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沸腾青春

第404章 大闹出版社

第四百零四章 大闹出版社

启明出版社位于上京,这是一家国内有名的出版社,每天出版和图书量极大,但对于出版的要求也极高,一般只出版那些有名的作家写的书,新人要想在启明这里出版,绝对就是一种奢望。

王阿上一次把稿子就是送到了这里,人家直接就给打了回来。而刘一飞则又是来到了这家出版社。

寻到了编辑部,这里一溜办公室,每间办公室里面都有两个人,刘一飞看了看门牌,敲了敲门走进了开着门的第二间编辑办公室。

办公室里面坐着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此时正在那里看着报纸,另外一个人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正在那里低头写着什么,两人都是一副很投入的样子。

进了很多政府机关的门,刘一飞还是感觉这里面最有工作气氛的,而那个中年人已经放下了手里的报纸,看向了刘一飞,道:“你找谁?。

刘一飞脸上挂着微笑,道:“你们好,我来咨询一些关于出版的问题

“出版?你有书要出版?。那个男人打量了一下刘一飞,态度不免有些傲慢。

历来文人多傲慢,尤其是在同一个行业里面,出版社往往更是占着主导地位,所以在面对着一般的作者之时,出版社的编辑都是本身就有一种优越感,能不能出一本书,往往就是在他们的一句话,而就这一句话,就决定了一个小作者辛苦了不知道多少时间所写出来的东西。刘一飞对于这个中年人的态度虽然有些不快,但是两世为人,这也见怪不怪,还是微笑着说道:“不错,我有一本书想要出版

“以前出版过吗?”那中年人又问了一句。

“没有,这是第一本书

听到没出过,那中年人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茶水,神色就有些淡漠的说道:“以前没出过书,那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希望了,我们的出版社出版的都是有名作家的书,不是随便谁写了一本就可以在我们出版社出版的。

“出版社出书应该是以书好不好为准吧?你何不看看我拿来的书,再做决定呢?”刘一飞把稿子放到了那个中年人的面前。

中年人被刘一飞抢白了一句,眉头皱了一下,不过做为一个编辑,他还是把稿子拿了过来,道:“那行了,你先把稿子留在这里,一星期之后你再来听消息

刘一飞知道这时自己走了,这稿子只怕又像王河送来那样人家连看也不看了,这时微微一笑,道:,“我也没有什么事,还麻烦孙编辑帮着看看开头,一本书能不能出版,往往一个开头就可以给人一种感觉了,我就在这里等等,正好也可以听听孙编辑的教诲。”刘一飞看到了他的桌牌上写的是副主编孙东明。

这话说的比较委婉,还带着那么一种奉承,但那孙东明不是不耐的说道:“这是我们的规矩,稿子送到这里来都是一个星期之后给消息,你来了我怎么就得为你破了这规矩?。

“规矩都是人定的,还是麻烦孙编辑帮我看看。只看两页就成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麻烦,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要是让我只看开头,那我就不能细细的看了,如果你扔在这里一个星期,我还可以好好的看看

“我相信孙编辑看上两页,也能对这部书有一个评价的。”刘一飞自信的回答,如果是别人写的书,刘一飞自然不敢有这样的自信但这可是未来那个当红作家王河写的,这要是再过两年,出版社都要主动上门约稿才成。

孙东明又皱了一下眉头,不耐的说道:“那你等着说完拿起了书稿看了起来。

看着这个编辑对自己的态度,刘一飞就想到了王阿到这里受到的冷遇,心里就是有些火,王何那样一个不谙世事的女孩,这里的编辑打她实在是太容易了,但是对于王河心内的打击却是巨大的,如果不是刘一飞及时现开解了她,都不知道王河的信心会不会一下子就跌入谷底了。

那编辑看的很快,没有两分钟,他就已经翻了两页,然后把稿子随意的往桌子上一扔,道:“文笔太为稚嫩。开头也太为平淡,你拿回去吧

刘一飞眉头一皱,道:“你确定你这是对这本书的真实评价吗?”

孙东明眉头也是皱了起来,道:“怎么不是我的真实评价?就这样的,我们出版社一天不接到二十部,也能接到十来部,都是一些小孩子不知道深浅,自以为写了点东西就当了不起,要是这样的书也能出版,那我们出版社也不用干别的了,干脆幼儿园好了

如果这个孙东明贬低刘一飞,刘一飞也不屑跟他计较,可是这可是王河的书,王河在这本书里耗了多少心血,刘一飞那可是清清楚楚,这就是王阿最心爱的东西,而王阿心爱的东西,刘一飞自然也绝对不允许别人如此诽谤,心头本来一直压着的再也压不住,沉声说道!,“泣此话是你个编辑应四吗?。

