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海盗王

第331章 宴会决裂!

第三百三十一章 宴会决裂!

六千三百字二合一章节更新,就一更了,但是字数是一样的,不想拆开发了~

诺亚大陆,法尔科帝国,皇室庄园。

唐杰手中端着一个高脚杯,酒杯中装着他一向不喜欢的白兰地,也不喝,只是端着,装出一副和周围的宾客们非常合群的样子。

他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容,仿佛是出于礼仪面露微笑,又仿佛是在冷眼讥笑着眼前的一切。

宽敞的舞会大厅中音乐声声,到处都是衣冠楚楚的贵族宾客,之前发生的恶斗和惨剧仿佛并没有影响到这些上流社会的豪门政客们。

他们仿佛早就已经习惯以最快的速度从任何的情绪中恢复过来,戴上他们最熟悉的面具去逢迎去应酬。

“喂……”唐杰身边传来一个声音,他扭头一看,却是安吉尔正借着用手帕擦拭嘴角酒渍的动作,小声的和他说这话“你能不能假装得热情一点?哪怕逢场作戏也是好的!”

唐杰低声抱怨道:“我难道还不够好吗?你没看见我嘴角的笑容都有些僵硬了吗?见鬼,我再在这个地方呆下去,我的脸就快僵硬得要成为化石了!”

安吉尔对旁边一名从她身边经过并向她致礼打招呼的贵族矜持的笑了笑,然后转过头来低声道:“天哪,你是指像你这样嘴角带着唯恐别人无法发现的冷笑吗,这样类似的表现也算是好吗?我的船长,打起精神来,这是属于你的晚宴,你没看见那些贵族王公们正在看你吗?”

唐杰听安吉尔说着,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看向那些正站在不远处而且扎堆的王公大臣们,他目光一扫,果然便发现这些王公大臣们正目光炯炯的看着他,并且交头接耳,似乎在谈论着他。

这些年迈的贵族看见唐杰的目光向他们看来,顿时面露微笑,齐齐的举了举手中的酒杯,向唐杰表示敬意。

“看见了?”安吉尔咯咯一笑“要想这样受到他们的礼遇,这可是破天荒的事情!”

唐杰收回目光,苦笑着说道:“你让我怎么做?走到他们跟前然后对他们说:嘿,今天天气不错,不是吗?然后大家一起谈论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见鬼,你还是想办法再把托马斯复活吧,让我再和他打一场!你知道我做不来这些事情的!”

“哦?”安吉尔拉长了声音,狡黠的看着唐杰“真的吗?我怎么看你以前做得不错啊?”

唐杰拉长了脸:“我哪里做得不错了?我一到这种场合就浑身不自在,觉得自己像一个被人围观的小丑!”

安吉尔眼珠子一转,说道:“哦?真的是这样吗?我怎么记得你以前也曾参加过好几次晚宴,并且表现不错呢?而且,好多贵族豪门想要将他们的千金小姐嫁给你呢?”

唐杰满脸苦涩的说道:“别开玩笑了,安吉尔!那就像一场噩梦!”

安吉尔抿嘴笑道:“至少你现在还活着,不是吗?”

说完,安吉尔对唐杰笑道:“好啦,别像一个大孩子一样,打起精神来,看,那么多的漂亮女孩正在偷偷看着你呢,只要你走过去,肯定会有无数的女孩邀请你跳舞的。去吧,邀请一个你最喜欢的去跳舞!”

唐杰满脸古怪的看着安吉尔,说道:“我怎么觉得你像一个皮条客?”

安吉尔也不生气,脸上淡淡笑着:“政客不就是做这个的吗?我的船长,别浪费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现在皇后卡米拉已经失去了对这一场晚宴的掌控能力,而你又在众人面前展现了你的惊人实力。这些政客们很现实的,他们只有亲眼看见才会相信他们的投资会获得回报。”

安吉尔说着,抬起头来,站在唐杰身前,吹气如兰,眼波流转的看着唐杰:“你不会以为我们现在还有回头的路吧,我亲爱的船长?”

唐杰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口气:“好啦好啦,败给你了,我这就去。不过,一会可不准吃醋!”

安吉尔笑道:“那可说不准,你不准太过分!”

唐杰笑道:“哦?怎样才算过分?”

说着,脑袋向安吉尔靠拢,摆出一副要亲吻她的架势。

安吉尔吓了一跳,赶紧向后跳了一步,慌张的左右看了看,嗔道:“你疯了,也不看场合!”

唐杰哈哈大笑了起来。

正在他大笑的时候,旁边不冷不热的响起一个讥讽的声音:“需要我为你们两找一间单人房吗?先生和女士?”

