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第一百五十章 没法交代

我道:“白检察长,我想你自己也知道,你和郑大姐的婚姻,是由父母包办的。这种包办的婚姻,多半男女双方是没有感情的。作为女方的代表,我很想知道你对这段婚姻的看法。或者说,你心里愿不愿和郑可想结婚呢?这很重要,还请白检察长说真心话。”

白文臣缓缓的吸了一口烟,道:“是可想要你来问我的吗?她为什么不直接来问我?”

我道:“不,郑姐不知道我来找你的,其实这是我和我女朋友的问题。我们非常关心郑姐,希望她能获得幸福。郑姐是那种温和善良的女人,有什么委屈和痛苦,她总是默默的一个人承受,从不轻易的表露出来。所以,我才会来这里和你谈谈,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

白文臣微微的笑着,道:“不对吧?我愿不愿意和可想结婚,爱不爱可想,可人会不知道?你真是可人的男朋友吗?你来这儿,真的代表了女方吗?”

我一听,就知道这白文臣绝不是什么好糊弄的人。事到如今,我也用不着和他绕圈子了。有些问题,还是单刀直入比较好些。

当下我笑道:“白大哥不愧是检察长啊,好吧,我也不瞒你了。今天我来,郑家姐妹谁都不知道。不过,我说的这些话,绝对是她们姐妹的心声。只是她们迫于某些压力,不敢说而已。白大哥,哦,你的年纪比我稍大,请允许我称呼你一声大哥。白大哥,让我来告诉你一些你可能不知道的事吧。”当下,我把最近随着婚期的临近,郑可想的那些痛苦悲凉的心情举止,仔仔细细的描述了一番。接着,我又把上次因为婚期的推迟,郑可想那狂喜的摸样也一一说出。最后我道:“白大哥,从郑姐的这些举动中,我们深切的感受到她是多么不愿意嫁给你。你听了别生气,这是事实。要是不相信,你可以打电话去问问可人,也可以去问问可然。我来这儿的目的,是来请求你放过郑姐的。她太可怜了,再这么下去,我们都怕她会支持不住而崩溃啊。白大哥,看得出,你是一个好人。如果你真的爱她,能忍心看到她现在这么痛苦的活着吗?”

白文臣一边听着我的话,一边拼命的吸烟。就着一会儿工夫,他已经吸到第四支烟了。过了很久,他把烟在烟灰缸里掐灭了,长长的叹息了一声,道:“可想不喜欢我,这我早就知道的。当年,她就在婚约外爱上过别人。可是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了,我以为她已经忘了那些。这些年每次我们相见,她总是对我很客气。渐渐的,我就认为她接受了我,愿意嫁给我为妻。想不到,她真实的心里,还会这么痛苦。谢谢你,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强扭的瓜,毕竟不甜。我也不喜欢我以后的妻子,天天在我面前愁眉苦脸。我会找个时间,和她好好谈一次的。要是她真的不想嫁,那就算了吧。”

我一听,真是喜出望外。我来这里,都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要是说服不了白文臣,我还真准备豁出一切,拼上姓命了。这下万万没想到,白文臣是个这么通情理的男人。看来郑可想的老妈给女儿找的男人,确实很优秀啊!

这时,白文臣已经站了起来,道:“你叫我一声大哥,那我就叫你一声兄弟吧。俞兄弟,我还有一些事,就不和你多聊了。回去代我向可人问声好,愿你们能够幸福的在一起。”

我忙站了起来,由衷的道:“白大哥,你真是一条汉子。我代可人她们,谢谢你了!”

白文臣一笑,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挥手潇洒而去。看着他走出了茶楼,我的心里又是敬佩,又是欢喜。想到竟然这么轻松就说服了白文臣,还真是有点不敢置信的感觉。而且,看得出这位白大哥确实是深深喜欢郑可想的。却在听了我的述说后,毅然,决然的愿意为了心爱女人的幸福,放弃这段婚姻。这个男人,真是伟大得让我高山仰止。

怀着喜滋滋的心情,傍晚时分我回到了C市。虽然我极想把这个好消息立刻告诉郑可想,但一想到这件事还没个准,万一白文臣变卦了,岂不是让她空欢喜一场?还是等白文臣和郑可想谈过再说吧,那时的高兴,才是真的高兴。

刚刚把车开到了我家的小区,正要将车开进去时,忽然,我看到就在小区大门口停着一辆车子,车子旁站着一个女人。猛一瞧,这不是大姐郑可想吗?