“哼!我这是给你们这样自以为是的年青人提个醒,不要好高骜远,还是老老实实的从根本做起,再回家练上几年,或许还能有出版的机会,就现在这本孙东明又拿起了稿子在手里扬了扬,然后摔在了桌面上,不屑的说道:“离出版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呢

“叭”的一声响,那稿子重重的砸在桌面上的声音就像用重锤砸在刘一飞的胸口上一般,而因为摔的重,那一叠稿子也是摔散了,上面的几张就是飘飞了起来,刘一飞虽然动作飞快的抢着在空中抓住了两张。还是有几张稿子掉到了地上。

刘一飞蹲下,把飘落在地上的稿子小心翼翼的捡了起来,地面上应该是洒过水,还有些水溃,掉在地面上的几张稿子都是沾上了黑黑的水清。

看着刘一飞蹲在地面上捡稿子,那孙东明依旧冷冷的说道:“告诉你,写点东西是好事,但你要想找冉版的门路,也要擦亮眼睛,咱们这样的大出版社,根本就不是你这样的新人能够打进来的,还是去那些个。体小老板开的那种出版社。只要你能出得起钱,他们也能给你出了。咱们这里只精品,不要垃圾

在编辑部这里,他们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除非是那些名气很大的作者,否则到了这里,都得看他们脸色,那些来投稿的小青年到了这里,更是随意的批评,很少给人留面子,美其名曰是给青年人鞭策,但是不可否认的也是他们高上的心里在作祟。批评和贬低别人的时候更能让他们有一种优越感。

不过不是每一个人都吃他们这一套的,正当那个孙东明在那里夸夸其谈之时,刘一飞已经站了起来,看着刘一飞那铁青的脸,还有那有些红的眼睛。孙东明不由心里产生了一丝怯意,但平时的优越感还是让他不知死活的说道:“年青人,我批评你是为你好,没有批评就没有进步,想想哪一个伟大的作品不是经过无数修改才成的,什么时候你能把垃圾改成精品,那样才能有成功的机会

刘一飞没有看孙东明,也没有说话,从兜里掏出了一包纸巾。小心翼翼的擦着稿子上面的污溃。

“别擦了,不就是沾上点脏东西吗,反正这东西也没啥用,扔了也不可惜,不过要是留着呢,以后拿出来翻看一下当成笑话那也不错,每一个人不都年青过,每一个不都是有自己的幻想吗,当事实跟幻想之间有较大差别的时候,你还是要能够从容面对才行

“叭!”一声清脆的有如爆竹的声音突然响起来,然后就是椅子翻倒的声音,还有人摔倒在地面上重重的声音。

那个坐在对面的女编辑本来一直在写着什么,这时则是吓的大叫了一声,无比惊恐的看着刘一飞,因为刘一飞刚才竟然狠狠的扇了那编辑一个耳光,把正在那里坐着的编辑打的连椅子仰到在地。

刘一飞从来并不崇尚武力,他学功夫,锻炼身体,只是让自己有一个强健的身体,或者说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有什么事情他都不认为武力鼻决是最好的办法,只有没有头脑的人才会什么事只想着动用武力,但是今天刘一飞就用了武力,这个编辑每一句话都是贬低着王河的书,一想到王河在这里很有可能也是受到这样的贬低,那个柔嫩的心灵竟然要受到如此摧残,那简直比杀了刘一飞都要让他难受,尤其是那个编辑摔了王何的书稿,更是把心里的怒火完全点燃,再也难以控制自己了。

这个编辑其实的狠的错并不大,如果别人在这里最多也就是灰溜溜的走了,可是王河可以说是刘一飞最为呵护的宝贝疙瘩,别人要是谁说王阿一句,他都受不了,更何况是让人批评的体无完肤,这就像触动了刘一飞的一块逆鳞,就算这只是一个手无束鸡之力的编辑,但这张嘴也要付出代价了。

“你,,你,,呸,,那个编辑挣扎着爬了起来,脑袋还有些蒙,无论如何他也想不到在编辑部里面还会被人打,吐出了一口带血的唾沫,指着刘一飞的手指都有些抖。

刘一飞脸色铁青的看着孙东明,恨声说道:“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就因为你这张臭嘴,不要你以为是一个编辑那就有什么了不起,你刚才也看了,你给我记住这本书,记住这个作者的名字,她叫”阿儿!”

刘一飞又踏前一步,沉声说道:“我要让你那一种瞎了的狗眼着看,你认为的垃圾并不是垃圾,只是你这个垃圾没有那个欺赏水平!”然后拿起书稿转身向门口走去。

孙东明这时才醒过神来,脸上的疼痛让他恼羞成怒,扯着嗓子就大叫了起来:,“打人啦,有人在编辑部里打编辑了!”

