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第一百一十五章 抽烟

夏小雨问了我一些关于资金管理方面的问题,我本身就是银行工作人员,加上这段曰子我又学习了不少有关这方面的知识。应付起来,对答如流。

不多久后,夏小雨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看来,可想选中你来管理公司的资金业务,还是有眼光的。很好,小俞,今后你就好好干。我对你,已经初步放心了。”

我吁了口气,认真的道:“夏总,我一定会认真管理好公司资金的。但我还有许多不懂的地方,希望夏总以后能时常对我批评指正。”

夏小雨呵呵笑道:“我也有很多地方是不懂的,咱们在工作中,慢慢熟悉。好了,你去吧,我得找下一位好好谈谈。”

我点了下头,恭敬的告辞走开。还没走多远,那边郑可想又叫住了我,道:“小俞,跟我来,我有话要问你。”

我哦了一声,便跟着郑可想走到了另一个房间。郑可想让我坐在了一张椅子上,然后道:“小俞,我们马上就要开始忙碌了。你在银行的工作,还是抓紧辞了吧。对了,你要是把辞职报告交上去,多久才会批下来?”

我道:“郑姐,我打听过了。其实多久能批,这没关系。我一交辞职报告,行里就会马上安排一位接替我工作的人。只要我在短时间内将工作交接清楚,并让接替我的人尽快上手工作,那我就可以腾出时间来为咱们公司奔忙。反正我是要辞职的人,上不上班,行里已经不会再来管我了。”

郑可想哦了一声,又问道:“那你辞了职,会有什么困难,或者经济上会有什么损失吗?”

我笑道:“应该不会有的,刚刚过了年,去年行里该发我的钱,基本上都已经发给我了。现在银行员工辞职不干很正常,走了旧的,他们马上可以安排新的进来。一般来讲,不会设置什么障碍不让你走人。”

郑可想道:“那好,这我就放心了。嗯……小俞,我考虑过了,你现在已经是我们公司的正式员工了。但我们公司才刚刚起步,一切都还在发展中。所以,我给你的薪水不会太多。今年,我想暂时给你十万的年薪,以后看公司的发展和你自己的努力再增加,你觉得怎么样?”

我笑道:“郑姐,十万已经超出我的想象了。这几乎是我在银行干三年的薪水了呢。”

郑可想呵呵一笑,亲昵的拍了怕我的后脑勺,道:“以后你干得好,年薪百万也不是不可能的。而且,你要锻炼成熟了,真的有了能力。我也不介意以后你自立门户,去开创你自己的事业。”

听到这些,我心中暖暖的,真是不知该如何说好了。憋了半天,我才道:“郑姐,您真好!”

郑可想微微笑着,道:“知道我对你好了吧?你小子要是有良心,就先好好的和我一起工作,为咱们的公司贡献出你最大的力量。”

我马上道:“是,郑姐!”

郑可想嗤的一笑,道:“好了,明天是春节长假的最后一天,允许你带我妹妹出去好好玩玩。但要注意安全,我妹妹那人一玩起来就疯的很,你得照顾好她,啊?”

“是!郑姐!呵呵!”

第二天一早,我就和洋娃娃约好了一起去游乐场玩。上次我们俩没玩成,这次好好的补回来。又是过山车,又是大转轮。其他碰碰车,射击等小玩意儿,几乎玩了个遍。一天下来,真是又累又开心。到了晚上,又去吃了一顿浪漫的烛光晚餐。吃完后,已是晚上八点钟了。

出了餐厅,洋娃娃依偎着我,与我慢慢散步在都市的街头。此时此刻,我脑中正在想着该去哪儿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和洋娃娃亲热亲热。走着走着,我就停了下来。

洋娃娃奇怪的看了我一眼,道:“雨伞哥,怎么不走了?”

我笑道:“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呢?没有目的的乱走,这哪儿行啊?”

洋娃娃似乎明白我的意思,羞红着小脸,轻声道:“那你想去哪儿呢?”

我想了一下,郑可想回来后,由于马上要曰夜忙自己的事业,这段时间她都准备住在市区的公寓里了。所以那个地方,已经不适合我和洋娃娃去亲密。我自己的家,那更是想也不要去想。那么剩下来,也只有去那种有包房的娱乐场所,或者干脆去某家旅馆开个房间。

一想到开房间,我的心中就是一动,不由自主的就想起那天大姐郑可想喝得烂醉时,我和她在那家小旅馆里度过的一夜。

今天我的本意,就是要好好的研究研究洋娃娃那娇嫩的身体,虽然我不敢真的和她发生关系。可自己女朋友都交了一个多月了,她身上到底是个什么摸样我都还一点不知,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况且过了今天,我就可能没有时间和机会去和洋娃娃亲热了。那今天晚上,我怎肯放过这最后最好的时机?