唐杰和安吉尔转过头一看,却是皇后卡米拉似笑非笑的看着两人。

安吉尔像是听不见卡米拉的嘲讽,她脸色不变,笑吟吟的走了过去,亲如母女的挽起卡米拉的胳膊,笑道:“我亲爱的母后,能为我介绍一下你身边的这几名绅士吗?”

安吉尔说着,手却冲着唐杰隐秘的摆了摆,示意让他赶紧离开。

唐杰看了安吉尔和卡米拉这一对貌合神离的母女一眼,然后走进了宾客人流当中

“啊哈,这不是伟大的唐杰船长吗?”

唐杰刚刚走了几步远,便有贵族端着酒杯,笑着迎了上来,热情得简直让他无法拒绝。

“天神在上,我敢向我祖先发誓,我从来没有见到过想您这样勇武的男人!”一名中年贵族大笑着对唐杰说着,他热情的拉着唐杰的胳膊,指着他身边一名身材婀娜,长相甜美的女孩说道“啊哈,差点忘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勃尔特勋爵,这是我的女儿,塔瓦夏娜。”

唐杰脑袋里面乱糟糟的,他觉得这些贵族简直太自来熟了,仿佛上辈子就和自己是老熟人一样,他们很快的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将唐杰团团围住,最让他吃不消的是这些人群当中年轻的贵族名媛们用一种火辣辣的目光定定的看着他,仿佛要将他一口水吞进肚子里面去。

说实在的,作为一个男人,被众人所仰慕,尤其是被漂亮的女性仰慕,其实唐杰自己是非常享受喜欢这种感觉的,否则,他也太矫情了一点。

可是如果像眼前这样,如此多的异性,如此毫不遮掩的欲望,这就让唐杰有点吃不消了,这让他觉得自己像是一头天赋异禀的种马,而这些贵族们为了某种原因正在向自己的女儿们推销他这头种马!

这,这实在是太荒诞了……

唐杰其实一点也不介意和这里面清纯漂亮,年轻动人的女孩们春风一度,可是他很介意自己被人当成是一头配种的雄性动物,又或者是,他们如此热情的推销自己的女儿,只是为了谋求某种利益。

不过,除去这一点,唐杰很快发现,这些围上来的,大多都是经商的贵族,而且他们几乎具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他们都是海上商人!

法尔科帝国连国都都在海边,可以想象得到,这个国家的海上贸易有多么的发达。

作为海上贸易的商人,他们最关心的事情就是海上航线的安全与稳定。

尼尔西亚海极为广阔,虽然诺亚大陆沿海国家海军都十分强大,临近大陆的海域几乎没有什么海盗,可是毗邻尼尔西亚海的索普海域因为鞭长莫及的缘故,必不可免的海盗猖獗横行。

任何一支商队要想穿行经过这片海域,必定要组织战舰护航,并且战战兢兢,高度警惕。

这样一趟下来,往往商队所要支出的人力成本便会大大增加,而且一旦被海盗劫走货物,杀死水手,损失的货物暂且不说,就是给那些税收的抚恤金都是一笔可怕的数字。

对于这些商人来说,其实有一个能够统一海洋的强者,是利大于弊的事情。

海上的海盗,就如同陆地的黄赌毒,小偷和强盗一样,是绝对不可能禁绝的,今天你不来抢,明天别人就会来抢,如果有一个人能够控制住整个海洋,那么就能减免甚至杜绝这样乱糟糟乱抢乱杀的局面。

有精明的商人曾经算过一笔账:这个黑头发的海盗虽然在西西斯对当地的海上商人征收高额的保护费,可是这些商人由于受到唐杰以及其麾下恶魔岛海盗的保护和战舰护航,他们可以从此减免雇佣战斗水手,减免组织战舰护航的费用,更不用担上高额的出海风险,这样算下来,其实获取的利益不减反增!

尤其是,在他们的观察下,唐杰这个男人虽然行事雷厉风行,心狠手辣,可是做事很有原则,而且并不算贪得无厌,算得上是盗亦有道,只要他能够控制住尼尔西亚海和西西德里亚海,那么哪怕支付高额的保护费,他们也会屁颠颠的将黄金送到唐杰的眼前来!

可这样做,对于这些掌握着法尔科帝国钱包的商人贵族们,有几个难点。

第一,此时的帝国正面临皇后与公主争权夺利的局面,而这名强大的海盗王很显然是站在安吉尔这一边的,如果他们向唐杰缴纳保护费,那么就有向安吉尔间接投诚的嫌疑,皇后卡米拉显然不会容许这种投机行为的出现。

第二,这个海盗虽然现在并不贪婪,看起来更是强大得不可战胜,可是谁能保证他将来也不贪婪,又或者是他将来能一直这样强大下去?好吧,说得再现实一点,谁能保证他有实力有力量保护他们的商队在这两大海域任何一个角落都不可能受到伤害和劫掠?

