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沸腾青春

第183章 双章合并 暴打非礼男

第一百八十二章 第一百八十三章 (双章合并)暴打非礼男

儿王何送回了寝室。叉尖找了楚茗。他来!前早斑阳丫浑打了电话,楚茗也一直等着他呢,两人现在出去开个房到也是很自然的事情,完全不像以前那样楚茗还担心刘一飞不回去,何月妍会多想了。

第二天,刘一飞回去之前,又特意给宁寒香的母亲买了一些干海参,这东西在学校附近的菜市场是买不到的,而且如果买的不好,很可能也是被人拿海茄子之类的东西骗了,刘一飞这都是特意去市里最好的海产品市场买的。

晚上刘一飞本来想让何月妍一起跟他到宁寒香家里的,不过何月妍最近班级里面的活动很多,晚上又跟同学们一起出去玩了,而宁寒香却是根本就没看到她的影,宁寒香并不是每天都回家的,她母亲让宁寒香更多的融入到大学的同学生活中去,所以她现在还是大多住在寝室里面的。

看看时间还早,刘一飞就先去了宁寒香的家里,现在他也要了一把钥匙,方便随时到这里来,另外那海参也要泡上一段时间才能吃的。

六点多些,宁寒香的母亲开门回来,看到刘一飞在,马上笑呵呵的说道:“一飞你来了,月妍和寒香呢?”

刘一飞在宁寒香母亲的面前也很随意,笑道:“月妍有事,寒香不知道去哪了,我就直接自己过来了,今天我买了些海参,一会做给你吃。”

“海参!我现在吃的东西已经够好了,你怎么还买这么贵的东西呀。”宁寒香母亲带着嗔意埋怨了刘一飞一句。

“也不贵,咱要补就好好补,这点钱我还是能负担得起。”刘一飞又告诉了宁寒香母亲海参的做法,其实这东西吃起来很方便,只要清水煮一下,沾点辣酱就能吃,而且还不失营养。“这么简单,呵”我知道怎么做了,我以后一天吃一根,这样行不行?”宁寒香的母亲询问着刘一飞。

“可以,记着吃就成,这次买了十二根,等下周我去再买些来。”

“嗯,你这孩子,我也不说别的了,我就算是老来享福了。”宁寒香母亲摇了摇头,满脸的笑容。

“阿姨这样想就好了,你把我当一家人就成,我身为一个男人,要是不能让家里的人都吃好,那还能算是男人吗。”

“是”是”你现在是当家的。”宁寒香母亲笑了起来,心里却是有一种酸酸的感觉,自己从小就没有见到过父亲是什么样,她的男人也是一个意外,从小到大,家里都是没有男人给做主,现在刘一飞出现在这个家里,总算是她感觉到了轻松和惬意。

“你也没吃饭吧,等着,我做两个菜,咱们一起吃。”

刘一飞在这里根本就不见外,答应了一声,也不争着跟宁寒香母亲做菜,他知道这对于宁寒香的母亲来说,那也是一种快乐。

吃饭的时候,宁寒香的母亲看着刘一飞总是笑眯眯的,俗话说。丈母娘看女婿,那是越看越喜欢,宁寒香的母亲现在也是越来越喜欢刘一飞,宁寒香本就命苦,如果能跟刘一飞在一起,就算没有什么名份,那最起码那这辈子过的也就不会再苦了。

“一飞,你答应阿姨,这辈子一定要想方设法的让寒香跟着你,寒香这辈子要是离开了你,一定会很苦的。”

刘一飞点了点头,很坚定的说道:“阿姨你放心,这一点我能做到,我知道寒香现在虽然还是不喜欢我身边有别的女孩,可是我相信早晚有一天,他能明白,其实我是想真正的照顾她一辈子的。”

“嗯,那我就放心了,不过寒香这孩子性子实在太倔,你还是多迁就她一些,我知道这对于你来说一定很难,月妍那么的温柔,咱家的寒香实在是跟她没法比,这都是让你很为难的。”

“不会,这是我的责任,我没有逃避的余地,我必须要让寒香爱上我。”刘一飞很自信的答了一句。

“呵,好!这很好!”宁寒香的母亲连连点头。

吃完了饭,宁寒香的母亲跟刘一飞一起下了楼,她最近晚上经常去看附近的老年人在一起唱唱跳跳什么的,她虽然还没到四十,可是因为生活就要走到尽头,所以习惯到像是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年人了。

两人在路口就分开了,刘一飞走了几步回头看了一眼,就看到宁寒香的母亲已经跟一个。五十来多岁的阿姨走在了一起,也就放下心转过了身,而就在这时,一个人却是跟他擦身而过,差点撞到刘一飞,刘一飞摇了摇头,感觉这个人真没有礼貌,不过那人已经走了过去,刘一飞只看了他一眼背影也就离开了。