想到这里,我控制住脸上色色的表情,道:“我带你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咱俩好好谈谈心,好吗?”

洋娃娃机灵过人,一听我的话,她就象明白了什么似的,脸更红了。羞不可遏下,她将脑袋埋入了我的怀里,细如蚊鸣的道:“谈什么啊?你这人,心里都想些啥呢?”

我呵呵一笑,既然洋娃娃明白,我就不再打哑谜了,拥紧了心爱的女人,直接道:“我记得,你在去省城之前,说过只要我乖,回来后你就会奖励我的。现在我很乖啊,那么,你该奖励我了吧?”

洋娃娃轻轻的一跺脚,嗔道:“讨厌,就知道你是个坏人。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奖励你了?只是……以后再说嘛,今天……不行!”

我道:“为什么?”

“不为什么,人家今天……不想……”

我只有无语!不过,话又说回来,我清楚自己是个什么德姓的人。真要开了房间和洋娃娃亲热,我能不能控制得住自己不去越轨,还真的没有把握。既然洋娃娃说不想,那就算了吧,省得一个把持不定犯下了错误,被郑可想发现了,可要后悔终生。

想到这里,我就道:“那好吧,今天玩了一天也很累了,要不,我送你回去早点休息吧?”

洋娃娃嗯了一声,点了点头。她这时看我的眼神中,似乎有些抱歉,又似乎有些欢喜。我不知道她是啥意思,便也不去细想了。

不多久,我送她回到了那幢公寓楼下。还是那个阴暗的角落,洋娃娃与我一番**拥吻后,才与我恋恋不舍的分开。

等洋娃娃进入了电梯,我才转身往回走。刚出了公寓楼,刚好一辆银色宝马车开了过来。停在了楼边的车位上。

我一瞧,就知道是老二郑可然回来了。这时候,我与她也没什么话说。假装没看见,继续向外走去。才走出了几步远,忽然身后就传来了郑可想的叫声:“雨伞,等一下!”

我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心里有些奇怪。自从我和她翻脸后,郑可然一直都和很早以前一样称呼我姓俞的。今天是怎么了?居然叫起我雨伞来!

我转过了身,看到郑可然正从车内下来。和我隔着十几米远,默默的看着我。我笑道:“有事吗?”

郑可然不说话,只是看着我。我不清楚她到底想干什么,所以也不说话,只等着她开口。我和她,令人很奇怪的就这么相互遥望着,什么声音也没有。

大约过了五分钟左右,只听郑可然轻叹了一声,缓缓的道:“雨伞,我想和你心平气和的谈谈,可以吗?”

郑可然的态度,不再和以前一样那么恶狠狠了。这让我放下了不少的心。其实,我心里从来没有怨恨过她。也愿意,和她好好谈谈。既然她提了出来,我就点了点头,道:“好吧,我们去哪儿谈?”

郑可然又看了我一眼,轻声道:“上车吧,去酒吧!”

不多久,我和郑可然来到了那家久违的酒吧。还是那间包房,还是叫了同样的酒。小弟出去后,我按老习惯,开始往我们的酒杯里倒酒。不料我忽然听到一声打火机的“嚓”响,抬头一看,惊讶的看到郑可然居然嘴里叼着一支细长的女士香烟,正在就着打火机的火苗点燃。

我长大了嘴,都有些愣住了。和郑可然交朋友这么久了,我从未看见过她抽烟。而且她的职业,也不允许她抽烟。万一抽烟抽坏了嗓子,那怎么办?

在我的内心深处,郑可然还是我的朋友。忽然看见她有了这种恶习,是我不愿意见到的。当下,我也没细想,一伸手就从她的嘴里夺过了香烟,皱着眉道:“你在干什么?什么时候你都会抽烟了?”

郑可然一呆,然后,她的眼神就变了。表情就像是受了谁欺负似的,又是委屈,又是倔强。一声不吭,赌气一样又从一包烟盒里抽出了一支香烟,狠狠的叼在嘴上,再次打燃了打火机,点着了烟头,还对着我深深的吸了一口。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