第三,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哪怕前面两点都能解决,可天底下没有永远的朋友,谁能保证自己的商会和这个海盗能够一直保持这种良好的保护与被保护关系?又或者说,谁能保证自己的家族和商会能够在众多的商会豪门当中享受到最优惠的利益待遇?

所以,这些狡猾的商人想到了一个最圆滑的主意,既不会在第一个难点当中涉及危险的站队问题,又不会在第二个和第三个难点中落于人后。

那就是,将自己家族最漂亮的女孩介绍给这个黑头发的家伙,这个家伙不是很好色风流来的么?

反正年轻男女之间发生一点什么,那是人家两情相悦的事情,皇后卡米拉再蛮横也无法对此大做文章,哪怕问责起来,长辈们大可以推卸掉其中的责任,至于两情相悦之后带来的两大势力之间的明投暗合,那就是另外的事情了,与他们这些老狐狸是没有关系的。

这个办法最妙的是,这些被长辈们推出来的女孩们不仅不反感不闹事,反而一个个眼睛发亮,只要唐杰稍微流露出一点许可的意思,只怕就会立刻投怀送抱了。

自古美人爱英雄,没人能逃过这个魔咒。

唐杰是一个极为聪明的人,他只稍微一思索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他心中苦笑不已,暗地里对自己自嘲道:这帮家伙怎么有个长得像模像样的女孩就往我身边塞?真的把我当成成了种马了?

可遍观两个世界,无论是唐杰穿越前的古今中外上下五千年,还是唐杰穿越后的这个魔法世界,两大势力之间最快的结合办法永远都是:联姻!

尤其是当一方势力强大到一定程度后,一定会有数不清的弱小势力向这个强大势力献媚,然后争先恐后的附庸在他的身旁,为了取悦于这个强大势力统治者,他们一定会投其所好。

在他们的观察下,唐杰几乎没有什么不良嗜好,虽然喜欢喝酒,但是不贪杯,更不酗酒,对酒的品种也没有什么要求,他这个人,出手阔绰,也并不贪财,有钱永远是第一时间分给自己的手下,如果除却他海盗身份不提,这个家伙真有开国雄主的模样。

可唯独美中不足的是,这个家伙身边的女人真多,尤其是漂亮女人!

可见,这是一个贪花好色的男人!

唐杰如果知道这些人是这样看他的话,只怕他要一头撞死,然后歇斯底里的喊撞天屈:我来到这个世界这么长时间,身边如此多的如花美眷,可我除了那一次中了**才和阿加莎促成好事,我可是几乎没有怎么腐败风流啊,哪里就落得一个好色的名头?

可不管怎么样,眼前这个风流阵唐杰还得硬着头皮闯过去,因为能够在诺亚大陆的法尔科帝国获得商人的扶持和帮助,这也是他发兵支持安吉尔的重要原因之一。

好在唐杰也见多了这种阵仗,硬着头皮应付起来倒也经验丰富,而且他口才极佳,谈吐不俗,很快就和周围打成一片,尤其是他偶尔说出几句幽默风趣的话,更是逗得那些名媛们纷纷用香气盈盈的小扇遮住自己的樱桃小嘴,咯咯直笑。

安吉尔虽然总算将唐杰推了出去,可她在卡米拉身边始终是用眼角的余光观察注意着唐杰,尤其是当她看见唐杰和那些漂亮的帝国名媛们说话,逗得她们笑得花枝乱颤的时候,她心里面就没有来由得一阵发酸。

没有人比她更知道这个男人是多么幽默而且有情趣了,而且说实话,就算安吉尔以一个绝色美人自己的眼光来看这些帝国名媛们,其中也的确有几名姿色极其惊人的少女。

尤其是她们年方十六,正是脸腮粉红,笑若桃花,心中怀春的年龄,比起她们,安吉尔突然间一阵自哀自怜:帝国贵族的名媛们大多早婚,自己算是老姑娘了……

安吉尔不由得想:自己这样将唐杰推到这群少女当中去,是不是一个极其错误的决定?

一旁的卡米拉冷眼看着安吉尔这魂不守舍的神情,冷笑着说道:“很不好受吧?”

安吉尔啊的一声回过神来,扭过脸不解的问道:“什么?”

卡米拉举着一个雕刻着精美花纹的高脚杯,抱着自己的一只胳膊,冷笑道:“我是说,看着自己深爱的男人在一群漂亮女人中与她们谈笑风生,这种滋味,很不好受吧?”