寝室里面很热闹,大家正在打扑克,冯彬这段时间晚上都不在,朱云海也是跟着大家玩了起来。

看到刘一飞进来,马上招呼刘一飞过去一起玩,刘一飞把沈英替下去就跟大家玩了一会。

“跟你们说个事,今天没把我郁闷死。”何玉清一边玩牌一边讲了起来。

“怎么了?”李文博随口问了一句。

“今天吃完晚饭,我去上自习,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女孩走在我前面。”

李文博和沈英马上笑嘻嘻的说道:“一定是漂亮的了。”

“你们听我说呀,那女孩一头披肩的长,身上穿了一套紧身毛衣,下身一条牛仔裤,身材很是苗条,腰部纤细不盈一握,那小屁股走起路来还是一扭一扭的,那两条腿也是笔直修长,妈的,一下子就让我心跳的像打鼓似的,一飞,不是我吹,那女孩的身材,绝对跟你女朋友有一拼。”

刘一飞心里不免也是大为得意,何月妍的身材却是一个太值得骄傲的资本了,不但长的高,而且还是那么的匀称,笑了一下,道:“那你还不快去追。”

何玉清马上说道:“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心里却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人家张口,跟在后面心里这个急呀,终于看到了那个女孩停在了门口的小卖店门前,我顿时大喜,马上跟了过去,也假装着去要买一点东西。”

沈英马上瞪着眼睛说道:“那你勾搭上人家了?”

“勾搭个屁呀川在都是牛愿只看她的背影“众看脸,我差点没晕到核张马脸,上面坑坑包包的,一双眼睛还没有我大呢,那鼻子不大点,嘴却是特大,嘴唇也是厚极了,一出声还嗡声嗡气的,这家伙如此模样,竟然长了一副魔鬼的身材。”

几个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刘一飞更是打趣的说道:“这不是天使下凡吗。”

何玉清顿时瞪起了眼睛,道:“天使下凡,刘一飞,你还能再恶心点我不?要不然回头你去看看。”

“嘿嘿,我还没说完呢,我说他是天使下凡,但却是脸先着地了。”

几个人愣了一下,然后笑的更大声了,何玉清更是捶打着桌面。怪叫道:“你说的真是太贴切了,她一定是脸先着地的天使下凡。”

刘一飞这时本来也是跟着大家笑着的,可是这时脑袋里突然一动,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了刚才跟宁寒香母亲分开之时看到的那个背影。有一个怎么就有点似曾辅只的感觉呢,,

“啊!”刘一飞突然大叫了一声,把扑克牌一摔,道:“我出去有点事,你们玩吧。”

几个人愣了一下,然后一起跑到了门口,而刘一飞早已经是不见了踪影。

那个背影刘一飞确实看到过。就是那天跟宁寒香母亲一起去市场之时看到的那个卖海鲜的家伙,那天那个家伙口花花,所以刘一飞就是特意的回头看了他几眼,而那个家伙正好转过身跟另件一个男的说着什么,他也就看到了那个家伙的背影,不过过了这么长时间,他也忘了这事,也就当时没有认出那个家伙来,不过在刚才何玉清讲着背影之事,就让他突然又想了起来。

那个家伙明显的对宁寒香的母亲不怀好意,这晚上还跟着宁寒香的母亲,只怕还真是要图谋不轨,刘一飞哪里还能放心,这时连忙冲向了宁寒香的家里。

刘一飞这时奔跑的度真快,简直就像开足了马力的一辆吉普车,跟他擦身而过的人,都差不多被吓了一跳,然后回过头看向这个疯子一般的刘一飞,不过一般待他们回头之时,刘一飞就几乎不见踪影了。

“砰!”可是越心急,就越容易出问题,在一个路口,刘一飞还在奔驰,突然从旁边也冲过来一人,两人度都是不慢,然后直接就一下子撞在了一起,刘一飞的体格现在壮,而且力量又大,对方还是一个女孩,随着一声尖叫,那小身板就已经被撞飞了出去。刘一飞的这时反应还是很快的,刚才只不过是太过心急,没有注意到这个叉路口,这时连忙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在那个女孩还没有落地之前,已经是揽住了那个女孩的腰。

不过一照面之下,刘一飞和那个女孩都愣住了,那个女孩竟然是叶无双那个小财迷。

第一百八十三章

“刘一飞!我要杀了你!”叶无双看清了撞她的就是刘一飞,顿时激动的大叫了起来,往后跳了一步,两手掐腰,脸上全是怒火。指着刘一飞气急的吼道:“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怎么在同一个地方你都撞到了我三次!”