我赶忙才下了刹车,探出头去叫道:“郑姐,你怎么在这儿?”

郑可想的脸,居然严肃极了。狠狠的瞪了我一下,道:“等你!我问你,你今天到哪儿去过了?”

我一听,马上什么都明白了,呵呵笑道:“白大哥已经打电话和你谈过了吗?怎么样?他决定退婚了吗?”

郑可想气道:“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不经过我的同意?掉头,跟我来,今天非得要好好教训你一顿不可了!”

说着,她马上转身上了她自己的车,发动引擎,急速开动离去。我丈二和尚都摸不着头脑了,一时间我的心里怦怦乱跳,只想道:“怎么啦?我这不是办了一件挺好的事吗?郑姐干嘛发这么大的火啊?难道,我这么一做,反而坏事了?那白文臣其实不是什么真汉子,当面和我通情达理,背后却是个阴险小人?”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理,我急忙调转车头紧跟郑姐而去。忍不住,我拿起手机就拨给了她,希望能早点搞搞清楚什么事。可是郑可想就是不接,开着车,居然很快的出了市区。

我注意到,郑可想去的方向是她在古香山的那幢欧式别墅。那个地方,我都已经很久没去了。一个小时后,天已经完全黑了。这时,郑可想驾着车经过了那片竹林。忽然,她就停了下来。我也急忙停车,看到她已经下得车来,径自往竹林里走去。

我急急下车跟进,叫道:“郑姐,郑姐,发生什么事了?你跟我说啊!”

郑可想不答,一直深入到竹林里面。我莫名其妙的跟着,不多久,我看到竹林里居然出现了一座考究之极的坟墓。郑可想一到坟墓前,居然就跪下了。马上,我就听到了她发出了轻轻的哭泣声。

我奇怪极了,轻轻的走到了郑可想的身边,看到坟墓的墓碑上,刻着先父郑玉简之墓的字样。其他还有一些小字,天黑了,看不太清楚。

这时,只听郑可想嘤嘤哭道:“爷爷,孙女儿不孝,孙女儿要第二次违背您老人家的遗愿了。可是……可是孙女儿真的不喜欢白文臣,您在天之灵,千万别生气,千万别生气。”

我在旁边听了大奇,心想难道郑可想和白文臣的婚事还是她爷爷订下来的?那怎么别人都说……是她母亲为了发展自己的政治势力而强行安排的?

郑可想哭了一会儿,忽然转过头来,气呼呼的对我道:“你愣着干什么?快跪下来给我爷爷磕头!”

我一呆,心想你爷爷又不是我爷爷,干嘛要我跪下磕头?不过我转念儿马上想到,我要是娶了洋娃娃为妻,那这位爷爷还真就是我爷爷了。也罢也罢,看在是长辈的份上,我就磕上一磕吧。

于是,我哦了一声,只好老老实实的跪下来,对着墓碑磕了一头,道:“爷爷,我叫俞闪,我给您磕头了!”话音刚落,郑可想居然道:“爷爷,这次可不能怪我,都是这个雨伞不好啦。人家……人家本来也没想过要悔婚,就是他多管闲事,把这场婚礼给搅了!”

我汗!不是吧?原来郑姐心里是愿意嫁给那个白文臣的?那她干嘛一天到晚愁眉苦脸,好象马上要下地狱似的?

我这一脸惊愕的表情,郑可想看到后忍不住格的一声,笑了起来。马上,她又板起了脸,凶巴巴的道:“我问你,为什么不经过我同意就擅自去见白文臣?你又不知道真实的情况,万一坏了事怎么办?再说了,我是你什么人啊?嫁不嫁人,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我一听,当场也发毛了。靠!你要是愿意嫁人那你早说啊!要不然我吃饱了撑的去破坏你的那美满姻缘啊?神经病,真是没见过这样的女人!

当即,我就站了起来,没好气的道:“哦?我坏事了吗?那真是对不起,以后我绝对不会再那么讨人厌了!”

气苦之下,我转身就走。心中悲凉,真是何苦来哉,搞了半天,我反倒是破坏郑可想的美好姻缘了。

刚刚走出十来步,郑可想已经急急追了上来,拉住了我低声叫道:“别走啊,我话还没说完呢。”

我只好站住了脚,道:“郑姐,今天的事算我不对行了吧?是我多管闲事了。是我没搞清楚帮倒忙了,对不起!”

说完,我继续要走。但郑可想死死的拉住了我,就是不放手。忽然,她叫道:“哎呀,你就让我骂你一下嘛,不然我爷爷那里没法交代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