安吉尔眼睛里面的神色一黯,她虽然知道唐杰这样的男人不可能只有她这样一个女人,更知道唐杰此时的确是在逢场作戏,而且还是她推他出去的。

可是有些事情,知道是一回事,亲身体会,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安吉尔转过身,从身边经过的侍者托着的托盘上取过一个酒杯,然后借着取酒和喝酒的动作掩饰自己的黯然和慌乱。

在皇后卡米拉身旁的几名贵族眼见这两个女人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对,很知趣的找了个借口赶紧离开。

身边没有了人,卡米拉说话便更加直接了一些:“当初你的父亲,就是这样,在我的眼前,和那些漂亮年轻的女人们这样谈笑风生的。”

“当时我还很年轻,我无法理解,他已经有了我这样年轻漂亮的女人,为什么还会将注意力投入到其他女人身上呢?她们哪里比得上我的美貌,哪里比得上我的风情?”

卡米拉幽幽的说着,眼神一下飘忽得很远,安吉尔注意到,卡米拉在说到这些的时候,她的手下意识的抚摸着自己白皙的胸口,那里原本应该有一条蓝宝石项链的。

安吉尔听到卡米拉谈起自己的父亲,她嘴角也流露出一抹冷笑,但是她并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卡米拉,等待着她下面的话。

“我一直没有将她们当成我的敌人,你相信吗,安吉尔?”卡米拉一下收回飘远的目光,看向安吉尔。

安吉尔淡淡的说道:“我相信或者不相信,这重要吗?”

卡米拉面对安吉尔的一根软刺,她也淡淡一笑,继续说道:“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当初的确是这样想的。可是,我不把别人当成敌人,她们却要将我当成敌人。她们做梦都想将我踩在脚底,做梦都希望将我碎尸万段!”

卡米拉脸色突然一变,看向唐杰身边的那些少女们,冷冷的说道:“可是,她们万万没有想到,我最终笑到了最后,一个根本没有想去争名夺利的女孩笑到了最后,这个女孩并不想去害谁,并不想去杀谁,她只是想活下去。”

安吉尔忍不住了,她讥讽道:“那我的母亲呢?她也想害你吗?”

卡米拉目光直直的看着安吉尔,嘴角流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安吉尔,我年轻的女儿,等你以后到了我这个位置,你就会明白的!当我看见你母亲出现的时候,我一下就明白,你的母亲塞西莉亚,她就是当年的我,天真烂漫,以为这个世界只有美好和幸福。”

安吉尔的心中,母亲是她最大的软肋和伤疤,她脸色铁青的说道:“不要把我的母亲和你这个恶毒的女人相提并论!”

“恶毒的女人?”卡米拉哈的一笑“安吉尔,你虽然不是我亲生的女儿,但是这么多年相处下来,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如果换了你到我这个位置,你绝对会比我更加的狠毒,这一点,我毫不怀疑!”

安吉尔咬牙切齿的说道:“那么,我的父亲呢?这就是你毒害我父皇的理由吗?”

卡米拉神色一变,脸上的讥讽、嘲弄、冷笑,渐渐的全部沉淀,她重新又戴上了一副冰冷的面具,这个美艳的皇后淡淡的说道:“嘉西斯是我唯一爱着的男人,以前是,现在是,永远都是!但是,我爱着他,他却爱着塞西莉亚,爱着你的母亲!他想要我的命,而我想要活下去,就这么简单!”

说完,卡米拉转身准备离开,在离开前,她冷冷的说道:“安吉尔,好好享受今天晚上的这个宴会吧,过完今天,只要你还是不肯放弃你的计划,那我只能对你不客气了,因为,我想活下去!”

安吉尔冷笑道:“哈,说得真是好听,你想活下去?被你杀死的那些人就不想吗?我的母亲就不想吗?收起你这一套伪善的面孔吧,真让我作呕!如果你真的只是想活下去,你为什么不将皇权让给我,我会保证你的荣华富贵的!”

卡米拉转过身,嗤笑道:“安吉尔,我的小安吉尔,你怎么这么天真?这样的话都能说出来?就算你能放过我,你能保证那些追随你的人会放过我?你能控制住他们邀功的欲望?你就不怕我东山再起,死灰复燃?”

卡米拉说完扫了安吉尔一眼,声音冰冷的说道:“你想将我赶下台,那就尽管来试一试吧!”

安吉尔不断冷笑着:“我会的,我会的!”

在这热闹而喧嚣的晚宴中,安吉尔和卡米拉这一对母女终于无法再维持表面上的虚假情谊,她们终于撤下了最后一块遮羞布,**裸的决裂了。

卡米拉最后看了安吉尔一眼,正要转身离去,突然间“轰”的一声响,晚宴大厅的大门突然间被人无礼的推开,一群身着重铠甲的士兵杀气腾腾的扑了进来!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