刘一飞暗汗一下,他在学校里面一共就三次跟人撞在了一起,竟然都是这个叶无双,真不知道是叶无双倒霉呢?还是自己运气实在太差,不过这时候也没有时间跟叶无双计较,忙道:“你没有事吧?”

“我腰都要让你撞断了,你说我有没有事?”叶无双气的手指都要指在刘一飞的鼻子上了。、

“对不起,我向你道歉,不过我现在有急事,有事你先去医院,回来我给你报销医疗费。”说完刘一飞从叶无双的身体擦身而过,又向前跑去。

“别想跑!”叶无双顺手捞了一把,但却是根本没捞到刘一飞的衣角,转过身来已经看不到刘一飞的影了。狠狠的跺了一下脚,骂道:“你这个混蛋,你等着,别让我下一次见到你!”

“唉哟!”跺了一脚,顿时感觉身上好不疼痛,恨恨的说道:“你这个死刘一飞,这下子真要撞死我了,你等着,对了”他说回头给我报销医疗费,嘿嘿,这下子我要不狠狠的敲你一笔,我就不姓叶,唉哟,疼死我了”叶无双咄牙咧嘴的揉了揉腰,这才慢慢的向寝室走去,他才不舍得拿钱去看病呢。

刘一飞冲到了宁寒香的楼下,先是抬头看了一眼楼上,楼上客厅里面有灯光。应该是宁寒香的母亲在家,这时心里稍安,大步上了楼,并没有拿出钥匙开门,而是敲了敲门,毕竟宁寒香母亲也是女人,他要是冒冒然的开门进去,如果宁寒香的母亲穿的很少,那也是很尴尬的事情。

房间里面马上传来了一声大叫“救命!”然后就没有了声音。

刘一飞心里一惊,同时也是大为愤怒,自己预料的事情果然生了,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人马上就冲了进去。客厅里面没有人,而一间卧室的门则是关着的,刘一飞二话不说,一脚过去就踹开了房门,就看到一个汉子一手捂着宁寒香母亲的嘴,一条胳膊勒着宁寒香母亲的脖子,正是那个卖海鲜的汉子。

而宁寒香的母亲衣衫整齐,显然还没有受到侵犯,他来的正是时候,应该是那个家伙网进来之时,他就赶到了。

“唔”宁寒香的母亲眼睛里顿时露出了惊喜的表情,头部摆了摆,嘴里出了“唔唔的声音。

“放开她!”刘一飞沉声喝道。

那个家伙此时也是一脸的惊慌,他到这里来就是看到宁寒香母亲一个人在家里,所以才骗开了房门想实施不轨的,不过他毕竟还不算是一个穷凶极恶的歹徒,所以让刘一飞撞到,先反应就是慌张,此时被刘一飞那凶狠的眼神一眼,顿时打了一个哆嗦,手也是下意识的放开了宁寒香的母亲。

宁寒香的母亲连忙一挣,冲到了刘一飞的身前,刘一飞一把抓住了宁寒香母亲的胳膊,让她到了自己的身后。而宁寒香的母亲紧紧的抓着刘一飞的一条胳膊,身体也是瑟瑟抖,显然是吓的不清。

“你,我可没对她怎么样,我

那汉子往后墨了两步。很紧张的看着刘

“没怎么样?”刘一飞往前踏了一步。脸部的肌肉极度扭曲,自打重生以来,他还是第一次如此愤怒,两只拳头捏的咯咯直响,牙齿更是紧紧的咬在一起,那几个字更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两眼之中布满了血丝,就像一头即将爆的雄师,对待猎物就要痛下杀手。

“我刚刚进来,你就来了,你看她衣服还好好的,你就知道我还没对她怎么样的,我”我走了。”说完那汉子就想从刘一飞的身边溜过去。“你妈!”刘一飞一巴掌直接扇在了那个大汉的脸上,直接把那个大汉扇的转了两圈,才砰的一下子坐倒在地上,刘一飞这一下子下手几乎是用了全力,要不是右胳膊还让宁寒香母亲抓着只能用左手,这一巴掌还能更狠。

而刘一飞自打重生之后,也几乎从来不爆粗口,这时也是愤怒的骂了出来。

那家伙坐到在地上,嘴角一下子就流出了鲜血,半张脸也是木起来,不过刘一飞这一巴掌却是打出了他的凶性,腾的一下子跳了起来,瞪着眼睛吼道:小子,我都说了,我没把她怎么样,你还要怎么着,告诉你,别把我逼急了,我刘彪也不是好惹的,看上她,那是给她面子,老子要找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刘一飞这时脸上的怒气渐去,但却是沉凝似冰,到似跟宁寒香那种冷若冰霜的表情有些相像,轻轻的拍了一下宁寒香母亲的手背,柔声说道:“阿姨,你到寒香房间里面歇一会。”

