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第一百五十五章 白云不走了

郑可想的手一颤,马上就放开了了我。头一抬,脸色已是苍白一片。呆呆的看着我的身后,轻呼一声:“小……小云。”

我则猛地转过了身来,看到就在面前三米处,站着一位长身玉立的白衣女子。那熟悉的身姿,那飘逸的长发,那仙子一般的气质,正是我曾经那么爱过的白云仙子。

我又是惊喜,又是开心,忍不住走上了一步,叫道:“白云,你回来了?”

白云看到了我,也是微微的一愣。然后,她就笑了起来,道:“雨伞?怎么是你?”

我欢喜的道:“听说你回来了,我忍不住和郑总一起过来见见你。都快一年了,你在国外,一切都好吗?”

白云有些疑惑的看看我,又看看我身后的郑可想,道:“我刚刚回来不久,你就知道我回来了?这么说,我打电话的时候,你就在我嫂子的身边喽?”

这时,郑可想也走了上来,道:“小云,俞闪是我公司的员工,晚上刚好和我在一起商量一些公事,一听到是你回来了,他非要来见见你,我也没办法。”

白云转目看向了郑可想,冷冷的一笑,道:“是吗?你们可真是勤奋啊,这么晚了,还在一起谈公事。就算是到了这里,你们的公事,还没有谈完吗?”

郑可想一时都不知该怎么解释了,只好强笑了一声,道:“小云,我们别站在这里了。上楼去吧,有什么话我们慢慢聊怎么样?”

我一听,忙也道:“哦,你们有事你们去谈吧。白云,等你和郑总谈完了,能给我十分钟时间吗?我也想,和你聊聊。”

白云眼珠子略略一转,道:“好吧,我确实有事要和我嫂子谈。你要是等得住,一会儿我再来找你好了。”说着,她有看想了郑可想,道:“嫂子,那我们先上去吧?”

郑可想点了点头,经过我的身边,走出了转角,向二楼走去。白云则微笑着,一边倒退,一边对我道:“雨伞,真没想到,一回来,就能见到你呢。”

我跟着走了几步,也笑道:“我也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

白云的眼神里,有些掩饰不住的喜悦。对我摇了摇手,这才转身跟着郑可想上楼。我站在楼下想了想,觉得在这里干等也不是办法,便也上的楼去,看到白云和郑可想已经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我只好离得她们远远的,在一个角落里坐下。点了一杯咖啡,慢慢的等待。

由于离得太远,我根本不知道白云和郑可想在谈些什么。只是看上去,她们两个聊得很平静,表情也不是很僵硬。就象是两个平时就要好的朋友,在那里悠闲的聊天。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我的咖啡,都喝到了第三杯。终于,郑可想和白云同时站了起来,似乎谈话已经结束。

她们一起往外走的时候,我忙伸手打招呼:“白云,我在这里。”

白云转头看到我后,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但仍和郑可想低声说着话。郑可想回了一句后,这才真的转身下楼。然后,白云就向我这边笑着走来了。

我连忙起身迎接,道:“白云,你和郑总都谈完了?”

白云就在我的对座坐了下来,微笑着,看着我却不语。我只好呵呵一笑,也坐了下来,道:“要喝点什么吗?”

白云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不了,刚才已经喝了不少。再喝,晚上我会睡不着的。”

她这么说,我也就不再勉强了。静静的看着她,发现一年过去后,白云似乎又成熟了不少。坐在那儿,还真有那么点女中强人的味道。我笑道:“时间过得真快啊,一转眼,你到德国都快一年了。怎么样,在外面工作还顺利吗?对了,世界杯,有没有到现场去看看?”

白云嗤的一声,轻轻的笑了起来,道:“我很忙的,哪有时间到现场去看球啊?不过最后意大利拿了冠军,真的让我好开心。哦,这一年,你的变化也不小啊。听我嫂子说,现在你都成了她公司里极重要的一员了。本来,我还以为你会一辈子就守着你原来的银行工作,永远安于现状的呢。”

我感叹的道:“是啊,这一年来,变化太大了。这些都要感谢郑总,要不是她,我现在恐怕还是一个银行小职员呢。对了白云,这次你回来打算待几天?有时间的话,我们还可以再见面吗?”

白云脸上浮起了一丝得意的笑容,道:“你希望我待上几天呢?我要是不走了,你会怎么样?”

