是毫无胜算可言。

事已至此,恐怕是真的没办法了……

归墟海里面静静站着的吴解深深地叹了口气,睁开了眼睛。

“没办法了……”

说着,他抬起手来,手掌的边缘寒光闪烁,犹如利刃一般。

“原本不想用这一招的,现在看来,果然还是不用不行啊弱者要战胜强者,不付出一些代价,拿出一些诚意来,是不行的”

说完,他挥动手臂,一“刀”便重重地砍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这一刀可不是玩花样,乃是他苦心准备多年的手段,一刀斩落,他的首级顿时飞了起来。还在空中便迅速枯萎,犹如于枯的树叶一般,失去了所有的生机。

而与此同时,他的肉身也在飞快地枯萎,原本不朽天君应该拥有的旺盛生机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无穷无尽的死气透出,一看就知道已经穷途末日,再也没得挽救。

意识世界里面,遍体鳞伤的吴解注视着得意洋洋的无上神君和已经只剩一抹虚影的黑天,深深地叹了口气。

“我输了。”他说,“但是……你也赢不了”

说完,他的身体便整个人崩溃,化作席卷整个意识世界的无穷烈焰,疯狂地发动了最后的进攻。

片刻之后,烈焰散去,冰冷和平静统治了这个世界。

无上神君独立于冰冷的大地上,环顾周围。

他的脸上有少许遗憾之色,但更多的却是满足。

“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把这家伙消灭了——只是,他最后还要抓住一缕黑天的念头碎片,却是为了什么?”

他自言自语着,催动力量,想要从意识的世界侵蚀过去,将吴解已经空荡荡的肉身占领,从而实现复活。

下一瞬间,他的脸色骤然变了,既惊且怒。

“这家伙竟然毁了自己的肉身”

玉皇宫中,一直闭着眼睛的吴解猛地睁开了眼睛,喷出一大口鲜血,神情萎靡。

但他的眼中却并没有沮丧失败之意,反而笑得有些狡猾。

“无上神君,你做梦也没想到吧?借助玉皇宫的阻隔,和我身为穿越者的先天优势,我能够将你的夺舍给直接拦住”

“没了我的肉身,我倒要看看光靠一缕不稳定的元神,你究竟能翻出多大的风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