这一嗓子的声音到是不个,刘一飞还没有走出办公室,走廊里就涌出了一大群人。

听到杂乱的脚步声,孙东明马上”,引奔了讨尖,就想尖抓住刘一飞的胳膊,免得让他跑了士,飞时一只宽大的手掌突然从横里伸了出来,在他的眼里晃了一下,他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突然一下子失去了重量,头上也全都是小星星,然后扑通一声摔到在地,又滚了两圈之后半天也没也有爬起来。

那个女编辑却是看的清清楚楚,刘一飞压根就没有回头,孙东明正要抓住刘一飞之时,一个剩悍的大汉突然从门口出现,又是赏了孙东明一巴掌,而且显然这一巴掌要比刘一飞刚才的那一巴掌打的更要重。

来到走廊里,现在已经有了数个人,不过那些人还没有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都是躲在稍稍远的地方充当围观群众,最主要的还是刘一飞那杀气腾腾的样子,另外还有身边王成龙那别悍的体型,让他们根本不敢靠近。

刘一飞并不理会这些人,带着王成龙大踏步的往楼梯的方向走。其实他来这里之前,根本就是打算打点一下,大不了先点钱让王何的这本书先出版了,只要书的销路好,王阿的名气自然就好了,可是那个,编辑的态度实在可气,刘一飞的所有打算全都因为怒火而改变了,此时就算这家出版社求着他来出版王阿的,他都不会再在这里出了。

楼梯的方向的楼道里还有几个人,正迟疑着要不要拦住刘一飞和王成龙,而王成龙的眼睛一瞪,一股凶悍的气息顿时吓的那几个人纷纷让开,眼看着刘一飞和王成龙顺着楼梯走了下去。

出版社里面的这些人,平时动动笔杆子,动动嘴皮子那肯定没问题,而且一个比一个犀利,可是要让他们动架,只怕没有一个人在行,跟王成龙和刘一飞的目光一对,心里就先怯了,哪里还敢阻拦。

这时那个孙东明才踉踉跄跄的追了出来,两边脸颊已经脱的像馒头似的,嘴角还流着鲜血,看到外面这么多同事,胆子也大了,两边张望了一眼,问道:,“人呢?人呢?”

“下去了!”有个同事指了指楼梯口。

“你们怎么不拦住他啊?。孙东明气急败坏的就往楼梯的方向跑,只不过跑了几步,却是没有感觉到同事跟着追过来,连忙转过头大声嚷道:“你们快帮我追他,他才才打了我啊

一个跟孙东明年龄差不多大的男同事跟孙东明关系还是比较好的,这时连忙拉住了他,道:“老孙小这到底是咋回事啊,我看那两个人可不是善类,好像黑社会的,你不会是得罪了什么人吧?。

“就是,那么气势汹汹的,难道是老孙偷了人家的媳妇,让人家找上门来了

“老孙可不是这样的人吧?。

“嘿嘿,现在为了文学而献身的小青年可是多的很哟。”另外几个人人在旁边也是窃窃私语,孙东明这时虽然被打成了一个猪头,但是耳朵还是很好使的,听着这些人的话,鼻子差点气歪了,大声嚷道:,“那个小子拿了一本书来让我审,我就就批评了他几句,他就把我打了,哪有这样的人,快”让门口的保安把他们拦住。”

“我说你还是算了吧,人家敢在这里打你,肯定是有恃无恐,如果你再惹毛了他们,回头天天来找你的麻烦,你还能安生吗,息事宁人吧。”

孙东明眼睛一翻,道:”那我岂不是白让人打了。”

“那就报警啊,你难道还能指望门口那两个瘦的像竹杆似的保安啊

“对!报警”。孙东明马上冲进了屋里,然后打了旧,但是不一会警察来了之后,也只是询问了一番就离开了,这种也没构成什么伤害,最妾就是一个小冲突的事情,警察才懒得管呢。

而跟孙东明一个办公室里面的那个女编辑,这时则是成了香勃勃,不少人都偷偷的问她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编辑们一天说是忙的很,其实一个个。闲的不得了,递过来的稿子,十本他们能看上一本就不错了,其余都是随便的拿点套话糊弄过去,都不知道多少有潜力的文学青年就毁在了他们的手中。

那女编辑到是把那时的事情说了一遍,尤其着重重复了刘一飞最后那一句话”“给我记住这本书,记住这个作者的名字,她叫,”阿儿”。

这也是让编辑部里面的人都记住了此事,孙东明这个副总编就因为批评了叫河儿的作者,然后就被打成了猪头,不过却也因为如此,这些编辑们到真的想看看那个阿儿的书到底如何,为什么受到批评会有这样大的反应,只可惜好像谁也不知道那本书到底什么样子。

有好信的人问孙东明之时,孙东明则总会恨恨的说道:“那种垃圾人写出来的垃圾文章会好?你们就等着吧,除非他是自费出版的否则绝对不会有任何一个出版社会出版那种垃圾书,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肌凶叭,