我笑道:“你要是不走,那当然最好了。不过,这是不可能的吧?你别开玩笑了,还是告诉我你究竟在这里待几天吧?”

白云轻轻的捂住了小嘴,一边乐,一边笑道:“我没开玩笑,我还真的就不走了。我们总公司决定在C市成立一家分公司,经过我的努力,加上我正好是C市人。所以总部已经把我调回国内,任命我为C市分公司的总负责人。不过两天后我得先回SH述职,大约在下个月初,我会带一帮人马正式来C市创业。到时候,我们可能就是生意上的对手和伙伴喽。”

我一听,真是喜出望外,叫道:“真的?你不是在骗我的吧?你真的要回到C市来工作了吗?”

白云捂住嘴只是笑,过了一会儿,她才收敛了笑容,道:“这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干什么?好了,我的事说完了,接下来说说你的吧。这一年来,你除了工作上有变化,生活上的呢?我是说,你现在找到女朋友了没有?”

知道白云居然要回来工作了,我这心里又是惊喜,又是意外。但,我倒还真没忘了郑可想对我的警告。听她问起了这个,我忙道:“没呢,我这样的人,哪里能找得到女朋友啊?”

“是吗?”白云微微笑了笑,道:“真没有吗?我看你和我嫂子的关系不一般啊?躲在角落里这么亲热,不象是普通的上下级关系啊?”

我汗!就知道白云绕来绕去的,必然会提到这个疑问。当下我认真的道:“我和郑总虽是上下级,但私下里我们的关系很好。你不是也知道的吗?在郑总公司成立之前,我和她就已经是好朋友了。我在郑总的心目中,就象是她的弟弟一样。所以有些亲密的举动,也不足为怪。但我和她绝没有你想的那种关系,白云你别误会了。”

白云笑道:“既然只是那种你说的姐弟关系,那干嘛要躲起来亲热?要不是我看到她的汽车在外面,进来问服务员,还真不知道你们在那个角落里呢。如果真是正大光明的,为什么要这么偷偷摸摸?”

我一下子,还真不好回答了。看来郑可想说的对啊,白云真的没那么好说话的,一个女人能够单独在外面闯世界,没点头脑和能力怎么可能会成功?想要轻易的糊弄她,确实不太容易。

想到这里,我斟酌的道:“因为……郑总不想让你看到了误会什么,正好有件事我让她生气了,所以就把我带到一旁教训一下我。只是没想到,还是被你看见了而已。”

“是吗?她的这种教训,还真是很特别。雨伞,你什么事,让我的嫂子这么生气啊?”

听到白云抓住了这个问题开始咄咄逼人了,我的心里顿时不悦了起来。难道我心目中的白云仙子,真的是郑可想所说的厉害女子吗?

我看着白云,道:“白云,你回来我太高兴了。可是,你不觉得现在我们已经不象是老同学久别重逢了吗?我不是你的犯人,需要你这么审问吗?”

白云眼睛一眨,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她的脸色开始缓和了下来。笑容,又慢慢浮在了脸上。只听她轻轻的道:“对不起,可能我是太着急了吧。也许你已经知道,我嫂子忽然不想嫁给我哥哥了。原因不明,毫无理由,我不得不去怀疑什么。因为太关切,所以可能有点失态了,抱歉。”

我也能理解白云的心情,便点了点头,道:“这事我知道一点点,你的心情我也明白。可是白云,恕我直言,如果郑总真的不喜欢你哥哥,又何必非得勉强他们在一起呢?强扭的瓜是不甜的,这个道理我想你应该明白的吧?”

白云笑了笑,道:“雨伞,我知道你是在为我嫂子打抱不平。可是谁来为我哥哥打抱不平呢?如果早十年前我嫂子就说不喜欢我哥哥,不想嫁给他为妻。那么也许我无话可说,也不会来这里问个明白。可是这个婚约定下了都将近二十年了,我哥哥今年都三十三岁了。这么长的时间里,我哥哥为了她从来没去和女人有过什么交往。只是默默等待,盼望着幸福的一天早点来到。他的认真,他的付出,难道就说一声对不起,我不想嫁了,就可以打发了吗?我哥哥是个男人,他可以咽得下这口气。可是我不能,我见不得有人敢这么欺负我哥哥。这事要是不搞个明白,还我白家一个公道,休想就这么轻易的算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