宁寒香的母亲听着刘一飞的那柔和甚至带着一种磁性的声音,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转身慢慢的走了出去,然后还带上了房门,她知道刘一飞想要干什么,不过她也不想多说什么,这样的事情还是让刘一飞解决比较好。

“小子,你还想怎么样,刚才你打了我一巴掌,咱们这事就算两清,你要是再不依不饶,可别怪我不客气。”刘彪这个家伙身体到是挺壮,刚才被刘一飞一巴掌打下去,此时又像没事人一样了。

看着刘一飞虽然还算高,但跟他比起来,强壮差的就不是一星半点了,晃着二百多斤的身子,那是一点也没把刘一飞放在眼里了。

“两清?然后我再给你机会来非礼我阿姨,你想的美!”刘一飞大喝一声,纵身扑了过去,一拳直接向刘彪的脸上打去。

那刘彪也就是仗着身体强壮,根本就没有学过什么功夫,而刘一飞虽然只学了几天的功夫,不地却有宁寒香给他的那么一点能力,这点能力虽然对于宁寒香来说还是差的太多,可是对付普通人那就强上不少了,就连武术社里面的两个团长都一时拿刘一飞没办法,这个刘彪又怎么可能是刘一飞的对手。

只不过几下,刘一飞就是一拳打在了刘彪的眼眶子上,一下子就把他打的有些晕头转向,接着拳脚就像狂风暴雨一般的击向了他的全身。

刘一飞在地上打着滚嚎叫,刘一飞的每一拳第一脚都是带着强劲的力道,打在身上都是让他疼痛无比,本来还是想挣扎着还击,可是后来只知道抱住了脑袋了。

“别打了,别打了,我大哥是公安局的,你要再打,回头你也麻烦,唉哟!”刘彪这时连忙抬出了自己的大哥。

“,公安局的又怎么了,你今天来的就是偷偷来的吧。我打死你也没有人知道。”刘一飞又狠狠的踢了这个家伙几脚。

“啊!大哥,你饶命呀,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刘彪终于知道遇到了狠茬子,这时连连求饶。

打了一会,刘一飞也是停了下来,喝道:“老子打死你那是脏了我的手,告诉你,你要是再敢打我阿姨的一点主意,下一次我一定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打着这个家伙的时候,刘一飞就想着如何处理这件事,杀了这个家伙自然是一劳永逸,但是这些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回头要真是查到了自己,那就是杀人罪,虽然事出有因,那罪名也是不轻,自己就算不在乎,还有父母呢,还有受着自己的女人呢。刘一飞不是小孩子,做事自然不能那么冲动,所以看似打的极狠,但走出手却极有分寸,没有一下是往要害上打的,所以那刘彪虽然很是疼痛,却没受什么重伤。

如果送这个家伙去公安局,一来这还未成事实,根本就定不了罪,而且这个家伙公安局里还有人,更是难办,二来这对于宁寒香的母亲名声也不好,刘一飞可并不想回头还要让宁寒香的母亲因为这样的事抛头露面。

他就是寄希望于这次狠揍,能让这个家伙死了这份心,不敢再来招惹宁寒香的母亲,这时打的也够了,也只能放这个家伙离开。

“是!是!我一定不敢了!不敢了”刘彪连忙挣扎着爬了起来,然后连滚带爬的冲出了房门。快步冲了出去。

刘一飞过去关上了防盗门,宁寒香的母亲这时已经从屋里走了出来,对着刘一飞苦笑了一下,道:“一飞。这真是”你又救了我一次。”

“阿姨,你没事吧?身体有没有不舒服?”刘一飞此时连忙过去扶住了宁寒香的母亲,一脸的快惶急。

“没事,没事,你别担心,就他网进来时,我吓了一跳,你一进来,我就不担心了。”宁寒香的母亲笑了一下,脸色还是颇有些苍白。

坐下来之后,宁寒香的母亲马上又道:“这事”你要千万不要告诉寒香,要不然她,,我怕她去报复。”

刘一飞微微点了一下头,道:“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她的。”

“那我就放心了,唉,你说我都要入土的人了,还能让人惦记着,真是太可笑了。”宁寒香的母亲露集了一丝无奈的苦笑,这话配着她那漂亮的憔悴面容,真是让人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酸楚。

感谢古随风飘零古,生鱼片引,逝去随风,阿努比斯碰给予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